玉兔二號

標籤: 暫無標籤

0

更新時間: 2020-03-03

廣告

玉兔二號

玉兔二號,嫦娥四號任務月球車,於2019年1月3日22時22分完成與嫦娥四號著陸器的分離,駛抵月球表面。首次實現月球背面著陸,成為中國航天事業發展的又一座里程碑。

2019年9月13日,「玉兔二號」在月球表面畫月餅的照片發布。從照片可以看出月球車的行駛軌跡形成了一個正圓,酷似月餅的形狀。

2019年11月4日凌晨,「玉兔二號」巡視器完成第十一月晝既定工作后,順利進入第十一個月夜休眠期,"玉兔二號"行走已突破300米。

2020年3月1日20時6分,「玉兔二號」月球車順利完成第十五月晝的科學探測工作,進入月夜休眠。

中文名稱:玉兔二號外文名:YuTu II
所屬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射時間:2018年12月8日
著月時間:2019年1月3日10點26分
所屬類別:月球無人登陸探測車登陸地點:艾肯盆地馮卡門撞擊坑
累計行走距離:289.769米

名稱由來/玉兔二號編輯

命名徵集

從2018年8月15日征名活動啟動開始,在提交名稱的22天里,通過新華社客戶端、中國網、騰訊網和郵寄信函共收到嫦娥四號任務月球車的名稱42945個,經合併整理重複的提名,最後確認有效名稱為14847個。航天科技方面專家、高校語言文化名人和國家主流媒體總編組成的23人評審委員會。首先由評委對所有提交的名稱進行函審篩選,推薦了153個名稱進行入圍初審。

2018年9月28日,組織了初審評審,經過討論、交流和最後投票,選出了「逐夢、光明、玉兔二號、探索、征途、精靈、無畏、望舒、行者、金兔」10個入圍名稱,再由廣大群眾對入圍名稱進行網路投票。

2018年9月20日到10月10日,新華社客戶端、中國網、騰訊網,共計收到投票448206張,其中中國網收到有效投票314860張,新華社客戶端與騰訊網共享投票鏈接收到有效投票133346張。  

廣告

命名含義

嫦娥四號任務月球車名稱,反映了中國探月工程命名為嫦娥工程的文化淵源,與嫦娥三號「玉兔號」、嫦娥四號中繼星「鵲橋號」一脈相承,既容易為廣大群眾接受,又便於記憶和傳播。同時,玉兔善良、純潔、敏捷的形象與月球車的構造、使命既形似又神似,反映了我國和平利用太空的立場。

2019年1月3日,最終確定嫦娥四號任務月球車命名為「玉兔二號」。  

搭載設備/玉兔二號編輯

玉兔二號玉兔二號

「玉兔二號」巡視器上安裝了全景相機、測月雷達、紅外成像光譜儀和與瑞典合作的中性原子探測儀。這些儀器將在月球背面通過就位和巡視探測,開展低頻射電天文觀測與研究,巡視區形貌、礦物組份及月表淺層結構研究,並試驗性開展月球背面中子輻射劑量、中性原子等月球環境研究。此外,著陸器還搭載了月表生物科普試驗載荷。[1]

廣告

探測經過/玉兔二號編輯

發射升空

2018年12月8日2時23分,嫦娥四號任務著陸器和巡視器(月球車)組合體發射升空。

月背著陸

2019年1月3日10時26分成功著陸在月球背面,並通過「鵲橋」中繼星傳回了世界第一張近距離拍攝的月背影像圖。[2]

2019年1月3日15時07分,科技人員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通過「鵲橋」中繼星向嫦娥四號探測器發送指令,兩器分離開始。在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飛控大廳屏幕上看到,嫦娥四號著陸器矗立月面,太陽翼呈展開狀態。巡視器立於著陸器頂部,展開太陽翼,伸出桅杆。隨後,巡視器開始向轉移機構緩慢移動。轉移機構正常解鎖,在著陸器與月面之間搭起一架斜梯,巡視器沿著斜梯緩緩走向月面。

2019年1月3日22時22分,巡視器踏上月球表面。[3]

廣告

科學探測

2019年1月4日17時,嫦娥四號著陸器上低頻射電頻譜儀的三根5米天線展開到位,德國的月表中子及輻射劑量探測儀開機測試,地形地貌相機拍攝的影像圖陸續傳回地面。玉兔二號巡視器與中繼星成功建立獨立數傳鏈路,完成了環境感知、路徑規劃,按計劃在月面行走到達A點,開展科學探測。測月雷達、全景相機已開機,工作正常。其它有效載荷將陸續開機。[4]

擇機午休

為了減少由於自身工作產生的熱量,「玉兔二號」月球車將擇機進入「午休」模式,只保留部分分系統工作,移動等分系統則停止工作,預計於1月10日喚醒。而著陸器熱控能力強,在月球午間仍能工作,地形地貌相機和其它有效載荷將繼續展開相應的科學探測。

2019年1月10日,玉兔二號結束了「午休」成功被喚醒,繼續展開對月球背面的巡視探測。  

廣告

拍攝照片

兩器互拍

玉兔二號月餅形狀照片

2019年1月11日,嫦娥四號著陸器與玉兔二號巡視器工作正常,在「鵲橋」中繼星支持下順利完成互拍,地面接收圖像清晰完好,中外科學載荷工作正常,探測數據有效下傳,搭載科學實驗項目順利開展,達到工程既定目標,標誌著嫦娥四號任務圓滿成功。至此,中國探月工程取得「五戰五捷」。[5]

月餅形狀照片

2019年9月13日,「玉兔二號」在月球表面畫月餅的照片發布。從照片可以看出月球車的行駛軌跡形成了一個正圓,酷似月餅的形狀。[6]

月夜休眠

2019年2月11日,玉兔二號巡視器再次進入月夜休眠模式,落月後在月面累計行駛共計約120米。玉兔二號預計於2019年2月28日喚醒,繼續開展科學探測活動。

2019年3月29日20時28分,玉兔二號月球車自主喚醒,中繼前返向鏈路建立正常,平台工況正常。玉兔二號月球車將按計劃開展第四月晝工作,繼續實施巡視科學探測任務。科研人員將精確操作,嚴密監控,確保不斷取得更加豐碩的科學成果。[7]

廣告

2019年6月9日23時40分,「玉兔二號」巡視器根據科學探測需求已成功完成第六月晝工作,完成月夜設置,進入第六月夜休眠期。

2019年7月9日9時10分,「玉兔二號」巡視器完成第七月晝工作,迎來月夜,進入「夢鄉」。在第七月晝,「玉兔二號」巡視器按既定路線繼續移動,並在多個探測點進行相關探測工作,紅外光譜儀、全景相機、中性原子探測儀、測月雷達獲得大量科學探測數據。[8]

2019年8月7日晚,「玉兔二號」巡視器和嫦娥四號著陸器已順利完成第八個月晝工作,進入新一輪的月夜休眠。在休眠前,「玉兔二號」已累計在月球背面行駛271米,刷新我國月球車在月面上的行駛紀錄。

2019年9月22日20時30分,「玉兔二號」月球車安全度過長達14天的月夜極低溫環境,受光照成功自主「喚醒」,進入第十個月晝工作期。「玉兔二號」月球車共行走284.661米。

廣告

2019年10月5日15時43分,「玉兔二號」巡視器完成月夜設置,進入休眠。第十月晝期間,巡視器根據整體規劃進行移動,目前累計行走289.769米。巡視器移動過程中,按計劃組織實施了巡視器紅外光譜儀、全景相機、中性原子探測儀、測月雷達等有效載荷的開機探測工作,進一步獲取月球背面科研數據,地面接收載荷數傳數據正常。[9]

玉兔二號2019年10月22日 喚醒

2019年10月22日11時45分成功自主喚醒。在本月晝工作期,玉兔二號月球車將按規劃路線開展定點探測,繼續開展包括月表形貌、物質組成和淺表層結構探測等科學探測任務。「玉兔二號」巡視器在十個月晝工作期累計行走289.769米。

2019年11月4日凌晨,「玉兔二號」巡視器完成第十一月晝既定工作后,順利進入第十一個月夜休眠期。在第十一月晝期間,「玉兔二號」月球車對多個探測點開展巡視探測,截至2019年11月4日,巡視器在著陸器西北方向218.11米,累計行走里程成功突破300米,達到318.621米,再次刷新我國探測器的行走紀錄。[10]

2020年3月1日20時6分,「玉兔二號」月球車順利完成第十五月晝的科學探測工作,進入月夜休眠。[11]3月3日4時完成月夜設置,進入第十五月夜休眠期。本次月晝期間,著陸器工況正常,有效載荷月表中子及輻射劑量探測儀、低頻射電頻譜儀按計劃開機工作,地面接收科學探測數據正常。[12]

目標任務/玉兔二號編輯

嫦娥四號任務,首次實現人類探測器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探測,首次實現月球背面與地球的中繼通信,首次實現低頻射電天文觀測與研究,將開啟人類月球探測新篇章。

嫦娥四號探測器的著陸地在艾特肯盆地的馮·卡門撞擊坑,這是月球背面一個巨大的撞擊隕石坑,也是整個太陽系固體天體中最大最深的盆地,月面凹凸不平,「玉兔二號」面臨著比「玉兔號」更大的挑戰。[2]

2019年3月13日,「玉兔二號」巡視器已完成三個月晝工作,於12時16分進入第三個月夜,累計行走163米。著陸器於12時完成月夜設置。[13]

2019年4月29日7時40分,嫦娥四號著陸器正常喚醒,中繼前返向鏈路建立正常,平台工況正常。後續,嫦娥四號著陸器將協同玉兔二號月球車開展第五月晝工作,繼續實施科學探測任務。[14]

成功意義/玉兔二號編輯

月球背面比正面更為古老,馮·卡門撞擊坑的物質成分和地質年代具有代表性,對研究月球和太陽系的早期歷史具有重要價值。月球背面也是一片難得的寧靜之地,屏蔽了來自地球的無線電信號干擾,在此開展低頻射電天文觀測可以填補射電天文領域在低頻觀測段的空白,為研究太陽、行星及太陽系外天體提供可能,也將為研究恆星起源和星雲演化提供重要資料。[15]

玉兔二號成為中國航天事業發展的又一座里程碑,開啟了中國人走向深空探索宇宙奧秘的時代,標誌著中國進入具有深空探測能力的國家行列。[15]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