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真君

標籤: 暫無標籤

742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霹靂布袋戲虛擬人物。道教十三道之一。箭術無雙,醫術超絕,為人極為剛正,妒惡如仇;行事果決,對自我有極高的要求,曾因在七彩雲天未能及時射殺鬼王棺,間接致使一頁書在皇甫橋戰死而深深內疚自責,回到隱居的谷中后坐在針氈之上減輕內心的痛楚。道教內鬥式微後退隱於離愁谷,因合修會之事再度紅塵。

玄真君 -人物資料

  名稱:玄真君
  化名:行道者
  性別:男
  身份:十三道之一
  代表性名言:半生閑隱今終止,一步江湖無盡期。
  初登場:霹靂狂刀第4集
  退場:霹靂英雄榜第28集(死於盼夢圓)
  根據地:離愁谷
  朋友:素還真、一頁書、秦假仙、百里抱信、空劫、歡喜佛、不知名、白月
  組織門派:道教
  師兄弟:照世明燈、太真君、元真君、武真君(十三道)
  徒:劍心、劍膽
  武學:飛鶴衝天、道威無極、無弦神弩十八式(分為十天八地):「一瀉千里、兩盡其妙、雙龍出海、雙龍搶珠、三分鼎足、四面楚歌、五馬分屍、六道輪迴、九九歸原、十萬火急」
  兵器:無弦神弩
玄真君 -生平

廣告

  玄真君,乃是道尊座下十三道之一,擅長弓箭射術、醫道亦稱絕倫,因救過巧手靈工,蒙他將白雲驕霜委託製造的無弦神弩相贈,助他無形箭之威更上一層樓。由於對道尊失蹤后,道教的內鬥感到失望,遂退隱於離愁谷,直到太極道君指點葉小釵、花非花請玄真君協助醫治失去臉皮的金小開,方再度被捲入江湖是非。
  為阻止玄真君縫合金小開的臉皮,孤愁先生殺了玄真君徒兒劍膽示威,玄真君大怒之下,接連使出無弦神弩十八式中的一瀉千里、兩盡其妙跟三分鼎足三招重創孤愁,從此再涉武林,不但在治好金小開后將他訓斥一頓,還隻身殺上合修會據點清理門戶,誅殺無極道君、鶴原等道教叛徒。
  此後,玄真君積極幫助正道,為保護滅境魔頭鬼王棺替一頁書作證,玄真君和照世明燈力鬥合修會人馬,打死勾腸劍西門足,但天殘武祖為立威而派來的紅彩藍帶伺機奪走玄真君和照世明燈的慣用兵刃,逼迫兩人參加武學講座。後來武學講座結束后,本與空劫要往雲渡山保護歡喜佛,卻又聽聞鬼王棺為惡消息,遂接受目殘指點,在風雨坪三分鼎足一招重創鬼王棺,本以為鬼王棺已斃,不料他暗中移轉元氣,保住了生命。
  後來因緣際會下,玄真君與黑流派遺孤白月等人相識,幫助他們抵禦非凡公子派來的追殺,英雄氣概使白月芳心暗許,同時在他身上施下意形忍法,所以在玄真君找青陽子挑戰失敗,依諾自盡后仍能保住性命,讓白月與黑流派大首領救回,但卻瘋癲痴獃。直到魔域派出蟄伏武林中的大夫長桑鬼陀藉由高超的醫術接近正道時,方被他救醒,但玄真君也在診療期間被他離間,與素還真關係破裂,雖沒有接受三世道君的安排射殺非凡公子,但也再度恢復隱逸生活不理俗事。
  玄真君二度退隱於同修照世明燈的黑暗道,卻突遇對道教懷恨的盼夢圓尋仇,先是師侄紫陽子被殺,玄真君和照世明燈現身緝兇時,也不敵盼夢圓,被她撥回無形箭射穿胸膛而斃命。
玄真君 -曾吟詩句

廣告

  1閑來無事不從容,睡覺東窗日已紅;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風雲變態中;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
  2半生閑隱今終止,一步江湖無盡期。
  3蘆花被下,卧雪眠雲,保全得一窩夜氣;竹葉杯中,吟風弄月,脫離了萬丈紅塵。
  4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5人生有情淚沾臆,生痛,離愁,死哀,別淚。
玄真君 -人際關係

1與徒弟的關係:

  玄真君與劍膽、劍心
  玄真君的兩個徒兒,出場的時間並不多——尤其是劍膽,《狂刀》第四集才出場,第七集時便死於孤愁先生之手。所以,對於他們三人的師徒關係,也就只能作些大膽的推測。
  劍膽說話直率,對於外人更是不留情面——甚至達到不通人情的地步。這從他與花非花的對話中可以知道。他那種咄咄逼人,連好脾氣的花非花也忍耐不住。相比之下,劍心的性格較為平易,在謹守原則的同時,亦頗具慈悲之心。以劍膽的性格,即使不命喪於孤愁先生,以後行走江湖,也必然處處碰壁,難以立足;而劍心雖然也是社會經驗不足,但其謙和有禮善解人意的性格,也可以為他建立起不錯的人緣——須知在動亂的江湖中,有人幫忙總比孤身一人安全得多。
  也難以看出玄真君對這兩個徒兒較偏愛哪一個。不過這裡卻有一個奇怪的現象:玄真君喚他兩個徒兒的時候,總是習慣叫「劍心、劍膽」。按道理,劍膽居長,應該是先叫劍膽才對。這裡姑且排除口誤的情況,那麼在玄真君的心目中,第一位的是劍心,其次才是劍膽。而在與孤愁先生的戰鬥中,玄真君首先救的也是劍心。但作為師兄,武功一般情況下是較師弟為好的,所以玄真君先照顧較弱小的一個也是情理之中。
  從玄真君那種嚴於律己、追求完美的個性出發,就可以推想他對兩個徒弟的要求必然是相當嚴格。而劍膽劍心也有著不錯的武功,這點是足以佐證玄真君對他們的嚴格要求的。要說明的是,這個所謂的「不錯」,是相對於他們的同輩而言的;一遇上孤愁先生這種道行深厚的高手,他們就很快敗下陣來。值得思考的是,劍膽和劍心用的都是劍(而且都會御劍飛行);而玄真君的武器非但不是劍,而且從來沒有看見他用過劍招。道教之中,除了武真君的徒弟鶴原,其他人,比如三世道君和玄天六陽,都是以拳掌功夫見長,從來不曾用過劍。因此,說「劍」是道教的主流功夫顯然說不過去。鶴原所用的「平陽劍法」,其招式就是祭出飛劍的形式,與劍膽劍心初出場時的御劍頗為類似。而玄真君曾用嘲諷的口吻對鶴原說:「『平陽劍法』,道教最下乘的功夫。你師父只教給你這些嗎?」以玄真君自負的個性,他能夠對其師弟的徒弟說這種話,就說明他自己徒弟的水平絕對不止如此。不過,劍膽與劍心的武功與玄真君自己的差距實在是太……太大了!他們敗給孤愁的時間大約就相當於孤愁敗給玄真君的時間。劍膽和劍心看上去也不像是資質甚差之輩,所以也大略可以推斷出,他們入門的時間並不長。
  愛玩是小孩子的天性。玄真君的嚴格要求難免會引起兩個徒兒的逆反心理,加上玄真君雖然重視兩個徒弟,但以他那種內斂不善於言辭的性格,難免會有誤會,從而產生矛盾。但是兩個徒弟對玄真君都是畢恭畢敬的,而且處理事情都以「師父的利益」為首要考量,他們必然是從師父身上看到一些值得他們尊重的東西。所以,也許這師徒三人平常缺乏言語,缺乏歡笑,但關係卻依舊能夠和諧穩定。
2與朋友的關係

  (1)玄真君和百里抱信
  人們在評論玄真君的時候,總是說他黑白分明,不容許有灰色地帶。而在我看來,百里抱信恰恰就是玄真君心中的一片灰色地帶。
  如果單單從互相了解這個角度看,玄真君和百里抱信確實稱得上是好友。玄真君了解百里抱信的想法。這裡引述他們兩人的一段對話:
  ----------------------------------------
  百里抱信:世間有三種人,一者求名不求利,二者求利不求名,三者名利都要;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遇到真正淡薄名利的聖人——我想以後也遇不到,因為天下間,根本沒有這種人!
  玄真君:百里抱信,你屬於第幾類?
  百:求名不求利!我一心一意要將儒家思想發揚光大!
  玄:其實名與利是息息相關的,當一個人成名之後,他就會去追求他應得的利益,這是人的本性,我不能說他不對,只不過我對這些毫無興趣。可是話又說回來,我非常敬佩你對儒家的忠貞。
  百:這次我到離愁谷來找你,主要目的是要結合三教余留的力量。想不到你居然拒人於千里之外!
  玄:當社會需要你的時候,你們五儒生卻銷聲匿跡;當時機過了,你們卻出現鼓動聯絡。哈哈哈……太遲了,太遲了!看開吧,百里抱信!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百:唉!我太失望,太傷心了!玄真君,請你記住『人不染風塵,風塵自染人』這句話!告辭。
  玄真君非常明白,百里抱信表面上是代表儒教聯絡其餘兩教,整合三教力量對抗合修會,實質是要為儒教謀求在三教中的統治地位。尤其是,玄真君對儒教的投機做法十分清楚:當其餘兩教,尤其是道教,在和合修會拼死拼活時,儒教則袖手旁觀;而當眾人皆元氣大傷時,儒教才施施然出現,坐收漁利。於是,可以看到,玄真君對百里抱信的每一句話,均是針鋒相對,並且還故意做出安於隱居的姿態,使百里抱信無計可施,惟有拋下狠話灰溜溜地離開。不過,雖然是針鋒相對,但玄真君的每一句話中,除了反駁、詰問之外,也帶著規勸。因為他知道,百里抱信的本性是善良的,她不應該過多地捲入這個旋渦之中。所以,這就體現了玄真君對百里抱信的「灰色」:既防著她,也想幫助她。
  百里抱信也很了解玄真君,不然也就不可能阻止得了玄真君射殺鬼王棺。她故意提高聲調引起在場的人的注意,於是就使愛面子的玄真君不敢有進一步的行動。而且,玄真君應該感謝她:若不是她及時拉他離開現場,他很可能就是黃甫橋上的另一個冤魂。
  百里抱信和玄真君在對人的認識以及價值觀上有著非常明顯的分歧。百里抱信主張求名,玄真君淡薄名利;兩人對一頁書的看法就是背道而馳的;玄真君甚至當面對百里抱信是否正道表示懷疑。這兩個人,從一般道理上講,是不可能走到一起來的。如果說百里抱信接近玄真君是為了利用他,那麼玄真君呢?他沒有利用百里抱信的必要,加上他本人沒有說話的愛好,沒有故意要找個跟自己觀點南轅北轍的人辯論一番的需要。是什麼原因使他一直保持與一個帶有某種未知目的接近自己的人的朋友關係呢?有人說玄真君疾惡如仇,堅決奉行「惡人沒有人權」。我一度十分認同這個觀點。但如今我才發現,其實玄真君的心是極軟的。說玄真君疾惡如仇不留情面的根據,無非是他堅決要射殺金小開一事。而事實上,玄真君確實有醫治好金小開的麵皮——秦假仙嘴皮子的作用確實不容忽視,但花非花的真誠懇切更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若玄真君真的非殺金小開不可,那麼在他一擊未中的情況下,他為什麼不繼續追擊逃遁的金小開而是首先去照顧受傷的葉小釵?他的慈悲之心,隱藏在他表面的殺氣之後。於是同樣道理,他與百里保持朋友關係,是因為不忍:不忍心一個本性善良的人被野心和仇恨所蒙蔽。於是,在玄真君黑與白的世界中有了一層過渡,那就是灰色的百里抱信。
  (2)玄真君和照世明燈
  不少人在提到霹靂之中的搭檔時,會提到他們兩個:說起玄真君,不能不說說照世明燈;說起照世明燈,也很難不提及玄真君。這就一直以來造成我的一個錯覺:他們兩個的關係是親密無間的知交好友。而我最近在整理他們兩個的劇情時才發現,這似乎是我的一廂情願。首先,是從稱呼上來看。玄真君未叫過慈郎一聲「師弟」,慈郎未叫過玄真君一聲「師兄」;玄真君更是由始至終都僅僅是以「照世明燈」相稱。雖然說,慈郎一直想掩飾自己道教天真君的身份;也可以說,玄真君不過是順著慈郎的心意行事——但是,自從《道源》失落,慈郎再沒有隱瞞身份的必要,而此時,玄真君也還是一口一個「照世明燈」,慈郎一口一個「玄真君」。如果說道教中人都喜歡以道號相稱,那麼,當他們兩個人提到太真君和元真君的時候,為什麼一直都是說「大師兄」、「二師兄」,而不是直接叫「太真君」、「元真君」呢?這是令我懷疑的第一個原因。其次,他們兩人的相知程度似乎並不深。這裡摘錄他們兩人的一段對話:
  ————————————————
  天: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揮手自茲去,蕭蕭斑馬鳴。
  玄:無限凄涼的感觸。
  天:十三道永遠都無法再共聚一堂了!不知珍惜現有的一切,是人類的通病,直到你懂得珍惜時,已為時太晚矣!
  玄:照世明燈,數日不見,你改變了許多。
  天:我是為死去的兄弟悲嘆。十三道之中只剩你,圓真君,明真君,修真君以及我五人。不幸的是咱五人之中,竟然有人出賣自己的兄弟,背反道教!
  玄:你在我面前講這些話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我是叛教之徒?
  天:當年你有沒有進入天地門?
  玄:哈哈哈~~~~在青陽子離開道教自創合修會之時,我就看破紅塵,深山退隱了。天地門之內的大激戰,玄真君沒有參與。
  天:迷幻世界,真假難分,請勿見怪。
  ————————————————
  若慈郎真的了解玄真君,他就不會作這樣的猜測,而且最後還說一句「迷幻世界,真假難分,請勿見怪」,客氣至極!一點不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也許也正如步所說,慈郎一則是因為江湖經驗,一則是二人確實是太多年沒有見過——中間相隔那麼多年,確實可以發生很多事情。
  再次,是他們兩人說話的態度——實在是太客氣了!兩人在昊光道院檢查時,當玄真君發現了一條秘道,他對慈郎說:「照世明燈,請過來一下。」若是知交好友,在這種情況下,會用一個「請」字嗎?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從玄真君與慈郎說話的態度來看,似乎比百里抱信還要來得禮數周到,因此也就顯得親切不夠。
  雖然如此,玄真君和慈郎的關係,應該還是比和百里來得密切的。因為,儘管說話說得客氣非常,但也說得交心,不像和百里說話時那樣時時抱著戒心。尤其是玄真君和慈郎在劇中初次見面時,玄真君對慈郎說「也許是我的醫術不如人」。這是自負的玄真君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不如人」——儘管前面還是加了個「也許」。玄真君對慈郎說的一些話,是他在其他人面前所不會說的,尤其是在「道威無極」里的一番對話——那段對話方有點「知己」的味道。畢竟玄真君到後來是選擇和慈郎一道在黑暗道退隱的,這多少也能說明他們兩個的關係總不至於太生疏。
  (3)玄真君和白月
  白月出現在玄真君意志最消沉的時期:這時,所有人都懷疑他的能力,包括秦假仙。他開始知道什麼叫失敗——卻不知如何去面對。與白月的相識,完全是偶然。當玄真君看到白月與一眾黑流派忍者與亡命之花打得難分難解時,他還似乎蠻有興緻地在一旁看熱鬧——他認為東瀛忍者自相殘殺,對於正道有好處沒壞處。但當他看到亡命之花凝神防禦白月的斷魂簫之時,卻又忍不住偷襲了亡命之花一箭,陰錯陽差就救了白月他們一幫人。 可以想象得出白月見到玄真君時激動的心情——處於劣勢的黑流派終於可以得到一個強大的助力了!但由於她不知玄真君的心意如何,所以也只是委婉地提出請他去見黑流派的大首領。誰知玄真君答應得很爽快。於是,兩人這就算是相識了。其實,這番初相識,有多少友情的因素實在讓人懷疑。白月不過想為黑流派拉個幫手,而玄真君,很可能也只是想利用黑流派的力量去對抗非凡公子。各懷心事,互相利用,兩邊似乎都不吃虧。但隨著交往增多,就不僅僅是「利用」級數的朋友關係了。
  玄真君的固執脾氣在他拒絕黑流派大首領傳授武功的那一刻體現得最為淋漓盡致。白月儘管有點失望,卻也使她單單對玄真君武功的好感上升為對其人格的好感。發展到後來,白月甚至是不惜犧牲部下的性命來全力配合玄真君的行動——很多次,玄真君的行動可以說是頗為莽撞的。如果這時還單單是利用,即使玄真君的能力再高,付出的價值未免也太大了。
  玄真君儘管心高氣傲,儘管每次都口口聲聲說「不要幫忙」,但他不是瞎子,對於白月的付出他是看得見的,而且還感念在心。玄真君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但不等於說他沒有感情。某次白月不辭勞苦到琉璃仙境告訴玄真君一些消息時,玄真君就勸她先休息一下再走,並說「你我是朋友」。玄真君肯這樣說,就代表他這時已經完全把白月當朋友看待了,而不僅僅是利用的關係。大首領臨死前,希望白月去尋找自己的幸福。白月又何嘗不想如此呢?假如她來到琉璃仙境,見到的不是頭上插滿花、瘋瘋癲癲的玄真君,也許她就不會步上死諫之途,也許她會有個平靜的下半生。她帶著希望,猶豫著踏入琉璃仙境;而她所見到的人,她心心念念要見到的人,促使她下了最後的決心。
  大雪原上,白練飄揚……
  3,與戰友關係
  應該說,玄真君並不是一開始就加入到正道一方的陣營中,儘管他醫治了秦假仙、蔭屍人和金小開,替葉小釵找療養地,還和當時正道的大對頭之一孤愁先生打過一仗。在相當一段時間內,玄真君只是作為一個局外人的身份從旁協助,並沒有過多地介入其中。一則,紅塵俗世的紛擾,玄真君自己又不是沒有親身體驗過,不必要的麻煩自然是能避則避;二則,在玄真君看來,自己的身份是前輩,更沒有必要加入到正道中任後輩指揮。於是,在那段時間裡,玄真君大部分時間是在離愁谷中泡茶,或者和百里抱信鬥鬥嘴,或者和慈郎四處閑逛,時不時為正道提供一點協助(多數是醫療方面的)。所以,此時玄真君與正道的關係還是若即若離。 玄真君完全溶入正道,成為正道實際的一員,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標誌,而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只是到了某一段時間,我們會看到發生了什麼事時,素還真分配任務時玄真君成為了其中一個,就是諸如「某某去哪裡幹什麼,某某某去哪裡幹什麼」之類,玄真君就成了「某某」之一。開始時一直還是合作愉快相安無事的,但後來問題漸漸就出來了。玄真君直接的脾性甚不接受素還真那些彎彎繞繞的處理事情方式。而且《狂刀》時期發生的事情很多,正道這邊就好象消防大隊,哪裡有險情往哪裡去,看不出一個很明顯的計劃,好象就只是一味在補漏。玄真君加入正道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寄希望於其最終能夠「治世」,但實際的情況卻叫他擔心。他忍受不了正道的作風便頻頻單獨行動,用他自己的方式去處理。很明顯,素還真的計劃是從來沒有向玄真君說起的,更不要說討論,只是一有任務就去找玄真君幫忙,不但是隨叫隨到,還佔了人家的離愁谷作收容所。玄真君雖然不是計較之人,只要是有益於正道,他是樂於作出犧牲的;但日子久了,你能說他一點怨氣也沒有嗎?不要忘記,玄真君可是一直以前輩高人的身份自居的。這樣下來,他會覺得自己被欺負得上頭上臉。所以,他後來的一些衝動行為,就有一些賭氣的成分在了。某位前輩曾說,玄真君的個性不適合於團體協作。此話有一定道理。玄真君的個性太強,使他於團體中人不能很好地相處——除非是他自己處於領導的地位。可以說,他不是一個好士兵——他不但從心裡不服從指揮,而且還根據自己想的「更好的方法」去做了。所以他後來決心再次隱居,長桑鬼陀的巧舌如簧固然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最主要的還是玄真君自己的原因。雖然不適合於團體,但玄真君對朋友是沒話說的。只要是朋友需要幫助,他二話不說就會去做,決不拖泥帶水。他這種乾脆的個性,還是非常欣賞的。
玄真君 -總結

  嚴於律己,在某種程度上也就是對自己極端完美主義要求。玄真君也是這樣一個人。他對自己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你可以看到他一直是袍服整齊,頭髮一絲不苟(神智不清的那段時間除外)。他要求自己在道德上絕對完美,甚至,不允許自己犯一點差錯。對於他本來有能力去做卻最後沒有做的事情,他就會耿耿於懷——何況,這件他沒有做的事還導致了這樣嚴重的後果:一頁書與不知名的慘亡。於是,他自罰坐釘床三天,就是一件非常順理成章的事。但這還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這件事對他的思想造成的影響。自此以後,他認為自己應該採取更迅速的行動,更決斷一些,使一切防患於未然;而一切「邪道」應該盡數消滅。也就如他稱讚一頁書的那樣「無論局勢如何危險,勇敢地挺身而出」。七彩雲天事件是玄真君思想變化的一個轉折點,也是以後玄真君遇事缺乏深刻思考的主要原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