獼猴王

標籤: 暫無標籤

139

更新時間: 2013-09-20

廣告

獼猴王獼猴,假悟空,無姓名,也叫六耳獼猴,神通與孫大聖一般無二,變化成孫悟空、觀音、照妖鏡等皆不能識,傳說的四大靈猴之一。后被如來說破原身,被悟空一棍打死。

獼猴王 -簡介
獼猴王獼猴王

獼猴王獼猴,假悟空,無姓名,也叫六耳獼猴,神通與孫大聖一般無二,變化成孫悟空、觀音、照妖鏡等皆不能識,傳說的四大靈猴之一。后被如來說破原身,被悟空一棍打死。

如來佛合掌道:「觀音尊者,你看那兩個行者,誰是真假?」菩薩道:「前日在弟子荒境,委不能辨。他又至天宮、地府,亦俱難認。特來拜告如來,千萬與他辨明辨明。」如來笑道:「汝等法力廣大,只能普閱周天之事,不能遍識周天之物,亦不能廣會周天之種類也。」菩薩又請示周天種類。如來才道:「周天之內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蟲:乃蠃、鱗、毛、羽、昆。這廝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鱗、非毛、非羽、非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類之種。」

菩薩道:「敢問是那四猴?」如來道:「第一是靈明石猴,通變化,識天時,知地利,移星換斗;第二是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類之種,不達兩間之名。我觀『假悟空』乃六耳獼猴也。此猴若立一處,能知千裡外之事;凡人說話,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與真悟空同象同音者,六耳獼猴也。」

廣告

獼猴王 -身世之說
獼猴王獼猴王

在那荒外極南之地,儘是綿綿山脈,無盡無頭,無邊無際,無江無海,無湖無澤,有的只是高低起伏的大小山巒,小河溪流,瀑布湧泉,和那無窮無盡鬱鬱蔥蔥的植物之世,以及那生機勃勃一派生靈鼎盛的動物之界。就在那如桃源般純綠世界的中端,矗立著六座直聳入雲端的高山,六山並立,座座形狀似耳,故又名六耳之山。

山中植類盛多,小到奇花異草,大到參天古木,應有盡有;獸類繁盛,飛禽無數,走獸成群,名目繁多,難以盡數;精靈古怪,亦正亦邪,拉幫結夥,集結成寨。山中尤其盛產一種珍貴植果,此果百年才得開花結果一次,是以極其珍貴,若食此果,不僅可以養生駐顏,更可以延年益壽,山中有機緣得此果者,皆可在百歲千歲之上,此果名叫獼猴靈果,因為其形狀貌似獼猴之臉,故而得名。

就在獼猴王出世數十來年之後的一年裡,此植竟逢百年之期,開花結果起來,但此物往往生長於懸崖峭壁,絕頂險峰之上,不易獲得,但這都是相對於其它獸類而言的,除一些靈禽異獸能夠獲得之外,猴類只要是有膽有識者,亦能夠獲得,因為猴類天生就具備著上樹登枝,攀崖越壁之能。

所以,這百年難遇的機緣,誰願錯過,於是,獼猴王也投入了覓果之途。其他的走獸們都奔赴幾座高峰而去,按照傳統的說法,獼猴靈果必生於那崇高峻岭的險峰峭壁之上,要獲得此寶,必選那山高路險之地,方易尋得那無上至寶,永得長生。

獼猴王天生聰穎,並不受那等固有觀念所束縛,而是獨自奔赴六峰之中最矮小的,無獸過問的一峰而去,其他的走獸們由於太過冒險,反而易累及自身性命,不是命喪黃泉,便是身負重傷,落下傷殘,終至抱憾終生。獼猴王向那第六峰進發,進的山中,才覺得荊棘密布,雜草叢生,要在草木之間穿行,實非易事,於是,他便攀枝上樹,在樹與樹之間縱橫跳躍,但過不得半個時辰,便感覺雙臂酸軟無力,氣息急促,實難再如此的前行下去。

他覓了些山果,躺在樹杈之間,一邊飲食,一邊休整,當覺得氣力恢復了之後,復又攀枝盪樹,縱橫跳躍而行,當酸軟無力之後,復又休整,不時下樹,覓山泉止渴,尋野果充饑,如此反反覆復幾次之後,天色已然暗淡,他只好擇了棵大樹,靠枝而睡,由於日間太過於疲勞,便甜甜睡去,不知不覺,已進入夢境,只見自己已站在險峰絕壁之上,眼前是一片片的獼猴果樹,樹上結滿了獼猴靈果,青灰色的果體夾雜著灰黃色的毛體,使人垂涎欲滴,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一個,倏爾之間,那滿壁的桃樹盡失,忽然不知所蹤,隨之猛然間驚醒,睜開眼時,才覺是做了一夢。

廣告

獼猴王獼猴王

醒來之後,獼猴再也無法入睡,於是便仰起猴頭,透過細枝樹葉望著天外星斗,此時正是秋涼之際,一陣冷風吹來,獼猴頓覺一絲涼意襲來,便不自覺的蜷曲了身體,保存暖意。直至再次的倦意來襲,方才隱隱的睡去,直至第二日日上三竿之時,方才醒轉。獼猴盪下地來,覓了些野果,飲了些山泉,便再次的上路,經過了一個上午的奔波之後,他終於來到了那山之頂端,絕壁之下,望著那一毛不長的峭石絕壁,估算了一下自己現時的體力,獼猴毫無自信,於是便打算在此崖下稍事休息,等體力恢復之後再作打算不遲。

約摸一個時辰之後,獼猴便振作起精神,拿出萬分的勇氣,開始登上山崖,攀石摳凹,逐級而上,彎彎折折,曲曲險險,幾次踏空,搖搖欲墜,幾入險境,不敢回頭下看,昂首向上,一往直前,雖前路陡折,也不言放棄。經過一個時辰的努力,獼猴終於還是登上崖頂,他站在頂端,腰酸腿抖,渾身無力,體麻筋酥,全身熱汗直流,喘息不定,唯有雙眼急切地向著整個崖頂四處掃去。只見他眼中光彩一閃,顯是驚喜異常,果見崖之右端邊緣,幾株低低矮矮的獼猴桃樹生長其間,鬱鬱蔥蔥,枝葉之間碩果累累,頓時驚喜不定,緩步上前,看著那無數的獼猴靈果,伸出手來托住了一顆果體,精神不禁為之一振,使他忘卻了疲憊之身,如沐甘泉。就在這時,漫天狂風大作,烏雲翻滾,雷聲陣陣,閃電道道,大雨傾盆,獼猴驚駭不已,放眼望去,漆黑一片,伸手難見五指,加上風雨交集,頓時渾身濕透,他便蹲下身去,靠在低矮的樹榦之下,稍避著風雨。說來也奇怪,不多時,風停雨住,雲開霧散,無電無鳴,天空一片凈白,陽光盡出,七色霞光漂浮天邊,輕輕的飄來盪去。獼猴便爬出樹根,支起身體,向山外望去,直覺空氣清新,微風陣陣,爽朗怡人,山外如洗,綠意更濃,雖是在秋意盎然之季,但此刻卻綠色成櫻,倫美如畫。獼猴正自讚歎感慨之時,忽發現右側一塊大石之上站著一人,此人身高數丈,腰有十圍,身軀龐大,猶如一座鐵塔般站立於前,一頭披散的長發隨風飄揚,兩鬢有些斑白,濃眉大眼,面色陰沉,目露精光,著一身黑衣長袍,隨風飄展,猶如天神,又猶如魔魅。獼猴見此情形,便呆立當場,不知所以。只見那黑衣人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黑色布袋,雙手向著那幾株桃樹一揮,頓時一陣清風吹過,樹上靈果盡皆脫落飄起,那黑衣人手中布袋也立時鼓脹,飄在空中大張其口,一陣倒卷之風將那些難以計數的靈果盡數納入其內,倏爾便落回了那黑衣人手中。

廣告

獼猴王獼猴王

獼猴見狀,心生恐懼,見靈果盡為他人所取,又深感惋惜,便站在那裡,不敢言語。那黑衣人與他面面相對,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過了會兒,似有話意,便道:「你是怎麼知道這裡有靈果的」?獼猴看著對方,有些怯意的道:「別人都往高山而去,求者甚多,唯有這低一些的山峰,無人問津,我想得靈果的機會未必會低,所以——」。黑衣人的嘴角邊露出了一絲難以辨別的笑意,道:「果真有些與眾不同」。獼猴沒有說話,知道已沒有了危險,但頹然之心已生,嘆息著自己枉此一行,竟一無所得。黑衣人仍舊望著他,道:「那我就送你幾顆如何」?獼猴一聽,立時便面現喜色,但復又一想,區區幾顆靈果,得來又有何用,遂就答道:「多謝,我看還是不必了」。黑衣人道:「你歷盡了艱辛萬苦,為的不就是它嗎」?獼猴道:「既然它們都已經是屬於你的了,我又豈能奪人所愛,強人所難呢」。黑衣人道:「你是我這萬年以來所見的唯一貪慾不重的靈獸,這樣吧,你就拜我為師如何」?獼猴頓時驚愕,用難以置信般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黑衣人,遲疑不決。黑衣人道:「本來這裡是沒有這幾株果樹的,五千年前,是我把它們移植過來的」。獼猴無言,這時才知道自己判斷的失誤,原來此地的獼猴靈果早已經是物有所主。黑衣人看著那瘦小的獼猴,有些失望之色,轉過身軀,欲化身離去。「師傅」,獼猴在身後急切地喊了一聲。黑衣人站定著身形,背對著獼猴,一動不動。「師傅,請受弟子一拜」,獼猴跪地,倒身下拜,磕頭不止,知自己今日遇上了仙人,怎可錯過此等機緣。黑衣人轉回身軀,臉上流露出一絲隱藏的笑意,也不見他動作,立時便風聲大作,黑袍飄舞,長發隨風,獼猴深感一股無形而又強大的吸力將自己飛身拋起,徑直的落在黑衣人身側,只見黑衣人將長袍一甩,頓時整個世界漆黑一片,獼猴頓感腳下懸空,耳畔風聲忽忽,破空之聲不絕於耳,但又不敢睜眼,只能是任其自然。不到半個時辰,雙腳已然著陸,當黑幕散去,光明重現之時,獼猴張眼一望,自己已站在一座諾大的洞府之前,周圍山川高低起伏,白茫茫的一片,全是冰川雪地,寒風凜冽,獼猴頓覺寒意徹骨,全身抖顫不已。黑衣人已邁步走向洞門,獼猴也萎縮著身子疾步跟了上去,二人進洞之後,寒意頓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團溫和氣息,獼猴頓感神清氣爽,溫暖如春。「師傅,這是哪裡」,獼猴問道,同時東張西望了起來。「這是北極極寒之地,魔王洞府」,那黑衣人道。獼猴驚愕道:「師傅,那你就是北極魔尊了」?「不錯」,北極魔尊道。

廣告

獼猴王獼猴王與美猴王

說話間,二人已穿過了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四壁全是堅冰,一路透著淡淡幽幽的光芒,交相輝映成為七彩炫目之色,左右兩側俱是一扇扇房門,走了一刻之後,方到大廳,大廳高達十數丈,一排排冰柱屹立其間,長達數十丈之遠,寬亦有十數丈之遙,冰光通明,如同白晝,正中之上端有一座高大而又透明的冰雕寶座,潔白而又晶瑩剔透。「徒兒們」,北極魔尊極其平常的喊叫了一聲,身傳整個大廳,只灌整個洞府,足見其功力之深厚。過的片刻,數十名妖靈異獸齊聚當場,紛紛跪拜道:「師傅」。魔尊道:「我給你們引見一位新師弟,他叫,他叫六耳獼猴」,魔王想起他的來處,便順口說道。其中有一名狼獸不解的問道:「師傅,他明明是雙耳,何以叫做六耳呢」?魔尊道:「徒兒不知,他乃南荒六耳山人氏也」「哦」,眾徒個個皆恍然大悟。 「蛟魔」,魔尊叫道。「弟子在」,蛟魔王站到身前,向魔尊拜首道。「你先給他安排個住處,找件禦寒的衣物,再領他到處走走,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魔尊道。「是,師傅」,蛟魔答道。「好了,去吧,我要閉一次關了,勿要打擾」,魔尊對眾徒道。

眾猴皆稱是,個個散去,獼猴便隨著蛟魔走向通道而去,找了個房間,安下了住處,給他披了件北極熊皮所制的衣褲,出洞遊走,之後獼猴便在魔王洞居住了下來,隨北極魔尊學習魔道,不想五百年過去之後,獼猴竟後來者居上,功力和法術早已遠遠的超越了所有的眾師兄弟們,而位居第一,並深得魔尊厚愛,盡得其衣缽。

廣告

獼猴王 -死因之說
獼猴王真假美猴王

獼猴王與美猴王打到如來大殿,請如來評誰是真的孫悟空。當冒充的孫悟空—獼猴王進入大殿時感到這裡有他認識的人,可這個人他卻在眾菩薩、羅漢中看不到。

大殿上的明燈盞盞耀眼,眾菩薩和羅漢雲集,見著兩個孫悟空也覺得奇怪,也希望如來能給出答案。如來沒有馬上回答兩猴的問題,手攆蓮花沉思片刻,說道:「你們當中一個是真一個是假,假的那個一定是孫悟空的四哥—六耳獼猴。」眾羅漢和菩薩一聲低呼,目光聚集在兩個猴子身上,想看出究竟,可看來看去,兩個猴子一模一樣,十難分辨。

獼猴王心中暗叫厲害,如來果然神通廣大。於是假裝恭敬的問道:「如來佛祖,那就請你老人家為弟子指點迷經,指出他那個冒牌貨!」說者,將手指向美猴王。美猴王也不甘示弱,搶著向如來進言說:「我是真的,他是假的,請佛祖明查!」

廣告

如來接著說道:「想那六耳獼猴與孫悟空五百年前一起大鬧天空,要推翻玉皇大帝的統治,不幸事敗,六耳獼猴與二郎真君一戰,胸口受了重傷,險些被打回原形,如果不是孫悟空及時趕到,這妖孽早死了。」

一個猴子應聲倒下,一個猴子大喝越起,倒下的是美猴王,越起的是獼猴王。獼猴王掄起金箍棒向蓮花上的如來砸去,嘴裡還喊著「如來老兒,拿命來!」眾羅漢,菩薩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獼猴王的金箍棒眼看就要打到如來,可如來的身影轉瞬即逝,無影無蹤,只剩下光禿禿的七彩蓮花座。獼猴王這一棒孤注一擲,勢大力沉,想一下打死如來,但他萬萬沒想到眼前的如來是幻像,只打的蓮花座萬朵桃花,四散飛去。而此時如來卻出現在獼猴王背後低喝一聲「孽障,如來神指!」 獼猴王,一口鮮血,一個前撲,倒下了。

獼猴王獼猴王冒充美猴王

此時,大殿一片大亂,萬朵破碎的蓮花空中四射飛濺,眾羅漢,菩薩想方設法躲避,以免受傷。一片花瓣,飛向大殿的一盞明燈,被如來神指打中躺在殿中的美猴王,像碰到了極其恐怖的事,不管胸口的疼痛,發瘋了似的越起,嚎叫著,喘息著,「紫霞!」美猴王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那片花瓣。花瓣擊穿了美猴王的身體,一股鮮血躥出了美猴王的胸膛,也不知這是花瓣的傷,還是剛才那一指的後果。美猴王的身體瞬間僵直,從空中摔到大殿上。他眼望大殿,那盞用身體保護的明燈完好無損,眼中顯出一絲寬慰。

這一切被躺在另一邊奄奄一息的獼猴王全都看在眼裡,他用微弱的聲音「原來你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她,她竟變成了一盞燈,難怪剛才有人提醒我,難怪你會聽命於如來。」 獼猴王緩緩的爬起來,怒視著如來,聲音發顫的說道:「我原以為你控制了我六弟,以為殺了你就可以讓我六弟--美猴王清醒,可我萬萬沒想到你這自稱一代宗師的如來,會用一個女人要挾我六弟,我真高估了你的品行修為,不過你玩陰謀詭計的計量卻高得很!」此時身體僵直的美猴王方才明白獼猴王為什麼冒充自己,繞了一圈,獼猴王的目的就是刺殺如來,還自己自由。可自己還以為他和其他那些攔住自己的兄弟一樣,是阻止他保金禪子--唐三藏西行。

沒過多久,靈霄寶殿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美猴王早已離開此處,為了與紫霞仙子早日相見,他忍著無比的自責與心痛,又踏上了西去之路。

如來佛祖則正裝與幾名愛徒來東方見玉皇大帝。玉帝將如來讓到密室,如來說道:「如今,大鬧天空的七大聖只剩下齊天大聖—孫悟空,而且他已完全在我掌握之中,現在玉帝可以讓本教正式進入中土了吧!」 玉帝攆著鬍子笑道:「佛祖果然有辦法,不但讓孫悟空他們兄弟手足相殘,還把那最自以為是的孫悟空牢牢控制在掌心之中,本帝真是佩服。貴教進入中土之事全包在本帝身上,待令高徒金禪子--唐三藏回歸中土之時,必是貴教在中土大興之日。」接著整個密室被兩個不可一世的笑聲緊緊的包圍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