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與香辛料1

標籤: 暫無標籤

5

更新時間: 2013-09-12

廣告

  
基本信息

  作 者:(日)支倉凍砂著 林冠汾譯 文倉十繪

狼與香辛料1狼與香辛料1
出 版 社: 南海出版公司

  ISBN:9787544254878

  出版時間:2012-01-01

  版 次:1

  頁 數:258

  裝 幀:平裝

  開 本:32開
內容簡介

  旅行商人羅倫斯在馬車上成堆的小麥中發現一名沉睡的少女,她長著狼耳朵,身後拖著一條狼尾巴,自稱是豐收之神赫蘿。狡猾的赫蘿不斷捉弄羅倫斯,雖然無法確信她就是掌管豐收的狼神,羅倫斯最終還是答應與赫蘿一起旅行。

  不久,一個意外的發財機會從天而降。羅倫斯聽說有種銀幣不久將要升值,半信半疑的他決定賭上一把,但是……

作者簡介

  支倉凍砂,日本作家,1982年生。大學時代學習物理,同時寫下《狼與香辛料》,獲2005年第12屆電擊小說大獎銀獎,及2007年「這本輕小說了不起」女性角色票選第一名。

  文倉十,1981年生,京都人,現居東京。AB型的自由職業者,現在正勤懇工作中。為本書繪製精美插圖。

廣告

媒體評論

  ★如果想看正義與邪惡、理想與現實的拉鋸戰,那麼你可以去看《高達》;如果想看推理系奇幻片,那麼你可以去看《神靈狩》;如果你想看魔法少年搞笑正太,那麼你可以去看《魔法出租使》……但如果你只是想輕鬆一下,就好像在一個明媚的下午,藍天白雲,你坐在院子里,端起一杯芳香四溢的紅茶,打開放一首輕快浪漫的小夜曲,那麼,我推薦你來看《狼與香辛料》。

  ——熱心讀者田園小夜曲

  ★看了《狼與香辛料》才知道,原來可以如此兼顧唯美與深刻。好似目睹微風的荒原上一名少女在哼唱悠遠蒼涼的聖歌,在安詳溫婉的夢境中,與心中的那個人踏上旅途……那種純粹的美好徹底治癒了我的心啊。真的是甜而不膩,萌而不廢,在一眾廢萌中脫穎而出,那種恬淡又帶著憂傷的,能洗滌心靈的風格是它最重要的魅力所在。

  ——熱心讀者黛達蘿絲

  ★自從第一眼看到《狼與香辛料》,就愛上了赫蘿。天真,可愛,聰明,又能體會他人感受的狼,這世界上只有這一隻了。擁有普通女孩的天性——愛美,自戀,愛撒嬌、愛幻想……同時又有著他人沒有的敏銳、機智和冷靜。於是這隻狼完美了。

  羅倫斯,這個「愚蠢」與「智慧」集於一身的男人,我相信會成為很多男孩的榜樣,至於怎麼說他的好,赫蘿是最清楚的了。

  ——熱心讀者cpailyf

  ★一路上,貪婪、虛偽、邪惡、悲傷,乃至於背叛,他們一起見證了很多,但無法改變的,是兩人緊握的雙手。

  ——熱心讀者codekl

精彩書摘

  皮被窩之前壓壞麥子,於是準備將其搬開。

  掀開麻布的那一刻,羅倫斯沒有叫出聲,或許是因為眼前的光景太讓人難以置信。竟然有人捷足先登!「喂!」羅倫斯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喊出聲。他心想自己可能只是受了驚嚇,也許是過度寂寞產生了幻覺。然而,不管他用力甩頭還是搓揉眼睛,捷足先登的女孩依舊在眼前。

  美麗的女孩睡得正香,讓人不忍心叫醒。

  「喂,我說你啊!」儘管不忍心,羅倫斯還是打起精神開口說道。他得弄清楚睡在馬車上的女孩有什麼企圖。說不定她是從村裡離家出走,羅倫斯可不想惹上麻煩事。

  「嗯……唔?」女孩閉著雙眼,遲了半拍才有反應,她的聲音聽來毫無防備。對於只光顧過城裡妓院的旅行商人來說,那是讓他們眩暈的甜美聲音。

  月光下裹著貂皮睡覺的女孩,看起來雖然年輕,卻有著驚人的魅力。羅倫斯不自覺地咽下口水,這反倒讓他冷靜下來。

  倘若如此美麗的女孩是個風塵女子,要是隨隨便便碰了她,還不知道會被訛多少錢呢。只要牽扯到錢,比在教會祈禱更能讓羅倫斯冷靜。他一下子就恢復平常心,開口說:「喂,起來啊!你在我的馬車上做什麼?」

  然而,女孩完全沒有起身的意思。羅倫斯怒氣難抑,抓住她枕在頭下的貂皮,用力一拉。女孩的頭部頓時失去支撐,掉了下去,總算聽見了她不悅的聲音。

  羅倫斯整個人僵住了--

  女孩頭上竟然長著小狗耳般的耳朵。

  「嗯……啊……」

  她總算醒了過來,羅倫斯打起精神,運足丹田之氣開口說:「喂!你擅自坐上別人的馬車,想幹什麼?」

  羅倫斯是隻身行走各地的商人,被無賴或盜賊包圍也不止一兩次了,他相信自己的膽識和魄力比一般人的高。雖然對方頭上長著動物的耳朵,但區區一個女孩,不足以讓他害怕。

  女孩沒有回答,羅倫斯也沒再繼續發問。因為緩緩站起的女孩身子赤裸,美麗得讓人發不出聲音來。

  貨台上,她浸在月光中的頭髮如絲綢般順滑,就像披了一件有質感的斗篷。從頸子到鎖骨,再到肩膀的線條,猶如絕代藝術家雕刻的聖母像般美麗,手腕則像冰雕一樣光滑細緻。

  完美如無機物的美麗身軀中間,露出一對不算大的乳房,散發著一股奇妙的動物才有的腥味,讓人不寒而慄的魅力中卻蘊含著溫暖。

  然而,如此引入垂涎的光景,霎時變為令人皺眉的詭異模樣。女孩緩緩張開嘴巴,閉著雙眼仰天長嗥:「嗷嗚--」

  莫大的恐懼襲上羅倫斯心頭,彷彿突來的冷風嗖嗖躥人身體。

  長嗥是狼群或狗兒呼喚同伴,準備攻擊人類的前奏。羅倫斯驚覺那不像葉勒模仿的狼嗥,而是真正的狼嗥。他嚇得掉落口中的肉乾,馬兒也因驚嚇跳了起來。

  羅倫斯看著月光下的女孩,女孩頭上的耳朵--那對動物的耳朵。

  「唔……真是好月色,有沒有酒啊?」女孩把狼嗥的餘音慢慢收回口中,壓低下顎微笑著說。她的聲音讓羅倫斯回過神來。

  眼前既不是狼,也不是狗,只是有著類似它們的耳朵的美麗女孩。

  ……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