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標籤:   韓劇     刑偵劇  

38

更新時間: 2016-03-25

廣告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是由朱相昱金尚浩趙安崔宇植主演,2013.4.14上映的刑偵劇,劇情簡介 OCN素來以出品劇集題材新穎著稱,該劇是描繪負責破案率不足10%的重大刑偵案件偵破組工作情形的正宗刑偵劇。以專案組TEN為背景展開,其中擁有不同本領的隊員各展才華偵破案件也成為該劇一大亮點。

廣告

1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 基本信息

片名:特殊案件專案組TEN2
類型:刑偵劇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地區:韓國
主演:朱相昱金尚浩趙安 崔宇植
時間:2013.4.14開始每周日晚韓國時間11時
  出品:OCN
  集數:11集(預計)
  

2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 劇情簡介


OCN素來以出品劇集題材新穎著稱,該劇是描繪負責破案率不足10%的重大刑偵案件偵破組工作情形的正宗刑偵劇。以專案組TEN為背景展開,其中擁有不同本領的隊員各展才華偵破案件也成為該劇一大亮點。

3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 人物簡介


  •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朱相昱飾演余志勛

    余志勛(朱相昱飾)

    外號:抓捕怪物的 怪物

    曾經是警隊的精英隊員。有點狂放不羈卻也是聰明幹練。被指派負責膠帶殺人案件,因為自己的疏忽導致女朋友遇害,從此他要把自己變成抓捕怪物的 怪物.F案件一直是他的心結.在破案率不到10%的未破案件調查專案組擔任組長,對大韓民國的暴力事件進行犯罪調查。這一季中他的身份也被披上了神秘的色彩。與南睿莉的感情也將升華。

    廣告

  •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趙安飾演南睿莉

    南睿麗(趙安飾)

    外號:測謊儀

    是在警察廳受害者援助中心工作四年的警察。韓國大學心理學專業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銳利的心理分析能力是她成為TEN成員的主要原因。分析案件獨道,比男人心細。也是偵破案件的重要貢獻者之一.這一季她與組長余志勛之間的愛情也將成為看點。

  •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金尚浩飾演白道植

    白道植(金尚浩飾)

    外號:白毒蛇

    全知型犯罪調查活字典一位工作了24年的資深刑警。外表看起來有些軟弱,但是具有敏銳的嗅覺跟直覺,案件一旦被盯住便死咬不放直至最終解決,有著「白毒蛇」之稱。在地區殺人案件調查中被選入未破案件調查專案組。很想結束單身生活有個家是他的目標。他說他來TEN的主要原因是沒有案件的時候可以休假方便他相親。

    廣告

  •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崔宇植飾演朴旻昊

    朴旻昊(崔宇植飾)

    外號:公用電話

    正義熱血新生代老小是警察廳新進行進刑警。充滿正義感,面對罪犯的罪行會異常憤怒。經常被問:「為何你會被選進來?」他的回答是:「因為帥?」其實在這一季中他也成長為老油條了,被叫做:「牛」因為有著牛的執著,總會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也會出其不意的說出最關鍵的提示。同時電腦,搜集情報等等也都不在話下,原因是什麼?當然也是因為帥。這一季也將有出色的演出。

  •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尹智慧飾演徐柔琳

    徐柔琳(尹智慧飾)

    角色:女法醫

    冷靜美麗的女法醫。跟余志勛有著很深的關係。是一個知道余志勛很多秘密的女人。

  •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崔凡浩飾演鄭宇植

    鄭宇植(崔凡浩飾)

    角色:局長

    了解余志勛過去的人。也是一個神秘的人。

4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 分集標題


序號

分集標題

1

Under-stand上
2Under-stand下
3最後一節課
4中毒者Part1
5中毒者Part2
6莫迪里阿尼的女人
7牛音島謀殺案
8Elegy
9感染
1015年

5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 分集演員


集數

角色

演員

2

宋慶泰

朴秉恩

6

楊善花

鄭素英

6

陶成規

姜成民

7

白秀妍

張彗星

7

申永根

崔載雄

8

宋華英

李姬珍

6 特殊案件專案組TEN第二季 - 分集劇情


第一集
南瑞莉醒了,看到綠膠帶,大叫后被使勁纏上了膠帶。余志勛說一年前,故事在這個倉庫開始,劇情倒帶。(第一季最後一集的主要線索)
朴珉豪和白毒蛇在想余志勛的問題,南瑞莉回來。朴珉豪說我們作自己的事吧,白毒蛇忽然問你們幹嘛不離開,不是這些,金恩英的問題,雖然雙胞胎的故事已經結束。南瑞莉問怎麼隊長還留著這幹嘛,和F無關。朴珉豪問隊長想幹嘛,白毒蛇說這傢伙是利用我們啊,南瑞莉說自己好像知道了為啥米留下資料。 三人把所有資料都貼在玻璃窗和牆上,說這就是余志勛的七年。
2003年的一天,有人說我確定看到了那個男人,某個女人去見他,然後在車裡喝咖啡,然後,女子被啥。旁白說這次平生第一次看到這景象。第一次的F時間,某個男人像幽靈一樣來回來去的,這老警察用了三個月解決這個事情,白毒蛇說少了資料,老警察去找,老警察想起了余志勛。
南瑞莉去找了受害女子的家,女子媽媽說沒任何線索。
  白毒蛇和朴珉豪出來,白毒蛇告訴朴,作為警察,自己沒解決的部分會一直放在心裡。
  2004年F的第二部分,美珠在暗室里往生。大媽說女子有女兒,這個小區也都知道她。南瑞莉說'男性朋友?「。
  白毒蛇去外面確認宋美京失蹤當天的視頻,朴珉豪看到圖,說下一個F事件的發現地我好像知道了,白毒蛇跟著朴珉豪來到江邊。 白毒蛇問朴珉豪你怎麼知道,朴珉豪說我七年前來過,看到過現場.
  2004年9月10日,某女子因為沒法聯繫到,就有人去找了.當時,女子剛回家,收了一朵玫瑰花,但被杠鈴敲掛了,第三個F事件。崔玄靜。大媽說女子媽媽不肯相信,在警察所前面徘徊,想找女兒。
  白毒蛇去找了熟悉的人,找第三件F的擔當警察,原來是他自己。他都忘記了。他當時覺得麻煩,自己去了江原道,他被人揶揄怎麼連自己擔當的事都會忘記啊。
  南瑞莉想起大媽說的崔玄靜的事情,她當時在發資料給路人。想起往事.
  朴珉豪接到信息,大家跟他去了某地。 朴珉豪找了當時報道的記者,第一批和第二批不一樣。白毒蛇找到了漏洞,F是誰有點感覺了,朴珉豪去確認第二批的問題,南瑞莉和白毒蛇去找第一批的人,結果找到了局長。白毒蛇問你知道某個號碼吧,局長承認是自己的舊號碼,白毒蛇說你幹嘛混亂報道信息,你那晚上在幹嘛,你應該在現場,但當時不再。局長和白毒蛇說很有趣吧,那就是要井茶找出來的問題,是遊戲。白毒蛇說我們告辭,可是你原來就不和我說敬語啊,有點不爽。南瑞莉有點感覺。白毒蛇接到電話,兩人去找第二個提供線索的人。是朴記者,記者問怎麼問她,白毒蛇問內部流出的資料,記者你找錯人了,白毒蛇說你知道崔警察吧,你們通話了吧。
  白天,朴珉豪去現場,問是不是有個禿頭井茶進去了,看門的井茶說沒看到。朴珉豪自己去了膠帶旅館。 他很緊張的進了某個房間裝開門,看到了白毒蛇在,嚇死了。白毒蛇在欣賞音樂,說自己進來不重要,是什麼時候進來的,當時的視頻都沒拍到飯人,我覺得就是一個要點:時間差。余志勛到這裡作事。當時的視頻在錄,當時電視機開著,我們出去,可是,怎麼出去的啊,朴珉豪說那得問門口守著的井茶。白毒蛇說要不就是飯人藏在警察所里,這幽靈事件,你趕快去把當天的資料都拿來,一定有線索浮現。
  南瑞莉去余志勛前女友家。南瑞莉在熙珠家到處看。 南瑞莉拿出一張唱片,名字就是 死亡和少女。
  白毒蛇在走廊里集中精神,想起往事,每個細節里,誰在哪裡,誰藏起來了。如果一層,都是警察,一層也沒有飯人,但也有時間差。南瑞莉知道了那張唱片不是熙珠喜歡的,是余志勛喜歡的。
  三位都被帶去總部。 三人分別被分開詢問,被白毒蛇被問起看到報道了,沒好奇么,南瑞莉被問了解余志勛多少,或者知道這些么,不知道吧。朴珉豪被問道你知道你家隊長有女朋友么。白毒蛇被問到當時女友死了余志勛的狀態,那時候,搜索停止的命令下來過。南瑞莉看著對方說這事雖然很緊急。白毒蛇說給我換個咖啡,這味道不好。這次的嫌疑飯是余志勛么?結果對方回答說不是為了問你來的,你得回答我,余志勛在哪裡?白毒蛇說那是你們的事,沒能力就拜託我也行啊。
  對方說,那就走著瞧。
  隨後他們被叫去看資料。
  在街口,余志勛被拍到往後張望!
  預告:
  朴珉豪看到了畫面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南瑞莉開始尋找七年前的事,白毒蛇認為是余志勛,並說:現在開始,你就是惡魔。
第二集
三人陷入沉默,朴旻昊想起余志勛。南瑞莉想起余志勛,白毒蛇想起問他:余志勛為什麼要接受他作隊員。旻昊為什麼隊長把我找進來,我知道了因為我認識一個一樣的人,失去了心愛的人靠喝酒才能睡著。那就是我的爸爸。他覺得我可以理解他,即使什麼時候也會站在他這邊的人。白毒蛇說你說的對,F也可能和余志勛有關係。在找到犯人之前,大家不要亂想金敏熙的事件。
  某處,在黑暗的地方,余志勛無聲的坐在那裡。
  警察局,三人等內審科走了,旻昊按了密碼進了內審科試著開電腦。查找關於金敏熙的案件照片。
  內審科隊長忘帶東西,毒蛇法信息告訴旻昊來人了。旻昊看著這在傳送數據的電腦(很緊張)隊長拿了東西準備出去發現了電腦沒關於是往裡面走,旻昊躲在柱子後面轉了一下。隊長思考了一下說:「告訴這些小子記得關電腦的」就走了。
  回到辦公室的三人分析情況。
  第二天,三人去金敏熙案發現場,白毒蛇問誰會演戲?南瑞莉舉手。毒蛇和南瑞莉演戲吵架,白毒蛇不小心摸了南瑞莉的左胸。南瑞莉失控打毒蛇守門的警察見勢過去幫忙。旻昊找到機會去房間里拍了照片。南瑞莉七年前的照片上,余志勛和女友還有金敏熙也有合照。
  南瑞莉去了那個地方一個神父接待她。南瑞莉問金敏熙有沒有什麼親密的人,神父說沒有。神父看了照片回憶起了余志勛。神父說有一次他們去警局前面示威,要求警方破案。鄭熙珠的爸爸是當時的局長說一定會辦讓大家安心回家等結果.人群中人們激動用雞蛋打了熙珠爸爸.崔媽媽去求局長,余志勛跑出來拉開了崔媽媽,崔媽媽說:「是不是因為是坐台小姐被殺你們就一直拖延,如果是你們的女兒家人被殺你們還會這樣嗎?」
  辦公室內,旻昊和白毒蛇在找資料。 忽然發現有輛車,車裡有他們都認識的女法醫-徐柔琳。 經過調查知道車子是借的,於是三人到了城南汽車租賃詢問情況。租車的人說記得租車的手續是法醫辦的但是開車的是個年輕的男人.白毒蛇給工作人員看余志勛的照片,工作人員說就是這個男人。
  出來的時候三人很絕望的走著.回到車裡,白毒蛇爆發說:「從現在開始余志勛就是惡魔,一定要抓到他」三人逮捕了女法醫。三人還去了鄭熙珠家,毒蛇問鄭爸爸「當年為什麼那麼草草的結束了工作」,鄭爸爸說:「我想把殺人的那個人殺死,於是把槍交給了余志勛。」毒蛇說:「殺死你女兒的就是你把槍交給他的那個人。」
  隨後,警察廳開會,說余志勛和女法醫都是嫌疑人。
  三人回到辦公室,南瑞莉回想余志勛找她們是為了工作,白毒蛇說偽裝.警察精英,熱血刑警,失去愛人的傷心人。都是偽裝。白毒蛇說一定有理由,緊張起來。為了抓住惡魔,要在惡魔的立場去想問題.
  黑房子里,余志勛給法醫電話,女法醫沒法接。余志勛掛了電話,拿起一張紙條,他打開身邊的盒子,裡面有搶。
  南瑞麗在女法醫家裡找到了余志勛和徐柔琳的親密合照,是鄭熙珠死的那個冬天拍的。白毒蛇在金敏熙家裡看到了留言本,但是其中有一頁是被撕掉了。到底是什麼?毒蛇用鉛筆把下一張紙描了一下知道了留言內容(對不起,對不起熙珠不應該那麼死的。)。他懷疑余志勛拿走了有信息的紙條。
  南瑞莉去探望女法醫說:「你說他危險,不讓人接近他原來是因為嫉妒啊」這是他女朋友死後你們兩個拍的一個失去心愛女人的男人很需要安慰吧?你知道我能看透人的謊言吧?這照片里,余志勛利用你,余志勛在哪裡?「女法醫冷笑說:」會被徹底利用的。南瑞莉.你雖然能識破謊言,但對於愛情你還真是不了解。「
  辦公室里旻昊和白毒蛇在看女法醫的工作視頻,白毒蛇發現有一段女法醫支開了助手。而視頻里的金敏熙手腕有很深的痕迹。旻昊說女法醫為什麼撒謊?
  眾人在金敏熙家裡的洗手間找到血跡殘留.白毒蛇說:」這是自殺偽裝成他殺「
  南瑞莉去醫院,問到了金敏熙的狀況,醫生說金敏熙自殺過兩次,第一次膠帶,第二次是刀。她的監護人是--宋慶泰.南瑞莉打電話告訴旻昊和毒蛇查一下宋慶泰這個人.毒蛇和旻昊念著名字突然想起了住在旅店308的客人就是宋慶泰於是翻看那天的視頻,旻昊說宋慶泰是不是F?白毒蛇大叫,然後兩人都跑出辦公室。
  南瑞莉到警局門口,問崔媽媽認不認識金敏熙,崔媽媽說認識,南瑞莉問有沒有和金敏熙熟悉的男人,崔媽媽說出了慶泰?白毒蛇和朴旻昊到了宋慶泰家,發現滿牆都是余志勛的照片。南瑞莉問崔媽媽:「宋慶泰和金敏熙有沒有奇怪的地方?就是說宋慶泰和金敏熙真的是受害人家屬嗎?」崔媽媽說:「警察小姐雖然我不明白你的話,但是沒有經歷過的人不知道,經歷過的人一眼就能辨認出來她們是不是」
  事情回放,余志勛從劇場離開。南瑞莉在余志勛家找到地址。然後去花安洞625-1(第一集結尾)。
  南瑞莉在倉庫,被人敲暈。南瑞莉醒來,大叫,被綠膠帶纏臉。 那個人就在南瑞莉身邊,余志勛趕到倉庫,那個人就是宋慶泰。 旻昊和毒蛇趕到宋慶泰情急之下逃跑,余志勛開槍打中了他的腿,但是宋慶泰還是逃跑,余志勛回頭看南瑞莉,宋慶泰在跑,最後他還是選擇去追宋慶泰。準備開槍的時候被白毒蛇阻止。毒蛇抱著余志勛,余志勛已經失控。毒蛇說你冷靜,你的心我了解.余志勛說「你了解么,我都不了解自己。」旻昊去解救南瑞莉.余志勛推開白毒蛇去追宋慶泰。 旻昊和毒蛇也跟上去了。南瑞莉在倉庫里想到剛才自己能夠呼吸宋慶泰並沒有纏的很嚴實。為什麼?她想起宋慶泰的話:「該遺忘的都遺忘吧,如果事實遺忘不了,就用謊言把它遺忘吧」。南瑞莉讓課長找宋慶泰和金敏熙的相關資料。
  
 在一個斷頭的大橋余志勛追上了宋慶泰。宋慶泰說:「我沒路走了,不對是沒必要走了」余志勛說:「對不起。有趣嗎?」宋慶泰笑著說:「對不起,哈哈 我殺你女朋友熙珠時也是這麼說的。對不起,因為她哭著哀求我放過她。」余志勛聽后激動開槍打中了他的肩膀和腿。
  南瑞莉在宋慶泰家,知道金敏熙換了名字其實她是受害人宋京美的妹妹。宋慶泰是被害人宋美珠的哥哥。
  斷橋上,宋慶泰說余志勛:「在這裡結束吧,丟掉你的負罪感吧."余志勛說:"為了垃圾一樣的報仇么?".宋慶泰說:"余志勛你只是沒保護好你的女人的羞辱擀和負罪感我們之間快點結束吧"
  南瑞莉在宋慶泰家,看到的所有資料都和之前的案件有關,宋慶泰不是F,是在追趕F的人。我們大家都在追趕F.隨後,南瑞莉在宋慶泰的報紙上看到舊聞,看到倒地的崔媽媽,還有熙珠的爸爸,以及推開他的余志勛,畫面回到那裡余志勛推開崔媽媽。崔媽媽悲傷的說:"如果死的不是坐台小姐,而是你們的女兒家人你們還會這樣冷落嗎? "畫面人群中站在後面的有宋慶泰和金敏熙。南瑞莉:「宋慶泰為什麼要把自己偽裝成F啊?」她又想起宋慶泰的那句話:「該遺忘的都遺忘吧,如果事實遺忘不了,就用謊言把它遺忘吧」。
  斷橋上,宋慶泰在激怒余志勛。他說:」今天沒有音樂真遺憾啊「余志勛舉槍開了兩搶宋慶泰倒地。旻昊和毒蛇趕到現場。余志勛往回走,旻昊和毒蛇跑過去看宋慶泰。宋慶泰坐了起來看著余志勛遠走的背影。余志勛話外音:「我要在這裡停止,重新開始。宋慶泰我要讓你活著,看著我站起來幸福的笑著。你就活著吧 痛苦的。」
  (和所有的故事一樣,事情又回到了新的起點)一年後
  新辦公室里,旻昊換了髮型,南瑞莉也有了新造型。余志勛穿著西裝,留了點點鬍子。
  預告:
  最後一節課
  余志勛的恩師姜教授死亡!
  聽到了恩師自殺的衝擊性的消息到達葬禮現場的余志勛感覺到了微妙的氣氛。
  拿 著白玫瑰的妙齡女子,複印紙上寫的遺書……在教授的酒店房間里發現了象被前後拆分開的書的一部 分如同遺言一樣名字為《第三次謊言》的書所在的每個地方,都有連連不斷的殺人案件!。
第三集
本集出現的新人物:
姜尹久教授(金三路)--事件的起因,死者,以及嫌疑人。
鄭南秀--嫌疑人,同樣也是被害人。
金順愛--嫌疑人。
李 浩--(自稱精英的警察學校學生).
楊尚萬--20年前被殺害人
姜教授在教室上課,他說:「每天都要打扮的乾淨整潔,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會死去」下課後教授騎著自行車吃了面,理髮,擦皮鞋。下午三點, 警察學校里聽到搶聲。姜教授中槍身亡地上一把槍。
  余志勛收到簡訊看到了姜教授去世的消息,震驚的坐了起來。他的床旁邊有個背對著鏡頭的女人。
  姜教授的葬禮上,司儀念著他的遺書在角落裡余志勛很悲傷的站在那裡。葬禮現場,有個戴墨鏡的女子拿著白玫瑰出現。有兩個人議論著這起事件,余志勛說:「不要議論了這是對死者的尊重」 離開了葬禮現場。
  余志勛去現場,被看現場的李浩警察認出來,他說姜老師不是自殺,
  余志勛去找法醫,讓他檢查有沒有他殺的可能性。法醫說要檢查出來才能確定,因為教授手上還有殘留的火藥。現場也沒有別人在的痕迹。法醫問:「最近和那個女的見面還好吧?」,余志勛說:「同一個女人我不會見第二次,那多沒勁。」轉身走了。法醫一個人說:「那就是說這是最後一次見我咯」
余志勛到了姜教授家, 找到一部分叫第三次謊言的書。書上面有血跡。隨後他接到李浩的電話,到了一個現場,現場有一大片血跡沒有屍體,有快遞來,是找裡面是書,筆記和之前一封信上的字一樣,余志勛說是連環殺人。書的第三部分是:孤獨的逆襲。
旻昊去了郵寄快遞的地方查找線索,查到了一個戴帽子穿風衣的人把快遞寄給楊尚萬。
  南瑞莉來到現場,余志勛說:「南睿莉這裡交給你了。」於是和小警察離開了現場去了姜教授的辦公室。余志勛在查看現場的噴濺血跡的方向,看到了照片上書架上面有一本書但是現場卻找不到了。這本書就是第三次的謊言。余志勛發現了垃圾筐內的彩票,還有姜教授書桌日曆上面寫的PM3:00,他感覺下午三點,姜教授好像在等人,查看最後通話記錄是兩點五十八分。他回撥了那個電話號嗎但是是空號。
南瑞莉在現場看到了牆上海報背面的血跡。她看了電視和冰箱還有收音機。她覺得這是有人故意在還原一個老現場。於是給余志勛打去電話,余志勛說你覺得是几几年,此時余志勛已經發現那個彩票號碼的秘密了,兩個人一口同聲的說出了:「1992年」余志勛在彩票的後面計算出了日期 .
  辦公室里,大家一起看92年姜教授辦理的案件,余志勛發現了其中的問題,於是去了案發現場。拿著現場照片和92年的現場照片進行比對,發現了一隻38碼的女人鞋,而92年的現場是44碼的男士拖鞋。還有釣魚的用具,98年現場的漁具是海釣時候的專業漁具。而如果殺人者是去附近釣魚不會用那麼專業的漁具,那麼真正的漁具應該在現在現場的包里,打開果然是。余志勛說:「92年的殺人案有問題,而姜教授參與了。」小警察生氣的走了。
  余志勛在姜教授的靈堂,鄭局長說:「當年這件案子讓姜教授提升了很高的知名度。有的時候人會那樣的。」
  余志勛待著旻昊來到當年殺人者釣魚的河邊打撈上來一個大箱子,但是箱子卻只有女人的衣物沒有屍體。後來來了一個警察說現場不是人的血是豬血。旻昊看了箱子的鞋子說和案發現場的一樣。 南瑞莉去找鄭南秀的監獄調查情況,結果發現鄭南秀並沒有出獄。於是給余志勛打了電話。
  旻昊去調查女人的下落,知情人說出了當年楊尚萬看上的女人是順愛。但是順愛20年前就去了美國。於是他打電話給余志勛。余志勛想起了葬禮上拿著白玫瑰的女人,於是要旻昊去調查出入境資料查一下。他說金順愛三天前回來了。
  隨後余志勛去了監獄找鄭南秀。鄭南秀說他已經釋懷了。余志勛說:『我了解你的心情,因為復仇的心情就像高利貸一樣,只會越累積越多。"鄭南秀說:「我有一個朋友給了我力量,我準備了一塊鉄,每當我有了復仇和自殺的年頭的時候,我就會磨鉄。」
  南睿莉在鄭南秀的監獄裡面看信件。這是監獄的人拿來了一個快遞說是緊急快遞。南睿莉打開看了正是:「那本書的第三部分。(也就是誰收到第三部分就是下一個目標)"南睿莉找到余志勛,給他看第三次謊言這本書的第三部分,余志勛說書的最後部分,最後的事情,犯人是在轉移我們的注意力。
  隨後旻昊打電話給余志勛,說金順愛改名Sara kim.三天前回來的現在在酒店。余志勛說趕快去酒店,金順愛有危險。在酒店裡金順愛講述了這件事情。原來當年殺害楊尚萬的是她,而姜教授讓她去了美國並且偽造了現場。余志勛離開前說:「金順愛,你是值得法律保護的人嗎?不過我們這段時間會保護你。我們不會因為對某個人的意見而不盡到責任。」小警察出來道歉並且說:「這些東西都是姜教授留下的痕迹,故意製造成他殺的」
旻昊找出了認識鄭南秀的一個人去調查,那個男人說他知道金三路,因為鄭南秀還讓我給他郵寄過包裹呢。南睿莉和旻昊來到快遞中心查找了快遞。看到了快遞裡面的東西。打電話給余志勛。原來鄭南秀寄給金三路的不是槍而是用鉄做的羽毛。余志勛想起了和鄭南秀的對話。來到了姜教授的辦公室看到了那個羽毛。余志勛說:「郵寄給金三路的東西怎麼會在這裡?」余志勛想明白了,哭著做在教授的椅子上說:「第一次,鄭南秀的謊言,第次金三路的謊言,第三次是做出這個選擇時候的謊言。全都是謊言。」哭著把教授的照片打到地上。(原來教授不是他殺是自殺)
  余志勛接到了姜教授留給他的遺物,那輛自行車。余志勛騎上自行車回顧了教授最後的一段路。吃面,理髮,擦鞋。在擦鞋的時候擦鞋的大叔說:「姜教授小時候就叫三路,因為他是路痴一走到三岔口就分不清楚了。」他交給了余志勛一個USB.
  視頻里,姜教授說你們看到這個就說明你們知道真相了,都誰在?我知道余志勛肯定在。知道我現在在幹什麼?我在把我的血跡噴到書上,這樣人家就會往不同的方向去找,就會認為不是自殺,判斷人有沒有罪惡的是刑法。在我的罪惡永遠被遺忘之前,我有時會忘記我是誰,要去往那裡,恐怕我自己也無法理解。我對不起你們,我教你們怎麼抓捕怪物,但我沒教你們做人,最後,姜教授說你們別原諒我,別為我悲傷。還有,余志勛,我的最後的課題,你完成了嗎?屍體死去就有新的生命來臨。不要總是想著過去。找到自己的位置。
  鄭南秀出獄了。余志勛在外面等他。 余志勛問他接下來要去哪裡,如果覺得法律對不起你我會盡能力幫你。鄭南秀說:「我想找我的朋友金三路,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怎麼就一直沒有聯繫呢?」隨後余志勛和南睿莉站在橋上看著鄭南秀和金順愛。南睿莉說:「是因為心裡有愧疚感嗎?」余志勛說:「神給人的懲罰就是愧疚感,有這份愧疚感可以讓一個壞人變成好人。」南睿莉說還是不要告訴鄭南秀他的朋友金三路其實就是當年害他入獄的姜教授吧。余志勛說:「是啊,這樣吧」南睿莉看著余志勛,余志勛轉過頭看她南睿莉趕緊避開了視線。余志勛說:「奇怪了,有愧疚感的應該是我,為什麼你總是躲著我?」南睿莉沒有回答。
  余志勛和南睿莉離開,晚上,余志勛在辦公室想起教授寫的信,南睿莉看著余志勛後轉頭。(南睿莉想起了宋慶泰的話,:如果現實不能讓他忘記,那麼就用謊言讓他忘記吧)
  余志勛隨後在監獄里見了宋慶泰。兩人沉默,余志勛隨後無言離開,說宋景泰你這樣的怪物也會有愧疚感么?
  預告:
  嫌疑人朴某事發當時被叫到這裡。嫌疑人:你叫人了吧?
目擊者看到了嫌疑犯的樣子。
毒蛇出現看到旻昊問:「小子,你在這裡幹什麼?」 旻昊說:「一年沒見了啊」
毒蛇說:「你搞什麼東西?」
余志勛說:"按這個程度,殺人方式還有疑點「
毒蛇說:「因為事發當時目擊者的證言,整的好像被冤枉了一樣。
余志勛說毒蛇:」你扣子扣錯了「余志勛說:「這個案子是為了復仇而殺人」
毒蛇說:「還是老樣子啊 呂組長。這個地區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以你的思維只能讓你更頭疼。所以現在還是老實的待著,到時間就回去」(大家也都知道剪輯是神剪輯,所以請以電視劇為準。)
第四集
本集人物
姜宗允(敏智爸) ---嫌疑人
林道戊(高利貸主)---受害人
民浩哥 ---給姜打電話的人
林民燮 ---受害人林道戊的弟弟
廣八 ---偷渡大叔
金恩珠 ---姜宗允的妻子
公路上,敏智爸接到老婆的電話,敏智爸說:「拿到我把手剁下來你才相信嗎?」小敏智接電話讓爸爸早點回家。掛了電話敏智爸還是掉頭了。
中毒者
敏智爸在賭場輸掉了很多錢。輸錢的敏智爸在雜貨鋪門口喝酒,看到一個小姑娘要吃冰激凌他拿錢給小女孩叫著敏智的名字,小女孩說:「我叫孝靜」接過錢。小女孩媽媽從屋裡出來把錢扔在地上領著小女孩離開。
  敏智爸在屋裡喝酒,用膠帶把房間封住,開了煤球爐自殺,忽然被電話叫醒,是民浩哥讓他去高利貸主家說是能給他錢。敏智爸放棄自殺,去了這個地方。
  第二天早晨兩個大嬸來到住所發現屍體並看到了緊張的敏智爸。白毒蛇在學校門口抓暴露狂,可是他抓到的是很像男生的女生。隨後,他接到電話說發生了全家被殺案件。
  毒蛇到達現場,了解了情況,他看到女主人的牙齒他說:「這是挨打了嗎?」另一個警察說:「應該是自己咬的。」家裡的錢都被拿走了,毒蛇讓小警察去敏智爸家去確認。毒蛇說:「這個姜宗允(也就是敏智爸)是特種兵出身啊。」毒蛇找到了管偷渡的捲髮大叔詢問情況,大叔問他:「你確定他會來?」毒蛇說:「對於賭博中毒者。殺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再賭了。」大叔說:「這個小子不就是當年耍你那個小子嗎?「毒蛇接到電話,小警察說在寧越客運站發現了姜宗允的手機信號。大叔立即開車去寧越,到達了客運站抓到一個人但是不是姜宗允。這個人說收了姜宗允10萬塊拿他手機來的。這時候小警察又打來電話說又在旌善發現了姜宗允。
  首爾,鄭局長非常生氣,讓黃隊長辦黃隊長說一周,余志勛說給我三天。局長說:」這個案子很棘手,是抓殺人的現行犯,而且兇手很殘忍。你因為白毒蛇么?余志勛說:」有一種痛苦,忘記了反而更痛苦。「
  毒蛇在辦公,接到偷渡大叔電話說有個人挺可疑的,讓毒蛇記一下,銀色君爵 江原DA9881毒蛇看著前面的視頻,找到個他覺得有問題的地方,下午1點22分姜宗允進去某地,四十五分才出來,毒蛇去確認那個視頻頭。
  毒蛇跟著那個人的線路走了起來,時間和他想得不同,他找附近的店家問姜宗允的行蹤。忽然,他看到某個中心裡有人出來,於是他進去問中心的人說不認識,然後毒蛇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姜宗允的通緝令,還在沙發下面找到幾捆錢。老闆說出了姜宗允讓他找殺林道戊的人。
  余志勛在法醫那裡,法醫說先殺的女兒和女主人,余志勛說那人是有順序的殺人,然後余志勛說我謝謝的話說了吧,法醫說你說了。南瑞莉去找金恩珠的線索,結果沒有人願意多說什麼。
  毒蛇回到警察局看到朴旻昊,旻昊說:「前輩,一年沒見了啊。」毒蛇說:「你怎麼在這裡?」旻昊說這個案子我們接到了,上頭指派的,在他身後門上寫著:「特殊案件專案組組長余志勛"
邂逅
  余志勛在被害人家裡看資料,看到白毒蛇出現,余志勛在看血跡的走向,他說:」這個相框是後放上去的呢?如果犯人聰明不會留下這麼多指紋,沒必要把相框拿下來吧?而且犯人殺人是有順序的先殺了女兒和夫人,這是為什麼?是讓被害人感到痛苦。這是典型的復仇殺人"毒蛇說:"你了解姜宗允嗎?當年那個人求我放過他,他說他已經是個賭徒,不想讓孩子再有一個坐牢的爸爸,結果那個人出來的第一件事情是做什麼你知道嗎?還是賭錢。「余志勛說:」前輩是覺得這家人的死是你的責任嗎?「毒蛇說:」是為了報仇,報仇是余志勛的專長,這裡有餘志勛你不知道的很多東西,所以余志勛你靜靜的來靜靜的離開好了。」
南瑞莉在金恩珠家裡,她打開衣櫥,看到裡面有很性感的紅色睡衣和紫色丁字褲,化妝台上有全套化妝品都是新的,她用了口紅和香水。南睿莉突然說:「男人?」
余志勛沒有離開現場。他看到了紅酒櫃,他問現場的紅酒瓶在哪裡,余志勛說我不要別的我要那個酒瓶的照片。余志勛接到紅酒瓶的圖片,他確認了紅酒是白馬酒庄。
  毒蛇和小警察在他白天去的那個中心外面等線索,果然老闆出來了。毒蛇和小警察跟著中心老闆到了廢棄的工廠,毒蛇跟著老闆進去,姜宗允在裡面,他讓老闆拿來了賬本。準備給老闆剩下的錢,老闆說:「不用了」然後轉身看著後面說:「民燮,就這樣吧。」後面出來了林道戊的弟弟林民燮,他拿出了尖刀。姜宗允被扎了一刀,毒蛇聽到了叫聲順著叫聲過來看到老闆匆忙出去,他讓老闆別出聲音問他姜宗允在哪裡?老闆說在裡面。毒蛇進去后,民燮倒地,姜宗允不見了。
  毒蛇在審問老闆和民燮,老闆說姜宗允要的是賬本,因為要找殺人的人就要找欠錢最多的那個人。余志勛進來問民燮:「林道戊被誰威脅過嗎?」旻昊說:「你好好想想,既然做這個就一定有仇家吧」民燮說:「我哥哥雖然做那個但是他是光明正大的人。你媽的。」,朴珉豪不怒反問說:「你媽的?我可以以妨礙公務罪告你蹲大牢,想蹲大牢嗎?」余志勛說:「現場酒是82年的白馬酒庄,看現場那個酒架不起眼,可是裡面的酒全是價值不菲。這是個奢侈的愛好吧.再那麼多酒中選這瓶來喝,是巧合還是犯人的愛好?就算眼睛被蒙蔽了,愛好是不能改變的.姜宗允在追查真兇。」毒蛇笑了,毒蛇說:「追查真兇?你說你的我還是從那些小診所找吧。」這時候,小警察跑進來說:「姜宗允來電話了說要找負責人。」余志勛接了電話,姜宗允人不是他殺的,他去的時候人已經死了,是那個小子搞的鬼,他給我打電話說的。余志勛說我們在錄音你慢慢說,姜宗允說接到電話去林道戊家,當時家裡就一個男人,他以為是主人。那個人說今天辛苦了,請坐,喝一杯。喝的就是那瓶紅酒所以杯子有他的指紋,然後姜宗允拿出了刀說這就是你要的那個東西,那人問姜宗允家裡還有誰?姜宗允說:「沒那個必要吧。」姜宗允要再喝一杯的時候,他的指紋也留在酒瓶上,他說今天是他女兒生日,當時他應該砍手,主人說你要砍也應該砍這裡(脖子)啊。「
  隨後,主人給了他錢。他說後來我在賭場等他但他怎麼也不出現,於是我就去那個地方找他。可是去那那家人就死了,他說並沒人能證明,毒蛇生氣的接過電話罵姜宗允。結果姜宗允掛了電話。小警察說找到了他的位置。警察們出動去了那個現場,
  怪物VS毒蛇
  姜宗允到了某個酒家,讓老闆娘別出聲。
  南睿莉去了解情況,是為了幫助賭博中毒者家人的救助中心,中心讓中毒者家人化濃妝穿漂亮的衣服。還要記住規則。南睿莉看到了牆上的規則想起了去金恩珠家時樓梯上面的數字。並去感受。南睿莉說:」原來他不是出軌,而是讓自己不要放棄啊。「
  姜宗允到了一個廢棄的坑洞把什麼東西放到了裡面。
  毒蛇在辦公室,說這事好像演戲,隨後他看到了視頻,他說後面那個死者的弟弟民燮不對啊,他根本不關心他哥哥的屍體,他不是要報仇。
  余志勛在林民燮的辦公室說:」罪與罰中有一段是殺人的橋段。說這個不應該在這裡吧還是全譯版「於是拿起這本書,裡面不雅的照片,旻昊說有人一月前林道戊去檢查梅毒,可是有意思的是隨後林民燮和他的妻子也去檢查。
  毒蛇去現場找線索,看到SNS標誌的音響,發現另一半是反的拿下來,裡面是保險箱,保險箱里是帳本,這個保險箱里的錢是五億,他說姜宗允是把金庫拿空了啊。隨後小警察說首爾隊已經出動了去抓林民燮.
  林民燮回家上廁所,狗叫得很異常,林民燮嫌吵,但發覺有點不對勁,回頭再看.
  余志勛和旻昊去林民燮家,空無一人。隨後林民燮從房子里出來,他被嚴重傷害,余志勛叫他堅持住毒蛇趕到過來,余志勛問是誰殺的你。林民燮斷斷續續的說:」姜......宗..「隨後咽氣。余志勛說:」姜宗允「毒蛇看著余志勛。余志勛看著毒蛇。……。
  第五集預告:林民燮被急救,毒蛇告誡余志勛這個案子里有很多隱情,還奇怪余志勛幹嘛不放棄找犯人。法醫找到線索,余志勛不理解毒蛇,毒蛇不理解余志勛。
第五集 中毒者part2
林民燮被救護車送到醫院,毒蛇說:「余組長,你被姜宗允的演技給騙了。保險柜里有5億,林民燮查姜宗允不是為了給他哥哥報仇而是為了追這筆錢。而姜宗允獨吞了這些錢,而姜宗允想獨吞這筆錢只有把唯一知道這筆錢的林民燮殺了,而那個現場先殺女兒和妻子不是因為報仇而是為了問出保險柜的密碼。我都說過了這裡有很多用頭腦無法解釋的事情。」余志勛沉默。這是小警察跑過來說有人舉報看到姜宗允了。毒蛇帶領警察小隊衝出去。
旻昊和余志勛問醫生林民燮的情況醫生說:「已經度過危險期,但是還沒有醒過來。」這時候一個護士過來給了余志勛一樣東西說是在林民燮身上找到的。余志勛打開看是一張照片,旻昊說為什麼他要拿著這個照片。余志勛說如果林民燮知道姜宗允不是殺人者的話那殺人者一定會在這張照片里找到。這時候法醫給余志勛打電話,余志勛趕去法醫那裡讓旻昊去追查照片上的人。
  法醫交給余志勛一把鑰匙說:「這是在女死者的內臟找到的,她也就是吞這個的時候把牙齒咬碎了。她是想留下犯罪嫌疑人的痕迹。鑰匙上並沒有指紋因為她吞的時候垂死掙扎所以殘留的很少。但是還是檢驗出了福爾馬林的成分。」余志勛說:「福爾馬林,不是毒物嗎?」法醫說:「是,但是稀釋后可以用來消毒,比如手術室之類的地方。」余志勛說:「這把鑰匙怎麼樣也不和賭博中毒者還有暴力分子聯繫在一起。」
  毒蛇去之前姜宗允拿刀挾持的那個女老闆的店裡調查,得知姜宗允在老闆娘這裡打了很多電話,最後接到一個電話就出去了。毒蛇說姜宗允真的是在找犯人。他讓手下留下一一調查那些電話號碼。毒蛇去找別的線索。
  毒蛇去澡堂找金羽尾女士(就是第一季第一集裡面出現的借高利貸給徐恩菲哥哥的那個女的。)金女士餓的肚子咕咕叫,毒蛇帶她去吃飯問她:「你心在連飯都吃不上了嗎?」金女士說:「人么,總有個起落的。」然後毒蛇問她知道林道戊嗎?金女士說:「知道,你知道林道戊的外號是什麼嗎?是豬。」金女士說林道戊之所以那麼厲害是因為有林民燮這麼一個弟弟。林民燮可狠了。
  旻昊在林民燮的電腦里找到了一個叫PIG的文件夾。旻昊給余志勛打電話說:「林道戊和弟弟姦汙了很多女人,並拍下了照片。」
  南瑞莉在警局調查失蹤的姜宗允的妻子和孩子突然發現有個小女孩脖子上帶有和照片上的姜宗允女兒一樣的項鏈。
  余志勛找到照片上的另一個女人景賢淑家裡,問起了這件事情。景賢淑說照片中另一個女人叫洪貞琳。她說怎麼看洪貞琳都不像是能來那種地方的女人,很文靜。她說到林道戊那裡去借錢看到的洪貞琳她去借錢但是在那個地方女人去借錢那些豬們就要上床。並拍照片。洪貞琳開始拒絕可是後來還是回來了。於是被林道戊強姦並拍了照片。再見到洪貞琳就是在賭場的衛生間洪貞琳在嘔吐並問她借錢說要還那些人利息。最後一次見洪貞琳是她老公去給她還高利貸並把她接走。後來聽說她在精神病院自殺了、然後余志勛說:「她老公是做什麼的?」景賢淑說:「是個醫生。」
  毒蛇接到電話,手下說姜宗允最後通話的號碼找到了,地址給毒蛇。
南瑞莉追著小敏智脖子上的追蹤器來到某個路口,余志勛和旻昊在路口看到了南睿莉.余志勛問南瑞莉你不是在找姜宗允老婆的資料么,南瑞莉說是但是顯示這裡是最後出現的地方。余志勛看了一眼四周發現了李善號診所於是跑了過去。三人到了樓上余志勛用法醫給他的鑰匙開開了門。進去后是個手術室,旻昊在手術室的垃圾桶里發現了帶血的衣服和手套。余志勛進了裡面的院長辦公室卻發現毒蛇在裡面。毒蛇認定這件事情是姜宗允做的,可是余志勛不那麼認為,余志勛說毒蛇為什麼這樣。毒蛇說:「一年前我也認為我了解某人,可是我還是不了解。所以我們各走各的路吧。」
  毒蛇的錢包里還放著四人的照片,毒蛇撫摸著照片上的余志勛。小警察說姜宗允在網吧,但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NALICOM裡面找個人。後來毒蛇說NALICOM不就是以前姜宗允工作的保安公司。然後毒蛇他們衝出去。毒蛇到了一個手機店,店主說姜宗允找他沒有別的事情就是讓我給他做了個電話。毒蛇說你幫助犯人逃跑還提供信息,你可以坐牢了。後來這個人說別你讓我做什麼都行。毒蛇說這麼好的技術白瞎了,那你就給我做一個複製手機。複製姜宗允那部。
  余志勛查到了李善浩的租車記錄並找到了被遺棄的車輛,旻昊說這個車開了40公里,余志勛說從租車行到這隻有20公里,那20公里去哪裡了。余志勛看到車胎上有泥問了一下。說讓旻昊在方圓20公里找牲口棚.
  南瑞莉在看李善浩的照片,她不明白為什麼李善浩要選擇姜宗允幫他殺人。隨後南睿莉看到電腦里的一張照片她匆匆的跑到姜宗允家找到相冊發現了一張背景一樣的照片,她核對了一下日期也是一樣的。她在姜宗允家那張照片後面看到了一條留言上面寫的就是遇到你們很開心,因為你的介紹我太太剛去就贏了一筆她很開心。署名是李善浩。於是南睿莉給余志勛打電話說她知道為什麼李善浩選擇姜宗允了。因為姜宗允就是領李善浩的妻子洪貞琳到賭場的人。
  姜宗允到了一座樓的樓頂,接到電話,問李善浩在哪裡,問妻子和女兒在哪裡?他聽到電話那邊傳來的撞擊聲他來到樓頂看樓下,發現了一輛可疑的聲音,他就小心翼翼的下樓朝那輛車跑去。可是還沒到地方那輛車就開走了,但是和前面的車差點裝上姜宗允就往前跑追那車可是這時候毒蛇在後面追他。毒蛇跑到鐵路上追姜宗允,他抓住姜宗允可是被姜宗允用石頭打了。。
南睿莉在醫院,聽說洪貞琳懷孕了。但胎兒感染了梅毒。她丈夫曾經說不介意,你在我身邊就好,洪貞琳說很想在這裡解脫然後她跳樓。南睿莉想象當時的情景
  某個秘密住所,李善浩綁架了姜宗允的妻子和女兒。姜宗允的太太說:「我們有錯就找我們,求你放了孩子吧。」李善浩冷笑。裝了攝像機在房間。
  南瑞莉去了姜姜宗允家離開的時候發現樓梯下面有塊磚南睿莉拿開看到上面寫著13.南睿莉說那個條例只有12條啊。
  毒蛇在車上趕往浦項,接到電話余志勛電話,余志勛說需要毒蛇的幫助,毒蛇說我接到電話,能抓到姜宗允,余志勛說萬一是假消息呢,姜宗允的老婆孩子也會被殺的。姜氏是去救家人余志勛說:「一年前的事情我道歉,我不該那樣對待隊員們,雖然晚了我道歉,你說過你理解我的。幫我不行嗎?」毒蛇聽的眼淚都在眼眶裡。掛斷電話毒蛇說我們繼續去目的地。回憶山莊,李善浩在喝紅酒。姜宗允想到原來那個地方就是以前兩對夫妻見面的地方。
毒蛇想起一年前說自己理解余志勛,但余志勛說你真的理解么,我自己都不理解。
  車停了,毒蛇讓手下下車到後面的車上去繼續去浦項自己開著車走了。
  余志勛帶人到處找敏智。余志勛在地上找到敏智的鞋子,確認是在這房子里。姜宗允找到了回憶山莊。李善浩說:「沒有拿錢直接走嗎?」
  余志勛和旻昊找到了敏智媽媽和敏智。可是兩個人已經一動不動,旻昊大叫。
  回憶山莊李善浩說:「晚了,一切都晚了。」把鏡頭轉過去給姜宗允看他妻子和女兒躺在那裡不動。姜宗允大叫的拿到刺向了李善浩。姜宗允坐在地上痛苦,毒蛇趕到看到這樣的場景看了一眼鏡頭。他看著姜宗允。明白余志勛是對的。一會兒他看到鏡頭裡面敏智坐了起來。他激動的叫姜宗允看。
  現場的敏智媽媽和敏智都醒了被余志勛他們救下。回憶山莊李善浩看著姜宗允說:「第十三條,要看著女兒上大學。」說完就暈了過去。
  南瑞莉在問訊室,敏智媽媽說李善浩問我怎麼有第十三條,敏智媽媽說做到了12階段她知道姜宗允不會回來的。但是我們約定過要在一起,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等他,不會放棄他。李善浩聽完這些話走到外面堵著嘴哭了。
  余志勛說李善浩只是給敏智她們注射了安眠藥,他看到李善浩口袋裡的毒藥都開封了可是在最後關頭,李善浩換了葯,給了姜宗允最後的機會,賭博中毒者也有愛的權利。
  余志勛在詢問室說姜宗允:「你會被量刑,但是你殺人肯定是要受罰。但是和你後面漫長的路比起來這不算什麼。這段過了接下來的人生你自己選擇。李善浩給了你機會。」
  毒蛇在外面,看到姜宗允出來說:「姜宗允你變了,為了家人你沒拿錢自己逃跑。姜宗允說:」不是的,我還是想著那些錢,如果不是惦記著錢不會在回去」
  姜氏看到了敏智和老婆,敏智說:「爸爸你又要出去么?」姜宗允說:「嗯,不過這次爸爸保證一定會回來的。」敏智說:「約定」
  毒蛇看著姜宗允被帶走,在樓梯拐角遇到余志勛,旻昊和南睿莉到下面南睿莉說:「又要吵嗎?」旻昊搖搖頭。余志勛問:「你怎麼調轉車頭了?」,毒蛇說:「我討厭後悔,」余志勛說:「不是為了我調轉車頭的么。」兩人互相看著對方笑了。毒蛇說:「余組長,最近過的好嗎?」余志勛說:「誰知道呢。」然後下樓說:「事件結束,咱們準備撤了.」毒蛇在樓上,旻昊說:「快下來吧。」然後使勁扭頭使眼色。毒蛇慢慢走下了樓梯。
  回首爾的車上,余志勛載著南瑞莉,兩人默默無言。南瑞莉問李善浩為什麼停止了報復?余志勛說誰知道。是累了吧。
  預告:莫迪利亞尼的女人.毒蛇回歸。她的憎惡叫做殺人。同一天同一時間裡,有兩樁殺人事件,還有留下的兩個女人。沒有關聯性的殺人事件之間的維繫點是一個影子人物。完美的證言里隱藏著的迷是什麼呢?
第6集
在荒郊里,一對登山的情侶發現了一具女屍,女屍與兩個月前的一件案子的手法是一樣的。從屍體發現多處疑點,並且發現屍體的地方不是殺人現場。南睿麗為了調查,來到了女死者趙秀英的家裡。在趙秀英的房間,了解到,女死者是有潔癖的...在案發現場的三人,發現女死者的手之所以會被綁在前,兇手割掉綁在腳上的繩子是為了讓被害者在極度的恐懼中,享受殺人的樂趣,將這個當作狩獵。知道了案件過程,但是被放在案發第一現場的傀儡卻依舊是一個迷團。但是還有一個疑團,為什麼要讓屍體被發現,為什麼要留下傀儡、聖經語句、破壞屍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