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人間

標籤: 暫無標籤

1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烽火人間

中文名稱:烽火人間


  英文名稱:Official Story


  別名:官方說法,Official History(1985),Official Story(1985USA),Official Version(1985)


  資源類型:DVDRip


  發行時間:1985年04月03日


  電影導演:Luis Puenzo


  電影演員:Héctor Alterio .... Roberto


  Norma Aleandro .... Alicia


  Chunchuna Villafañe .... Ana


  Hugo Arana .... Enrique


  Guillermo Battaglia .... Jose


  Chela Ruíz .... Sara


  Patricio Contreras .... Benitez


  María Luisa Robledo .... Nata


  地區:阿根廷


  語言:西班牙語


  上 映: 1985年04月03日 ( 阿根廷 )


  地 區: 阿根廷 ( 拍攝地 )


  對 白: 西班牙語


  顏 色: 彩色


  聲 音: Dolby


  時 長: 112 分鐘


  類 型: 劇情


  分 級: 智利:18 西德:18 義大利:VM18 法國:-12 美國:R 阿根廷:18 加拿大:R 荷蘭:18


  獲獎:


  1986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1986年柏林影展新電影論壇特別獎


  1985年戛納電影節最佳女演員 天主教人道主義精神獎


  1986年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


  1985年洛杉機影評人協會最佳外語片


  劇情介紹:


  故事背景發生在1983年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掌權8年已久的魏地拉政權倒台。


  阿利西亞是 一名高中歷史老師,也是一名稱職的家庭主婦。她的丈夫羅伯特是一位成功的律師,他們收養了一個5歲的小女孩。然而就是因為這個小女孩竟完全地改變了阿利西亞的信念和生活軌道,可怕的悲劇即將上演……


  《《官方說法》與人民記憶》


  歷史,這符號演繹系統下的產物,是能指(Signifier)與所指(Signified)互相指涉交流的知識生產過程,而這signification的過程會因不同世代的統治者而指涉出不同的結果。簡而言之,歷史就如傅柯(Michel Foucault)所形容,是一種(政治)「事件」(Event)創造出一部斷裂史所累積而來的知識結構。誰掌握了權力(Power),誰就是歷史的書寫者,意義的生產者,而在當權者所掌控意義的生產過程中,勢必是經過監督、檢查、過濾、打壓或消毀其他意義詮釋才得以流通並再生產知識植入貫輸於普羅眾生,以確保其政權優勢地位。透過教育師生結構,家庭親子結構,法律/社會制度與個人關係...等,官方歷史神話得以被世代流傳,個人得以被召喚為一主體。所幸,那些被打入潛意識不可言說的歷史禁忌與那些被消音被壓迫的弱勢族群得以透過片繼不連續的人民記憶(影像、文字、口述、回憶...等等)來抗拒國家機器的宰制(扺制意識型態收編)成為那一件又一件的去中心化的社會事件,揭發大敘述的假象和統治者的不義。在阿根廷導演路易斯、普恩佐(Luis Puenzo)所導的《官方說法》(The Official Story)中,指出了「正典」歷史的盲點,經由一位中產階級知識分子(歷史老師)的良知覺醒內爆出了那些白色恐怖政治下不為人知(政府刻意隱瞞)的政治受難者及其孩子的不幸遭遇。


  《官》片一開始,閱聽人便看到由象徵國家權力體制共犯的歷史老師(阿莉西婭)和其學生的一場衝突。老師對歷史的詮釋完全根據國家教科書,相信書本上所說的一切而遭受一位學生質疑:「你相信課本上所說的嗎?歷史是殺人兇手所編的」。當然,身為一個國家意識型態傳播機器一環的歷史老師聽到學生如此危言聳聽的話,並沒有馬上有所覺醒,反而義正詞嚴的把學生趕出教室(神聖的學術殿堂是不容許異端邪說)以捍衛自己的權力地位、歷史無異議的「正確性」與「正當性」。同時在教室外街頭上,來自阿根廷各地的政治蒙難者及其親屬正舉行一場遊行抗議政府當年對於女性政治異議份子的迫害,這些遊行者對於即得利益者歷史老師而言是麻木不仁沒啥感覺,在其唯利是圖的丈夫眼裏,這些人更是不事生產拖累國家經濟的壞份子。直到多年同窗好友對阿莉西婭酒後訴說自己當年在服政治獄中被調查員集體輪姦的創傷以及其他政治犯所遭受的血腥恐怖殘害(包括有許許多多政治壞份子的離奇失蹤、懷孕的婦女被強制剖腹生產,倖存的小孩被秘密的送給各地中上階級無小孩的家庭收養...等等)。事後阿莉西婭才逐慚意識到自己的無知與罪惡感,開始四處去探詢自己收養養女的身世,質疑丈夫是否以金錢交易養女。在她一步一步追尋養女身世時,也在慢慢的凸顯阿根廷國家政府的殘酷、解構歷史真理、挖解自身所處的社會中產地位的假仁假義,整個找尋真象抽絲剝繭的過程令人觸目驚心,也警覺到中產階級身份的閱聽觀眾可能也有形無形的在壓迫某一弱勢族群而不自知。


  傅柯提到:「在那裡有真的的鬥爭在進行著,爭奪什麼?爭奪的是我們可大略地稱之為人民記憶。」人民記憶是抗爭的所在,沒有了記憶,就沒有了抗爭了,當權者會竭盡所能來控制人民記憶以鞏固政局。是故,有自覺性的人民不應該遺忘記憶,檢視一切所有不明自辨放諸四海皆準的歷史/真理/價值,永遠站在邊緣去中心,當個Edward Said所說的業餘者,而不是由知識暴力所建構出來的權力執行者/專業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