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夫謠

標籤: 暫無標籤

3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唐朝王建的《水夫謠》是一首七言律詩,以水邊縴夫的生活為描寫對象,通過一個縴夫的內心獨白,寫出了水上服役不堪忍受的痛苦,對當時不合理的勞役制度進行了控訴,寫得很有層次。本文作者王建,唐代詩人。字仲初,潁川(今河南許昌)人,享年約六十七歲。家貧,「從軍走馬十三年」,居鄉則「終日憂衣食」,四十歲以後,「白髮初為吏」,沉淪於下僚,任縣丞、司馬之類,世稱王司馬。

水夫謠 -介紹
【年代】:唐
【作者】:王建——《水夫謠》
 
  苦哉生長當驛邊,官家使我牽驛船。
  辛苦日多樂日少,水宿沙行如海鳥。
  逆風上水萬斛重,前驛迢迢后淼淼。
  半夜緣堤雪和雨,受他驅遣還復去。
  夜寒衣濕披短蓑,臆穿足裂忍痛何!
  到明辛苦無處說,齊聲騰踏牽船歌。
  一間茅屋何所值,父母之鄉去不得。
    我願此水作平田,長使水夫不怨天。

水夫謠 -賞析

 
  本篇以水邊縴夫的生活為描寫對象,通過一個縴夫的內心獨白,寫出了水上服役不堪忍受的痛苦,對當時不合理的勞役制度進行了控訴,寫得很有層次。
 
  「苦哉生長當驛邊」,詩一開始就用「苦哉」二字領起全篇,定下了全詩感情的基調。水夫脫口發出這一聲嗟嘆,說明他內心的悲苦是難以抑制的。這強烈的感情,緊緊地抓住了讀者的心靈。「官家使我牽驛船」,點出了使水夫痛苦的原因。古代官設的交通驛站有水陸兩種,住在水邊,要為水驛牽船服役。「官家使我」說明水夫拖船是被迫的。這兩句是總敘生長水邊為驛站服役的痛苦心情。緊接著,詩人從「辛苦日多樂日少」至「齊聲騰踏牽船歌」,用一大段文字,讓水夫具體述說他牽船生活的痛苦。「辛苦日多樂日少,水宿沙行如海鳥」,較前描寫進了一步,用了一個比喻。把人比作海鳥,說縴夫的生活象海鳥一樣夜宿水船,日行沙上,過著完全非人的生活。然後詩人用細膩的筆墨,具體描寫縴夫從日到夜、又由夜到明的牽船生活。先寫白天牽船的艱難。前一句,頂風一層,逆水一層,船重一層,備述行船條件的困難;行船如此難,而前面的驛站是那樣的遙遠,水波茫茫無邊無際,縴夫的苦難日子似乎走不到盡頭。后寫黑夜牽船的痛苦。詩人寫一個雨雪交加的寒夜,縴夫們披著短蓑,纖繩磨破了胸口,凍裂了雙腳,一切痛苦,他們都無可奈何地忍受著。一夜掙扎,沒有絲毫報酬,而是「到明辛苦無處說」,在兇殘的官家面前,縴夫能夠說什麼呢?只好把滿腔憤懣積鬱在心裡,「齊聲騰踏牽船歌」,用歌聲發泄內心的怨憤不平,用歌聲協調彼此的動作,在睏乏疲憊之中,他們又舉步向前了。
 
  那麼縴夫們為什麼不逃離這苦難的深淵呢?「一間茅屋何所值,父母之鄉去不得」。縴夫的全部財產只有一間茅屋,本不值得留戀,可故鄉卻又捨不得離開。即使逃離水鄉,他們的處境也不會好。「田家衣食無厚薄,不見縣門身即樂!」(《田家行》)沒有了水上徭役,還會有陸上的徭役和租賦,田家遭受著官府同樣的剝削和壓迫。在無可奈何的境況下,縴夫只得把改變困境的希望寄托在這樣的幻想中:「我願此水作平田,長使水夫不怨天。」水變平田當然不現實,這樣,他們的痛苦實際上就是無法解除的。
 
  詩對縴夫的心理描寫細緻而有層次,由嗟嘆到哀怨,到憤恨,又到無可奈何,把其內心世界揭示得淋漓盡致。配合水夫思想感情的變化,詩歌不斷變換韻腳,使人覺得水夫傾訴的哀愁怨憤是如此之多。由於充分揭示人物心理,水夫形象也具有一定的典型性。詩人寫的是一個水夫的自述,反映的卻是整個水鄉人民的痛苦生活。詩歌的語言既具有民歌通俗流利的特點,又具有文人作品凝鍊精警的特點,頗有特色。不用驚人之筆,不用華美之詞,詩人從看似平淡的細細描繪中表現真情,捕捉詩情。初讀似覺平淡無奇,反覆讀之,便覺回味盈頰。正如王安石所說:「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