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毒蜥:有毒的蜥蜴,包括北美洲的兩種毒蜥,即美國西南部到墨西哥西北部的鈍尾毒蜥(Heloderma suspectum)和分佈於墨西哥到瓜地馬拉太平洋沿岸的珠毒蜥(Heloderma horridum),它們是現存僅有的有毒蜥蜴,與毒蛇不同,毒蜥的毒牙不是在上頜而是在下頜。珠毒蜥體長可達1米,生活於熱帶落葉林或灌叢地帶,鈍尾毒蜥體型幾乎要小一半,生活於荒漠和乾草原。毒蜥都是行動緩慢的肉食動物,主要食洞穴中的幼鼠,也食鳥蛋等其它多種食物。

Basilisk(毒蜥、雞蛇)

  毒蜥同龍、獨角獸、巨人一樣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一種怪物,曾經出現在大量史料之中。

  「Basilisk」這個單詞來自希臘語「Basiliskos」,意思是「小國王」。最先對這種怪物作詳細描述的是古羅馬科

毒蜥毒蜥
學家普林尼,他的著作《自然史》收錄了古代關於毒蜥的60多處記載(大多源自古希臘),其中第13卷的描述比較細緻,普林尼先是介紹了另一種可以用目光殺人的怪物卡托布萊帕斯(見Catoblepas),然後才開始介紹毒蜥:「……毒蜥擁有相同的能力,它產於昔蘭尼加省(註:古利比亞東北臨地中海的地區,公元前7世紀為希臘人統治,公元前1世紀成為羅馬的一個省),長約12 英寸,頭部有亮白色斑點,像皇冠。它在面對其它蛇類時毫不懼怕,會發出嘶嘶的威脅聲以嚇退來敵。它不像蛇那樣蜿蜒而行,而是隆起身體中部前行。毒蜥不但可以通過接觸還可以通過氣息殺死或燒焦草木、擊碎岩石,對於其它動物它同樣毫不手軟,曾經有人騎在馬背上 用長矛刺殺了一隻毒蜥,結果毒素很快沿著長矛傳染到那個人的身上,而它的馬最後也倒地身亡。儘管這種生物非常致命,但許多國王還是希望能在它死後得到它的標本。毒蜥的毒液是自然界中最毒的一種東西。」

廣告

  古希臘人之所以用「國王」來命名毒蜥,原因大約有三:一、它們的頭部有白色斑點,像皇冠一樣;二、古埃及學者赫拉波羅在他的著作中曾經記載:「希臘人稱之為『Basilisk』的生物在埃及被稱為『Quraion』,埃及人用金子鑄造這種生物的樣 子,並放在神的頭頂」,顯而易見,毒蜥在古埃及人的眼中是神聖和高貴的象徵,在人面獅身像的額頭上就雕有一條類似眼鏡蛇的標記;三、毒蜥通常出沒於沙漠之中,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喜歡居住在沙漠里,而是因為它的目光和氣息具有如此大的破壞力,以至於它所居住的 地方難逃沙化的厄運,因此「毒蜥」成為「暴君」的代名詞,希臘語「Basileus」的意思是「異邦的國王」,「Basiliskos」的意思是「小暴君」,這些詞都含有貶義。因不恰當的行為而導致惡果的故事中也常出現毒蜥的形象,例如莎士比亞的《麥克白》和《荷馬史詩》。

廣告

  許多人認為毒蜥實際上是埃及眼鏡蛇,它們的頭部有白色斑點,而且劇毒無比,可以噴射毒液致人死地,而且在攻擊前會把頭高高仰起,這些特徵經過人們的傳言而被大大誇大。據說毒蜥的皮可以驅走蛇和蜘蛛,在阿波羅(太陽神)神廟和黛安娜(月神和狩獵女神 )神廟的門口曾經掛有毒蜥的皮,用於驅走蛇、蜘蛛以及黑暗的生命。文藝復興時期的鍊金術中記載說用毒蜥的灰摩擦銀子可以點銀為金。

毒蜥毒蜥
  希臘神話中曾經提到毒蜥來自蛇髮女妖美杜莎的鮮血,美杜莎被珀爾修斯殺死後它的鮮血落在人間成為毒蜥,因此毒蜥可以用目光殺人。殺死毒蜥的方法有三種:一、像珀爾修斯那樣使用鏡子;二、根據公元前3世紀時的記載,黃鼠狼是毒蜥的天敵,把毒蜥丟入黃鼠狼的洞里,黃鼠狼會用臭氣將毒蜥熏死;三、根據克勞迪亞斯•艾伊連在《動物習性》(公元1世紀)中的記載,公雞的叫聲可以殺死毒蜥,這是人們第一次將公雞與毒蜥聯繫在一起。此後關於毒蜥的傳說開始漸漸發生了變化。

廣告

  在羅馬帝國毀滅之後,傳說中的毒蜥已不再是一種劇毒的蛇,勞倫斯•布萊納曾經解釋過這一變遷:「羅馬帝國崩潰后,歐洲與非洲之間無法再保持經常的聯繫,在隨後的幾個世紀里,這片大陸上的傳說變得越來越離譜,中世紀時期的歐洲人開始把毒蜥想象成一種 渾身長滿羽毛的怪物。」此時的毒蜥開始「本土化」,由非洲特產變為一種隨處可見的生物,據說英格蘭曾經遍布毒蜥。

  傳說中毒蜥的產生很特別,最早的記載出現在《舊約聖經》的「以賽亞書」中:「他們敲碎蝰蛇的蛋,編織蜘蛛的網。吞下蛋的人在擊碎風之卵后將在裡面發現一條毒蜥。」此後的聖經著作中也有不少記載,但都不一致,甚至會出現相反的情況。現在廣為人知的關 於毒蜥誕生的傳說出現在亞歷山大•奈卡姆寫於公元12世紀80年代的一本書中,不過並未收入「毒蜥」而是歸在了「公雞」這一節里,它是由蟾蜍孵化而成的,上半身為雞,下半身為蛇,「它的蛋必須生在天狼星的日子裡,受精於7歲的公雞。這種蛋很容易辨認:它並 非普通的卵形,而是球形,沒有外殼,而是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皮。而且這個蛋必須由蟾蜍孵化,這樣就會孵化出這種劇毒無比的怪物——一條擁有蟾蜍和公雞的特性的蛇。」

  與此同時,「Cockatrice」(雞蛇)這一稱呼開始等同於「Basilisk」,在中世紀時期的繪畫、紋章、雕刻、建築(作為教堂的裝飾物)中大量出現,它擁有公雞的頭和腿,蛇的尾巴,身體像鳥,但卻沒有覆蓋羽毛,而是覆蓋著蛇的鱗片。有趣 的是,儘管雞蛇大量出現在藝術品之中,但關於它的故事卻少之又少,也許是因為它用目光殺人的威力太過強大,無法在文學作品中找到合適的地位(美杜莎也只是用目光把人變成石頭)。在現代的奇幻小說中可以找到一些關於雞蛇的內容,史克威爾公司的經典遊戲《最終幻想》系列里也有它的蹤跡。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