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片

標籤: 暫無標籤

271

更新時間: 2013-10-11

廣告

又稱武打片、功夫片、武術片,是電影和電視劇藝術中的重要品種。

  中國電影的一種獨特類型,精神氣質源於中國春秋時期的俠義精神,脫胎於武俠小說。
  先秦之後,以武術和俠客為主角的小說逐漸興起,至唐代,形成第一個高潮。當時的《紅線》、《聶隱娘》等等,皆已有武俠小說的影子,但還未全面成熟。到了明代,《七俠五義》、《英雄兒女傳》等等開始流行,此時的武俠已經擺脫了唐代武俠中俠客依附政治、並為政治效力的窠臼,呈現出「遊歷於江湖、行俠於社會」並與政治對抗的角色特徵,這種精神和春秋時期的「俠客」相吻合。到了明末清初,武俠小說已經在社會上廣泛流行,並取得了大眾的認可,成為一種成熟的文學形式。
  電影傳入中國以後,以武俠和武俠精神為題材的小說、戲劇開始慢慢與其融合。第一部中國武俠電影,是1925年拍攝的《女俠李飛飛》。該片由邵醉翁(邵逸夫大哥)執導,林雍容,粉菊花, 吳素聲主演。講述了一個女俠憑藉武功成他人愛情之美的故事。影片雖已有後世武俠電影的雛形和精神氣質,但未脫胎傳統戲曲故事結構,結尾亦落入俗套,故未有太大影響。真正使武俠電影進入世人視線並取得巨大成功的,是1928年,由明星電影公司出品、張石川執導的《火燒紅蓮寺》。
  該片根據「平江不肖生」的武俠小說《江湖奇俠傳》改編,是第一部根據原版武俠小說改編的電影。影響力巨大,觀者如潮,製片公司賺盡了票房和口碑。此後,續集連拍,一共拍攝了十八部,創下中國電影史上續集最多的單片電影。
  武俠電影,作為中國一種獨特的電影類型,開始進入中國電影史。
  發展史
  從30年代開始,因為《火燒紅蓮寺》的火熱,中國開始出現了無數奇奇怪怪的武俠片,這些武俠片良莠不齊,大多取材於稗官野史,或追求新奇,或熱衷舊思想,文化質量不高,技術水準也沒有突破。1937年後,全面抗日中斷了武俠電影。
  一直到了60年代,中國武俠片在題材和拍攝風格與技術兩方面,都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邵氏從五十年代開始拍攝武俠電影,但不受歡迎,只好與「黃梅調」結合。此時的武俠片仍舊根植於傳統戲曲中,在服飾、台詞、劇情等等方面保留了較大的戲曲痕迹。
  1965年,邵氏公司老闆邵逸夫對泛濫老套的武打片厭煩,決心要拍攝新類型的武打片,幾經嘗試,張徹在1967年拍攝傳世之作《獨臂刀》,成為第一部票房超過百萬的影片,張徹獲得「百萬導演」的名號。這部影片奠定了張徹在影壇的重要地位,被人稱為新派武俠電影。張徹的電影中,男性演員才真正有主角的地位;之前的黃梅派作品,男性演員在其中只是陪襯。張徹的電影中,男主角是性格剛烈的俠客,個性獨立,有自己的為人處事的標準,看重男人間的情義,兒女情長是陪襯。
  新派武俠擺脫了老派武俠的套路,在技術上也有了巨大的嘗試和突破,一些風格化和接近生活化的人物裝扮及審美情趣開始呈現,但,真正引起巨大轟動、標誌武俠電影成熟起來的是,1971年由台灣導演胡金銓拍攝的《俠女》。
  這部改編自《聊齋》的中國武俠電影扛鼎之作以其跌宕起伏的情節、冷靜懸疑的氣氛、熟練精準的技巧和滲透其中的禪思哲理而受到了如潮好評,一舉奪得了當年戛納電影節技術大獎,將中國武俠電影在世界範圍內推向了頂峰,這是中國武俠片第一次在國際電影節上獲獎,它標誌著武俠片這種類型正式獲得世界承認並載入世界電影史
  該片在畫面和劇本兩方面確實頗有新意,導演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解程度鑄就了它的成功。竹林、斗笠俠客、政治迫害、輕功、射箭、野外拍攝等等影響後世巨大的武俠元素,皆由此片獨創。而源於道家的山水情趣和政治冷淡,深刻契合中國長久農業社會的思想根源。尤其是該片女主角——徐楓(現台灣湯臣集團總裁)扮演的女俠,輕靈颯爽,扮相利落,幾乎成為後世所有女俠的定格。而她飛身上樹時,驚人的一剪(剪輯特技),艷驚四座,被冠以「中國武俠第一刀」的美譽,在70年代影響力巨大。後來崛起的徐克、程小東等人,皆受此片巨大影響。
  至此,中國武俠已經全面成熟起來。
  此時,一種新的電影形式開始凸現,並最終於武俠片分道揚鑣:功夫片
  武俠片與功夫片的區別比較微妙,後者雖然脫胎於前者,但較偏重武俠的動作元素本身,在動作設計和審美上講究「實實在在」,不使用或較少使用特技。同時,功夫片著眼於打鬥本身,在文化內涵和藝術情操上,略次於武俠電影。武俠片更注重「俠義精神」和情懷。1983年,香港拍攝、李連杰主演的《少林寺》,就屬於功夫片
  八十年代末,香港新浪潮電影崛起,一批新人開始嶄露頭角,譚家明、王家衛、張曼玉以及後來出現的四大天王。其時,邵氏電影停拍,香港電影呈現巨大市場空間。在這種背景下,以徐克、程小東等海歸派帶來的年輕創作活力和視野,開始掀起武俠電影的第三個高潮。
  1992年,程小東取材於金庸的武俠小說《笑傲江湖》拍攝了同名電影,他大膽取捨劇情,創新動作和敘事技巧,在剪輯方式和拍攝手段上都有了巨大突破。威亞技術的成熟與飄逸審美的運用,共同構成了這部電影的審美情趣,在這裡,金庸描寫的劍氣、輕身術等等都有了極為完美的視覺展現。而由黃沾作詞的「笑傲江湖」也傳唱一時,並在二十年後的今天依舊被人津津樂道。
  該片完全延續了《俠女》的拍攝風格,主打元素依舊是竹林、斗笠俠客、陰謀等等,徐克事後說明他確實是向胡金銓學習了,而該片動作的方向所指:俠義精神中的超然脫俗與世外情結,第一次將武俠片的精神內涵做到了極致!!
  此後,程小東再接再厲,又拍攝了續集《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這部電影引發的爭議和觀影狂潮更加超過前者,大陸港澳台幾乎萬人空巷。電影中,不僅兵器能殺人,飛花、落葉、針線、鐵鉤甚至徒手都能致人非命。而林青霞裝扮的東方不敗,則成為了新派武俠人物形象的一個巨大突破。
  在該片中,林青霞扮演不男不女的東方不敗,因為修鍊葵花寶典而揮刀自宮。徐克和程小東第一次吸收了黑澤明電影中的日本幕府時代風情,將和服扮裝與林青霞的美麗氣質結合得無與倫比,而林青霞近乎完美的表演水準,則成為「東方不敗」標誌性形象。
  以這部電影為準,香港和大陸都第三次興起了武俠片的狂潮,拍攝了諸如:《六指琴魔》、《天山童姥》等一系列武俠片,並在海外也取得了巨大的票房。
  此後數年間,武俠片漸漸式微,無限制地複製類型導致觀眾視覺疲勞,而票房左右的市場因素也剋制了投資人的拍攝慾望,九十年代末,幾乎沒有人再拍攝武俠電影。
  2000年,一部橫空出世的武俠電影,再度引發了這個類型片,那就是李安執導的《卧虎藏龍》。這部由香港安樂影業投資、根據王度廬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第一次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這是迄今為止,華人投資、華人執導的華語電影唯一一次在奧斯卡獲得最佳外語片,這部電影也給武俠片注入了雞血針。
  該片從元素、拍攝手法等等上並無巨大的突破,但,在導演水準、鏡頭設計、剪輯、服裝、畫面節奏等等方面,一反程小東徐克模式,採用了「劍走輕靈」的審美,其中,章子怡扮演的「玉嬌龍」形象轟動一時,而李安的導演水準也得到了空前肯定。
  九十年代以來,隨著《東方不敗》中和服的引入,華語武俠片越來越脫離本土文化,種種莫名其妙的風格、裝扮等視覺設計,強行扯入西洋元素,為討好當時興起的美國大片觀眾。徐克拍攝的《斷刀客》等等電影,完全把武俠與美國西部片結合起來。莫名其妙的大漠風情、奇奇怪怪的盔甲裝扮、所謂的玄幻風格等等,割離了武俠片與中國農業社會的關係,歪曲了武俠片的文化內涵。加上此時香港的漫畫風,更加加劇了這種不嚴肅的「創新」。
  在這種情況下,李安大膽回源,重新將武俠片定義為農業社會風情(實際上,中國古代的沙漠哪裡有俠客?俠客必然伴隨著社會和江湖,甚至美女),雖然在該片中仍舊有一段沙漠戲,但從歷史和情節上都予以了磨平,幾乎看不出痕迹。影片重要的仍舊是青山綠水、斷橋小樓式的純中國風情。
  該片大俠扮演者:周潤發,他扮演李慕白,其寫意大度的動作設計所蘊藏的「大俠」意味,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出現了。而玉嬌龍和俞秀蓮在屋頂上橫飛的一段輕功,則看得觀眾目瞪口呆,尤其是美國觀眾,華盛頓郵報甚至貼出頭版評論:公然抗拒地球引力!
  此片幾乎所有的元素都源於中國傳統的道家學說,包括「氣」、「穴位」、「輕功」等等,而原小說也是民國早期撰寫的,電影基本上忠於小說,並抓住了小說的精神實質。
  但是遺憾的是,當時大陸電影市場極為慘淡,第五代嘗試商業屢屢失敗,第六代又拒絕商業模式,導致好萊塢電影大肆侵佔市場。在這種情況下,這部極為優秀的商業武俠電影被引入大陸,引發了一定的觀影潮。這種情況為大陸電影公司和老闆極為嫉妒,他們出於各種心理,雇傭了一批所謂的評論家、影評人,對該片大肆歪曲,評價該片為:討好美國,討好票房,內涵不足等等……
  實際上,這部電影美國人幾乎看不懂,因為美國人根本無法理解「輕功」是什麼,全世界,也只有中國文化中有普通人飛天的描述,在基督教世界,飛天,等於神!華盛頓郵報的評論「公然抗拒地球引力」就凸現了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所以,以「討好美國人」為借口來打擊該片的藝術地位,不僅不符合事實,而且凸顯出大陸當時電影產業的急躁和危機感。
  至此,中國武俠片算是高了一段落,而後,引發了中國電影產業化的第一部純商業片《英雄》,便是對該片的借鑒,之後的《十面埋伏》等等,中國武俠電影正式走入了好萊塢。
  十大武俠片 NO.1
  《笑傲江湖》(1990)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是徐克一個人的王朝,無數凄絕的故事經由徐克手中,演變為今時今日的驚世之作,本片更是徐克導演生涯里的一個顛峰。本片改編自金庸的同名武俠小說,描繪出一個俠義沉淪人心貪婪的江湖,更是隱隱暗喻時政。劍走偏鋒的氣勢,形形色色的人物,絕頂武學的爭奪。徐克的江湖,金庸的江湖,陰險詭詐的江湖,盡在血腥殺戮之中。
  NO.2
  《戰神傳說》(1990)
  其實這部電影比之以上的影片未必就遜色,即使是劉德華、鍾鎮濤、梅艷芳和張曼玉等演員陣容也當得豪華二字,卻始終不能廣為人知,看來人要講命運,電影也需要講運氣的。如果真要為之找個理由,我想應該是該片實在太憂傷了,憂傷得讓人不得不忘記它才能擺脫這股異樣情緒。影片講的是一個王子王位被篡奪,其後被人追殺的復國過程。
  NO.3
  《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1992)
  徐克,一個永遠都能給人驚喜的名字,彷彿只要他輕輕撫摩山羊鬍便可以隨時想到別人想不到的奇思妙想。他總是不安現狀,喜歡跳來跳出搞新鮮,所以有了《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所以有了影迷們最熱烈的尊敬。金庸無疑是幸運的,若沒有徐克,他的《笑傲江湖》不可能會被幾乎完美的搬上銀幕。觀眾無疑也是幸運的,若沒有徐克,就不會有思緒縱橫無阻的經典影片。
  NO.4
  《新龍門客棧》(1992)
  影片堪稱經典中的經典,顛峰上的顛峰。雖然是翻拍經典,可是影片走的卻是新派武俠路線,反而更顯得新穎。明朝東廠太監隻手遮天,肆意濫殺忠良,故事就這樣開始了。東廠大太監曹少欽利用兩個小孩設下圈套,務求要把手握重兵的周淮安捉拿到手,周淮安則必須救出孩子並安全逃走。雙方一路追逐廝殺,齊聚龍門客棧這家黑店……
  NO.5
  《黃飛鴻》(1991)
  徐克,又見徐克(實際上,香港90年代的武俠名片大部分是他兼職的),也許到了我們老朽不堪的時候也無法忘記徐克,沒有他就不會有新派武俠,沒有他就不會有完全超乎想象極限的動作場面,沒有他,就沒有人可以在銀幕完美的上演江湖傳說。黃飛鴻,香港歷史上曾經拍過數十部關於他的電影,徐克還能做什麼?如果徐克只是庸才人才,自然是無計可施,但他是『鬼才』。所以,黃飛鴻的故事在被拍濫了之後,再一次成為了人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民族英雄和武學宗師。
  NO.6
  《東邪西毒》(1994)
  如果說王家衛的烙印是另類加小資,那麼這部影片就是最邪氣最另類的作品。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居然還是一部武俠電影。如果真要在王家衛作品里選擇最能代表他,同時也是最好的作品,我一定會選本片。王家衛埋首沉溺在自己的宇宙(張曼玉所言),喃喃呢語的人物,扭曲變形的鏡頭,瀰漫頹廢凄絕氣息的畫面,一成不變的旁白,恍惚飄渺和神經質的強烈到無法抑制的個人風格。就好象白鴿,教堂、雙槍、噴瀉的子彈是吳宇森最真切的寫照一樣,這些極具風格的特徵,都是王家衛賴以成名,並且令人們沉醉其中的東西。
  NO.7
  《刀》(1995)
  常說《槍火》的片名取得很妙,直接點出槍火無情人間有情的主題,絕無半點修飾。本片片名也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一為有情,一為無情,堪稱絕配。刀乃不詳兇器,一把刀也許會招來殺身之獲,一把刀能殺死很多人,一把刀同樣也能幫助人報仇雪恨。只是刀雖沾滿血腥和戾氣,卻始終是握在人的手中才能傷人。徐克在影片里描寫出的是一個徹底混亂的江湖,一個沒有道義沒有俠義的江湖,所擁有的僅僅是血與火的交融。在這個另類的江湖裡,人人自私自利殘暴無情猶如野獸,不講道理只講實力,即便是一個女人也會無故挑撥別人自相殘殺來取樂。
  NO.8
  《風雲雄霸天下》(1998)
  由小說改編的武俠電影隨手抓就有一大把,可是由漫畫改編的……本片之前似乎還沒有過,不能不說這是一種全新的嘗試,就好比好萊塢第一個把科幻漫畫搬上大銀幕的人。劉偉強作為香港著名商業大導,除了《無間道》系列和《古惑仔》系列外,恐怕也惟有本片堪可拿得出手去見人。有人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會有一定的收穫,誠然,劉偉強第一個吃掉漫畫改編成武俠電影的螃蟹,對於他這種勇氣,觀眾毫不吝嗇的掏出口袋裡的鈔票作為獎勵,結果本片狂收四千多萬票房,穩居當年票房冠軍寶座。
  NO.9
  《卧虎藏龍》(2000)
  很有趣,這部影片在西方的口碑絕佳,甚至還摘取了奧斯卡外語片的桂冠。可是在東方,尤其是在中國,卻被不少人認為並非想象中的好。說到底還是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在作怪。李安是一位非常有儒雅氣息的導演,對西方文化的理解也頗為精深,在他的作品里我們隨處可見東西方文化的衝突與差別。而本片恰恰是李安對兩地文化進行大融合的結果,雖然蘊藏部分中國文化特色,總體而言還是與中國人印象里習慣的武俠世界大有不同之處,當然得不到什麼好話。
  NO.10
  《英雄》(2002)
  為了夢圓奧斯卡,張藝謀野心勃勃的企圖照搬李安的成功經驗,憑著中國頂尖導演的身份搞到資金,把東亞最傑出的幕後精英一網打盡,史無前例拍起商業電影。儘管《英雄》口碑非常之差,卻有兩億五千萬票房做代替品,張藝謀照樣會睡覺都笑得合不攏嘴。更何況本片還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候選名單,儘管沒有拿獎,卻也不能小窺。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