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里愛

標籤: 暫無標籤

37

更新時間: 2013-10-10

廣告

梅里愛(1861~1938)法國電影導演。世界第一位電影藝術家。1861年12月8日生於巴黎,1938年1月21日卒於該城。梅里愛原是舞台魔術師,后在蒙特勒伊建立了一個「照相車間」,這便是最早的「攝影棚」。他在那裡使用舞台演員、布景、道具、服裝、化裝手段等進行特技攝影,開創了與L.盧米埃爾「捕捉自然」相對立的另外一種風格。

梅里愛 -基本資料
梅里愛梅里愛

姓名:梅里愛

生卒年月:1861年12月8日-1938年1月21日

星座:射手座

性別:男  

地區:法國

出生省:法國

出生市:法國巴黎

身份:藝術家

梅里愛 -人物簡介

梅里愛1861年出生於法國巴黎,父親是製造商。他從小就顯露出繪畫和表演方面的才華,17歲時就在家裡穿著戲裝表演各種戲劇。後來,他果然成了一名魔術師和木偶戲演員。與妻子的結合給27歲的梅里愛帶來一大筆財產,加上父親的遺產使他能夠在1888年買下羅培·烏坦劇院。從此他便沉醉於把神話劇和滑稽劇相結合的戲劇藝術事業中。

梅里愛 -人生經歷
梅里愛郵票上的梅里愛

1899年他拍攝的第一部影片《德雷福斯案件》,是一部反映社會現實的作品。他最擅長於拍攝神話影片。從1899年到1906年,他相繼拍攝了神話片《灰姑娘》、《藍鬍子》、《魔燈》、《一千零一夜的宮殿》、《卡拉波斯仙女》等。

廣告

梅里愛還擅長於拍攝J·凡爾納式的科學幻想作品。從1902年到1912年,他成功地拍攝了《月球旅行記》、《無法實現的旅行》、《海底兩萬里》、《北極征服記》等。《月球旅行記》一片為梅里愛帶來了巨大的聲望和榮譽,同時也為電影的「排演」確定了地位,電影「排演」的觀念一時風行全世界,梅里愛開創了電影工業與藝術影片。梅里愛共拍攝過400多部影片。

1908年起,梅里愛的電影活動開始衰落。1914年大戰後他已完全破產,被迫在巴黎火車站附近開小鋪,靠賣玩具與糖果為生。

梅里愛 -電影藝術
梅里愛梅里愛扮演騎士亨格蘭

他拍攝的第一部影片是1899 年的《德雷福斯案件》。他最擅長利用停機再拍和更換布景的方法拍攝神話片,如《灰姑娘》、《藍鬍子》、《魔燈》、《一千零一夜》等。20世紀初,他首先創作出科學幻想片,如《月球旅行記》、《海底兩萬里》、《北極征服記》等 。特別是《月球旅行記》一片影響巨大,不僅確立了科幻片這一樣式,而且確定了電影排演在電影製作中的地位。梅里愛的影片是電影成為藝術的第一步。

廣告

梅里愛原本是一位優秀的魔術師。1896年,他從英國搞到了一台攝影機,又從柯達公司購買了將近3萬法郎的膠片,開始正式製作電影。在這一年,他製作了大約80部影片,但幾乎全都是對當時已有作品的模仿。

10月,梅里愛利用這一特技拍攝了《貴婦失蹤》。次年,他又發明了多次曝光、模型攝影等許多電影特技。隨著蒙特洛伊攝影場的興建,梅里愛的時代就要來臨了。

梅里愛原本是一個舞台魔術師和劇院經理。一個偶然的機會,在觀看了盧米埃爾的影片后,對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當電影創始之初給人們帶來的震撼開始漸漸衰退,觀眾們厭煩了無休止的《水澆園丁》和《工廠大門》,厭倦了那些長度僅為幾分鐘的紀實性小品,厭倦了在銀幕上千篇一律地重現真實的時候,那個被盧米埃爾婉拒了要買「活動影戲機」的梅里愛已經在英國人手裡買了一台放映機,並在距離巴黎不遠的郊區蒙特洛伊建起了一個耗資8萬法郎的攝影棚,開始了他的電影創作生涯,並用他天才般的智慧拯救了電影。

廣告

和盧米埃爾不同的是,也是他天才的主要標誌,是他把電影引向了戲劇的道路。他所建造的攝影棚是個「照相室和劇院舞台的結合體。」在這間屋子裡,一頭放著攝影機,另一頭便是演出的舞台。攝影機的位置就固定在後台的最裡面,梅里愛就站在「樂隊指揮的視點」上,拍攝了400多部影片,從而以「戲劇電影」的創作者聞名於世。在梅里愛之前,雖然已經有一些電影工作者為拍攝「戲劇電影」作過一些嘗試,但是那些影片遠遠比不上梅里愛的「戲劇電影」那麼完備精美。梅里愛第一次系統地將絕大部分戲劇上的方法,如劇本、演員、服裝、化妝、布景、機器裝置,以及景或幕的劃分等等,都運用到電影中去,使一向重現真實的電影將披上有史以來最燦爛的華服,讓世人驚艷於她的奇麗炫目。

梅里愛還是許多電影特技的發現者和最早使用者。有一次,當他正在放映從巴黎歌劇院廣場拍攝來的影片時,發現畫面上的一輛馬車突然變成了靈車。經查,他才發現在拍攝這段場景時,因為機械故障,膠片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停頓。而就因這短短的停頓,馬車從鏡頭前駛開了,而後面的靈車則取而代之。「停機拍攝」就因為這麼一樁小小的意外而誕生了。借用這一技術,梅里愛拍攝了有名的《貴婦失蹤》。此外,梅里愛還發現了疊印法、多次曝光、漸隱畫面等特技。在他的銀幕上出現了許多魔幻的場景。是梅里愛把電影帶到了一個廣闊的藝術天地中。

廣告

梅里愛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作品是1902年攝製的《月球旅行記》,這是一部具有非凡想象力的幻想片,也是他的電影藝術達到頂峰的代表作。它改編自兩部科幻小說《從地球到月球》、《月球上的第一批人》。在改編中,這位天才的導演添加進許多吸引人的幽默,讓人驚嘆的險情和一些幻想因素,重新編撰出了一個美妙動人的故事:身穿占星師服飾的科學家們決定乘炮彈去月球,一群衣著輕柔的歌舞女伶操縱大炮,將炮彈發射到火山口的平原上。科學家們在月亮上漸入夢鄉,星星姑娘們由手執星形東西的美貌女郎扮演,好奇地注視他們。入夜,他們鑽入洞穴避寒,看到月亮神、貌似昆蟲的生物,並於激戰之後返回地球。精巧別緻的特技、悠悠漫長的空間旅行、海底的奇花異草、外星的火山洞穴、利己的科學家和迷人的姑娘都成為今天科幻片的必備元素。故而也有人稱他為「科幻片之父」。

廣告

梅里愛 -技術運用
梅里愛1903年《管弦樂隊隊員》

攝影場,幾乎是梅里愛經營的羅培·烏坦劇院的翻版,梅里愛把布景、道具、戲服、劇本、景與幕的劃分等戲劇要素原封不動地搬到了他的影片中。從此,電影開始從古老的戲劇藝術那裡汲取無窮的活力,而且這一過程再未停止。梅里愛繪製的布景極為出色,房屋、山川和河流,用水彩調和出均勻的光影效果,真偽難辨。為了配合劇情的需要,他還在攝影場里安置了大量的弔橋和活動門窗,並使用鐵索懸挂演員,模擬仙人在空中飛行的場面。這一時期的梅里愛拍攝了大量的神話片和幻想片,包括《灰姑娘》、《音樂狂》和《格列佛遊記》。不久之後,劃時代的《月球旅行記》就在這裡誕生了。

《月球旅行記》改編自儒勒·凡爾納和H· G·威爾斯最著名的兩部科幻小說,講述一群科學家乘坐巨大的炮彈飛往月球,在那裡遇到了種種奇怪的生物,一番歷險之後重回地球的故事。梅里愛在影片中發揮了他天才般的想象力:一個石膏製成的圓形人臉被用來表示月球,而北斗星則是6個手持星形道具的美麗女子。旅行者在月球上遇到了巨大的蘑菇,這裡的人身上長著條紋,頗具攻擊性,但是當頭一棒便會化作一團白煙……影片的製作費用高達3萬法郎,但是僅在法國它就收回了全部成本。

廣告

在英文版本影片的開頭,梅里愛在銀幕上打出了這樣的字句:「喬治·梅里愛是用人工布景攝製電影的創始人,這一創造曾給予將要死亡的電影事業以新的生命。」沒有任何一個人指責他言過其實。事實上正是由於他的創造,成千上萬的人才被重新吸引到銀幕前。人們在電影「重現真實」的本性之外,發現了它造夢的另一面。雜耍是短命的,而夢想與圓夢的工具卻將永恆。從此電影具有了自己獨特的生命,而且永遠不死。

梅里愛 -晚年生活
梅里愛梅里愛作品《月球旅行記》

他把舞台搬上銀幕,這一方法曾經使他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也為他設置了無法逾越的天塹。由於梅里愛過於拘泥於戲劇的表現手法,堅決拒絕使用外景,拒絕攝影機在拍攝過程中變換角度(表現物體運動的移動攝影特技除外),這種保守限制了梅里愛在藝術上更進一步。到了1910年,美國已經拍攝了《火車大劫案》等一批動作片,蒙太奇已經漸漸成為電影的語法,而此時的梅里愛卻還在拍攝《太空旅行記》、《北極征服記》等重複性的作品。於是,他和他的電影一起,被這個世界遺忘了。

為了擺脫經濟上的困境,梅里愛終於決定打破自己的教條。他的弟弟帶著美國分公司的技術人員,斥巨資前往太平洋拍攝了整整一年的影片。但是當他們返回公司時,卻發現大多數的成片因為蠟封不嚴,已經霉變得無法使用。這次失敗給了梅里愛最後一擊。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蒙特洛伊的攝影廠被關閉。梅里愛的影片拷貝被論斤出賣,那些曾經包含了無數天才、智慧與幻想的膠片被當做廢塑料熔化,製成牙刷和梳子。而梅里愛本人則在晚年淪為車站的露天玩具商。直到1928年,一些記者發現了這位電影藝術的創始者和恩人,並且引起了一場小小的轟動。人們贈給他勳章,把他送進養老院。1938年,他就在那裡與世長辭,享年77歲。

梅里愛 -主要作品
梅里愛1903年《惡魔狂舞》

第一部影片攝於1896年5月:《玩紙牌》。此外在1896年還攝製了80部長20米的影片,其中有:《恐怖的一夜》、《貴婦失蹤》、《快速畫家》、《魔鬼莊園》。

1897年攝製了58部影片:《鮑呂斯唱歌》、《最後的子彈》、《攻克托爾拿窩斯》、《希臘海戰》、《巴黎姑娘的沐浴》、《浮士德與瑪格麗特》。

1898年:《魔術》(一部用停拍和替換的特技影片)、《戰艦梅因號》、《皮克馬利翁與葛拉迭》、《威廉·退爾歷險記》、《天文學家之夢》、《魔窟》(用迭印手法攝製)、《多頭人》(用遮擋和黑背景攝製)。

1899年:《克萊奧帕特拉》、《新娘就寢》、《女修道院里的魔鬼》、《水上行走的基督》、《德萊孚斯案件》(第一部有20個場面的長片)、《灰姑娘》(第一部童話片)。

1900年:《聖女貞德》、《聖誕夜之夢》、《魔術書》。

1901年:《小紅帽》、《藍鬍子》、《夏朗頓的逃犯》、《橡皮頭人》、《聖母的奇迹》。

1902年:《月球旅行記》、《魯濱遜漂流記》、《格利佛遊記》。

1903年:《地獄的土風舞》、《音樂狂》、《仙女國》、《浮士德在地獄》。

1904年:《浮士德》、《塞維爾的理髮師》、《太空旅行記》。

1905年:《聖誕節的天使》、《天方夜譚中的宮殿》、《倫敦塔》、《巴黎——蒙地卡羅兩小時的汽車旅行》、《里普·范溫克爾》。

1906年:《煙囪打掃人賈克》、《放火犯》、《魔鬼的惡作劇》、《仙女卡拉波斯》(又名《致命的匕首》)。

1907年:《海底兩萬里》、《英吉利海峽下的隧道》。

1908年:《日蝕》、《哈姆萊特》、《莎士比亞寫凱撒大帝》、《歷代的文明》、《火神》、《底比斯城的女預言家》、《人不可貌相》、《盧利》、《塔拉斯貢城的塔塔蘭》、《巴黎到紐約的汽車競賽》、《貞女升天》、《祖母的故事與兒童的夢》、《醉女神》、《鍾神》、《蜻蜓仙子》、《活木偶》。

1909—1910年:《奇特的水療法》、《靈虛幻景》、《如果我是國王》。

1911年:《閔希豪遜男爵的幻想》。

1912年:《北極征服記》、《灰姑娘》。

1913年:《雪中騎士》、《布利瓊家的旅行》。共攝製了430部影片。

梅里愛 -作品特點
梅里愛1904年《中國魔術》

在梅里愛所拍攝的400多部影片中,最富有創造性、與眾不同的樣式,大致可分為以下四種:

一、魔術片

這類影片如同舞台上的「獨幕劇」,一般都是些短片,主要是用於嘗試特技的表現方式。如《貴婦人的失蹤》(停機再拍)、《橡皮頭人》(移動攝影)、《魔窟》(迭印法)、《多頭人》(遮蓋法)、《音樂狂》(多次曝光)、《喬治·梅里愛的魔術》(變形法)等等。這些影片以出人意外的機智,反理性的幽默吸引了當時的觀眾。甚至,現在的人看上去,也同樣會為他在世紀初所創造出來奇異絕技感到驚嘆不已。

二、排演的新聞片  

這位銀幕特技專家在創作中並沒有完全脫離社會現實。相反,他卻十分嚴肅地注視著現實生活。1898年,就在美西戰爭爆發的同一天,梅里愛在羅培·烏坦劇院上映了他的《哈瓦那灣戰艦梅茵號的爆炸》,這是他根據土希戰爭排演的幾個片斷。就是在這些影片中,他也沒有忘記對於電影特技的嘗試與應用,其中海底景緻、魚群和海藻就是透過魚缸拍出來的。當時上映這部影片表現了作者對於現實的思考。1899年,梅里愛又拍攝了《德萊罕斯案件》,這是當時轟動法國的真實事件。這一次梅里愛在攝影風格的表現上,例外地參照真實照片,運用新聞片的拍攝方法進行製作。攝影機置身於演員、以及被搬演的事件之中,那些混亂的人群在鏡頭周圍不時地出現著景別的變化,梅里愛極為努力地再現著事件的真實。雖然這是經過搬演的現實,但它卻以獨特的表現形式,傾注了作者對這一事件的立場和態度。在這一部分影片中,梅里愛對於現實主義的追求,使他開創了電影「再現歷史」的先河。

三、神話故事片

這些影片大多是根據歐洲古老的童話故事改編而成的。比如:《小紅帽》、《藍鬍子》、《仙女國》、《灰姑娘》等等。其中《灰始娘》一片共分12個鏡頭,每一個鏡頭相當於舞台上的一幕

梅里愛借用戲劇舞台的敘事方式,創造了銀幕上的「多幕劇」。

同時《灰姑娘》的情節發展也是按照舞台演出的方式進行的。比如,將灰姑娘從廚房裡出來和灰姑娘走進舞廳的動作連接起來,梅里愛稱它為「場面的轉換」。而《灰姑娘》原作中:仙女的出現,老鼠變成馬,南瓜變成馬車,灰姑娘變換服裝等等敘事方式,在梅里愛這裡又以「調換的特技攝影」的形式出現。童話故事所具有的獨特的敘事特徵,的確最為適合梅里愛浪漫、恢諧的表現風格,適合與體現海里愛的「銀幕戲劇」的電影美學觀念。

四、科幻探險片

根據凡爾納和威爾斯的兩部科幻小說改編的《月球旅行記》,是梅里愛藝術創作中登峰造極之作。影片描述了天文學家到月球探險的過程:自命不見的天文學家們開會決定到月球去旅行,他們鑽進了一顆炮彈中,由天使般的少女們把他們發射到太空,炮彈在月球上著陸登月成功,月球上火山爆發,大雪飛舞氣候無常,睡夢中身邊出現了各種星座,月球人發現地球人憤然追趕,探險家們乘炮彈返回地球,手持著降落傘落人海中,最後大家又出現在一次聚會中。全片分30場,共15分鐘。梅里愛幾乎調動了他所有的藝術手段製作了這部影片,並親手繪製了廣告招貼畫。此片在法國、美國和歐洲大陸獲得了極大的成功。梅里愛在此之後又拍攝了《太空旅行記》和《極征服記》等一些科幻探險影片。人們常用薩杜爾的一段話來形容這些影片:梅里愛「代表著一個驚奇的孩子眼中所看到的一個充滿科學奇迹的世界。……是以原始人的那種聰明、細緻的天真眼光來觀察一個新世界。」梅里愛就這樣將科學與魔術、現實與幻覺結合起來,創造了一個充滿魅力的光怪陸離的幻想世界。

在梅里愛的創作中,「電影能夠把不可能做到的事變成可能的,但是他心目中的可能性卻是有限度的,這個限度就是他把一部影片看成是一系列的舞台場面」。在他的影片中最為突出的一個特徵,就是人們所說的「樂隊指揮的視點」。實際上,這是固定不變的最佳觀眾席的視點。梅里愛的攝影機始終靜止地面對著舞台空間,攝影機的取景框就是舞台的畫框,畫面中自然缺乏運動感和景別的變化。演員在鏡頭前也如同在舞台上一樣。還習慣地頻頻向觀眾鞠躬,保持著舞台表演的意識。雖然,梅里愛的影片在電影技巧方面同戲劇舞台演出存在著很大的區別,但是,觀眾所面對的銀幕空間仍舊隸屬於舞台的結構空間。梅里愛把銀幕當成舞台,以電影的手段和技巧,作為他富於戲劇性創作的記錄工具。在他企圖證實電影不是一個「重現生活的機器」的同時,他卻沒有能夠擺脫他的那個戲劇時代、他的自身文化背景和他的傳統舞台觀眾對於他的束縛。甚至,「也在某種程度上束縛了他的後繼者」。使得電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衝破戲劇美學觀念的束縛,尋求更符合電影自身的美學發展。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