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詩並記

標籤:        陶淵明的名詩     桃花源詩  

367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桃花源詩並序》是陶淵明作品中思想價值較高的一篇。詩人以自己對當時社會現實的深切感受,突破了個人狹小的生活天地,從現實社會的政治黑暗、人民生活苦難出發,結合傳說中的情形,描繪了一個與現實社會相對立自由、幸福的理想社會。

簡介
《桃花源詩並記》所描繪的理想樂園,反映著小生產者的理想與願望。這個理想與願望在當時的封建社會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但其思想意義在於,對現實社會的極大否定,對未來社會的美好憧憬。在藝術上,《桃花源詩並記》也有著自己的獨特風格。它形象鮮明,描繪出一個理想高遠的境界,語言簡練,質樸而自然。作品里的每一情節、每一人物、每一景象都無不刻劃得細緻入微、生動逼真。這些藝術成就對後來作家與作品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我們應指出,《桃花源詩並記》中所描繪的理想世界,只能是一種幻想。這種幻想,可能產生消極影響,是不容忽視的。
原文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jiā)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舍(shě)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tiáo),並怡然自樂。
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yāo)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雲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嘆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志之。及郡下,詣太守,說如此。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志,遂迷不復得路。
南陽劉子驥(jì),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后遂無問津者。
嬴氏亂天紀,賢者避其世。
黃綺之商山,伊人亦云逝。
往跡浸復湮,來徑遂蕪廢。
相命肆農耕,日入從所憩。
桑竹垂餘蔭,菽稷隨時藝。
春蠶收長絲,秋熟靡王稅。
荒路曖交通,雞犬互鳴吠。
俎豆獨古法,衣裳無新制。
童孺縱行歌,班白歡游詣。
草榮識節和,木衰知風厲。
雖無紀曆志,四時自成歲。
怡然有餘樂,於何榮智慧!
奇蹤隱五百,一朝敞神界。
淳薄既異源,旋復還幽蔽。
借問遊方士,焉測塵囂外。
願言躡清風,高舉尋吾契。
桃花源
註釋譯文
東晉太元年間,武陵郡有個人以打魚為生。(一天)他順著溪水划船,忘記了路程的遠近。忽然遇到一片桃花林,生長在溪水的兩岸,長達幾百步,中間沒有別的樹,花草鮮嫩而美麗,墜落的花瓣繁亂交雜,他對此感到非常詫異,繼續往前走,想走到林子的盡頭。
桃林的盡頭正是溪水的發源地,便看到一座山,山上有個小洞口,隱隱約約好像有光。漁人便下了他的船,從洞口進去。起初,洞口很狹窄,僅容一個人通過。又走了幾十步,突然(變得)寬闊明亮了。(呈現在他眼前的是)土地平坦寬廣,房屋排列整齊,有肥沃的土地,美麗的池沼,桑樹竹林之類。田間小路交錯相通,(村落間)雞鳴狗叫之聲都處處可以聽到。人們在田野里來來往往,耕種勞作,男女的穿戴跟桃源外面的世人完全一樣。老人和孩子們都神情愉快,自得其樂。
(那裡的人)看見了漁人,都非常驚訝,問他是從哪兒來的。漁人詳細地作了回答,(有人)就邀請他到自己家裡去,擺了酒,又殺雞做飯(來款待他)。村裡的人聽說來了這麼一個人,(就)都來打聽消息。他們自己說他們的祖先為了躲避秦時的戰亂,領著妻子兒女和同縣的人來到這個跟人世隔絕的地方,不再出去,因而跟外面的人斷絕了來往。(他們)問現在是第幾世皇帝,竟然不知道漢朝,(至於)魏國、晉朝就更不用說了。漁人把自己聽到的事一一詳細地告訴了他們。(聽罷),他們都感嘆,惋惜。其餘的人各自又把漁人請到自己家中,都拿出酒飯(來款待他)。漁人逗留了幾天後,向村裡人告辭。(臨別時)村裡人囑咐他道:「(我們這個地方)不值得對外邊的人說啊!」
(漁人)出來以後,找到了他的船,就順著來時的路划回去,處處都做了記號。到了郡城,去拜見太守,報告了這番經歷。太守立即派人跟著他去,尋找先前所做的記號,終於迷失了方向,再也找不到(通往桃源的)路了。
南陽人劉子驥是個志向高潔的隱士,聽到這件事後,高高興興地打算前往,但未能實現。不久,他因病去世。此後就再也沒有人探尋(桃花源)了。
秦始皇暴政,打亂了天下的綱紀,賢人便紛紛避世隱居。黃綺等人於秦末避亂隱居商山,桃花源里的人也隱居避世。進入桃花源的蹤跡逐漸湮沒,進入桃花源之路於是荒蕪廢棄了。桃花源人互相勉勵督促致力農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桑樹竹林垂下濃蔭,豆穀類隨著季節種植,春天收取蠶絲,秋天收穫了卻不用交賦稅。荒草阻隔了與外界的來往交通,雞和狗互相鳴叫。祭祀還是先秦的禮法,衣服沒有新的款式。兒童縱情隨意地唱著歌,老人歡快地來往遊玩。草木茂盛使人認識到春天來臨,天變暖和了;樹木凋謝使人知道寒風猛烈,秋冬之季到了。雖然沒有記載歲時的曆書,但四季自然轉換,周而成歲。生活歡樂得很,還有什麼用得著操心?桃花源的奇迹隱居了五百多年。今日卻向世人敞開桃花源神仙般的境界。桃花源中的淳樸風氣和人世間的淡薄人情本源不同,一時顯露的桃花源又深深地隱藏起來了。試問世俗之士,又怎麼能知道塵世之外的事?我願駕著清風,高高飛去,尋找與我志趣相投的人。
創作背景
元熙二年六月,劉裕廢晉恭帝為零陵王,改年號為「永初」。次年,劉裕採取陰謀手段,用毒酒殺害晉恭帝。這些不能不激起陶淵明思想的波瀾。他從固有的儒家觀念出發,產生了對劉裕政權的不滿,加深了對現實社會的憎恨。但他無法改變、也不願干預這種現狀,只好藉助創作來抒寫情懷,塑造了一個與污濁黑暗社會相對立的美好境界,以寄託自己的政治理想與美好情趣。《桃花源記》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
賞析
義熙十五年(419年)七月,劉裕進公爵為王,十二月加殊禮,代晉稱帝已成定局。
局勢漸明,兵戈漸息。戰火留在人們心中的陰影和傷疤卻沒有消失。每個人都只渴望平靜。詩人陶淵明在目睹了幾十年的人事紛爭、經歷了幾十年的內心交戰之後,更是需要平靜。辭著作佐郎不變,就是不願意破壞這種平靜,不想讓心河再起波瀾。從《五柳先生傳》中, 可以看出他這時的生活狀況與心境:「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宅邊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焉。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娛,頗示己起。忘懷得失,以此自終。飲酒,讀書,吟詩作文,全然忘懷了貧困的處境。」結語頗為自賞地說:「贊曰:黔婁之妻有言,『不戚戚於貧賤,不汲汲於富貴。』味其言, 茲若人之儔乎?酣觴賦詩,以樂其志。無懷氏之民歟? 葛天氏之民歟?」黔婁氏生前缺衣少食,死後衣不蔽體,但他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於貧賤,不汲汲於富貴,求仁而得仁,求義而得義,所以死後他的妻子堅持謚他為「康」。詩人認為五柳先生也是這樣的人,飲酒吟詩,自得其樂,彷彿是無懷氏和葛天氏時候的人。無懷氏時代的人,「甘其食,樂其俗,安其居而垂其生」,「 雞犬之聲相聞,而民老死不相往來」, 葛天氏時代的人,「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詩人神往那個上古時代,酒中忘情,儼然也返樸歸真回到了遠古。
詩人對現實完全絕望,便從古人那裡尋找自我印證、認同的精神支持,從古代社會裡尋求理想的意境,構織心靈世界的美好藍圖。古人古風古代的詩情畫意不斷從書中進入詩人的幻想和心愿中,他的神思漸漸走向了「桃花源」境界。
《桃花源詩並記》是中國文學史上的名篇,是陶淵明創作的頂峰。它所創造的桃花源社會,是陶淵明在幾十年仕途奔波和田園耕種、歷盡滄桑之後,在貧困交加、從現實中看不到任何希望之際,所構織的代表中國下層知識分子和廣大農民意願的理想藍圖。千百年來,它像海市蜃樓一樣吸引著在艱難人生顛沛、在不斷的希望與失望之間無休無止地掙扎的中國文人。《桃花源記》以紀實式的筆調敘述一個捕魚人的奇遇:「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 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晉太元離寫作此文時間相距不過數十年,武陵實有其地,即今湖南常德。武陵漁人也就給讀者以實有其人的感覺。從創作與白日夢的關係看,詩人創作帶有自慰自娛的成分,愈能託事於真的年代真的人,愈能自欺而自信。而「忘路之遠近」又能使幻想擺脫現實的羈縛,因為如果桃花源的地址太確定,它就會被這個確定的地址否決為妄誕,被讀者稱為無稽之談。作者得不到潛在讀者的肯定,他的白日夢也就不能繼續。既「忘路之遠近」,「忽逢」也就合乎邏輯了。「忽逢」 不僅使「漁人甚異之,」也使讀者甚異之,於是跟著詩人、漁人繼續探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作者極為從容細緻地敘述發現桃花源的過程,唯其從容,唯其詳盡, 才顯桃花源之真實而難求, 才能讓讀者、作者在與漁人一同探奇的過程中逐漸忘掉自己,忘掉現實,進入暢遊美好桃花源的世界,留下近乎真實的記憶與體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 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既處處帶著現實世界的影子,其安寧靜謐怡然之狀又正是現實世界所沒有的。「見漁人, 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 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 熱情待客,人情淳樸。「自雲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嘆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桃花源來歷分明,避數朝動亂,古風依然,令人浮想聯翩,心向神往,作者忘記這只是虛構,而相信在動亂人間真有類似的地方存在,讀者忘記這只是在欣賞一個傳奇,而認定人間果有桃源。「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 。」害怕平靜的生活被破壞,其語諄諄,其情切切。「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志之。及郡下,諧太守,說如此。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志,遂迷,不復得路。」武陵漁人無信, 讓人為桃花源人擔憂。而這個美好的幻境,也因人心不古而從世上消失了。「 南陽劉子驥,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后遂無問津者。」由忽逢而終杳,令人無限悵惘。而在桃花源的迷失中,又給了人們永遠保全它的希望。正因不能發現,它才更讓人深信它的存在,而永遠懷持重尋它的幻想。
陶淵明以此記為引,在使讀者和自己確信了桃花源的存在及其狀況來歷后,繼續以詩來盡情描寫桃花源世界的安樂自足,無擾無憂,充分表達自己對現實的不滿和對理想社會美好生活的嚮往。
贏氏亂天紀,賢者避其世。黃綺之商山,伊人亦云逝。
往跡浸復湮,來徑遂蕪廢。相命肆農耕,日入從所憩。
桑竹垂餘蔭,菽稷隨時藝。春蠶收長絲,秋熟靡王稅。
荒路暖交通,雞犬互鳴吠。俎豆猶古法,衣裳無新制。
童孺縱行歌,斑白允游詣。草榮識節和,木衰知風厲。
雖無紀曆志,四時自成歲。怡然有餘樂,於何勞智慧?
奇蹤隱五百,一朝敞神界。淳薄既異源,旋復還幽蔽。
借問遊方士,焉測塵囂外?願言躡輕風,高舉尋吾契。
《桃花源詩》和《桃花源記》都是描寫同一個烏托邦式的理想社會,但並不讓人覺得重複。《記》是散文,有曲折新奇的故事情節,有人物,有對話,描寫具體,富於小說色彩;《詩》的語言比較質樸,記述桃源社會的情形更加詳細。《記》是以漁人的經歷為線索,處處寫漁人所見,作者的心情、態度隱藏在文本之後,而《詩》則由詩人直接敘述桃源的歷史狀態,並直接抒發自己的感慨與願望,二者相互映照,充分地顯示桃花源的思想意義和審美意義。陶淵明的烏托邦幻想中,局限性是很明顯的。他把消滅剝削壓迫的理想寄托在生產力極度落後的『怡然有餘樂,於何勞智慧』的社會基礎上。
他的感情更多是傾向過去,他的社會理想大半是原始社會回光的幻影。」這是廖仲安先生所著《反芻集》中對陶淵明的桃花源理想的一些指責。老莊也受到過同樣的指責。其實,老莊所嚮往的小國寡民的社會,是一種立足於現代的設想,與梁啟超提倡的大同0 世界、馬克思設計的共產主義社會有一致之處,這種一致,從起因上看,都是針對當代社會所存在的種種問題而尋求解決的方式和途徑,從結果上看,都是設計未來世界的理想藍圖。老莊是以形象的方式來規劃來表述理想,所以構造出一個古代社會,這個古代社會是現代社會的物質基礎與古代社會的淳樸風氣、清明政治的疊加,是在已經擁有現存一切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成果的基礎上,針對現實缺憾而設計的理想模式。假如說老莊對現代社會的一切都是否實的,那只是一種偏激的情緒,老莊希望以絕對的寧靜、老死不相往來、寡情少欲甚至絕聖棄智來解除人的紛爭與痛苦。馬克思從邏輯軌道推理出未來的社會,以物質極大豐富來根本解決人與集團與國家的對抗以及由此而生的煩惱與痛苦。馬克思比老莊的高明之處在於他有嚴密的理論而不是簡單的情緒或美妙的詩意。但老莊的「復古」並非真正的復古,並非倒退、消極乃至反動,他們也是在思考在探尋在設計。從這方面說他們與馬克思一樣是偉大的哲學家。而陶淵明是繼承老莊的社會理想而更加具體地描述出來,他的桃花源理想不只是老莊理想的簡單重複,而添加了更多時代內容,他沒有老莊那樣的偏激情緒,沒有否定現時代的一切,只是對現存秩序、時代風氣加以改造而納入桃花源理想。要求他或老莊指出社會發展道路,改變現實的良策,那是求全責備。
桃花源的意義不只是在它對時代的批判,對途徑的探求,對人類未來的設計,不只在於它作為一種社會理想而反映了廣大人民的願望,更在於它的審美意義。它是一個現實的神話,成人的童話,逼真的幻境,看不見但時時浮現在人的腦海,尋不著而彷彿就在眼前。其實,誰也不會想到擁有它,但誰也不願失去它,它永遠是人們跋涉紅塵的一種精神需要,永遠給人們以有處可逃、有處可避的安慰,並給人們希望永存的信念而有恃無恐、義無反顧地向前。它將現實與理想的衝突引入一種審美的自由境界,化人們永遠解不開的生死得失、成敗榮辱之心結為一種詩意,從而讓人們總能夠從任何痛苦、憂慮、恐懼、悲哀的情緒中得以解脫而超然物外、超然世外。這對於那些心靈焦灼不安的後世文人來說,更是不斷重複的提示,或說是此前此後歷代文人心境與詩境的冥冥暗合。
作者簡介
陶淵明(約365年—427年),字元亮,號五柳先生,世稱靖節先生,入劉宋后改名潛。東晉末期南朝宋初期詩人、文學家、辭賦家、散文家。東晉潯陽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曾做過幾年小官,后辭官回家,從此隱居,田園生活是陶淵明詩的主要題材,相關作品有《飲酒》《歸園田居》《桃花源記》《五柳先生傳》《歸去來兮辭》《桃花源詩》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