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田陣平

標籤: 暫無標籤

847

更新時間: 2013-08-01

廣告

松田陣平日本動畫片《名偵探柯南》中的人物。 原警視廳警備部機動組爆炸物處理班成員,好友荻原研二在一次排除炸彈時身亡,因此調入搜查一課。 因為好友被炸死,發誓要抓住犯人報仇而調來一課。3年前(以TV304 震動的警視廳,1200萬人的人質事件發生時間為基準的3年前)為了看同一炸彈犯給的提示被炸死。在臨死前發簡訊告訴了佐藤他喜歡她。雖然只出現了不到一集,但人氣卻比較高。

松田陣平 -基本資料

日本動畫片《名偵探柯南》中的人物。   

姓名:松田陣平     

松田陣平松田陣平  

星座:天蠍座 (非原著)   

職業:警視廳搜查一課警官、原為警視廳警備部機動隊爆炸物處理班的拆彈專家   

擅長:拆爆炸物、發簡訊(因為手指比一般人靈活很多)、推理   

好友(同時也是死黨):荻原研二   

喜歡的人:佐藤美和子   

相像的人:高木涉

松田陣平 -簡介

警視廳搜查一課刑警,喜歡佐藤警官,因公殉職

原警視廳搜查一課刑警,本是炸彈處理小組成員,因為好友被炸死,發誓要抓住犯人報仇而調來一課。3年前為了看同一炸彈犯給的提示被炸死。

松田陣平 -摘錄

登場2次。
初登場:Vol.36 File.8 《一去不返的刑警》

兩年前記錄的對白——  
荻原研二:三木真一郎  
松田陣平:神奈延年  

定時炸彈上的二極體發出幽暗的光芒。  

松田陣平松田陣平

荻原看著眼前這個炸彈,深吸了口氣。  
「一丁目到三丁目的居民已經撤離現場,現在第一現場周圍一公里內的路段禁止一般車輛通行……」  
這是一棟高級的公寓,已經被警察封鎖得密不透風。  
「第一現場爆炸物處理完畢!」有人報告目暮警官。  
公寓高層的一個房間里,幾個拆彈人員圍著荻原,手裡持著防爆盾牌,但沒有人穿防爆服——防煙隔熱兼迅速冷卻的高級頭盔為了緩衝爆炸時的氣浪,是不留一點空隙的。裝有各種工具的口袋以及構成金屬屏蔽的暗線,這樣龐大的配置不可能自己一個人穿好。在重量足有40公斤的防爆服里,就是冬天也像是在蒸籠里一樣,因此穿著五分鐘以上就會非常難受——不,是不可能。  
「……然後,爆炸處理組出動,直奔第二現場。」  
第一現場,10點30分。  
「在市內看見任何可疑人物、可疑車輛立刻報告警視廳——完畢!」  
「BC組明白!」  
「AB組明白!」  
「各位居民請不要驚慌,請不要帶太多鰨兄刃虻卮酉殖〕防搿揮沒耪牛揮惺碌摹!?
荻原研二——警視廳警備部機動隊爆炸物處理組——叼著煙,若無其事地靠在安置著炸彈的矮柜上。  
「本公寓內居民已撤離完畢!」  
將煙蒂放進袋子,荻原不緊不慢地回答:「了解——那麼,慢慢來吧!」  
公寓樓下。  
「辛苦你了,松田。」  
「荻原這兒……」  
室內。  
「卸除感光啟爆裝置……拆下外蓋白色線……切斷——」  
「叮鈴鈴鈴——」  
手機響起,荻原接起電話,不滿地問道:  
「——松田,什麼事嘛!」  
「荻原,你在磨蹭什麼啊!還不快卸了它!」  
「哎呀,計時器已經停掉了——你那邊怎麼樣?」  
「啊,打開一看,結構是意料之中的簡單,那種程度的東西——」  
「三分鐘不用就搞定了——是吧?」荻原揶揄道。以松田的水準,拆彈對他而言等同於拆卸玩具。  
「嘁!你那怎麼樣?」  
「這裡看起來三分鐘是不行啊——基礎是很簡單,但底牌藏在裡面呢!看來這是頭真傢伙了!」  
「哦——另外,你有好好穿防爆服了吧?」  
荻原低聲笑著:「那麼笨重的東西誰能穿啊——」隨即將電話撤離耳朵二十公分。  
「混蛋!想找死嗎?!」松田發起火來真要命……  
「哈,我要死了你就幫我報仇吧!」  
「我真生氣了!」  
「哈哈哈,開玩笑啦!我會做那麼逞強的傻事嗎?」  
「總之你趕快解決了下來,我在老地方等你。」  
「好啊!要是你請客的話,我就馬力全開解決它吧——」荻原一邊說,一邊檢視炸彈,突然——「什麼?!……」  
「怎麼了,荻原!」松田察覺到電話那頭情況不對。  
「大家快逃!快逃!計時器又開始啟動了!……」荻原下意識地高喊讓大家逃命。  
「荻原?喂,荻原!荻原——」  
公寓高層傳來一聲巨響——  
爆炸發生了。  
「荻原……荻原!……」  

四年後——  
「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從今天開始調入搜查一課重案組的松田陣平君!他直到去年都是警備部機動隊員,算是個變種啦……」  
「免了吧,警官先生。我又不是從鄉下轉學來的轉校生,無聊的自我介紹就不用了吧?又不是我想來,只是被拜託來解決一些案子而已。」松田目空一切的口氣立刻引起公憤。  
「那、那麼,左藤君你介紹一下情況吧……」  
「呃,我嗎?」美和子沒想到警官頭一個點到自己,看了看左右,好像確實是在叫自己。  
木暮警官湊上前低聲說道:「別這麼不高興,他很有經驗,上頭一直都想把他弄過來的,你就好好地配合一下吧!」  
「……好吧……」  
松田張嘴打了個很大的哈欠,引來美和子憤恨夾著無奈的目光。  

一周后的汽車上。  
「你這算什麼?竟用這種方式對人!口氣完全像個黑社會似的,換了誰都不會理你的了!」  
松田自顧自地發著簡訊,一邊聽著美和子繼續嘮叨。  
「真是的,你來了也已經六天了!你哪怕能聽一點點我的話行嗎?!——」  

但是顯然  
「咦,發郵件啊?還蠻快的……」  

「啊?啊,我的手比一般人靈活很多。」  
「是不是給女朋友的?」美和子老神在在地問。  
「不。是給我的死黨……一個發了信也收不到的好友。他在四年前被炸彈炸死了……」松田的眼睛被墨鏡擋著,看不出是什麼表情。  

「哇——用殉職父親的遺物當護身符呀!」松田手裡掂玩著手銬,嘴裡仍叼著煙。  
「還給我!反正你是想說如果固執在過去的回憶里就沒辦法向前看了是吧!」  
松田將手銬掛在食指上轉了兩圈。  
「不,不是忘掉過去。想不想前進在於你,但要是你也忘掉過去,那你的父親不就真的死了嗎?」  
「……松田君……」  

「啪——」  
一聲巨響。  
警署的桌子差點沒被美和子的鐵砂掌拍出一個洞來。  
「什麼?你……不去?說什麼呢你?!」  
「我有事必須要在這裡等——去自己的地頭抓回一個老頭子對你們來說並不困難吧?」  
「這算什麼嘛!……」  
「我聽說,每年的11月7號都有傳真過來……」  
「啊?啊……從三年前開始,每過一年就有傳真發送過來,上面只寫著大大的數字。」  
「三年前是3,二年前是2,一年前是1——」松田的嘴裡一貫地叼著煙捲,「這些數字是炸彈的倒計時——那傢伙肯定就在今天行動了——」  
「警官!今年又傳真過來了!」  
「啊啊,又是數字傳真。那,今年的數字是什麼?」  
「這,這次的不是數字……我乃圓桌騎士……向愚蠢而狡猾的警察諸君通告……今日正午的十四時,我將放出弔唁戰友首級的煙花……若想來阻止……就來我處……我會空下第七十二號席位等著!」  
「這是什麼意思?」  
「這……」  
松田熄滅煙蒂,拎起一個黑色的皮箱向外走去。  
「等等!……你去哪?……」  
「還不明白嗎?圓桌騎士空下第七十二號席位等著——既是圓盤又有七十二個席位的,只能是指杯戶町遊樂場上的摩天輪。」  

摩天輪的控制室發生爆炸。  
警察趕至現場但卻晚了一步。  
「可惡,來遲了一步!」  
「但是現在離正午還差三十分鐘啊!」  
「警察——發生什麼事?」美和子衝到控制台跟前。  
「啊,那個,控制台突然發生了爆炸,觀覽車停不下來了,正在想辦法疏散乘客……」  
「第七十二號現在在哪個位置?」  
「啊?這個,就快要下來了。」  
松田第一個趕到纜車前。  

「松田君!」  
「不要過來——圓桌騎士沒在裡面等著,不過有個可以的東西在座位下面。」  
「莫非是炸彈?」白鳥問道。  
「你幹什麼?松田君!」  
「沒問題——這種事自然要專家來嘍!」松田輕鬆地說,一邊取下墨鏡。  
「等一下,松田君!專,專家……」  
「他直到去年都在警備部機動隊內的拆彈組裡。」  
「這,這麼說之前死的那個人……」  
「是同在一個班裡的朋友吧——他是在四年前11月7號的拆彈過程中殉職的。」木暮警官說道。  

松田拆下座位下邊擋板上的螺絲,取下隔板,炸彈曝露在眼前,顯示剩餘時間6分55秒。  

「當時兇犯在兩個地方設置了炸彈,一個由松田君拆掉了,但是拆卸另一個的荻原君卻……案犯至今身份不明。松田君幾次提出要轉到專門處理炸彈案件的特殊兇案組……」  

松田剪斷一根紅線。  

「……想來他是想為同伴報仇的。所以總部為了讓他冷靜下來,才調他來同一課的重案組。」  
「離預告時間還查6分鐘。但是這摩天輪轉一圈要花費十幾分鐘,等到摩天輪轉下來了再把他拽出來……」  

又一聲巨響。  
發生第二次小爆炸,摩天輪徹底停止了轉動。  
「停了!」美和子看著懸在半空的七十二號。  
「快去拿滅火器!」  

「好像有麻煩了。」松田自語著。這時,電話鈴響起。  
「喂喂,松田君,你沒事吧?」  
「不過剛才的振動啟動了引爆開關,是水銀控制桿。」  
「水銀?」  
「細微的振動都能讓裡面的圓珠觸動到線,珠子碰到線的話就會引爆。要是不想見到我血肉橫飛,在我拆除之前,千萬別讓摩天輪轉動。」  
「可、可是離爆炸還剩不到5分鐘了!」  
「哼,這類裝置不到三分鐘就——勇敢的警官……我由衷地讚揚你的勇氣……」  
「喂,喂?你說什麼呢?」  
「……另一處更大的煙火還沒放呢……我會在這裡臨爆炸前的三秒鐘提供線索——這是剛才出現在液晶屏上的字。好像如果我拆了炸彈切斷電源的話,那個提示就不會出現了。看來這傢伙從一開始就打算關一個警察進來,然後讓他看看這些文字的……」  
「那剛才的爆炸是等看到松田走進車廂以後犯人才——也就是說犯人就在這附近!」  
「從那麼多人里肯定很難找到,不過我有些猜到另一處爆炸地點了。傳真里不是寫著『我戰友的首級』嗎?圓桌騎士是在中世紀的歐洲,當時的騎士戴著一種設計成十字的面具,明白些什麼了吧?」  
「地圖上的醫院標記?」  
「說的沒錯——至於是哪家醫院,等看見線索后再聯絡你。」  
「你、你說再聯繫,到時只剩下3秒了呀!」  
「哎呀,快沒電了,再聯絡。」松田關了手機。  
「松田君,松田君!松田……」  

松田坐在觀覽車的地板上,嘴裡叼著煙,扭頭看見車廂壁上禁止吸煙的標記,低聲地一笑。  
「至少在今天允許我抽一支吧。」  

「不行!只有一分鐘了!大家快離開!!」  
「松田!」美和子下意識地沖向纜車,卻被木暮警官一把抓住:「已經來不及了!!」  
「但,但是……」  
木暮警官搖了搖頭。  

松田拿出手機。  

「危險,快走開!」  
「但是他……」  

飛快地按下幾個鍵。  

「他還在裡面……」  

發送中……  
顯示屏上的數字由1變為0。  
抱歉,荻原,恐怕我不能履行和你的約定了。  
轟——  
爆炸。  

美和子的手機響了。  
「什麼?」  
「接下來……炸彈還有一處……」  
「我當然知道還有一處了!」木暮警官怒吼。  
「米花中央醫院……」  
「嗯?!」  
「米花中央醫院——另一個炸彈在裡面!請拆彈組趕快過去吧!」  
美和子舉起的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米花中央醫院」幾個字。  

就像是一陣寒風一樣……  
美和子站在摩天輪前。回想著這三年前的往事。打開手機,調出那條簡訊。  
米花中央醫院……  
追加——  
其實我蠻喜歡你的……  
只留下悲哀的郵件,人卻在一瞬間就消失了……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