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更新時間: 2013-08-03

廣告

廣告

李最應(朝鮮語:이최응,1815年—1882年),朝鮮王朝後期的王族、政治人物。字良伯,號山響,封爵為興寅君(흥인군)。本貫全州李氏,是南延君李球的第三子,興宣君李昰應(后加封興宣大院君)的胞兄,同時也是朝鮮王朝第26代君主李熙(朝鮮高宗)的伯父。李最應於道光十四年(1834年,朝鮮純祖三十四年)被封為興寅君,同年純祖大王薨,李最應被純元王后金氏任命為守陵官,守護純祖的王陵3年。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朝鮮憲宗八年)李最應被任命為冬至正使兼謝恩正使,出使中國。朝鮮哲宗年間,安東金氏把持朝政,飛揚跋扈,李氏宗親遭到空前的壓迫,李最應與其弟李昰應在那時十分落魄,李最應甚至淪為了賣菜的商販。直到同治二年(1863年,哲宗十四年)十二月哲宗去世,神貞王後趙氏命李昰應之子李命福(李熙)入繼王統,繼承王位,興寅君李最應才重新翻身。同治四年(1865年,高宗二年)四月,李最應被任命為營建都監提調,負責景福宮重建事宜。后又歷任扈衛大將、判義禁府事、判宗正卿等職位。
當時興寅君李最應的弟弟興宣大院君攝政,但是大院君實行獨裁政策,不允許任何人以裙帶關係分享權力,因此李最應始終沒能攀上高官。而李最應的權力欲又非常強,他在大院君執政時得不到重用,又想得到高官厚祿,被形容為「廚下飢狗」,大院君又一直不給他陞官,因此他非常厭惡大院君,「與其弟大院君素不協」。后
電視劇《明成皇后》中的興寅君李最應

  電視劇《明成皇后》中的興寅君李最應

來朝鮮王妃閔妃逐漸崛起,準備推翻大院君,李最應立刻投靠了閔妃,與驪興閔氏外戚巨頭閔升鎬、閔謙鎬過從甚密,並時常出入大院君的府邸雲峴宮,為閔家刺探情報。最終,同治十二年(1873年,高宗十年),閔妃借崔益鉉彈劾大院君之上疏而鼓動高宗宣布「親政」,趕走大院君,李最應和閔家人也不斷慫恿,高宗便在十一月三日宣布「親政」,大院君垮台。李最應也很快恢復了扈衛大將的官職。後來李最應又協助閔妃肅清中央到地方的大院君餘黨,驅逐豐壤趙氏勢力,冊封其子李坧為王世子,因此李最應又在同治十三年(1874年,高宗十一年)十二月拜相,被擢升為左議政,成為了閔妃集團的核心人物。到光緒元年(1875年,高宗十二年)十一月,興寅君李最應被任命為領議政,成為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貴,李最應也成為朝鮮王朝五百年來極少數幾個以王室宗親身份登上領相寶座的人物。
興寅君李最應雖然善於夤緣,但才能著實平庸,他雖然名義上為領相,實際上卻為閔奎鎬、閔謙鎬等閔姓外戚控制,自己毫無主見。李最應擔任領議政沒多久,就發生了日本軍艦進入江華島、以追究「雲揚號事件」為由強迫朝鮮締約的事件。此時朝鮮國內輿論沸騰,朝中也立即分化為主和派和主戰派兩派,爭論不休。李最應身為領議政,在議政府會議時卻顯得唯唯諾諾,優柔寡斷,有人要求與日本一戰,李最應說「唯」,有人要求主和,李最應又說「唯」,有人說先與日本一戰,不勝則講和,李最應還是說「唯」,因此李最應獲得了「唯唯政丞」的綽號。但是李最應最終還是秉承閔妃旨意,同意了日本提出的條款,與之簽訂《江華條約》,這是朝鮮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實際上,李最應早就要求與日本修好,他對於當時與日本的「書契相持」問題(大院君時代拒絕接受日本明治政府帶有「皇上」「大日本」的字樣的國書,導致朝日關係緊張)有這樣的論述:「彼書中數個字,不過是渠國臣子自尊之稱,於我乎何損之有哉?交鄰文字之不有謙恭,其曲在於彼,而其妄又在於彼矣。積年相持,阻我懷柔之意則還涉自侮,亦缺誠信」。而他在討論會議上唯唯諾諾的行徑不過是耍左右逢源、苟合取容的把戲罷了。此外,李最應文化水平也比較低下,科舉由他他主考時,無法辨別文章的好壞,只能靠抽籤來錄取,因此沒有學問的人聽到他主考的消息時額手稱慶。就這樣一個無才無德的人做了領議政,自然讓大院君更加憤怒。就在李最應被任命為領議政之後幾日,他的宅邸就遭人縱火,事後查出「火賊」為大院君的親信申哲均,也是去年在景福宮縱火和送炸彈炸死閔升鎬一家的主謀。因此兄弟二人的讎隙也就更深了。
李最應最引起眾怒的是鎮壓辛巳斥邪運動。原來光緒六年(1880年,高宗十七年),修信使金宏集從日本帶來清朝駐日參贊黃遵憲所撰的小冊子《朝鮮策略》,主張朝鮮對內接受西方先進科技,實行改革;對外「親中國,結日本,聯美國」,以抵制俄國的南下。領議政李最應看了之後深表贊同,稱:「彼人(指黃遵憲)諸條論辨,相符我之心意,不可一見而束閣者也。」對於《朝鮮策略》中之結日、聯美、防俄為「甚有所見而然也」。甚至說「大抵洋船入境,輒以邪學(指天主教等洋教)為藉口之說。則洋人之入住中原,未聞中原之人皆為邪學也。」故要求高宗國王打定主意(「惟冀聖衷之牢定矣」),採納黃遵憲之說。但是《朝鮮策略》在朝鮮披露以後,卻引起了廣大儒生的強烈反對,以李晚孫為首的300多名慶尚道儒生上「萬人疏」,堅決反對接受西方文物以及同美國修好,對《朝鮮策略》逐條駁斥,並且於次年(1881年,按干支紀年為辛巳年)在首都漢城(今韓國首爾)伏闕上疏。不久各地儒生高舉「衛正斥邪」的旗幟,群起上疏,史稱「辛巳斥邪運動」。李最應及其他閔妃集團骨幹對於這些憂國憂民的上疏儒生卻主張採取嚴厲鎮壓的措施,下令逮捕無數儒生並親自嚴刑拷打。最後處決了洪在鶴等「疏首」,又將十多人人流放邊地或荒島。這一事件激起了眾怒,使李最應成為眾矢之的。
光緒七年(1881年),朝鮮組建第一個近代機構——統理機務衙門,李最應兼任該衙門的首任總理大臣。光緒八年(1882年,高宗十九年)初,李最應卸下了擔任六年的領相職位,被任命為領敦寧府事。同年六月九日爆發了「壬午兵變」,這次兵變以反閔排日為目標,並且有大院君的暗中煽動和指揮。在大院君的授意下,起義軍民在次日(六月十日)衝進興寅君李最應的府邸,將他亂刀砍死,隨後大院君再次上台執政,李最應的屍體被裹在席子中草草埋葬。七月四日,大院君政權追謚李最應為「孝憲」,大院君倒台後,李最應的謚號改為「忠翼」。光武九年(1905年)改謚「文忠」。
關係
封爵
姓名
生卒
備註
父親
南延君
李球
1788年—1836年
妻子
原配
郡夫人
權氏
?—?
繼室
郡夫人
鄭氏
?—?
繼室
郡夫人
金氏
?—1868年十月二十日
電視劇《明成皇后》中興寅君夫人出場時間與歷史不符
兒子
嫡子
完永君
李載兢
1857年—1881年
庶子
李熙夏
?—?
其子李址鎔是「乙巳五賊」之一

廣告

3影視形象

1995年韓國KBS大河劇《燦爛的黎明》中,李信才演出興寅君角色;2001年韓國電視劇《明成皇后》中,李永侯飾演興寅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