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花慢·恨鶯花漸老

標籤: 暫無標籤

10

更新時間: 2013-12-05

廣告

《木蘭花慢·恨鶯花漸老》傷春意傷別,借春愁言詞人與戀人訣別情事。這種含蓄蘊藉的比興手法,將詞人心中千迴百轉,愁腸寸斷的情感抒寫得蕩氣迴腸,撼人心魄,收到了極好的藝術效果

木蘭花慢·恨鶯花漸老 -原文

  木蘭花慢

  恨鶯花漸老,但芳草、綠汀洲。縱岫壁千尋,榆錢萬疊,難買春留。梅花向來始別,又匆匆結子滿枝頭。門外垂楊岸側,畫橋誰系蘭舟?

  悠悠。歲月如流。嘆水覆、杳難收。憑畫欄,往往抬頭舉眼,都是春愁。東風晚來更惡,怕飛紅拍絮入書樓。雙燕歸來問我,怎生不上簾鉤?

木蘭花慢·恨鶯花漸老 -作者

  万俟詠

  字雅言,號大梁詞隱。宋徽宗時曾任大晟府制撰。紹興五年補下州文學。事迹見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王灼《碧雞漫志》。有《大聲集》五卷,不傳。趙萬里輯得二十九首。黃升則稱其詞「發妙音於律呂之中,運巧思於斧鑿之外,平而工,和而雅」(《花菴詞選》)。

木蘭花慢·恨鶯花漸老 -賞析

  此詞托為惜春,實際上抒寫作者與一位戀人訣別的情事,其本事已不可考。

  上片從惜春寫起。開頭三句,寫春事闌珊。詞首句起勢不凡,為全篇定下了感恨的基調。以下三句,以誇張的手法,發出了留春無計的感嘆:山崖再高,也難以阻擋春光匆匆離去的腳步;榆錢再多,也無法喚得春神的回眸眷顧。其間借「榆錢」而拈出「難買」,自然熨貼,堪稱妙筆。「梅花」二句,以梅花寄恨,將惜春之情推向縱深。梅花本是報春使者,凌寒獨放於百花之前,春華爛漫時與梅花作別,似乎還是左近的事,但曾幾何時,它已果實盈枝了。「結子滿枝頭」暗用了一個故事:相傳杜牧游湖州時看中一少女,與其母約定十年之內來娶。過十四年,杜牧出為湖州刺史,訪該女,則已出嫁並生有兩子。杜牧悵然為詩曰:「自是尋春去校遲,不須惆悵怨芳時。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陰子滿枝!」作者化用這個典故,藉以透出他傷春的箇中消息。歇拍二句,便進一步揭出了這層底蘊:那垂楊畫橋,柳灣蘭舟,曾是他與情人幽會之所,此時風景依舊,但唯餘一泓綠水,柳下無人系舟,當然再也看不到她的倩影芳姿了。以上,詞人採用多種藝術手法,將離情別緒融化於物象中,頗具深婉曲折之妙。

  過片四句,連用兩個比喻,感嘆明如流水,往事絕無重現的可能。「覆水難收」,這句成語出於《後漢書》,原本是就軍國大事說的,後來用以比喻夫妻關係斷絕無法恢復此處藉以喻指自己與戀人相訣、歡情不再的悲哀,將上片離恨再加強化。下面就進一步展開抒寫這種複雜痛苦的心情。「憑畫欄」三句,寫詞人由於心境不佳,想憑欄眺望,以舒愁懷,但觸目都是足以惹起春愁的景物,因此他不再憑欄而走入樓內。「東風」兩句寫詞人轉頭不看觸目傷心的殘春景色,但它還是追蹤而至。那吹花攪絮的東風,到傍晚更來得厲害,把落花柳絮直捲入書樓,有心再來撩惹了。結尾兩句構思奇特,以擬人和問句的形式,將燕子成雙的物象與主人公的孤單悲苦加以對比映襯,淋漓盡致地刻劃出主人公愈怕外物引發春愁愈無法迴避的痛苦境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