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美

標籤:   專欄作家     人物     作家     各國文學人物     名人     文化人物     文學家     網路作家     網路明星     著名作家  

16

更新時間: 2019-02-14

廣告

木子美

木子美(1978年),原名:李麗,木子美是網名,中山大學哲學系畢業,曾是廣州某媒體編輯、博客網員工,現自由職業者。木子美於2001年通過互聯網在個人網路日誌上發布其性愛日記《遺情書》,而在道德、法律範疇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和爭議。也因此,Blog作為一種新興的網路媒體形式在中國獲得更多的關注和更高知名度,並得到後來迅速的推廣。她本人則因其博客內容而受到社會壓力,被迫辭去工作。木子美是首屆德國之聲國際博客大賽The BOBs中文博客大獎得主。曾受到包括鳳凰衛視中文台、紐約時報和德國鏡報等多家媒體的採訪和報道。

中文名:木子美出生日期:1978年12月
性別:別名:李麗
國籍:中國出生地:粵東
民族:漢族畢業院校:中山大學哲學系
職業:城畫編輯代表作品:《遺情書》、《男女內參》

網路作家/木子美編輯

木子美木子美

木子美出生於1978年12月,廣州某報編輯,原名李麗,畢業於廣

東中山大學97級哲學系,當前是廣州雜誌性欄目編輯。網路作家,以下半身寫作而成名於一夜,成名之前曾遊走於酒吧茶肆,木子美在讀書其間便傾情另類,畢業后更是遊戲人間,縱情風月。

2003年6月19日起,木子美開始在網上公開自己的性愛日記,當時訪問量並不大。至8月某日,木子美在《遺情書》中記錄了她與廣州某著名搖滾樂手的「一夜情」故事。與以往的寫作風格一樣,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再現了她與這名樂手做愛時的大量細節。她在日記中直呼該樂手的真實姓名,並對其技巧和能力進行了描述。木子美由此「一炮而紅」,迅速形成「木子美現象」。事發后,木子美曾迫於壓力關閉日記一段時間,但重新開放后,訪問量開始急劇飆升。

廣告

性愛日記

大學畢業后的木子美曾在廣州某小資讀物開設個人專欄,文章內容以不同的性愛體驗為主,在全國各地均擁有不少讀者,其「小範圍內的名氣」由此得到突破,開始在更大的空間里嶄露頭角。

據《遺情書》記載,木子美性放縱的方式多樣:不僅頻頻更換性伴侶,還曾經當著朋友的面與朋友的朋友性交。此外,日記內容顯示,木子美並不拒絕參加多男多女集體性派對。木子美說,她只是在工作之餘「有著非常人性化的愛好———做愛」。同時她還有一個愛好就是將此中經歷及細節寫出來並公之於眾。不過最早的《遺情書》儘管內容火爆,看客卻遠不如現在這樣多,只是在小圈子裡流行。

一夜成名
木子美木子美

木子美在《遺情書》中記錄了其與廣州一位著名搖滾樂手的「一夜情」故事。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將她與該著名樂人的性愛事件的大量細節再現於看客眼前,令人吃驚的是,這一次,她在日記中直呼該樂手的真實姓名,並對其性技巧和能力進行了描述。正是這篇日記,在網上掀起了軒然大波,使木子美「一炮而紅」。

廣告

這篇日記被迅速轉貼到「西祠衚衕」論壇,引起軒然大波,木子美和該音樂人成為新聞媒體追逐的對象,躲到成都的這位音樂人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表示了他的憤怒,稱沒想到與自己一夜情的對象居然是個喜歡「自曝性事」的女編輯。

迫於壓力,木子美曾一度關閉《遺情書》,不少日記也被迫刪除。同時,她曾在廣州某小資雜誌上開設的專欄也被取消了。但過去的日記不見了,新的日記又源源不斷地從她的筆下流出。

代表詩歌

孩子,去哪

一個破碎的家庭

沒人疼的孩子應該這樣描述童年:

那個飛走了就惦念的小巢

為一次打翻她的鳥籠

就一輩子記住我的姥姥

所有少年都想流浪

帶了麵包不夠還要席子和枕頭火柴和油燈

打算裝修一下旅館嗎

有人問

影視作品

《屌絲男士》2012網路劇

網路名人「不加V」(木子美)的亮相,也引發了不少的轟動,不少觀眾在熱議「木老師」大白腿的同時,也對她與大鵬調侃公知的台詞津津樂道,木子美在微博上披露,這段台詞是大鵬與她聊天之後的即興發揮,她告訴大鵬:「和她發生過關係的男人都成公知了。」於是大鵬就在劇中說出了那句經典的「我現在也算是公知了」,讓公知的尊嚴碎了一地。

廣告

關於微博/木子美編輯

展示自己

木子美的新浪微博名為「不加V」 ,很多人關注不加V,並不因為她是曾經飽受爭議的「木子美」,而是因為不加V在微博上的各種刷屏。不加V說,她的很多粉絲都是80后、90后,根本不知道木子美是誰,《遺情書》又是何物,關注她只是感興趣。不加V愛刷屏有目共睹,她喜歡「開盤口」:開個話題,大家一起回答,最後她再轉發答案。她的微博掐架戰鬥力旺盛,有不少人是觀戰的時候開始注意到她的—但不管是哪種,都和以前熱衷於寫床評的「木子美」關係不大。

上了微博之後,木子美覺得被誤解的幾率有所減少:「以前作者沒有機會跟讀者充分展示自己的觀點和生活,經常是媒體給你一個結論或者一個判斷,傳遞給讀者,這也對作者不是很公平,他們寫你成什麼樣你就什麼樣。你也沒有辦法跟他們解釋什麼。現在微博能增進個人點對點的接觸,區別就在於別人可以通過真實的文字和生活來了解你。」

廣告

微博罵戰

事情由方舟子試圖證實蔣方舟抄襲文章開始,不加V認為抄襲或者代筆的證據都不成立,隨後其他支持方舟子的網友認為這種支持是因為不加V想在《新周刊》上開專欄,猜測和其他惡毒的謾罵由此開始。紛爭不斷升級,最終雙方都開始人身攻擊,各自投訴對方言論不當,方舟子稱自己投訴不被受理,離開了新浪微博。這是一個漫長的瑣碎的掐架最終造成的結果,但是大多數人關注的只是最後的惡語相向和方舟子的退出。

刷屏賣書

木子美直接用微博在網上賣書,這本《男女內參》乾脆拿微博ID「不加V」當了署名:「以前比較有爭議,也不想去捲入一些爭議,這個ID在微博上玩了兩年,用這個ID出書也蠻好的,減少一些不必要的誤會和爭議,以前那個名字被媒體寫的負面太多 了。」

不加V在微博上愛刷屏有目共睹,她喜歡「開盤口」:開個話題,大家一起回答,最後她再轉發答案。

廣告

靠「微博刷屏」這種新型網上營銷方式,首印兩萬冊早早賣完,幾個網上書城的銷售榜上都排在前面,也是另一個讓人目瞪口呆的地方。不加V覺得,粉絲和讀者應該有很多重合的地方,當《男女內參》最終出版之後,她沒靠出版社宣傳,也沒按傳統的方式搞簽售和讀者見面會,就靠自己在微博 上吆喝。有粉絲買了書,就拍照給她,她再轉發,稱之曰「網簽」。讀者見面會之類的在不加V看來也不如網上直接跟粉絲說話來得直接:「跟粉絲互動是我在微博 上的一個習慣,出書也會以一種互動的方式展示。傳統的那種宣傳就不可能跟那麼多人互動。到一個城市只能見到一小部分人。」

文藝情書

2014年10月30日晚,網路作家木子美連發三篇微博自曝和張歆藝前夫楊樹鵬舊情,更曬出了楊樹鵬11年前寫給她的多封郵件。

10月31日凌晨,木子美更新第四條微博,解釋道:「我們2001年開始寫信的,後來吵架了,絕交了,後來又寫信了,後來又絕交了。離上一次絕交有10年了吧。其實刪了許多郵件(在那次吵架之後,都刪了),留下來的都是談心而已(所以,我還在呀)。」爆出自己與楊樹鵬曾多次絕交,並曬出楊樹鵬2002、2003年寫給她的多封文藝情書,引髮網友熱議。

廣告

31日上午,木子美又再度回應稱:「那時沒數碼相機E不了裸照,後來把真人送去給看了。文藝女青年夠意思吧。」

開房經歷

2014年10月31日17點51分,木子美用長微博發出一篇寫於2012年10月16日的文章,不少網友猜測其中的男主人公是張歆藝的前夫楊樹鵬。該微博回憶了兩人第一次見面就開房的經歷,不乏大膽的描寫。木子美表示當初寫下該文章的時候,楊樹鵬正在準備婚戒,並表示「沒想到這麼快就離了」。

木子美回憶了兩人的通信從2001年6月25日開始,2002年3月27日結束。木子美回憶兩人都喜歡對方的「小情小調」,但卻一直是筆友關係。2004年初兩人才在北京第一次見面。

木子美寫道,第一次見面時兩人就緊緊擁抱,並且去豪華酒店的總統套房開房。事後兩人吃了一頓墨西哥大餐,席上楊樹鵬大談情史,然後兩人就分道揚鑣了,只能在新聞中關注對方。慣常特立獨行,曾因「下半身寫作」聞名的木子美對這次開房的經歷點到為止,但也不乏爆點,比如當時木子美正處在生理期。

微博事件/木子美編輯

女作家木子美自曝出與張歆藝前夫舊事之後,仍不消停,沒有鬧夠的木子美近日又曝出自己曾和路金波同睡過,這可惹惱了路金波的老婆趙子琪,發微博稱「醜人多作怪」。此舉刺激到了木子美曝出了更多與路金波的曖昧細節,稱路金波喝多了以後曾將自己和另一個女作家送給好兄弟睡,被自己拒絕後又領到了路金波的床上。

個性另類/木子美編輯

木子美個性另類、私生活不加節制。木子美自稱經常為了能沖個舒服的熱水澡,在一個男人家過夜,做愛對木子美只是一件司空見慣的事情。僅是如此,那便罷了,木子美的驚人之處是她可以將這些經歷毫無禁忌地公之於網路,甚至那些與她發生關係的男人人名也如實寫出。哪怕這種行為會傷害對方,招致對方的憤怒與報復。木子美做人做事可謂大膽瘋狂之極。

如此瘋狂的舉動使得木子美在月新博客上的排名日益上升,木子美對此頗為在意,她總是嘟囔著自己又到第幾了。倘若一段時間排名下降,木子美便會狂補日記。與其說木子美是在網路進行寫作,木子美的行為更像是一場行為秀。她似乎很喜歡這樣一種感覺:在眾人目光的包裹里放蕩呻吟,停下來后自憐自艾地喟然嘆息。

木子美的三種武器:偽先鋒、爛小資、假敏感。這些蠱惑人心的味道夾雜在香煙的味道和華美的文字背後,成為木子美炫目的秀袍。可惜木子美的「前衛、小資、敏感」在她高亢的喧嘩聲中多少有些走樣,大部分讀者依舊受此迷惑。

人物語錄/木子美編輯

1)關於婚姻

你會結婚嗎?

木子美:有可能,如果有人向我求婚,我看了也合適,就會結婚吧!其實也可以把結婚當作行為藝術,趁我現在有點熱的時候,結個婚製造一起事件也挺好玩的。

2)關於防止心靈破碎

「我的態度是:荒淫無度的性行為盡量控制在物質技術能夠發揮作用的層面,這是保證身體完好無缺,讓你有機會後悔或繼續享樂的前提;然後是心理上單純地將性行為看成是它本身,它只是跟其他行為一樣為人所需而設罷了,這是防止心靈支離破碎的途徑。」

3)木子美的囂張主張

「為什麼木子美能這樣囂張:她沒有用性交換愛情、婚姻、金錢……她沒有用色相勾引任何男人……同時她又很負責,讓眾人知道哪些男人跟她性交過。她主張,女人們多給男人機會;她主張取消妓女。」

4)關於長相守

「太多的起起落落,及時行歡,讓我喪失了長相守的慾望。事實就是這樣,你在我眼前時,我會是一束璀璨的煙花,只開放到你從我眼前消失。」

5)關於頻頻更換性伴侶

「快樂呀,當然還可以研究男人,每個男人都有不同的內容。」

6)關於男人

「我重視男人的本來面目,那不是修身養性養成后的東西,或是可能隨他身份變化的東西。所以有時候,我覺得男人脫了衣服都差不多。」

7)關於愛情

「愛是做出來的,忽然覺得。如果在性交時無比相愛,算不算也是種愛情?比之虛無縹緲,它看得見、摸得著,享受得到……我們,真的想做完美的愛,雖然,實質是性交而已,但正因為還沒有真正的感情糾葛,使得性交更具純粹魅力。」

8)關於生活與男女關係

「不需要工作時,會看看碟,上上網,或者去一些酒吧,碰到心儀的男人,可能會跟他聊聊天,喝喝酒,然後一夜情……因為不害怕,我輕易就能愛上一個男人,輕易就能跟他上床,輕易就能從他身邊離開。男女關係於我而言,就是直接地與一個男人發生性關係。」

9)關於傷害

「我時常有傷害感,但沒有一把刀子插在胸口、徘徊不去的情況……我也傷害過很多人,就這樣。我好像一直在玩一種極限遊戲,很少和人平平淡淡地相處。」

10)關於自己

「我是一個很自我的女人,一個獨立的,尊重自我價值、自我存在的女人。我要的是自由,時間,健康,機會。」

「我的『正』表現在引誘男人後,有一個研究者的態度,就像以前研究妓女的人會深入到這個階層里去。」

11)零體液交換

如果體溫和擁抱也可以徹底不需要的話,男人和女人確實可以過著各行其是的生活。也許人類學家會對群居習性的拋棄好奇,可兩性關係到了最好也最差的時代,他們中的許多人在努力擺脫束縛。

社會評價/木子美編輯

中國的薩曼莎

木子美木子美

著名性學家李銀河評價「不加V」是「中國的薩曼莎」—這是《慾望都市》中放鬆追逐兩性歡愉的美貌熟女。

不加V認同這個評價,但是他覺得自己還有《慾望都市》里那個專欄作家凱莉的部分:「在性的開放方面,我應該是和薩曼莎差不多的,她比較快樂,想跟人發生關係沒有太多顧忌,不會糾纏於傳統的關係,隨心所欲。李銀河關注的是行為。但是也有人說從寫作的角度我像凱莉,因為我一直是兩性專欄作家。」

安替傳聞/木子美編輯

2013年1月23日,木子美(@不加V)在新浪微博爆料稱:「別說我不懂新聞,當年我和安替睡一起時,他就說我的遺情書是新聞寫作的典範。

對此,安替發表微博回復:「我在國外出差,剛有好多朋友電話問起,就此簡單答一下:03、04年的時候,我和木子美曾是同事(一個報社)和朋友,我們從未超越這層關係。木老師獵人無數,我不是其中之一。」

木子美髮表微博反擊稱「你剛跟我電話一小時,讓我保密,自己又來這一套」、「我和安替03年認識,他是西祠紅人,和我不算同事,遺情書火起來時,他比較關注我,我們有一些簡訊來往,他出差深圳,我去見過他一次,沒過夜。04年初,我從上海去北京玩,那段因為范銘劈腿,他情緒低落,氣得吐血,然後我在簋街請他宵夜后,他帶我回范銘的央視宿舍過夜,睡一起,沒插入,談新聞和理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