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文·密斯特曼托

標籤: 暫無標籤

1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斯塔文·密斯特曼托

  《魔獸世界》聯盟系列任務:斯塔文的傳說 中的主角

  關於斯塔文的傳說:

  斯塔文·密斯特曼托,曾經只是千百人類中平凡無奇的一員。在月溪鎮陷入迪菲亞兄弟會的控制前,人近中年的斯塔文就在當地的學校里當老師,儼然一副鄉下教書先生的良民模樣。直到幾年前的某一天,不知是不甘寂寞,還是受迪菲亞之亂影響被迫下崗,斯塔文決定背井離鄉,到外面的世界去追求新生活。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許是很愜意,但事實上出門在外就得養活自己。斯塔文到頭來還是不得不捧起教書先生的老飯碗,恰好這個時候傳出了暴風城某位貴族正在為子女聘請私人家庭教師的消息。斯塔文以無比謙卑的文字給貴族寫去了自薦信並獲得了這份足夠讓一般民眾羨慕的工作。收到聘書的時候,鄉下教師粗糙,帶著皺紋的臉上怕是浮現出了興奮的紅潮,以為自己從此踏入了「上流社會」;但事實證明,這是今後一切悲劇的開始。

  貴族家的男孩,基爾斯跟所有十二三歲的男孩一樣調皮搗蛋,但真正讓斯塔文手足無措的,是男孩的姐姐蒂羅亞。貴族少女身上散發的高貴氣質和青春氣息在初遇時就給她的新任家庭教師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天,在給基爾斯上歷史課的時候,斯塔文透過窗口,看到了正在庭院里給花澆水的蒂羅亞。花叢中美麗的少女留意到老師的眼神,報以一個溫柔甜美的笑容。斯塔文那顆多年來寂寞潦倒的心彷佛也得到了澆灌,像初戀的少年那樣砰砰亂跳。

  接下來的日子裡,蒂羅亞對斯塔文的熱情超出了學生與老師,小姐與僕從的關係——至少在斯塔文自己看來是這樣的。這個年輕漂亮,聰明乖巧,高貴溫柔的女孩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神情都牽動著他全身的神經。原本謙卑謹慎慣了的斯塔文不能也不打算克制自己的感情,就這樣越陷越深,以至於他幾乎忘記了一個他從一開始就知道的重要事實:作為貴族家的長女,蒂羅亞早就跟另外某個貴族公子訂下婚約。

  這樣的婚約必定是父母的安排,並不是她的本意——與其說這是斯塔文冷靜客觀的判斷,不如說是他主觀的一廂情願。而這一點點固執的幻想,卻被蒂羅亞那年輕英俊,出身高貴的婚約者的出現打的粉碎。憤怒,悲傷,嫉妒,自卑……那一瞬間斯塔文腦袋裡恐怕颳起了一場人類負面感情的風暴。而將這一切推上極端的,恰恰依偎在未婚夫懷中的蒂羅亞的一句介紹的話:「這是斯塔文叔叔,一位很好的老人……」

  「叔叔?老人!我只不過比他們年長几歲而已!!」斯塔文在日記中這樣咆哮著。被玩弄了,被欺騙了——斯塔文這樣告訴自己,滿腔愛意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仇恨與屈辱,是歇斯底里的瘋狂和復仇的慾望。

  斯塔文並沒有等待很久,這一天來了。雇傭他的貴族夫婦倒在了他的刀下,他教導過的男孩基爾斯的血染紅了他的衣襟,而最重要的,我們無法想象當蒂羅亞年輕的生命終於在他手中痛苦的消逝而去時,他臉上帶著怎樣的表情。染紅了貴族家整個豪華別墅地板的鮮血澆熄了斯塔文復仇的慾火,讓他得到短暫的冷靜,恢復了那個往日謙卑的人格。同樣是狂暴中失手殺人,摩根·拉迪摩爾在清醒后自裁以贖還自己的罪過;但斯塔文不是高貴勇敢的聖騎士,他只是一個唯唯諾諾的鄉下教書先生,他沒有自首或自裁的勇氣,只能像懦夫那樣逃跑。

  在幽暗的暮色森林中漫無目的的逃竄著,斯塔文同時還要接受對報應的恐懼,良心的譴責,以及冷靜下來之後,對蒂羅亞的思念。森林裡鬼怪叢生,但真正讓斯塔文寢食難安,永無寧日的,恐怕是他自己的影子。

  我們不知道身心飽受煎熬的斯塔文在那個以他得名的廢棄莊園里度過了多少個非人的日子。在正義的制裁最終降臨的時刻,這個扭曲的怨靈卻依然在歇斯底里的呼喊著那個不幸少女的名字:「蒂羅亞,是你嗎!?你在哪裡!!??」

  斯塔文倒下了,但他的傳奇,依然會像陰影一樣,在今後的日子裡,盤旋在暮色森林的上空。

  學心理學的朋友曾經告訴我:當一個人付出的愛得不到回應時,他就需要同等量的恨,來填補內心的空白。法律界有個普遍的現象:真正窮凶極惡的兇手,往往是平常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凡人。正是因為他們壓抑的太久太多,才會在爆發時來得如此激烈。

  斯塔文愛蒂羅亞嗎?是的。因為少女身上有太多他沒有的美好。由愛情產生憧憬,任由憧憬發展為幻想,而當幻想破滅時,來自身份差距的壓力,自卑讓破滅的幻想成了被害的妄想。不起眼的教書人拿起屠刀,作出了包括他自己沒有任何人預料到的暴行。

  蒂羅亞愛斯塔文嗎?顯然不是。那麼她對斯塔文的熱情怎麼解釋呢?這或許是斯塔文自己的一廂情願;或許是少女溫柔親切的天性使然;又或許,從更現實的角度來看,是身為貴族小姐優越感的延伸,是青春期少女的遊戲,是戀愛中處在上風的一方,為了滿足自己潛意識的虛榮心,對弱者無心的感情施捨。貴族小姐不可能愛上卑微老弱的家庭教師,卻希望得到身邊所有人的矚目追捧,殘酷而又自然的女人天性(說的太對了!)。

  蒂羅亞流下的血已經乾涸,這個飽受折磨的靈魂終日渾渾噩噩的坐在莊園里。也許只有當風吹過,荒蕪的庭院中那唯一一朵美麗的小白花隨風搖擺的時候,那雙人性所剩無幾的眼睛中才會閃過一絲光彩。對於斯塔文這種心理障礙者來說,奪走蒂羅亞的是那個貴族婚約者,而不是他自己。諷刺的是,他恐怕並不知道當地人給那朵小白花起的名字:「蒂羅亞之淚」 。

  附:斯塔文寫出的信

  第一封:

  致尊敬的克雷利安校長:

  我以前的主人,我寫這封信是為了讓您了解到您的學生最近都做了些什麼。我聽從您的建議離開了我深愛的暴風城,在世界各地到處遊歷,以此來歷練我的知識與智慧。我去過許多地方,最後決定在月溪鎮這個可愛的小鎮定居。隨著收穫季節的到來,西部荒野的農田景色是如此的美麗。

  剛到這裡沒幾天,我就開始為附近農場中的孩子們上課了。我的課程進行得很順利,鎮長便委任我設立了一所學校,而且現在已經開始動工修建一所全新的校舍了!我從銀松森林到暴風城,現在又來到月溪鎮——誰能想到我會在艾澤拉斯經歷那麼多的事情!

  向您致意。

  斯塔文·密斯特曼托

  第二封:

  尊敬的大人:

  我聽說您需要為您的孩子找個老師。現在我暫時住在閃金鎮的獅王之傲旅店裡,由於目前月溪鎮糟糕的狀況,我被迫放棄了學校校長一職。我願做您孩子的老師,希望您能接受我的申請。如果有必要,克雷利安校長可以向您證明我的能力。

  當冬天的雨季過後,道路適合旅行的時候,我會親自前去找您。

  屆時再見。

  斯塔文·密斯特曼托寫於銀松森林

  日記:

  ……那個叫基爾斯的男孩似乎很難管教,對我來說也許是個挑戰。他的姐姐蒂羅亞則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她的美貌也格外引人注目,蒂羅亞渾身都散發著女人獨有的氣質,而他們家可能已經安排她在明年結婚了。我有點跑題了。這個星期我會陪他們一家人到他們那座艾爾文森林東谷伐木場附近的夏季別墅去度假,那裡離赤脊山很近。我希望能在那兒再給您寫信。

  ……奇特,無法自控,今天我感受到了這種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在我輔導基爾

  斯學習歷史的時候,蒂羅亞正在外面照料著她的花園。過了一會,她走了進來,把鮮紅的秋海棠放在我的手心上,對我嫣然一笑,我感到自己的心在猛烈地跳動……

  ……我敢肯定,她和我有著相同的感覺。今天早晨,她甚至把手放在了我的手掌中。當她微笑的時候,她的眼眸像鑽石一樣閃亮。我們進行著無言的交流,她已經佔據了我的心,她讓我的全身熱血沸騰。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這麼憤怒!她怎麼敢這樣對我!我教基爾斯數學的時候,蒂羅拉來了,還帶著她的一個求婚者,他們竟公然手拉著手!真是個沒教養的年輕人。蒂羅亞也沒怎麼介紹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句,「哦,這是我的家庭教師,斯塔文叔叔。他是個不錯的老人。」老人!一聽到這個詞,我的臉就漲得通紅。我不過比她大了幾歲而已,而她竟背叛了我……

  ……我的心彷彿隨著絕望而跌入了無底的深淵。她欺騙了我的感情,現在竟然還訂了婚。這個可惡的騙子,她假裝自己陷入了愛河,其實她一直以來只是想要傷害我而已。我的心裡只有黑壓壓的一片,每過一分鐘,這種感覺就更加強烈一分。我要讓她付出血的代價,但是與我流過的眼淚相比,那是多麼的蒼白無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