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五奉天

標籤: 暫無標籤

4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數五奉天 -蘇俏小說

  《數五奉天》是晉江原創網作者蘇俏的BG小說

數五奉天 -作品信息

  文章類型:原創-言情-架空歷史-愛情

  所屬系列:巾幗天下 之 二

  文章進度:已完成

  全文字數:532481字

  是否出版:尚未出版

  發表方式: 獨家發表 

  首發網站:晉江文學城

數五奉天 -作者介紹

  蘇俏,著名網路寫手,另有耽美小說筆名酥油餅(代表作《朽木充棟樑》、《敗絮藏金玉》等),蘇俏此名常用作言情小說創作。在晉江設有專欄。

  作品列表:

女尊

  芙蓉王

巾幗天下

  帝色無疆

  帝色番外

  數五奉天

  永笑鸞凰

天空之城

  東西皇(已暫停)

無所屬系列

  逍遙仙難當

  紛紛落在晨色里

  拐到一個神

  日月神祭司

廣告

數五奉天 -作品文案

  在亂世,強盜實在是一份有前途的事業。只要召集一群小弟,打劫掙點家底,各方諸侯就會對你垂涎三尺,舉著鮮花宣布:來我家吧,投資我吧。

  不過當強盜,有一點切忌,就是千萬千萬不要惹不好惹的人。舉例說――某某王爺。最最不能在某某王爺的娘去他奶娘家做客的時候打劫,不然真是……後患無窮。

  福利也是有的。比如英勇事迹傳多了,某某首富就會心生仰慕……嘿嘿。(為什麼覺得像在寫遊戲攻略。。。)

  ――這個簡介實在太白了!!!受不了的大大還是看下面這段吧。很正常的:

  宣末年,朝政腐敗,民不聊生,無數豪傑揭竿而起。

  群雄逐鹿,狼煙成霧,錦繡江山入誰手?

  廢門預言:天下紛爭,數五休戈!

  內容標籤:江湖恩怨 宮廷侯爵

  主角:鳳西卓 ┃ 配角:長孫月白、慕增一、尚信、南月緋華、尚翅北、蕭晉…… ┃ 其它:廢門

廣告

數五奉天 -內容簡介

  一個大名鼎鼎的女強盜與一個大名鼎鼎的首富的愛情故事。

  一對難搞的師兄妹在亂世搞笑的故事。

  一個王朝在江湖飄搖的故事。

  內容頗有餅子的風範,可溫馨可爆笑可大氣可小家。

數五奉天 -經典語錄

女主與男主

  1 她見過的美男不少,四大公子之中就有三個。眼前這個男子論秀不如尚信,論艷不如南月緋華,論英氣不如阮東嶺,論俊美不如尚翅北,論尊貴雍容不如蕭晉,論洒脫豪邁不如慕增一。

  他的容貌是雅,如清風臨波般的雅緻溫舒,如夤夜明月般的皎潔無暇。身上處處透著渾然物外,處變不驚的悠然,讓人如沐春風,心曠神怡。

  「神仙吧?」鳳西卓半天憋出來一句。

  男子莞爾一笑,收傘欠身道:「在下長孫月白。」

  2 長孫月白若有所覺地偏頭,含笑道:「我自幼目不能視,若有輕慢之處,還請恕罪。」

  鳳西卓的手頓時僵在半空。這樣美麗的眼睛,居然看不見?!看著他泰然自若的神情,她的鼻頭一陣針扎似的酸澀。

  「對,對不起。」好半晌,她才訥訥道。嘴巴里的最後半塊馬蹄糕好象變成馬蹄鐵,難以下咽。

  「鳳姑娘何須介懷。」長孫月白道,「我生於安樂,長於平順,雖不能見五彩世界如何繽紛絢麗,卻耳能聞天地千音,鼻能嗅自然萬物,四肢健全,可來去自如,上天已予我甚多。」

  鳳西卓感嘆道:「天下大多數人總是想為什麼別人有我沒有,卻從不想我已經擁有了什麼。長孫公子心胸浩瀚,非常人能及。」

  長孫月白道:「其實我也不過受一位高人啟發而已。」

  「高人?」

  「他曾言:仰權勢鼻息者,賤。仰富貴鼻息者,卑。仰天下鼻息者,自惱。仰他人鼻息者,自殘。我生而享樂,天下與我何相干?我死而解放,天下與我何相抵?縱橫江山千萬里,我歌我舞我無憂慮。上下日月無數載,我笑我吼我有何求?管你日月顛倒風雲變幻,我只做我世外逍遙徒。」

  鳳西卓目瞪口呆,「活得這樣自在,他不入自在山真是太可惜了。」

  長孫月白道:「他的話我雖不十分認同,卻令我茅塞頓開。人世短短數十載,與其沉溺於春秋之悲,倒不如欣賞夏冬之美。」

  3 紫氣走到她面前,冷冷道:「你應該謝公子。」

  鳳西卓笑道:「這個自然。」如果不是長孫月白,恐怕紫氣寧可跑去北夷學牧羊,也決不會跑來救她。這點自知之明她還有。

  紫氣見她笑,臉色更沉,「公子為了你替你療傷,運功過度,曾竭力暈厥。」

  鳳西卓笑容頓失。

  紫氣面色微緩,「你不要辜負公子。」

  生平第一次聽到自己竟與『辜負』二字相牽連,心虛莫明。鳳西卓看著她認真的眼神,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公子自從懂事起,便知道自己與旁人不同。旁人能看見前方無路,知道旁邊有水,能看書識字,能揮墨成畫,但公子只能在想象與記憶中勾勒景象。因此公子喜靜,他討厭旁人在他身邊時刻提醒這邊去不得,那邊有什麼。他的世界很小,容納的只有他自己。老爺與夫人想盡辦法,都不能令走出封閉。直到有一天,慕懷星前輩來到長孫世家。他對公子說了很多人,很多故事。從那以後,公子不再抗拒這個世界,他開始用耳,鼻,手來代替眼。他開始學習如何融入人群。也從那時起,他的生命中多了一個名字……」

  鳳西卓身體一僵。

  「鳳、西、卓。」紫氣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瀟洒肆意的鳳西卓,疾惡如仇的鳳西卓,自在無礙的鳳西卓。每年,新雍便會傳來很多關於你的消息。公子常常不厭其煩地一聽再聽,或許對你來說,半月宴是你第一次見到公子,見到我們,但對我們來說,你早已經生活在我們之中。」

  鳳西卓感到肩上眨眼間扛了兩隻大鐵球,比當初尚信鎖她的那個大千倍重萬倍。

  紫氣一頓,看她的目光驟然尖銳如錐,「你若負了公子,天涯海角,我必與你清算!」

  4 「其實昨晚月白來找過我。他說,今生只盼有鳳為伴,不作他想。」老夫人別有深意地看著她,「鳳姑娘,你應該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吧?」

  鳳西卓尷尬道:「明白。」

  老夫人道:「本來我這個做奶奶的,不該插手小輩的事,但月白這個孫子真是讓人又心疼又喜歡,老身忍不住想問鳳姑娘一句,你又如何?」

  鳳西卓抬起頭。

  老夫人目光灼灼地看著她,眼中滿是期待。

  瀑布下一望驚艷。

  曲廊里蠶絲相牽。

  樹林中千里赴救。

  病床前欲言還羞。

  ……曾經相處的點點滴滴不期然躍入腦海。他的執著、溫柔、無悔像無形的網,早在她發覺前就從四面八方罩來,讓她無處可逃,也無念想逃。

  心念及此,再無猶疑。鳳西卓微笑道:「有明月相陪,餘生無憾。」

  5 「老祖宗。」長孫月白抬起頭,朝著她坐的方向淡然道,「我想放手。」

  縱然早知這雙清澈的眸子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但每次看到它綻放出光芒時,依然會有種被注視的錯覺。「哦?不後悔?」

  他手指痙攣似的彈了下,點在桌面,發出『得』的一聲,半天才慢吞吞道:「後悔。」

  老祖宗很稀奇地盯著他,「後悔也要放手?」

  他點了點頭,抽回手,放在大腿上。

  「因為差點誤傷鳳西卓的事?」

  「雖然只是意外,卻足以讓我痛得夢醒。」長孫月白嘴角露出一絲微苦的笑,「何況,鳳展翅,能行天下,這樣的鳳西卓才是我冀望中的鳳西卓。她本不該為任何人駐留。」

  「她並沒有停留。」老祖宗勸慰道,「你在努力與她一同飛翔。」

  「可是我累了。不停地變換著陌生的環境讓我疲倦,也讓我越來越懦弱。」

  「所以你決定放棄?」

  「不。」他的手指慢慢握成拳,「我會等。」

  「等?」

  「等到有一天,她願意將巢鑄在我的手心。儘管不能比翼齊飛,我卻願意做她的棲息之地,將她掬於掌上。她依然可以自由自在地飛,等累的時候再回來……我會永遠留在原地守著她。」

  老祖宗道:「你為何不將話當面與她說清楚?」

  「因為如果我說了,她就一定會停下來。她有時候實在善良得讓人心疼。」他笑笑,帶著絲寵溺,「如今,正好給她時間好好考慮清楚。」所以連綠光一併帶走,留給她足夠平和的思慮環境。

  老祖宗嘆了口氣,「現在說得瀟洒,等她嫁了別人,你哭都來不及。」

  長孫月白身體微震,隨即自嘲一笑,道:「我好像更後悔了。」

  ……洒脫的女主,溫暖的男主。美好的愛情。(誰說餅子不會感情戲!!!!)

女主與師兄

  1 鳳西卓收住腳步,手中一條蠶絲飛勾住他的衣領,「起來。」

  青年配合她慢慢坐起身,伸了個懶腰,抱怨道:「你來得好慢,人家等得心都碎碎合合好幾遍了。」

  鳳西卓道:「那下次碎了就別合了。」

  「難得見一次面,就不能給點好臉色么?」青年委屈地看著她。

  鳳西卓蹲下身子,很無奈道:「不是我的錯。從小到大,一對這你這張臉,我的臉色就不會好,已經成習慣了。」

  青年道:「那說點好聽的話也行。」

  「……」鳳西卓想了想,「我還是努力給你好臉色吧。」

  2 鳳西卓轉頭看見他肩膀上鼓鼓的包袱,「得手了?」

  「得手了?你問得可真輕鬆,」慕增一假裝抹了把冷汗,「這一夜只可用驚險至極來形容……」

  鳳西卓抬手打斷他欲吐的苦水,伸手接過包袱,「反正已經平安度過,過程說不說都……」

  慕增一反手抓住包袱,抬頭望天。

  鳳西卓扯了兩下,紋絲不動。

  「恩,說不說都很重要的。」她露出一個天真笑容,「師兄,我好想好想知道經過啊,請你千萬千萬要說啊。」

  慕增一鬆開手,很無奈地道:「真是拿你沒辦法。從小愛聽故事的習慣怎麼老是改不掉啊?」

  你以為我不想改掉?!究竟是誰拿誰沒辦法啊?鳳西卓抬頭看他剛才望過的地方。

  3 慕增一收回放在包袱上的手,「師妹果然有我七分智慧。」

  鳳西卓一把把包袱掩到身後,沒好氣道:「別拐著彎罵我白痴。」

  慕增一鬱悶道:「我們到底誰拐著彎罵誰?

  4 鳳西卓平生最懊惱三件事:一是有個叫慕增一的師兄。二是經常被人叫姑姑。三是身高。四……她突然覺得三個名額最近已經不再夠用。

  5 長孫月白是三個人中最愜意的一個,只見他不緊不慢地斟了杯茶,放到青年面前,「慕兄請。」

  慕增一鬱悶地恢復正常表情,道:「你怎麼知道我是誰?」

  鳳西卓嘲笑道:「張嘴就知道了。有你存在的地方,連空氣都是鹹的。」

  慕增一疑惑道:「為什麼是鹹的?」

  鳳西卓誇張地張開雙手,擁抱藍天,「那是天地同悲落下的眼淚。」

  6 綠光笑道:「慕公子和鳳姑娘一見面就吵,真是默契十足。」

  鳳西卓軒眉一揚,卻聽慕增一搶先道:「這也是我們偶爾才見面的原因,若是天天這樣,總有一天不是她拿蠶 絲掐死我,就是我拿劍捅死我自己……」

  綠光好奇道:「為什麼死的一定是慕公子呢?」

  「當然是我修養比較好的緣故。」

  「當然是他危害比較大的緣故。」

  兩句話幾乎同時從慕增一和鳳西卓口中說出來。

  7 「我當初還以為會從西卓手上接過兒媳婦茶呢。」廢人的話里不無唏噓之意。

  慕增一楞了下,眨眼道:「爹怎麼不早說?」

  「早說你就會如我所願?」

  「早說的話,我早就把師妹打包送到長孫世家去了。」慕增一哈哈一笑,利落地掃起地上落葉。

  8 夢完師父夢長孫月白……難道她連在夢中都不願意見師兄么?師兄果然應該好好檢討,為何當師兄會當到如此失敗的田地。

  9 「師妹,別擺晚娘臉嘛。好歹師兄這次出去也帶了點東西回來給你不是?」他挑了挑眉毛,「難道你不想知道長孫月白的消息?」

  明明眼睛巴望得像條小狗,但她的嘴巴還是不饒人,「我是想知道,但對你不抱希望。」

  「這樣說就太傷感情了。」怎麼人家師弟師妹都那麼可愛聽話,他家的就這麼難纏呢?

  「沒辦法。這是我從小到大累計的經驗教訓。」怎麼人家的師兄師姐都那麼胸懷寬大,她家的就那麼陰險呢?

  兩人對視一眼,皆對對方不滿意之極。

  …總之,這對師兄妹在一起就從來沒有不搞笑。(很喜歡這一對,很難在言情小說中找到這種完全沒有曖昧的師兄妹關係,餅子我們愛死你了。)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