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更新時間: 2013-09-13

廣告

帕斯卡爾·拉米 (Pascal Lamy) 1947年4月8日出生於法國。他接受過良好的教育,上過三所法國最有名氣的大學——高等商業學校,政治學院和國立行政學院。這些學校都是法國高官和高層管理人員的搖籃。

拉米拉米

帕斯卡爾·拉米 (Pascal Lamy) 1947年4月8日出生於法國。他接受過良好的教育,上過三所法國最有名氣的大學——高等商業學校,政治學院和國立行政學院。這些學校都是法國高官和高層管理人員的搖籃。

拉米 -簡介

帕斯卡爾·拉米 (Pascal Lamy) 1947年出生於法國。他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曾先後就讀於包括法國國立行政學院在內的多所知名的政治和經濟院校。1981年至1983年,拉米擔任法國前經濟和財政部長雅克·德洛爾的顧問,后又擔任法國前總理皮埃爾·莫魯瓦的私人辦公室副主任。德洛爾1985年出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后,再次將拉米招入麾下。1985年至1994年,拉米一直擔任德洛爾的辦公室主任,並代表德洛爾參加西方七國會議。1994年至1999年,拉米進入里昂信貸銀行從事管理工作。1999年9月至2004年11月,拉米出任歐盟委員會負責貿易事務的委員。因主張發達國家應消除貿易壁壘、放寬對發展中國家的市場,拉米贏得了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稱讚。

廣告

拉米 -工作作風
拉米拉米

拉米是個獨立特行的人。他具有明顯的獨立性。他當歐盟貿易委員時,法國政府希望他為法國多辦事,但拉米有自己的行為規範。他說,歐盟委員是為歐洲服務的,不是各自國家的代表。

拉米是個「工作狂」。他愛跑步,身體健康,因為有這個本錢,所以能支撐高強度的談判和通宵達旦的工作。對於他的認真與勤奮,德洛爾稱讚不已,把他叫做「僧侶—士兵」(moine soldat, 即英文的monk soldier)。僧侶的意思是說他有信念,能苦行。士兵則意味著英勇戰鬥,一往直前。

拉米是個technocrat,即專家型高級官員。他注重材料的完備,邏輯的合理,綜合的得當,以及對於力量對比的精細的分析。這一點,從他的語言也可以得到印證。他的語言是技術專家使用的準確語言,缺少法國大政治家(如戴高樂和密特朗)那種氣勢與魅力。

廣告

拉米一向被認為是個強硬的談判人。他說自己屬於「理智多於情感」類型的人。他具有判斷的均衡感,能考慮對方的利益。當然,考慮對方的利益意在更好地捍衛自己的利益。從他對中國產品,特別是紡織品出口歐洲的態度,也可以看出他是個不被感情左右、注重理性分析的人。2004年底,歐洲人普遍擔心紡織品配額的取消將會迎來中國紡織品的「泛濫」,進而造成災難性後果。有記者問他,中國的紡織品是否將吞噬歐洲的紡織工業?拉米答道:「我們說話可要有分寸啊!誠然,歐洲的一些(傳統)企業搬遷了,為此歐洲損失了600萬個勞動崗位,但是,與此同時,歐洲在服務行業創造了3600萬個工作崗位。這些企業的搬遷有利於環保。我們還必須看到,和美國不同,歐洲的紡織業是世界最強大的。若中國紡織品過分嚴重地湧入歐洲市場時,我們還可以啟動保護條例嘛!」

廣告

在當今世界上,南北的對抗,特別在貿易方面,是個嚴峻的現實。拉米對此既了解,也正視。他主張對於南方的利益宜給予一定的照顧。他曾把自己與其他候選人相比,以標榜自己的優勢。他說,從一切標準,特別從北南差別這個標準來考察,我處於領先地位。

拉米 -政治色彩

首先應該指出,他隸屬法國社會黨。但是,他又是個貿易專家,主張推進經貿交流,主張兼顧各方利益。他在歐盟做貿易委員時,在削減農產品出口補貼問題上,力排眾議,發揮了應有的作用。因此,法國的右翼指責他出賣了法國的農業利益,說他「左」。由於他主張推進經貿交流,法國的左翼則把他定位為「自由貿易派」。在西方,自由貿易派的帽子是帶在美、英頭上的。他的處境真有點左派不親、右派不愛的味道。

在法國,戴高樂派是右派,社會黨是左派。辯論起來,各執一詞,一旦當了政,無論是內政外交,實在看不出有多大區別。若有的話,也是表現在細節和個案上。左右陣營中,又有保守和激進之分。從拉米的言行來看,他是社會黨內的中間派,或者說是個有自由色彩的社會黨人。社會黨內最左端的人反對歐盟「自由化」取向,強調維持社會福利的重要性,也反對全球化的發展。拉米全然不接受此類論點。2004年10月,他在接受法國《快報》採訪時說,一些左派人士對於市場和資本主義進行批判,其中的某些價值我是接受的,但是,這些批判在精神和智力的層面上,並沒有可觀的創新。在蒲魯東(法國空想社會主義者,提出了著名的「財產即盜竊」的口號)的批判和博維(法國現時左翼激進派)的批判之間,我看不出思想上的飛躍。

拉米 -理念與任務

對於世貿的理念,拉米主張增強交易,克服貿易阻力。他在2005年1月26日向世貿組織提出的競選申請書中指出:「開放貿易,減少障礙,無論在過去,現在和將來,這對於推動(經濟)增長和發展都是必不可少的。」這只是他的立場的一面。另一面,他像其他負責的政治家一樣,強調貿易的開放應該有序的進行。法國媒體把拉米的立場歸納為致力於「可控的全球化」。 拉米對於世貿組織的效率評價極低,很不客氣地認為其運作是「中世紀的」。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