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標籤: 暫無標籤

1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Zazarz Ludwik Zamenhof,1859-1917),波蘭籍猶太人,世界語的創始人。柴門霍夫的母語是俄語和依地語,但他也精通波蘭語和德語,他又曾學習了法語、拉丁語、希臘語、英語和希伯來語,同時也研究義大利語、西班牙語和立陶宛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決定把柴門霍夫博士作為「世界文化名人」,以表彰他對人類的貢獻。

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人物簡介
(圖)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在西方,人們對包括知識產權在內的私有財產是十分尊重的,法律規定,個人的私有財產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其子女有繼承權,受到國家保護。但是1887年7月26日,在出版《世界語第一書》時,柴門霍夫聲明:「國際語同每一種民族語一樣,都是社會的財富,作者永遠放棄對它的一切個人權利。」柴門霍夫把這種語言的命運完全交給了使用它的群眾,由群眾去決定它的未來。

柴門霍夫不僅放棄了作為世界語創始者的專利權,而且還放棄了他的全部世界語著作和譯作的版稅,任何出版社和個人都可以免費使用和再版他的作品。


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生平經歷
(圖)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1859年12月15日,柴門霍夫出生時波蘭在沙皇俄國的統治下,根據俄國的戶籍規定,取名為拉扎魯·馬爾科維奇·柴門霍夫 (加上父名) ,但波蘭獨立后,根據新政府的規定,雖然他是猶太人,也得加上基督教教名,所以他的身份證上的名稱變為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廣告

柴門霍夫的父親是一位語文教師,這為兒子學習語言創造了良好的條件,在童年時代,柴門霍夫就學會了波蘭語、俄語、德語,上中學以後,他勤奮學習,又掌握了拉丁語、希臘語、法語、英語、烏克蘭語。從十六歲起就開始致力於國際語的研究,經過兩年多的刻苦鑽研,十九歲時終於完成了後來叫做世界語的初步方案。

後來他到莫斯科和華沙先後學醫,1885年畢業后成為一名眼科大夫,在行醫過程中他一直學習外語和繼續研究國際語言,直到1887年在他未來岳父的資助下,他才能以筆名「希望大夫」出版他的研究成果:《國際語言》。世界語中「希望大夫」為「Doktoro Esperanto」,Esperanto也就成為世界語的習慣名稱。

1888年,他又聲明自己不願做新語言的創造者,只暫作一個發起人,他宣布把世界語交給群眾,讓它在實踐中接受檢驗和得到發展。

廣告

1905年法國布洛涅「第一屆國際世界語大會」的召開。從這以後,世界語便逐步在全世界傳播開來。

1917年4月14日,柴門霍夫病逝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波蘭戰區,享年58歲。


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人物評價
(圖)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拉扎魯·路德維克·柴門霍夫

阿納托洛·科黑在《我對柴門霍夫博士的回憶》一書中寫道:「柴門霍夫博士是華沙每周一天免費為窮人治病的唯一的醫生。」(《今日保加利亞》1958年第12期第22頁)   

埃米利安·洛茨在他的《回憶柴門霍夫》中寫道「柴門霍夫不是一個實利主義者,作為一個眼科大夫,他經常為窮人免費治病。」(《波蘭世界語者》 1959年10-12月第6期第4頁)

卡齊米埃爾茲·蒂明斯基曾參加過柴門霍夫大師的安葬儀式。他在《在墓旁》一文中寫道:「跟隨在他後面的是浩浩蕩蕩的人群,他們大部分是來自西伯萊地區的群眾。由此可見,說我們的大師生前免費為窮人治病並幫助他們是可信的。」(《波蘭世界語者》1956年3—4月第2期第2頁)

1906年10月中下旬,柴門霍夫去布魯塞爾和巴黎,為的是在那裡分別同查理·勒曼爾和埃米爾·亞瓦爾討論關於世界語的改革問題。當他從巴黎到柏林時,謝絕朋友們為他買頭等車廂的車票。10月23日勒曼爾寫給亞瓦爾的信中說:「柴門霍夫離開了,我心中感到很壓抑,看著他離去一消失在這個廣闊的世界里一這位半個基督徒,他不讓我為他買頭等車廂的車票去柏林,自己坐三等車悄悄地走了,只給他的小女兒帶了一點糖果,給他自己帶了兩塊蛋糕。我認為,他為我們樹立了一個值得欽佩的榜樣。」(參見《尼斯文學雜誌》1959年1—2月第21期第83頁)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