戇夫成龍

標籤: 暫無標籤

21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戇夫成龍是由郭晉安、宣萱、曹永廉、楊婉儀主演。

廣告

戇夫成龍   戇夫成龍 Square Pegs(TVB,2002年出品)

  

1 戇夫成龍 -監製:

黃偉聲

  

2 戇夫成龍 -編審:

劉彩雲

  

3 戇夫成龍 -演員:

郭晉安、宣萱、曹永廉、楊婉儀、元華、唐寧、許紹雄、盧宛茵、陳秀珠

  此君傻人有傻福

  大難不死,

  必有後福?!

  因為命運的作弄而令原本為富家子的丁常旺(郭晉安)與孤兒窮書僮包繼宗(曹永廉)互換了身份。

  民初,旺本是包慶豐(元華)九代單傳的獨子,因原配妒忌,懷有身孕的旺母被逐出家門。包大富(李成昌)一直覬覦親叔豐的財產,為除卻旺繼承家產的機會,富欲先發制人幹掉旺兩母子,旺母被殺死,而旺則被打傷至失憶,富另找來孤兒宗來假冒包家大少爺。旺雖大難不死,但行為像七、八歲的傻仔,輾轉流落到烏龍鎮,幸被米珠蓮(盧宛茵)誤認為失蹤的兒子。

  柳湘湘(陳秀珠)與蓮曾私下為兒女訂媒妁之言,旺本應娶湘的親女為妻,然湘卻將繼女凌彩鳳(宣萱)嫁給傻仔旺,反之將凌彩蝶(唐寧)嫁給宗。其實旺在失憶前曾與未婚妻楊佩君(楊婉儀)訂下婚盟,旺突然失蹤,君經明查暗訪后成功接近旺,旺夾在鳳與君之間,兩女發覺旺的身世事有蹺蹊,合力將真相查出及助旺回復記憶。宗的冒充少爺身份能否繼續?傻仔旺最後能否與包老爺相認?面對新歡與舊愛,旺可否盡享齊人之福呢?

4 戇夫成龍 -分集劇情



第1 集  彩鳳忙著做家務時,二娘柳湘湘則在替女兒彩蝶悉心打扮,希望她得到城中首富之子包繼宗垂青。鳳去市集買鵝為父順昌接風,卻因仗義幫忙傻仔兼「笑口酥」的太子丁常旺,被偷去了鵝。鳳有感昌為生計四處奔波,希望重開亡母的「芬芳茶館」。鳳往買笑口酥,與宗的堂兄大富發生齟齬。鳳到慶豐行洽談租鋪事宜,與富冤家路窄,但鳳的見識及幫忙,令宗及富另眼相看,宗還答應租鋪給她。蝶以為宗看上她,雀躍不已。鳳遺失手繩上的一顆珠,被旺拾獲及吞下肚內。旺母米珠蓮認為要替旺娶個老婆,於是拿契約要湘履行婚約,湘苦惱。

第2集  蝶哭說不要嫁給傻仔旺,時宗至,湘見到他即靈機一動。湘拜訪宗,宗以為她說的是鳳,答應娶她。湘與蝶知道宗要娶的是鳳,晴天霹靂。湘想起丁家與包家同一天來迎親,心生一計。鳳接到綁架昌的勒索信,湘獻計,鳳無奈答應嫁宗。旺知道鳳要嫁人,心感不舒服。成親前夕,旺得悉新娘是鳳時,興奮。丁家花轎遲遲未到,反而包家花轎卻早到,鳳更自動上了包家花轎,湘惟有再施詭計。拜堂后,鳳驚見新郎是旺,嚷著要離開,蓮卻不讓她走。鳳在蝶給她的饅頭中發現有張字條,始知一切是湘的詭計,心往下沉。

第3集  宗醒來驚見枕邊人是蝶,只感受騙,坦言只喜歡鳳,蝶傷心。宗父慶豐為了家聲,著宗只好認命。蓮往找湘晦氣,又指鳳不肯洞房,湘獻計。昌回家驚聞兩女已嫁,即到丁家將鳳帶走。父女回家途中被官差收監,鳳答應嫁給旺。旺父有力教旺如何洞房,旺似懂非懂。鳳也教旺如何「洞房」,旺覺好玩。翌晨,力及蓮苦候二人來斟茶,卻等到日上三竿仍不見。鳳決定大灑丁家金錢,蓮二老為了旺只好啞忍。蝶正式向豐等斟茶,宗堂姐金枝故意向她施下馬威。三朝回門日,昌一見旺就頭痛,蝶則愧對鳳。

第4集  鳳安慰昌,說誓要丁家忍不住休掉她。鳳以蝶的字條要脅湘支持重開芬芳茶館。湘請豐參加茶館開張禮,豐不屑,蝶惟有自掏腰包打造金茶壺作賀禮。茶館開張日,蓮與力不請自來,使計令鳳當眾斟茶給他們。事後鳳帶旺去買首飾,不果,回家后更沒有飯吃。是夜,鳳到廚房找東西吃,竟連半粒飯也找不到,還被珠蓮鎖在廚房。鳳被困兩天後乖乖做家務,且聽到媳婦二字即變得神經質,更在午夜磨刀,嚇壞蓮二老,二老商量休掉鳳。翌日,二老拉昌去鄉公所,要休了鳳,又說會出錢安置她到瘋人院,昌大驚下爆出鳳在做戲。

第5集  鳳欲返茶館幫忙,卻被常旺纏住,怒責他只顧玩樂。楊佩君從省城來到,四處尋找失蹤未婚夫李繼宗,不幸錢包被女扒手偷了,鳳收留她,君感激。旺嚷著到書齋讀書,老師魯先生問他平日最喜歡做甚麼,旺的答案令鳳尷尬。君一見旺即激動地叫他「繼宗」,嚇得旺落荒而逃。君發現鳳的丈夫就是旺,晴天霹靂。鳳邀君當旺的老師,君連忙答應。君不斷追問旺是否記得她,嚇怕旺。豐見長工又添丁,教宗加把勁。君千方百計要令旺恢復記憶,不果。旺不肯回家,還展示被君扎過的針孔,鳳即拉旺回家問個明白,當見到君卻大吃一驚。

第6集  佩君解釋得悉常旺小時候並非傻仔,所以才向他施計。彩鳳本要替常旺出頭,卻原來老師變成豬頭。湘湘著彩蝶趕快生個兒子,在包家地方自然提升,彩蝶慨嘆一人之力怎能生仔,湘湘即贈她秘制大補丸。彩蝶孤注一擲,煲下補藥給繼宗喝,豈料陰差陽錯自己喝了,即時覺得全身熱烘烘,沖往浴室淋冷水。此時慶豐進入浴室,彩蝶慌忙離開,此情此景被金枝看見,翌日即謠言滿天飛。彩鳳責彩蝶不應用旁門左道,應該以真情感動繼宗。  常旺纏著彩鳳要她為自己骨,彩鳳改搔癢他的腳底。常旺的笑聲令佩君誤會,更不顧一切沖入二人房間,其後尷尬說入錯房,回房后更不停吃小食讓自己冷靜。繼宗訛稱應酬到「忘憂吧」飲悶酒,又向啞吧老闆巴大叔傾訴心事;另邊廂,彩鳳也不想回家,走進忘憂吧。二人相遇感觸良多,彩鳳為免傷害彩蝶,著繼宗專心一致對彩蝶。佩君帶常旺到河邊,又說山賊故事,常旺卻露出驚慌神情,喚上更多惡夢。常旺畫出在夢中被面譜人朴頭的樣貌,佩君更覺常旺身世可疑。佩君見有力鬼鬼祟祟離家,即蹤他到鎮外小屋,並看見他跟一婦人阿夢講數,當中涉及常旺身世之謎。有力發現阿夢的兒子,就是他的兒子,不知所措,其後更發現佩君在偷聽,請求她保守秘密。彩鳳見有力買鞋送給佩君,又見二人為在省城買屋收租而眉來眼去,懷疑二人有姦情。

第7集  力知道鳳悄悄到茶館幫手,鳳即以他金屋藏嬌事要脅。租戶要求減租,豐堅拒。富採取殺一儆百,租戶紛紛交租,宗感不安。是夜,豐的死對頭「叉燒包大俠」送米給該租戶。豐要蝶嘗試當家,枝不忿,故意為難她。  力驚悉夢子並非他親兒,夢發難要求掩口費。旺欲入書齋讀書,魯之子豪乘機作弄,叫他上山採摘蘋果王作拜師之禮。蓮得悉鳳每天返茶館幫忙,著她到餅鋪幫手,改由君照顧旺。宗看見鳳在洗盤子,心痛地去買醉,回家途中被怡紅院姑娘硬拉入內。翌日,枝揶揄蝶與宗貌合神離,宗才去飲花酒。

第8集  旺將親手織好的草蜢給鳳作賠罪,鳳隨口說要他寫一百句對不起及織一百隻草蜢,才原諒他。旺大清早帶鳳到涼亭,鳳見涼亭滿布字條及草蜢,感動。鳳奇怪君在房中狂吃小食,君訛稱未婚夫已回鄉成親。鳳驚見旺穿上學生服后的模樣,接著又看到君偷吻旺,決定撮合二人。  旺嚷著要鳳替他松骨,鳳叫他先去洗腳,其後忘了而睡著。可憐旺在房外苦等她整夜,結果著涼了。蓮怒責鳳存心害旺,決定休掉她。長工江榮到茶館找鳳,指旺要跳崖。宗無意中知道旺與鳳仍未有夫妻之實,暗喜。魯願收旺為學生,眾大喜,但想到要辭退君,感為難。

第9集  鳳又見到君狂吃火鍋,心驚。鳳請教大夫如何醫治君的神經質,卻被路過的宗誤會她暗戀自己。鳳帶常旺到君的鄉下調查,二人抵達大石村,村民一見旺即喊他李繼宗,鳳更看見君與李的合照。旺走到李母秀娟生前的菜田,將田中香葉帶回家。  宗無意中發現「叉燒包大俠」就是豐,豐說出原委,並決定將慶豐行交給宗打理。宗得悉她與旺去了旅行,到「忘憂吧」買醉,回家后誤將蝶當作鳳,與她發生關係。鳳回來,表示知道君為何對旺著緊,君說出心中懷疑。蝶要為宗做生日,並說要請鳳來吃飯,宗暗喜;鳳亦讓君單獨與旺慶祝生日。

第10集  宗到「忘憂吧」喜見鳳,鳳得知他與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錯愕。宗偷偷為娘親設靈位,蝶負責訂造石碑時遇到鳳與君,二人赫見包夫人也叫李秀娟。君懷疑有人盜用旺的身份,決定往找包夫人近身侍婢蘭姨問個明白。旺學做餅,但眾人假裝好吃,旺知道后感受傷;是夜,鳳看見他偷偷在廚房學搓粉。  旺做出棋子餅及香葉餅,眾大讚。豐無聊地四處逛,被旺撞跌手上的銅錢,要他以棋子餅作抵償,當嗅到香葉餅的香味,激動不已。旺拿著垂死的香葉找豐,豐帶旺到果園進行移植及施肥。君回來,表示蘭已移居南洋,著鳳向宗打探,鳳感為難。

第11集  大富提議利用慶豐行商船大量入錫蘭紅茶,繼宗全力支持,又說富貴共享。彩鳳到慶豐行找繼宗,繼宗忙得透不過氣,二人相約在「忘憂吧」見面。彩蝶與繼宗表妹賈盈盈往慶豐行途中遇到江榮,江榮無意中勾爛盈盈的衣服。彩蝶在慶豐行等候繼宗回來看大戲,良久未歸,焦急。彩鳳想買下茶館鋪位,繼宗願以相宜價錢賣給她,彩鳳大喜。彩鳳向他打探童年往事,繼宗突然想起約了彩蝶看大戲,匆匆離開,彩鳳卻以為他有心隱瞞。彩鳳吩咐常旺要多愛護佩君,因為她與父鬧翻而無家可歸。翌日,常旺給佩君看親手做了的剪紙,指其中一成員就是她,說會照顧她及視她為一家人,佩君感激得眼眶一紅。江榮送餅時再遇盈盈,盈盈向他追討賠償,又使計「屈」他非禮自己,江榮氣結。常旺到果園,慶豐正在煮緣豆沙給他吃。慶豐對常旺惡言惡語,又要他背自己回家,常旺卻仍以誠待他。繼宗到茶館,有茶客竟叫他華生,但他否認,彩鳳和佩君見狀追出向茶客打聽華生是何許人,其後佩君決定到三水查看。江榮扮病欲避開盈盈,盈盈卻找上門,還搶去他的錢袋,江榮追出,盈盈突然心絞痛,江榮以為她重施故技。  彩蝶無意中知道繼宗在看大戲日與彩鳳約會,不安。彩鳳與繼宗因茶館契約一事在忘憂吧碰面,彩鳳乘機再探聽其童年事,繼宗醉醺醺說出童年慘況,彩鳳感難過。彩蝶到慶豐行找不到繼宗,不自覺到忘憂吧,駭見繼宗與彩鳳拉拉扯扯,還聽到繼宗說最愛是彩鳳,傷心欲絕。

第12集  彩鳳 聽 到 繼 宗 說 最 愛 是 她 , 怒 摑 他 , 又 責 他 對 她 有 非 分 之 想 ,枉 費 彩 蝶 對 他 痴 心 一 片。 繼 宗 在 街 上 遇 見 彩 蝶 , 彩 蝶 哭 訴 一 心 等 待 他 回 心 轉 意 , 想 不 到 只 是 彩 鳳 的 替 身 ,求 他 寫 休 書 。 慶豐 追 問 彩 蝶 離 開 包 家 原 因 , 繼 宗 支 吾 以 對 , 慶 豐 認 為 彩 蝶 是 個 好 媳婦 , 著 繼 宗 哄 她 回 來 。 彩 蝶 向 湘 湘 透 露 可 以 忍 受 繼 宗 不愛 她 , 卻 不 能 忍 受 他 愛 彩 鳳, 湘 湘 好 言 相 勸 。 彩 鳳 到 茶 館 , 彩 蝶 一 見 她 就 轉 身 離 開 。 彩 鳳 追 出 表 明 對 繼 宗 沒 有愛 意 , 彩 蝶責 她 不 懂 避 忌 , 讓 他 有 幻 想 , 彩 鳳 有 口 難 言 。 常 旺 見 彩 鳳 悶 悶 不 樂 , 親手 做 餅 送 到 凌 家 , 又 做 皮 影 戲 給 彩 蝶 看 , 結 果 令 兩姊 妹 和 好 , 順 昌 也 對 他 另 眼 相 看。 繼 宗 回 想 彩 蝶 從 前 種 種 , 往 凌 家 接 她 回 家 。 繼 宗 求 彩 蝶 給 他 一次 機 會 重 新 開 始 ,學 習 如 何 珍 惜 她 , 順 昌 拒 絕 並 拉 彩 蝶 入 屋 。 彩 蝶 得 悉 繼 宗 冒 雨 站 在 屋 外 等 她 原 諒 ,心 軟 。 盈 盈 到 「 笑 口酥 」 找 江 榮 去 玩 , 江 榮 以 工 作 忙 推 卻 , 盈 盈 即 買 下 多 盒 笑 口 酥並 著 他 送 貨 。 江 榮 親 手 做 了 個 鞦 韆 給 盈 盈 玩 , 二 人 互 感 異 樣。 繼 宗 為 表 誠 意 , 對 彩蝶 任 勞 任 怨 , 二 人 到 郊 外 , 彩 蝶 著 繼 宗 到 鄰 村 買 砵 仔 糕 後 , 突 然 聽 到 金 枝 與 魯 先 生的 對 話 , 恍 然 二人 在 偷 偷 拍 拖 。 佩 君 從 三 水 回 來 , 指 馬 家 果 然 有 個 書 僮 叫 華 生 , 最近 才 被 贖 身 , 彩 鳳 也 表 示 不 便 再 向 繼 宗 打 探 , 二 人 決 定向 慶 豐 著 手 。

第13集  常旺做餅工夫愈來愈好,珠蓮考慮傳授笑口酥的秘訣給他。常旺不小心令香葉燒焦,結果令慶豐煮出跟從前一樣味道的香葉綠豆沙來,連常旺也說這味道很熟悉,二人開心不已。佩君奇怪常旺與慶豐都愛吃香葉綠豆沙,當知道是慶豐老婆教他煮的,更懷疑常旺與慶豐是兩父子。慶豐約繼宗去行山,增進父子感情。  繼宗首次帶彩蝶一起去應酬,又體貼送她回家,彩蝶心甜。魯先生送山水畫到包家,金枝拉他入房送他親手做的外套,此時慶豐至,幸得彩蝶幫忙掩飾。金枝問彩蝶會否以此事要脅她,彩蝶失笑。金枝透露與魯先生相遇及相戀經過,害怕一個鰥夫、一個寡婦走在一起會被人恥笑,才偷偷摸摸。彩鳳從盈盈口中得悉,慶丰采取滴血認親方法與繼宗相認,佩君認為常旺與繼宗之間仍有很多巧合處及疑點,堅稱繼宗盜用了常旺的身分。  常旺到茶館幫忙,又陪順昌去取貨,當打聽到順昌在彩鳳日生時會送她最愛吃糖冬瓜后,心有決定。常旺將自製「糖冬瓜」送給彩鳳,彩鳳失笑,教他炮製糖冬瓜的方法。常旺用了兩天時間曬糖冬瓜,慶豐表示買現成的更化算,常旺認為親手炮製才矜貴,結果中暑暈倒。彩鳳知道后深受感動。珠蓮決定傳授笑口酥的秘訣給常旺,彩鳳更親手做圍裙作鼓勵。

第14集  常旺帶自製笑口酥到茶館,見有茶客嫌加價后茶錢太貴,即贈笑口酥平息其怒氣,順昌靈機一動,以「一茶二餅」作招徠。佩君表示查過大英百科全書,指滴血認親不可靠,又說出血型的關係,彩鳳給她搞得頭昏腦脹。慶豐煮了香葉綠豆沙給繼宗吃,繼宗卻毫無感覺,只說味道怪怪,慶豐失望。慶豐知道繼宗為秀娟立了靈位,偷偷去拜祭,佩君突然出現追問他與秀娟關係,慶豐斥她多管閑事。佩君肯定秀娟與慶豐是夫妻,彩鳳提議上演一幕「包公夜審郭槐」。彩鳳冒認常旺約會慶豐,更在他的綠豆沙內下藥,再由佩君假扮秀娟,可惜佩君還未說完繼宗並非其親子,慶豐已暈倒。慶豐醒來以為撞鬼,心緒不寧。  繼宗與彩蝶為慶豐去買安神茶,彩蝶冒雨為繼宗張羅雨傘,繼宗感動地擁抱她。佩君堅持去南洋帶蘭姨回來,彩鳳見她對常旺盡心儘力,安慰她說一定有回報。珠蓮誤將有力的「棺材蟀」弄死,有力為不能出賽而沮喪,常旺請纓與他一起去墓地捉「棺材蟀」。  有力一見墳墓即嚇得半死,常旺卻堅持要捉到。常旺回房即被彩鳳責備只顧去玩,欲辯無從。翌日,彩鳳才知錯怪了常旺,向他賠罪,常旺要她陪自己玩一天。二人到郊外玩滑草、吹泡泡及偷酒飲,彩鳳更教他織草戒指,常旺則背著醉醺醺的她回家。

第15集  彩鳳醒來驚見常旺睡在身旁,告誡自己以後不要飲酒,還暗中將常旺給她的草戒指扔掉。慶豐隨意的一句話,令常旺想出送「老婆餅」給彩鳳做生日禮物。繼宗無意中發現大富利用慶豐行的商船運鴉片,要告訴慶豐,大富直指繼宗並慶豐親子,還拿出證據來,說若告發他會打回原形,繼宗聞言晴天霹靂。繼宗失魂落魄回家,說現在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害怕失去一切,彩蝶發誓無論發生甚麼事都在他身邊。大富見繼宗想通了,叫他簽下協議書,將來繼承身家后要對分,繼宗恍然他處心積慮謀取包家家產。  常旺將眾師傅趕出制餅房,眾奇怪。常旺拿著自創「老婆餅」給慶豐品嘗,慶豐大讚好味。此時有兩男子突然出現,綁走二人。眾見常旺遲遲未出現彩鳳生日宴,擔心不已。另邊廂,繼宗接到綁票勒索信,要求一萬個大洋贖金。大富反對付贖金,認為慶豐早死對他們有利,繼宗猶豫。彩鳳回想常旺對自己情深一片,緊張尋找扔掉的草戒指。繼宗決定贖慶豐回來,到銀樓取錢時始知他只能取一千個大洋,被大富取笑慶豐連他也不相任。繼宗遊說大富幫忙籌贖金,大富答應。慶豐與常旺使計騙綁匪,成功逃離魔掌。繼宗籌得贖金去救人,中途遇慶豐二人,大喜。彩鳳知道常旺為保身上「老婆餅」而受傷及捱餓,感動。

第16集  豐表示會授權宗動用其資產,富聞言暗喜。常旺傷勢未痊癒便炮製「老婆餅」,眾讚不絕口,命名為「老婆餅」出售。豐正要為授權書籤名,宗以自己經驗不足阻止。旺為鳳補祝生日,鳳感動地吻向他。蓮見客人只買老婆餅,令笑口酥滯銷,感不是味兒,旺與鳳買了玉鐲哄她。蝶指出鳳愈來愈喜歡旺,鳳吃驚。榮希望娶盈為妻,但擔心豐會反對。豐知道榮欲娶盈,大力反對併當眾奚落他。盈建議私奔,榮感苦惱。枝被盈的私奔所感動,也要求魯一起私奔。豐到「笑口酥」找盈,旺竟帶他四處兜圈子。

第17集  盈矢言與榮相愛,豐終答應讓二人拍拖。魯怕人言可畏避開枝,枝不理別人眼光當眾示愛,魯終也豁出去。君與蘭從南洋回來,蘭指真正的包繼宗背上有傷疤,旺背上也有傷疤,君大喜。但蘭一見富與宗即避開,富察覺有異,追著蘭至後巷,蘭驚慌下透露得悉頂包一事,富痛下殺手。蝶有孕,豐高興不已,宗卻心情沉重。君向旺催眠,當旺正要說出一些重要事時,豐來到驚醒了旺,君怒責他,更衝動說出旺才是其親子,豐不信。鳳勸君對恢復旺的記憶不應操之過急。豐在街上遇神運算元,當他算出豐已尋回親子及媳婦正懷孕,放心。

第18集  昌與湘知道蝶有孕,大喜,鳳卻擔心。鳳與旺去看星星,鳳感慨說借來的幸福總會完結。君質問鳳是否愛上旺,鳳承認但會守諾歸還旺。鳳故意指責旺弄斷她的手繩,收拾行李返娘家。旺大受打擊,邊流淚邊自責,眾見狀也感難過。蝶追問鳳為何愛旺卻要離開他,鳳只說不想泥足深陷。旺造不出以前的老婆餅,沮喪,君以自己等待未婚夫的心態鼓勵他。旺將特製老婆餅送給鳳,鳳拒見。旺託君送給鳳,鳳責君此舉是再給旺希望。旺送餅到茶館,偷看鳳一眼也心滿意足。豐割傷了手,想起君的一番話。豐欲將一半家產捐給包氏祠堂,見宗贊成,即說君指旺才是其親子是荒謬,富與宗聞言色變。

第19集  富知道旺是包繼宗,逼宗下手殺旺。旺想起每月十五跟鳳的約會,嚷著早點睡,君難過。昌與湘千方百計哄鳳去赴約,鳳不去,當知道旺因造餅而燙傷手,也未能打動她。蝶摻扶醉醺醺的宗時不慎跌倒,宗大驚。旺燃點樹上的燈籠,等待鳳至,突然颳風下雨,旺拯救熄滅的蠟燭,不果,還摔了一跤將特大老婆餅跌碎了,旺傷心痛哭,兩男子突然出現擄走旺。蝶的胎兒平安,宗向她透露自己身世秘密及富的詭計,已著人將旺賣到南洋。旺墮海,在水中掙扎時腦中閃過一些影像。鳳將昏迷的旺救上岸後,向他表白愛意,旺醒來擁著她,鳳驚悉旺已恢復記憶。二人返家途中遇君,鳳轉身離開。

第20集  旺一見到君即想起往事及答應畢業後娶她,君開心不已。富說宗與蝶去了靈隱寺休養,豐不以為然,鳳聞言一凜,說出旺被擄事,著豐小心,枝即表示寸步不離保護豐,富生疑。鳳看見旺與君相擁,難過,告訴二人懷疑宗與蝶被富擄去。旺硬拉豐到果園,說想起有關香葉及娟的事。旺透露香葉的別名叫翠羅香,豐恍然眼前人是自己親兒。時富持搶出現,坦言部署二十年只為包家家產,富欲殺豐時,旺使計拖延時間。另邊廂,魯發現枝被綑綁在房內;鳳趕去派出所求救,竟在門前不支倒地;君為救旺,反而被富脅持……旺、鳳與君的三角關係如何解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