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蓋爾語

標籤: 暫無標籤

32

更新時間: 2013-09-19

廣告

愛爾蘭語(Gaeilge na hÉireann),在英語中也稱為Irish Gaelic,因此在漢語中愛爾蘭語也有「愛爾蘭蓋爾語」等其他譯名。愛爾蘭語在語言分類上屬於印歐語系的凱爾特語族,和同屬該語族的布列塔尼語、威爾士語、以及蘇格蘭蓋爾語有相當密切的關係。愛爾蘭語是愛爾蘭共和國的官方語言,同時也是北愛爾蘭官方承認的區域語言,使用人口有26萬。在語言學者關於母語運動的討論中,最常提到的兩個語言是希伯來語和愛爾蘭語。不過,前者通常被視為是少數成功的母語運動之一,而後者的母語運動,則被不少學者認為是一個失敗的例子。

愛爾蘭蓋爾語 -愛爾蘭蓋爾語

       在語言學者關於母語運動的討論中,最常提到的兩個語言是希伯來語和愛爾蘭語。不過,前者通常被視為是少數成功的母語運動之一,而後者的母語運動,則被不少學者認為是一個失敗的例子(黃宣范 1995,177)。

愛爾蘭蓋爾語 -愛爾蘭語字母

愛爾蘭語字母表是由拉丁字母組成,分為新拼字法和舊拼字法。

新拼字法 (Roman variant of the Latin script):

A a (Á á), B b, C c, D d, E e (É é), F f, G g, H h, I i (Í í), J j, L l, M m, N n, O o (Ó ó), P p, Q q, R r, S s, T t, U u (Ú ú), V v, W w, X x, Y y, Z z
舊拼字法 (Gaelic variant of the Latin script) (圖像可參閱en:Image:Uncial alphabet.png):

A a (Á á), B b (Ḃ ḃ), C c (Ċ ċ), D d (Ḋ ḋ), E e (É é), F f (Ḟ ḟ), G g (Ġ ġ), H h, I i (Í í), L l, M m (Ṁ ṁ), N n, O o (Ó ó), P p (Ṗ ṗ), R r ɼ, S s ſ (Ṡ ṡ ẛ), T t (Ṫ ṫ), U u (Ú ú)


愛爾蘭蓋爾語 -愛爾蘭語的歷史
愛爾蘭人的先民主要是屬於克爾特部落群的蓋爾人,並吸收有伊比利亞人、諾曼人、以及盎格魯撒克遜人的成分。伊比利亞人是愛爾蘭島上最早的居民,來自庇里牛斯半島。在西元前4世紀的時候,蓋爾人從法國南部和西班牙北部來到愛爾蘭島(也有學者認為這批蓋爾人系來自蘇格蘭)。他們同化了居住在當地的伊比利亞人,並成為愛爾蘭民族的基礎(穆立立 2000)。多數的歷史學家相信,在西元前7世紀左右,蓋爾人就開始在愛爾蘭島上定居,從事農業生產和飼養家畜(杜昆2000)。因此,愛爾蘭語有著相當長遠的歷史。

愛爾蘭蓋爾語 -愛爾蘭語的起源

雖然愛爾蘭島在西元前就已經有人定居,不過,和愛爾蘭語相關的文字紀錄,卻一直要等到西元4世紀左右才出現。現存關於愛爾蘭語最早的紀錄,是在一種被稱之為「歐漢(Ogham)」的特殊石頭上發現的,透過在這些石頭上所刻寫的文字,語言學者可以找到和原始愛爾蘭語相關的一些蛛絲馬跡(Wikipedia 2005a;O'Donnaile nd)。

西元432年,聖派特瑞克(St. Patrick)從歐洲大陸抵達了愛爾蘭,同時也開始了將這些蓋爾人轉化為基督徒的過程。一般相信,聖派特瑞克是將羅馬字母介紹到愛爾蘭的第一個人。經由這些以羅馬字母書寫的文字紀錄,比如說愛爾蘭傳教士在經書邊緣所寫的一些詩歌(其中以〈克爾之書(Books of Kells)〉最為有名),我們在今天才可以對早期克爾特人的部分口語文學傳統,有某種程度的認識(Wikipedia 2005b;O'Donnaile nd)。

事實上,如果從書面文學的觀點來看,愛爾蘭文學的歷史算是相當久遠。Bradaigh(2000)就認為,在歐洲可以發現的最早書面文學,是在西元前8世紀左右以古典希臘文寫成的,再來則是在西元前1世紀左右以拉丁文寫成的作品。而西歐出現的第三個書面文學傳統,就是以愛爾蘭語寫作的一些口傳文學作品了。

愛爾蘭蓋爾語 -愛爾蘭語的擴散

在愛爾蘭人轉化為基督徒以後,隨著這群人之足跡的擴展,他們一方面開始在蘇格蘭南部建立新的據點,而將他們的文化和語言介紹給原來居住在該地的皮特人(Picts),另一方面,他們也開始將這些皮特人轉化為基督徒。大概在西元6世紀中葉左右,不論是在政治、軍事、文化、語言等層面,愛爾蘭人都已經在蘇格蘭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力。一直到今天,在蘇格蘭人所使用的「蘇格蘭蓋爾語」中,我們都還可以找到不少和愛爾蘭語類似的辭彙。事實上,所謂「Scot」這個辭彙,一開始正是羅馬人用來稱呼從愛爾蘭入侵到蘇格蘭的這群蓋爾人的,到後來則變成是描述「海外愛爾蘭人(Irish abroad)」的一個辭彙(O'Donnaile nd)。

在西元9世紀左右,愛爾蘭語已經擴張到蘇格蘭的大半部、英格蘭的北部、以及人島(the Isle of Man)等地區。西元852年,來自北歐的維京人(Vikings)入侵愛爾蘭,雙方並在914年展開了一場時間幾乎長達100年的戰爭。無論如何,當維京人於1014年在都柏林附近被擊潰的時候,愛爾蘭語已經成為愛爾蘭和蘇格蘭的犟勢語言,這也幾乎可以算是歷史上愛爾蘭語發展的最高峰(Wikipedia 2005b;O'Donnaile nd)。


愛爾蘭蓋爾語 -英格蘭人的入侵

1169年,才遭受「諾曼征服(Norman Conquest)」不久的英格蘭王室派兵侵略愛爾蘭,愛爾蘭人也因此展開了愛爾蘭歷史上長達800年之久的反抗運動。1171年,英王亨利正式成為愛爾蘭君主(Bradaigh 2000;杜昆 2000)。這些從英格蘭渡海而來的入侵者,多數都是使用諾曼法語(Norman-French),少數則是使用英語。由於他們的人數不算太多,因此受到影響的主要區域是在都柏林附近,至於在愛爾蘭的其他區域,愛爾蘭語依舊是民間使用的主要語言(O'Donnaile nd)。

然而,隨著英格蘭人統治的深化,至少在政治層面上,英語終於慢慢取代了愛爾蘭語的地位。1367年,英格蘭人通過了「基爾肯尼法案(Statutes of Kilkenny)」,該法案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盎格魯化(anglicisation)愛爾蘭,企圖大力壓制愛爾蘭人的語言和習慣(Bradaigh 2000)。1601年,愛爾蘭人反抗英國的企圖再一次失敗,在這一年以後,愛爾蘭本地貴族的力量幾乎完全被瓦解掉。1641年,愛爾蘭人再次爆發反抗運動,這次是以天主教徒對於英國新教徒的反抗作為主軸。1649年,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率英軍鎮壓了這次起義,整個愛爾蘭終於在實質上完全置於英國統治之下(Wikipedia 2005b;O'Donnaile nd;杜昆 2000)。

在這種情況下,大致上在1800年左右,英語在愛爾蘭已經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犟勢語言。在愛爾蘭島上,幾乎任何在政治、社會、經濟、文化上享有權勢的人,使用的都是英語,而不是愛爾蘭語。雖然如此,愛爾蘭語仍然有400萬左右的使用人口,但多數都是屬於下層階級的農民(O'Donnaile nd)。

愛爾蘭蓋爾語 -國民教育體系和愛爾蘭大飢荒

然而,19世紀上半葉的兩個事件,卻把愛爾蘭語幾乎完完全全地從愛爾蘭連根拔除,一個是1831年開始實施的初級教育體系(primary education system),另一個則是爆發於1845年的愛爾蘭大飢荒。1831年,英國政府開始在愛爾蘭建立所謂的「國民教育體系」,完全以英語當作該教育體系的媒介語言。雖然愛爾蘭語是半數以上之學童在家庭中的母語,然而,愛爾蘭語卻不被允許在教育體系中出現。學生如果用愛爾蘭語交談,不但會被老師嘲笑、羞辱,甚至還會被要求在脖子上掛一個「從此不說愛爾蘭語」的警告牌(Bradaigh 2000;施正鋒 2002)。Bradaigh (2000)這樣評論這個所謂的「國民學校」:「這根本就不是『國民(national)』學校,而完完全全是盎格魯化的工具」。

1845年,愛爾蘭面臨了長達四年之久的大飢荒,估計有150萬人被奪去生命,另外有100多萬人被迫離鄉背井,遠走美洲(杜昆 2000)。這次飢荒對愛爾蘭語的前景造成極大的影響。一方面,由於發生飢荒的地區都是愛爾蘭最貧窮的區域,而這些區域也恰好都是愛爾蘭語的使用區域,因此,使用愛爾蘭語的實質人口在短時間內大量減少(Wikipedia 2005a)。另一方面,這次飢荒也幾乎摧毀了愛爾蘭人對於自己之母語的信心,在這之後,他們在想法上也接受了統治者的意識型態,自己打從心底將愛爾蘭語和貧窮落後劃上等號,而將使用英語視為是進步的表徵(Bradaigh 2000)。

愛爾蘭語復興運動時代思潮的鼓動和愛爾蘭中產階級的興起
儘管處於如此的劣勢,仍然有一些愛爾蘭人對屬於自己的語言有相當程度的堅持,甚至在19世紀中葉逐漸滋生了現代的愛爾蘭民族主義。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是由於時代思潮的鼓動以及愛爾蘭中產階級的興起。誠如周惠民(1998)所指出的,「19世紀以後,由於人類的經濟活動的內容較以往不同,造成社會結構迅速改變,對政治的需求也有了較大的變化,爭取民權的理念在歐洲各地興起,法國大革命是一個例證,德意志地區乃至英格蘭本身也都有工人及農民運動,愛爾蘭地區自然不能倖免。」

隨著現代教育的普及,許多中產階級的愛爾蘭子弟也開始投入知識的活動,這些知識份子就成了追求民族平等的主要推動力量,奧康諾(Daniel O'Connell)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身為律師的奧康諾基本上是一個和平主義者,一直希望以體制內的手段爭取愛爾蘭人的權利。然而,他的要求卻得不到倫敦方面的正面回應,而新一代的民族運動者又主張以較積極的動作爭取自由,愛爾蘭民族運\動的大方向於是慢慢轉變,開始出現以體制外方式爭取獨立自主的聲音(周惠民 1998)。

1830年前後,整個歐洲大陸瀰漫著一股革命的風潮,比利時、法國、德意志等地都發生了反王室的行動,愛爾蘭青年也受到風潮的影響,仿效義大利的做法,成立了「青年愛爾蘭(Young Ireland)」組織,希望以武力推翻英格蘭人的統治。他們於1848年爆發短暫的革命,但卻隨即被當局所壓制(周惠民 1998)。

正是在這種民族主義高漲的氣氛下,某些有識的愛爾蘭人展開了愛爾蘭語的復興運動。

愛爾蘭蓋爾語 -愛爾蘭文藝復興

1884年,「愛爾蘭運動協會(Gaelic Athletic Association)」宣告成立,也為接下來被歷史學者稱之為「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Gaelic Revival)」的愛爾蘭語言運動揭開了序幕。1893年,以振興愛爾蘭語為主要目標的「愛爾蘭聯盟(Conradh na Gaeilge)」在愛爾蘭作家海德(Douglas Hyde)的號召下正式成立。該聯盟的主要目標有二:第一,保存愛爾蘭語為民族語言,並推廣使之成為日常語言;第二,研究並培植愛爾蘭文學。「愛爾蘭聯盟」大力提倡本土的語言、音樂、舞蹈、戲劇、風俗等。海德曾發表著名的演說〈解除盎格魯撒化之必要〉,指出放棄愛爾蘭語等於放棄一個獨立民族的自尊。但他也同時聲明,解除盎格魯撒成分,並不是反對學習英國人的長處,而是要告誡愛爾蘭人:遺忘愛爾蘭的特色,並任意模仿英國人是愚蠢的(Bradaigh 2000;黃宣范 1995,177)。

「愛爾蘭聯盟」的發展頗為迅速,在短短5年內就已經有600個登記有案的分支機構,免費提供各種不同程度的愛爾蘭語教學課程。由於該聯盟的大力鼓吹,以愛爾蘭語當作書寫媒介的文學作品也開始出現,尤其在短篇小說的寫作上,愛爾蘭作家更有著相當亮麗的成績單。此外,以愛爾蘭語印刷的期刊和報紙國,也開始在愛爾蘭出現,這些出版品對於愛爾蘭語的推廣,扮演了相當程度的重要角色(黃宣范 1995,177;Irelandseye.com nd)。

1904年,著名的實驗性劇院「阿貝戲院(Abbey Theatre)」在都柏林成立,這是整個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中在戲劇方面最有影響力的一個劇院。該劇院的前身是費兄弟(William and Frank Fay)所領導的「愛爾蘭民族戲劇劇團(W. G. Fay's Irish National Dramatic Company)」和由詩人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劇作家格雷戈里夫人(Lady Augusta Gregory)等所創立的「愛爾蘭文學劇院(Irish Literary Theatre)」,後來兩家合併,成立了阿貝劇院作為實驗陣地。阿貝劇院堅持演出葉慈、辛格(John Millington Synge)、奧凱西(Sean O'Casey)等劇作家的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愛爾蘭戲劇,使阿貝劇院在全歐洲贏得了聲譽(Wikipedia 2005c;張全全 2000)。

在這樣的時代思潮下,愛爾蘭語在1909年成為愛爾蘭中小學的必修科目,該年新成立的「國立愛爾蘭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並規定懂愛爾蘭語為學生的入學條件之一(Bradaigh 2000;黃宣范 1995)。同時,這個在文化藝術上追求民族尊嚴的語言運動,在相當程度上也和崛起中的愛爾蘭政治運\動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該語言運動中的許多參與者,比如說康斯格爾(Liam Mac Cosguir)、布萊思(Earna'n de Blaghd)等人,不但積極追求於獨立之愛爾蘭共和國的建立,同時也在愛爾蘭獨立建國以後的政壇上扮演著重要角色(Wikipedia 2005a)。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