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德培行動

標籤: 暫無標籤

142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恩德培行動是一次由以色列軍方和以色列特工部門摩薩德(Mossad)策劃,並在烏干達恩德培的國際機場實施的反劫機行動。這次行動從1976年7月3日夜持續到次日凌晨。以色列軍方又稱這次行動為霹靂行動(Operation Thunderball)。也有人以行動的指揮官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上校的名字稱呼這次行動為約納坦行動(Operation Yonatan)。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上校是這次行動中以色列特種部隊唯一的一名陣亡者。

廣告


1 恩德培行動 -劫機過程

在1976年6月27日,法國航空(Air France)139航班從希臘雅典起飛,預定降落在法國巴黎。大約在飛機從雅典起飛10分鐘后,即當地時間12:30,飛機被一夥恐怖分子劫持。他們命令機組將飛機飛往利比亞的班加西(Banġāzī)。飛機降落到班加西后,一名懷孕女性人質被允許離開飛機。當飛機正在補給燃料時,這架空中客車A300客機突然脫開輸油管,強行起飛。此時飛機剛在班加西停留滿七個小時。次日凌晨03:15,飛機降落在了烏干達的恩德培國際機場(Entebbe International Airport)。

劫機者共有10人,其中8人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簡稱人陣)成員,其餘兩人是德國恐怖組織巴德爾—邁因霍夫集團(即紅軍派)的成員。顯然,他們得到了當時的烏干達政權和其首腦、親巴勒斯坦的總統、獨裁者伊迪·阿明(IDI Amin)的支持。這些劫機者的首領是德國人威爾弗雷德·博澤(Wilfred Böse),而不是某些媒體所報道的著名恐怖分子伊里希·拉米雷斯·桑切斯(Ilich Ramírez Sánchez),即「豺狼卡洛斯」("Carlos the jackal")。他們提出的條件是,釋放關押在以色列的40名巴勒斯坦人和其他13名分別被肯亞、法國、瑞士和德國拘留的從事恐怖活動的嫌犯。

旅客被扣留在了機場的舊航站樓。期間伊迪·阿明還曾親自看望人質,並宣稱會「保障所有人質的安全」。之後,劫機者釋放了大多數的人質,只留下以色列人和猶太人。劫機者還威脅說,如果以色列當局不按照他們的要求釋放40名巴勒斯坦囚犯的話,他們將殺死所有這些人質。

在劫機者宣布所有機組人員和非猶太人乘客將會被釋放,並搭乘一架專程飛到恩德培的一架法航客機離開之後,139航班的機長米歇爾·巴科(Michel Bacos)通知劫機者說,他將拒絕離開,因為保護所有乘客,包括依然滯留在恩德培的猶太乘客是他應盡的職責。其他機組成員,包括大多數空乘服務人員,也都放棄了獲得自由的機會(不過當他們回到巴黎之後,巴科遭到了他在法航的上司的嚴厲斥責,並被停職一段時間)。還有一位法國籍修女也拒絕離開,並堅持要求釋放一名猶太人質以代替她。但是最後她還是被烏干達士兵強行驅趕到了那架等候釋放的人質的法航客機上。也因這些被釋放的人質的口中得到許多情報再加上恩德培國際機場是以色列建築公司建設的,且建築公司還保有藍圖,以色列軍方才能掌握狀況擬定攻擊方針。

廣告

2 恩德培行動 -以色列人的奇襲

行動中使用的黑色梅塞德斯行動中使用的黑色梅塞德斯

以色列政府表面上接受恐怖份子的要求,但真實的情況卻是決定採取武力手段來營救剩餘的人質。在進行了數日周密的計劃之後,4架以色列空軍的C-130運輸機從以色列秘密起飛,以超低空飛行避開烏干達軍方雷達。約過了8小時,四架飛機乘著夜色秘密降落在了恩德培國際機場,而在事先他們也並未通知那裡的地面控制塔台。

在這四架大力神之後,還有一架運送著醫療設備的空軍噴射機跟隨。這架飛機將降落在肯亞的喬莫·肯亞塔國際機場(Jomo Kenyatta International Airport)。

在大約100名以色列國防軍(Israel Defence Forces)特種兵當中,還有一些以色列國防軍的精英部隊總參謀部直屬偵察營(Sayeret Matkal)的成員;據猜測還有一些摩薩德特工參與了這次行動。他們的這次行動還得到了阿明政權的死對頭肯亞政府的全力支持。

以色列部隊趕在午夜降臨前一個小時悄悄降落在了恩德培國際機場。他們在降落前就打開了飛機的貨艙門。貨艙內有一輛黑色的梅塞德斯和護衛的幾輛吉普,隨後以色列人便駕著這些車輛駛出運輸機,徑直駛往舊航站樓。為了避免烏干達人的懷疑,以色列人故意挑選了這輛梅塞德斯和其他吉普,這樣看上去就很像是伊迪·阿明或是其他烏干達高官的車隊。這輛梅塞德斯的原主是一位以色列公民,顯然這輛車是在行動前夕才漆成黑色的(這樣就幾乎可以和阿明的座車亂真),當然在事後還車前,這輛車又被重新漆成了原色。

廣告

約納坦·內塔尼亞胡。約納坦·內塔尼亞胡

這次奇襲前後只持續了30分鐘就宣告完勝,六名劫機者被擊斃。還有一名人質被誤認為是恐怖分子而被打死。在總共103名人質中有三人死亡。據猜測以色列人還俘虜了數名劫機犯,不過並沒有證據證實此事。在奇襲過程中,機場的烏干達部隊也向以色列特種部隊開火,並打死了以色列部隊的地面指揮官約納坦·內塔尼亞胡上校,而他也是這次行動中以色列軍隊唯一一名陣亡者(值得一提的是,約納坦·內塔尼亞胡是以色列著名政治家本雅明·內塔尼亞胡的哥哥)。同時還有45名烏干達士兵被打死,作為對烏干達政權的死敵肯亞的回報,機場上的烏干達戰鬥機也被悉數破壞(這些飛機基本是烏干達空軍的主力),且破壞烏干達戰鬥機可以使返航時不會受到追擊。被救出的人質之後便在肯亞搭乘內羅畢飛往以色列的航班回國。

整個事件中還有一位平民不幸喪生:當以色列人襲擊恩德培機場時,75歲的美國人質朵拉·布洛赫由於之前進食時被噎著,正在坎帕拉(Kampala)的醫院裡接受治療。1987年4月,時任烏干達衛生部長的亨利·克耶姆巴(Henry Kyemba)在恩德培烏干達人權委員會(Uganda'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披露說,當以色列襲擊成功后,阿明出於報復,命令兩名軍官將朵拉·布洛赫拉出醫院並將她殺害。布洛赫的遺體在1979年的烏坦戰爭(Tanzanian-Ugandan War)中才被發現。也正是這場戰爭結束了阿明在烏干達的殘暴統治。

廣告

3 恩德培行動 -事後的分析

被營救出的人質被營救出的人質

行動之所以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人質所在的航站樓是由一家以色列建築商承包建造的。在1960年代到1970年代期間,以色列的企業與非洲各國客戶的商業往來相當頻繁,所以這樣的情況也很正常。幸運的是,在劫機事件發生以後,這家以色列公司還保存有這座建築的設計圖。他們很快把它提供給了以色列政府。此外,被釋放出來的人質也提供了很多關於建築內部結構、劫機者人數和周圍烏干達士兵的分佈細節等重要信息。

在這次軍事行動尚在計劃實施期間,以色列國防軍為了保證奇襲萬無一失,特意在自己的訓練基地部分複製了恩德培機場的建築。當時在烏干達參與了工程的多名以色列平民都參與了這座複製建築的施工。據一些研究者考證,在這些平民到達軍事基地開始施工之後(當然在到達之前,他們對此行的目的一無所知),軍事基地的司令還特意宴請了那位以色列承包商,並且出於國家安全利益的考慮,他承諾在整個工程按期完工以後,所有施工人員將作為軍事基地的座上客參觀逗留數日以示獎勵(等到他們離開基地時行動早已結束了)。因此在行動過程中,計劃始終處於保密狀態,絲毫沒有被外人所知曉。

在奇襲前一個星期里,以色列多次嘗試通過政治途徑營救人質。很多消息來源證實,以色列內閣甚至準備在軍事途徑沒有成功的可能時,釋放劫機者的條件中提到的巴勒斯坦囚犯。以色列國防軍前總參謀長,退役將軍哈伊姆·巴列夫(General Chaim Bar-Lev)與伊迪·阿明相識多年,兩人的私交相當深厚。因此應以色列內閣的請求,巴列夫多次通過電話與阿明交談,試圖說服他,通過他的影響釋放人質,不過最後還是無果而終。

事後,烏干達政府的代表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提出召開會議,並試圖通過決議譴責以色列的襲擊侵犯了烏干達的主權。不過最終,聯合國安理會拒絕通過與該事件有關的任何決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