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離騷痛飲

標籤: 暫無標籤

14

更新時間: 2013-12-06

廣告

金代詞人菜松年詞,這首詞表現詞人對現實不滿和對官場的厭倦,以及由此引發的隱居避世的嚮往。

廣告

1 念奴嬌·離騷痛飲 -概況

  【作品名稱】念奴嬌·離騷痛飲

  【創作年代】金代

  【作品體裁】

2 念奴嬌·離騷痛飲 -原文

  念奴嬌

  還都后,諸公見追和赤壁詞,用韻者凡六人,亦復重賦。

  離騷痛飲,笑人生佳處,能消何物。皇甫當年成底事,五畝蒼煙,一丘寒碧,歲晚憂風雪。西州扶病,至今悲感前傑。

  我夢卜築蕭閑,覺來岩桂,十里幽香發。嵬隗胸中冰與炭,一酌春風都滅。悠然得意,遺恨無毫髮。古今同致,永和徒記年月。

3 念奴嬌·離騷痛飲 -作者

  蔡松年

  (1107-1159)字伯堅,號蕭閑老人,真定(今河北正定)人。宋宣和末,從父蔡靖守燕山府,敗績降金。金天會年間,授真定府判官,嘗隨完顏宗弼(兀朮)攻宋。累官至右丞相,封衛國公。正隆四年卒,謚文簡。《金史》卷一二五有傳。松年能詩,「文詞清麗尤工樂府」(《金史》本傳)。其詞作《蕭閑老人明秀集》六卷,有魏道明注本,今存三卷。有道光間張蓉鏡小女嫏嬛閣影鈔金源舊槧本,王鵬運《四印齋所刻詞》本,吳重熹《吳氏石蓮庵匯刻九金人集》本。《全金元詞》復據《中州樂府》、《陽春白雪》等輯補,凡八十四首。多贈答、感時、抒懷,常流露身寵神辱、違己交病的矛盾心境。元好問稱其《念奴嬌》(離騷痛飲)為「公樂府中最得意者。讀之則其平生自處,為可見矣」。「百年以來,樂府推伯堅與吳彥高,號吳蔡體」(《中州集》卷一)。

4 念奴嬌·離騷痛飲 -賞析

  這首詞表現詞人對現實不滿和對官場的厭倦,以及由此引發的隱居避世的嚮往。詞人的上片主要表達了對現實和官場黑暗的不滿。開頭三句「離騷痛飲」是說人生得意無過於飲酒、讀《離騷》。一「痛」一「笑 」,激越曠放,但隱含避世之心。「皇甫當年」二句,用麥甫故事。麥甫是東晉名士王衍,其字麥甫,人稱「岩岩清峙,壁立千仞。」(顧愷之《麥甫畫贊》)王衍才氣過人,處事異於常人,崇尚老莊之道,後為石勒所害。死前猶言:「呼嗚,吾曹雖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虛,戮力以匡天下,猶不可至今日。」表現其對現實的迴避。「王畝蒼煙」三句用二典故,「五畝蒼煙」化用白居易《池上篇》中退老之地曰:「十畝之宅,五畝之園。」「一丘」化用《漢書·敘傳》中「漁釣於一壑,則萬物不奸其志;棲遲於一丘,則天下不易其樂。」在此一丘也指退居之地。「西州扶病」二句,引謝安故事。謝安為東晉名臣,文武兼備,有天下之志,淝水大捷后乘勝追擊,一度收復河南失地。然終因位高風大招人忌,被迫出鎮廣陵,不問朝政。太元十年,謝安扶病輿入西州,不久病逝。此處用謝安故事表達作者對成就大業的嚮往。上片引用王衍與謝安故事,一出世一入世、兩種情懷,表現作者猶豫徘徊,只能發出「歲晚憂風雪」的憂患之句。

  這首詞用典巧妙,言志滌遠,用韻清雄頓錯,別有鏗鏘之意 。張宗橚《 詞林紀事》引範文白語曰:「此公樂府中最得意者」,確實不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