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策跑城

標籤: 暫無標籤

3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徐策跑城 -簡介

  京劇傳統戲,《薛剛反唐》中一折。老三麻子及周信芳的代表作。
  唐朝徐策養子薛蛟持徐策書信到韓山,搬來薛剛、紀鸞英夫婦人馬,欲反上長安。徐策聞報大喜,不顧年邁,上城觀望,見薛家兵精馬壯,益為歡悅,飛跑入朝,代其雪冤。並迫使朝廷殺了當年在元宵節與薛剛無理取鬧的奸相張天佐之子張泰。
  該劇源於徽班,唱高撥子,通過舞蹈刻畫人物性格。1877年天仙茶園京徽同台時王鴻壽演出,1916年6月3日,王鴻壽又在丹桂第一台演出此劇,已移植為京劇。周信芳受其教益,把《法場換子》《舉鼎觀畫》及此劇編入連台本戲《大鬧花燈》之中,1918年4月7日在丹桂第一台首演。民國十五年1926年10月16日在丹桂第一台首次單演此劇,以後不斷加工,成為麒派代表劇目之一。
徐策跑城 -主要角色

  徐策:老生薛剛:凈
  薛蛟:小生
  薛葵:副凈
  紀鸞英:旦
  韓龍:武生
  韓虎:武生
  院子:末
徐策跑城 -情節

  薛仁貴的後代被奸臣張泰等陷害,全家抄斬。同情薛家遭遇的徐策,用自己的孩兒代刑,換下了薛猛的孩兒薛蛟,將他撫養長大,叫他到韓山下書,約同他正在招兵買馬的嬸母紀鸞英發兵報仇。紀鸞英的丈夫薛剛原流亡在青龍會上聚集人馬,欲圖報仇,這時也到了韓山。大家見面以後,發兵進逼長安。徐策聞訊,喜極,不顧自己的衰老,親上城樓觀望。當允代為上殿奏本,要求皇帝殺張泰為薛家申冤;否則,就讓大家殺入午門。見了薛家後代人物的英雄氣概,老徐策竟高興得連馬也不騎,轎也不乘,急急忙忙地上朝奏本。
徐策跑城 -劇情唱詞

  【第一場】
  (薛剛上。)
  薛剛 (高撥子搖板) 心中只把張泰恨,
  害我薛家一滿門。
  (白) 俺,薛剛。可恨朝中奸佞當權,為了大鬧花燈之事,殺了我全家大小三百餘口。是我逃走在外,結合各路英雄,預備反唐復仇;聞得韓山有一女將,招兵買馬,也有反唐之意。俺在青龍會辭別眾家兄弟,前往韓山,假意投軍,探聽虛實,就此前往。
  (高撥子搖板) 催馬加鞭往前進,
  假意投軍探實情。
  (薛剛下。)
  【第二場】
  (薛葵上。)
  薛葵 (高撥子搖板) 山寨奉了母親命,
  (白) 俺,薛葵。奉了母親之命,巡查山口,就此走走。
  (高撥子搖板) 前去巡山走一程。
  耳旁又聽鑾鈴響,
  那旁來了一個人。
  薛蛟 (內白) 馬來。
  (薛蛟上。)
  薛蛟 (高撥子搖板) 催馬加鞭入山林,
  薛葵 (白) 呔!少要前進!
  薛蛟 (高撥子搖板) 莫非松林有歹人?
  薛葵 (白) 呔!你是何人,竟敢擅闖韓山!
  薛蛟 (白) 俺到山上有事,你問俺何來?
  薛葵 (白) 你不說明,分明是姦細,待我將你拿下。
  薛蛟 (白) 看你這個樣兒,是要動武嗎?待俺下馬。
  (薛蛟走小圓場,下馬。)
  薛蛟 (白)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領。
  薛葵 (白) 好小子招打。
  (薛葵、薛蛟開打,薛葵倒地。)
  薛蛟 (白) 起來。
  薛葵 (白) 我不起來。
  薛蛟 (白) 你為什麼不起來?
  薛葵 (白) 我起來你還要將我打倒,故而我不起來。
  薛蛟 (白) 我有事在身,如若不然,定要你的性命。
  (薛蛟拉馬下。)
  薛葵 (白) 好小子,真厲害!我看他一定是姦細,待我由後山繞回,報與我母親知道。
  (薛葵下。)
  【第三場】
  (紀發上,四兵士、四女兵、韓龍、韓虎引紀鸞英同上。點絳唇牌。)
  紀鸞英 (念) 可恨奸賊太不仁,害我薛家一滿門。韓山聚起人和馬,要與薛家報冤恨。
  (白) 俺,紀鸞英。只因薛剛大鬧花燈,逃至我庄,爹娘將我許配薛剛。可恨張泰,抄殺我庄,夫妻失散,我逃至韓山,招兵買馬,但等兵精糧足,殺進京城,報仇雪恨。今日升帳。
  左右,伺候了。
  (薛蛟上,下馬。)
  薛蛟 (白) 來此寨門。
  哪位聽事?
  韓龍 (白) 你是做什麼的?
  薛蛟 (白) 奉了徐策相爺之命,前來下書。
  韓龍 (白) 少候。
  啟稟夫人:徐策相爺差人前來下書。
  紀鸞英 (白) 喚他進帳。
  韓龍 (白) 是。
  夫人喚你,隨我進見。
  薛蛟 (白) 參見夫人。
  紀鸞英 (白) 你是奉何人所差?
  薛蛟 (白) 徐老相爺所差。
  紀鸞英 (白) 可有書信?
  薛蛟 (白) 書信在此。
  紀鸞英 (白) 呈上來。徐老相爺有書前來,待我拆書一觀。
  (紀鸞英看信。)
  紀鸞英 (白) 呀,你是我侄兒薛蛟?
  薛蛟 (白) 正是,你就是三嬸母?
  紀鸞英 (哭) 哎呀,侄兒呀!
  薛蛟 (哭) 嬸母娘呀!
  (薛葵上。)
  薛葵 (白) 哎,母親,你為何與他抱頭痛哭?
  紀鸞英 (白) 兒啊,此乃是徐老伯父用生身之子,調換下來的薛蛟哥哥。上前見過。
  薛葵 (白) 哎,打了半天,打出個哥哥來了,這才是拳頭不睜眼。
  薛蛟 (白) 錯打自己人。
  薛葵 (白) 哥哥,我看你沒有吃過吧?
  薛蛟 (白) 倒也餓了。
  紀鸞英 (白) 帶他後面用飯去吧。
  薛葵 (白) 哥哥,隨我來。
  (薛葵、薛蛟同下。薛剛上。)
  薛剛 (白) 來此已是寨門。
  哪位聽事?
  韓龍 (白) 做什麼的?
  薛剛 (白) 聞聽此處,招軍買馬,我是前來投軍的。
  韓龍 (白) 候著。
  啟稟夫人:投軍人在外要見。
  紀鸞英 (白) 喚他進來。
  韓龍 (白) 夫人喚你,小心去見。
  薛剛 (白) 投軍人參見夫人。
  紀鸞英 (白) 且住,看此人好像我夫君模樣,待我冒叫一聲。
  你莫非是薛剛?
  薛剛 (白) 你莫非是我妻紀鸞英!
  紀鸞英 (白) 三少王爺!
  薛剛 (哭) 夫人,夫人吶!
  (薛葵、薛蛟同上。)
  薛葵 (白) 呔!母親,你抱著這大漢啼哭,成何體統!
  紀鸞英 (白) 嗯!這是你爹爹到了。
  薛葵 (白) 哎!咱老子一生一世,就是沒有什麼爹爹。
  紀鸞英 (白) 為人哪有無父之理!這是你爹爹薛剛,上前見過。
  薛葵 (白) 哦!他當真是我的爹爹。
  紀鸞英 (白) 正是。
  薛葵 (白) 好!咱老子取菱花和他照上一照,他要像咱老子的老子,他就是咱老子的老子;他要不像咱老子的老子,老子就是他的老子。
  薛剛 (白) 嘿!
  (薛葵取鏡子和薛剛同照。)
  薛剛 (白) 好黑的小子。
  薛葵 (白) 好黑的老子。
  薛剛 (白) 好黑的小子。
  薛葵 (白) 就像一個煤炭窯里燒出來的啊!
  薛剛 (高撥子搖板) 父也黑來子也黑,
  薛葵 (高撥子搖板) 父子好比兩快煤。
  薛剛 (高撥子搖板) 回頭再對夫人問,
  韓山現有多少兵?
  紀鸞英 (高撥子搖板) 韓山現有三千七百人和馬,
  薛剛 (高撥子搖板) 青龍會還有八百兵。
  紀鸞英 (高撥子搖板) 兩處人馬合一處,
  薛剛 (高撥子搖板) 殺上天子午朝門。
  (白) 待我修書,聚齊人馬,也好與薛家報仇。
  溶墨伺候。
  (薛剛寫信。)
  薛剛 (白) 何人前去青龍會下書?
  (紀鸞英接信。)
  紀鸞英 (白) 韓龍聽令,前往青龍會下書。
  韓龍 (白) 遵命。
  (韓龍下。)
  紀鸞英 (白) 侄兒,見過你三叔父。
  薛蛟 (白) 參見三叔父。
  薛剛 (白) 這是何人?
  紀鸞英 (白) 這就是徐老伯父用親生之子,在法場之上,調換下來的薛蛟孩兒。
  薛剛 (白) 倒也長成人了,但不知徐老伯父可好?
  薛蛟 (白) 我父倒也康健。
  薛剛 (白) 到此作甚?
  薛蛟 (白) 前來搬兵,與我家報仇。
  薛剛 (白) 就令侄兒迴轉長安,報與徐老伯父,就說大兵即日就到。
  薛蛟 (白) 得令。
  (薛蛟下。)
  薛剛 (白) 夫人聽令:傳令下去,整頓人馬,但等各路兵到,兵髮長安。
  (眾人同下。)
  【第四場】
  (徐策上。)
  徐策 (念) 嬌兒去搬兵,未見轉回程。
  (院子上。)
  院子 (念) 有事忙通報,無事不亂言。
  (白) 啟稟相爺:韓山發來人馬。
  徐策 (白) 哦!韓山發來人馬?帶馬敵樓一觀。
  (高撥子搖板) 忽聽家院報一信,
  言到韓山發來兵,
  叫家院帶過了爺的馬能行,
  (徐策上馬,走圓場。徐策、院子同上城。)
  徐策 (高撥子搖板) 看是何人到來臨。
  (薛蛟上。)
  薛蛟 (高撥子搖板) 馬不停蹄到柳林,
  叫聲爹爹快開城。
  院子 (白) 啟相爺,小將跪城。
  徐策 (白) 哦!
  (高撥子導板) 忽聽得家院一聲稟,
  (白) 呀!
  (高撥子垛板) 老徐策,我站城樓,我的耳又聾,我的眼又花,我的耳聾眼花看不見城下兒郎哪一個跪在城邊。
  我問你,家住哪府哪州並哪縣?
  哪一個村莊有你家門?
  你的爹姓甚?你的母姓甚?
  你們弟兄排行第幾名?
  你說得清,道得明,
  放下弔橋開城門,放你進城。
  你若是說不清來道不明,
  要想開城萬不能,你報上花名。
  (徐策向院子。)
  徐策 (白) 你聽著一些。
  薛蛟 (高撥子搖板) 爹爹把兒忘懷了,
  兒是薛蛟到來臨。
  院子 (白) 相爺,他是少爺回來了。
  徐策 (白) 哦!他是少爺。
  哎呀兒啊!
  (徐策在城上欲抱,院子扶住。)
  院子 (白) 相爺小心。
  徐策 (白) 哦!呵,呵,呵!
  (高撥子搖板) 家院與我城開定,
  (開城。徐策、院子同出城,薛蛟跪,徐策扶起薛蛟。)
  徐策 (高撥子搖板) 韓山發來多少兵?
  薛蛟 (高撥子搖板) 韓山發來三千七百人和馬,
  青龍會還有八百兵。
  徐策 (高撥子搖板) 領兵的元帥是哪一個?
  哪一個做了前站先行?
  薛蛟 (高撥子搖板) 前站先行孩兒做,
  徐策 (白) 哦,你是先行官!
  (徐策向院子。)
  徐策 (白) 有一個先行官的樣兒呵!
  薛蛟 (高撥子搖板) 領兵元帥三叔親。
  徐策 (白) 哪一個三叔親?
  薛蛟 (白) 薛剛三叔父來了。
  徐策 (白) 薛剛來了?
  薛蛟 (白) 正是。
  徐策 (白) 好!喚他前來。
  薛蛟 (白) 有請三叔父。
  (四兵士、四女兵、韓龍、韓虎、薛葵、紀鸞英、薛剛同上。)
  薛剛 (高撥子搖板) 忽聽蛟兒一聲請,
  薛蛟 (白) 我家爹爹在此。
  薛剛 (高撥子搖板) 翻身下馬進柳林。
  走上前來忙跪定,
  問聲伯父可安寧?
  薛蛟 (白) 三叔父來了。
  徐策 (白) 這是何人?
  薛蛟 (白) 此乃我三嬸母。
  徐策 (白) 三夫人請起。
  紀鸞英 (白) 謝伯父。
  (徐策抓住薛剛。)
  徐策 (白) 你是薛剛?
  薛剛 (白) 正是侄兒。
  徐策 (白) 好奴才!
  薛葵 (白) 啊!
  徐策 (高撥子散板) 一見薛剛咬牙恨,
  不由老夫動無名!
  三杯黃湯入了肚,
  害了全家一滿門。
  我恨你不過下口咬,
  (徐策走半圓場。薛葵舉錘欲打徐策,紀鸞英攔住。)
  徐策 (高撥子散板) 他薛家又出了闖禍的精。
  薛剛 (白) 哇!
  (高撥子散板) 伯父一言出了唇,
  罵得黑臉又轉青。
  葵兒來過了烏騅馬,
  (四兵士、四女兵、韓龍、韓虎、薛葵、紀鸞英同下。)
  薛剛 (高撥子散板) 殺上天子午朝門。
  (薛剛下。薛蛟提槍欲上馬。徐策拉住薛蛟的槍。)
  徐策 (白) 你要作甚?
  薛蛟 (白) 殺進午門,與我薛家報仇。
  徐策 (白) 當初為什麼不報仇?
  薛蛟 (白) 當初無有三叔父的將令,
  徐策 (白) 哦!當初無有三叔父,你不報仇;如今有了你三叔父,就不聽為父的言語!好,好,好!你要造反,卻也不難;來,來,來,一槍將老夫刺死,然後再反!
  (薛蛟拉槍。)
  薛蛟 (白) 爹爹,孩兒不反了。
  徐策 (白) 不反了?
  薛蛟 (白) 不反了。
  徐策 (白) 不反了?
  薛蛟 (白) 不反了。
  徐策 (白) 不,不,不,不反了?
  薛蛟 (白) 不反了。
  徐策 (白) 喚他回來。
  薛蛟 (白) 是。
  徐策 (白) 哼!
  (徐策擲槍。)
  徐策 (白) 大膽的奴才!
  薛蛟 (白) 叔父請轉。
  (四兵士、四女兵、韓龍、韓虎、薛葵、紀鸞英、薛剛同上。)
  薛剛 (高撥子搖板) 翻身下馬把話論,
  尊聲伯父你是聽:
  大鬧花燈孩兒錯,
  為何殺我一滿門。
  三月孩童有何罪?
  腰斬三截為何情?
  伯父思一思來想一想,
  (薛剛拭淚。)
  薛剛 (高撥子搖板) 叫兒心疼不心疼。
  徐策 (白) 你們為江山?
  薛剛 (白) 不為江山。
  徐策 (白) 為社稷?
  薛剛 (白) 不為社稷。
  薛策 (白) 那著為何?
  薛剛 (白) 與薛家報仇。
  徐策 (白) 也罷,老夫上殿,啟奏天子,萬歲若准了本章,拿住奸黨,與你薛家報仇;倘若萬歲不準本章,你們再反不遲。
  薛剛 (白) 伯父,須要言而有信。
  徐策 (白) 嗯!我豈能失信於你們。
  薛剛 (白) 啊!眾將官!將人馬倒退四十里。
  (四兵士、四女兵、韓龍、韓虎、薛葵、紀鸞英同下。)
  薛蛟 (白) 爹爹,倘若萬歲不準本章,那時節可能反哪?
  徐策 (白) 呃呃,那可以反。
  薛蛟 (白) 啊,那可以反,哈哈,我們要造反哪!
  (薛蛟拉馬下。)
  徐策 (白) 哈哈!他薛家的威風又來了。
  院子 (白) 相爺,此番上朝,還是騎馬,還是坐轎?
  徐策 (白) 老夫高興得很,要步行上朝。你準備一切,在朝房伺候。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下。)
  徐策 (白) 哈哈!老夫此番上殿,啟奏天子,准了本章,拿住奸黨,與薛家報仇。哎呀!倘若萬歲不準本章,嘿嘿!長安城要有一場大熱鬧啊!待老夫上朝!
  (高撥子原板) 湛湛青天不可欺,
  是非善惡人盡知。
  血海冤讎終需報,
  且看來早與來遲。
  薛剛在洋河把酒戒,
  他爹娘壽辰把酒開。
  三杯入肚出府外,
  惹下滔天大禍災。
  天佐、天佑俱打壞,
  張泰門牙打下來;
  太廟神像俱打壞,
  太子的金盔落塵埃。
  一家綁在西郊外,
  三百餘口把刀開。
  韓山發來人和馬,
  (白) 韓山發來三千七百人和馬,薛蛟,薛魁,薛剛……
  (徐策驚。)
  徐策 (高撥子原板) 青龍會還有八百兵。
  (高撥子散板) 看看不覺天色晚,
  急急忙忙步進城。
  老夫上殿去奏本,
  一本一本往上升。
  萬歲准了我的本,
  君是君來臣是臣;
  萬歲不准我的本,
  紫禁城殺一個亂紛紛。
  往日行走走不動,
  今日行走快如風。
  三步當作兩步走,
  兩步當作一步行。
  急急忙忙往前進,
  (白) 哦!嘿嘿!
  (高撥子散板) 老夫上殿把本升。
  (徐策下。)
  (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