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璋之喜

標籤: 暫無標籤

181

更新時間: 2013-12-06

廣告

弄璋之喜,「璋」為玉,「弄璋」指把玉給男孩玩。在兩千多年前的周代,「弄璋」,已作為生男孩的代稱。後世慣以「弄璋之喜」慶賀親友生了男孩。

廣告

 

1 弄璋之喜 -發音

nòng zhāng zhī xǐ

2 弄璋之喜 -釋義

弄璋:古人把璋給男孩玩,希望他將來有玉一樣的品德。舊時常用以祝賀人家生男孩。  

3 弄璋之喜 -出處

《詩·小雅·斯干》 :「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  

從前,把生男孩子叫「弄璋之喜」,生女孩子叫「弄瓦之喜」。「弄璋、弄瓦」典出《 詩經·小雅·斯干》,「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 璋是好的玉石;瓦是紡車上的零件。男孩弄璋、女孩弄瓦,實為重男輕女的說法。「寢床弄璋」、「寢地弄瓦」的區別在民國時代仍變相存在。有的地方生男曰「大喜」,生女曰「小喜」,親友贈送彩帳、喜聯,男書「弄璋」,女書「弄瓦」。

廣告

弄璋之喜璋指好的玉石



4 弄璋之喜 -示例

可不是送生的和妾前世有仇,別人產的,就是甚麼~。(清·黃小配《廿載繁華夢》第十三回))

5 弄璋之喜 -謎語

弄璋之喜(打一字)——甥

6 弄璋之喜 -辨析:

「弄璋」與「弄瓦」的區別和聯繫   

在兩千多年前的周代,已作為生男生女的代稱。後世慣以「弄璋之喜」、「弄瓦之喜」慶賀親友家喜獲龍鳳,成了舊時廣為流傳的一種祝辭,至今還偶見沿用。

璋為玉質,瓦為陶制,兩者質地截然不同。璋為禮器,瓦(紡輪)為工具,使用者的身份也完全不一樣。而以其表示男女,凸顯了古代社會的男尊女卑。不過,在當時重男輕女乃天經地義的事情,人人理喻,所以,「弄璋」祝生男,固喜;「弄瓦」祝生女,也都認可。

廣告

璋、瓦之稱,最早見於《詩經·小雅·斯干》。這是一首祝賀貴族興修宮室的頌詩,詩中有兩段分別寫道: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前一段是說,蓋好了這棟新的宮室,如果生下男孩要給他睡在床上,穿著衣裳,給他玉璋玩弄。聽他那響亮的哭聲,將來一定有出息,地位尊貴。起碼是諸侯,說不定還能穿上天子輝煌之服(朱芾,有謂天子之服)。后一段則說,蓋好了這棟新的宮室,如果生下女孩,就讓她躺在地上,裹著襁褓,玩著陶紡輪。這女孩長大后是一個幹家務的好能手,既不讓父母生氣,又善事夫家,被人讚許為從不惹是非的賢妻良母(無非,既無違,能夠順從貼服;無儀,即做事不會出格)。

廣告

很顯然,所謂「弄璋」、「弄瓦」,完全符合當時歷史背景下人們的一般心態,無可非議。至於今日出現在一些人的筆下或言談中,特為人家生男生女賀以此詞,攀附文雅,恰恰是拾了被新時代唾棄的衣缽。古人云雲,有其精華,也有糟粕。「弄璋」、「弄瓦」,重男輕女,非其精華。生男之家,主人聽了,要是懂得其辭含義,無非一笑,倒是生女之家,心裡不是滋味,還怪賀者搞些什麼名堂。引經據典,表達心意,用得合適,自然會添加情趣;用之不當,則恰反初衷,聽者頗為尷尬,說者也不會自在。這在日常生活中不乏其例。「弄璋」、「弄瓦」,見似文雅,實非稱道之辭。

對於一些成語典故,只有明其意,才不會用錯,也不會錯寫。再以「弄璋」為例。唐代宰相李林甫,自無學術,援文用典,常鬧笑話。《舊唐書》就記載了一件事:太常少卿姜度,林甫舅子,度妻誕子,林甫手書慶之曰:「聞有弄麞之慶。」客視之掩口。

「弄璋」寫成「弄麞」,前者為貴器,後者為獸物,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位至宰相,出此錯誤,不能不說是天下奇聞。《舊唐書》特為記下這一小段以示後人。

唐后,每有人在詩文中,往往以「弄麞之慶」譏刺李林甫,或藉以諷議淺學之輩。而在蘇東坡筆下,卻巧用了這個典故,別出心裁。蘇東坡好風趣,他寫的《賀陳述古弟章生子》詩,句句用典,十分妥貼,其中,也抓了李林甫的笑柄,卻討人喜歡:郁蔥佳氣夜充閭,始見徐鄉第二雛。甚欲去為湯餅客,惟愁錯寫弄麞書。參軍新婦賢相敵,阿大中郎喜有餘。我亦從來識英物,試教啼看定何如。

詩中,蘇東坡巧用掌故,曲言「惟愁錯寫弄麞書」,諧謔之筆,令人掩口。這種掩口,一定會讓主人高興,因為詩中借著李林甫的笑話,是在祝賀主人喜生貴子。 從前,把生男孩子叫「弄璋之喜」,生女孩子叫「弄瓦之喜」。「弄璋、弄瓦」典出《 詩經·小雅·斯干》,「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 璋是好的玉石;瓦是紡車上的零件。男孩弄璋、女孩弄瓦,實為重男輕女的說法。「寢床弄璋」、「寢地弄瓦」的區別在民國時代仍變相存在。有的地方生男曰「大喜」,生女曰「小喜」,親友贈送彩帳、喜聯,男書「弄璋」,女書「弄瓦」。魯迅先生在文章中曾揭露和批判過這種重男輕女的做法:生個兒子,便當作寶貝,放在床上,給他穿上好衣裳,手裡拿塊玉(璋)玩玩;生個女兒,便只能丟在地上,給她一片瓦(紡磚)弄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