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勃羅·聶魯達

標籤: 暫無標籤

55

更新時間: 2013-08-25

廣告

巴勃魯·聶魯達(1904~1973),原名內夫塔利·里加爾多·雷耶斯·巴索阿爾托,智利當代著名詩人。生於帕拉爾城。少年時代就喜愛寫詩,16歲入聖地亞哥智利教育學院學習法語。 1928年進入外交界任駐外領事、大使等職。1945年被選為國會議員,並獲智利國家文學獎,同年加入智利共產黨。后因國內政局變化,流亡國外。曾當選世界和平理事會理事,獲斯大林國際和平獎金。1952年回國,1957年任智利作家協會主席。主要作品有《二十首情詩和一支絕望的歌》(1924)和《詩歌總集》(1950)。1971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個人生活
聶魯達的一生有兩個主題,一個是政治,另一個是愛情。他早期的愛情詩集《二十首情歌和一首絕望的歌》被認為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1930年,聶魯達在爪哇與荷蘭人瑪麗亞·哈根納爾(María Antonieta Hagenaar)結婚,他們在思想上有著很大的差別,9年後,兩個人離婚。此後,聶魯達與一位法國姑娘相處了一段時間。1943年,聶魯達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阿根廷畫家卡瑞爾(Delia del Carril),1955年離異。幾年後,聶魯達遇到了他此生的摯愛,智利女歌唱家烏魯提亞(Matilde Urrutia),1960年,聶魯達將《一百首愛情十四行詩》(Cien Sonetos De Amor)獻給烏魯提亞,他認為烏魯提亞跟他最像,他們都是智利這塊土地上的孩子,烏魯提亞是他的愛,是他的靈感。他們1966年結婚,婚後的生活幸福。
外使生涯
巴勃羅·聶魯達

  巴勃羅·聶魯達

廣告

1927年6月14日,他離開聖地亞哥去緬甸赴任。從此,聶魯達進入了外交界。先後擔任過駐錫蘭、雅加達、新加坡、布宜諾斯艾利斯、巴塞羅那、馬德里等地的領事,駐巴黎處理西班牙移民事務的領事、駐墨西哥總領事、駐法國大使等職務。 在東方的五年是他在精神生活上痛苦和孤獨的時期,反映在創作上,這個階段他的主要作品《地球上的居所》就是一部情調低沉、詞句晦澀的詩集。雖然這是一部頗能表明他的寫作方法和藝術風格,有一定代表性的作品。
巴勃羅·聶魯達畫像

  巴勃羅·聶魯達畫像

1932年秋天,他回到智利。一年後被派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擔任領事職務。不久,他被任命為駐西班牙巴塞羅那領事。1935年2月3日,他作為領事移居馬德里。
在西班牙的經歷是聶魯達生活和創作上極其重要的階段。那時他己是一個相當有名氣的詩人,所以,一到任就很快地結識了許多西班牙文化界的人士。起先,他們經常一塊飲酒談天,過著悠閑的日子。他們還創辦了一個由聶魯達負責的雜誌——《綠馬詩刊》。然而不久,西班牙內戰的炮聲響了,法西斯分子向新生的共和國發動了瘋狂的進攻,戰爭的氣浪強烈地衝擊著這位智利外交官——詩人。
雖然,最初階段由於他的外交職務使他不能介入這場鬥爭,但是,西班牙的著名詩人、聶魯達的好友加西亞·洛爾伽的被槍殺,馬德里的被轟炸以及他親眼看到西班牙首都街頭無數兒童所流的鮮血,終於促使他不顧一切,堅定地站到了西班牙人民一邊。
因此,他被免去了領事職務。但這場西班牙人民反對佛朗哥的戰爭,對聶魯達的思想和寫作影響是極其深刻的。他不僅寫出了著名長詩《西班牙在我心中》,還走上了與人民群眾相結合的嶄新道路。他積极參加了營救被法國達拉第政府投入集中營的西班牙人的工作。從1940年冬任墨西哥總領事到一九四三年冬返回智利期間,聶魯達先後寫出了《獻給玻利瓦利的一支歌》、《獻給斯大林格勒的情歌》、《獻給紅軍的一支歌、慶賀到達德國邊境》等出色的詩篇。
流亡生活
1945年是聶魯達政治生涯中重要的一年。這一年他被選為國會議員,並獲得了智利的國家文學獎金,同年7月8日他加入了智利共產黨。接著他利用負責總統競選宣傳工作的機會,廣泛地接觸各階層群眾,他去過邊遠的城市、鄉村和礦區,了解人民的疾苦。 但一年以後,智利政局發生了急劇的變化,魏地拉總統倒向了反動陣營。1948年2月5日,政府對聶魯達發出了通緝令,他被迫轉入地下,然而並沒有因此停止創作活動。在人民群眾的保護下,儘管經常轉移住處,生活極不安定,他卻在這種動蕩的日子裡完成了他的最重要的詩集《漫歌集》譯《詩歌總集》或《大眾之歌》。這是一部拉丁美洲的史詩。詩中頌揚了拉丁美洲歷史上各個時期的英雄人物及水手、鞋匠、漁民、礦工、農民等勞苦人民,揭露了罪惡昭彰的剝削者、掠奪者、壓迫者和獨裁者,深情地讚美了自己的祖國——智利。
詩集中包括了曾單獨發表過的長詩《馬楚·比楚高峰》、《醒來吧,劈柴工》(—譯《伐木者醒來吧》)和《逃亡者》等。這部龐大的詩集是聶魯達詩歌創作的頂峰。
此後,聶魯達被迫流亡國外。他奔走於世界各地,投身於保衛和平運動,除非洲大陸外,世界上大部分國家他都去過。1950年他獲得了國際和平獎金。
1951至1952年,他曾來中國訪問。1953年8月12日,在智利新政府撤銷了通緝令之後,聶魯達回到了聖地亞哥,受到了首都人民的盛大歡迎。他的作品又得以在智利公開出版。
早年
巴勃羅·聶魯達

  巴勃羅·聶魯達

廣告

智利著名詩人巴勃羅·聶魯達,原名內弗塔利·里卡爾多·雷耶斯·伐索阿爾托,1904年7月12日生於智利中部的帕拉爾城。聶魯達從小酷愛讀書,學生時代就開始寫作。但是他的文學創作活動遭到父親的堅決反對。於是1920年10月,他決定此後只用筆名發表作品,這個筆名就是巴勃羅·聶魯達。
1923年8月,他的第一部詩集《黃昏》正式出版。第二年他的成名作《二十首情詩和一支絕望之歌》問世,在這兩部以愛情和大自然的風光為主題的詩集里,充滿了孤獨、悲傷的情調及對往事深情的回憶。文學創作上的熱情和所取得的成就,促使他最終決定放棄在大學的學習,全力投身於文學創作事業。在聶魯達生活和創作的道路上,1924年至1927年是一段極其艱苦的歲月。一方面由於放棄了大學的學習,父親十分生氣,中斷了每月寄給他的生活費,而他自己又沒有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因此在經濟上非常拮据,甚至到了有時整天都吃不到東西的程度,只好靠搞些翻譯、給出版社打雜和賣畫度日。另一方面這時的智利政局不穩,卡洛斯·伊巴涅斯上台後,學生運動處於低潮,鎮壓工人的事件不斷發生,知識分子中情緒普遍消沉,整個社會動蕩不安,加上那時代的智利文人,稍有成就的一般都設法出國遊歷,於是聶魯達也決定自尋門路到國外去。他通過一位朋友的介紹,見到了當時的外交部長,謀得了智利駐仰光領事的職位。
晚期
1953年後,他曾多次出國訪問,應邀參加各種國際會議,同時寫出了《元素之歌》、《新元素之歌》、《葡萄和風》等世詩集。 1957年,聶魯達當選為智利作家協會主席,這一年他再度訪華。陸續發表的作品有《黑島札記》(1964)和詩集《在匈牙利進餐》(1965年)、《鳥的藝術》、《沙漠之家》(1966年)等。1968年,他整理出版了《聶魯達全集》。
巴勃羅·聶魯達在鄉村

  巴勃羅·聶魯達在鄉村

廣告

1970年,聶魯達被智利共產黨推薦為總統候選人參加競選。接著共產黨和一些黨派組成了人民陣線,為了讓阿連德成為人民陣線唯一的候選人,聶魯達退出競選。由於人民陣線在選舉中獲勝,阿連德當選為智利總統。聶魯達出任駐法國大使。
1971年10月21日,瑞典文學院宣布授予聶魯達諾貝爾文學獎金,「因為他的詩歌具有自然力般的作用,復甦了一個大陸的命運和夢想。」
1972年11月聶魯達因病辭去大使職務返回智利,受到熱烈歡迎。
1973年9月23日,在阿連德政府被推翻后的第12天,聶魯達與世長辭,終年六十九歲。
獲獎經歷
1971年,瑞典文學院能把諾貝爾文學獎給聶魯達,可以說是超越了政治偏見,因為當時30年代那種紅色國際革命已經退潮了。二戰的勝利,開啟了一個以政治意識對峙的冷戰時代。聶魯達的詩歌,因為應合了當時紅色國際的背景,被推向世界的舞台。同時也表明,他前期詩歌因為吸收了西方現代派藝術,並在《漫歌集》中表現出
聶魯達

  聶魯達

來的對歐洲殖民者入侵新大陸的強烈抗爭,也打動了西方有良知的知識界對祖先暴行的反省。這在瑞典文學院的頒獎詞中可以得到驗證。可以說,聶魯達的詩歌是個複雜的存在。他前後期詩歌的變化,也是20世紀世界複雜性的體現。50多年過去了,《漫歌集》在世界詩壇的獨特地位,已經是不可代替的。
更耐人尋味的是,瑞典文學院的頒獎詞還說:聶魯達「他的作品,不是以作品的本身,而是以其所具有的意義,對人類的幸福做出了重大貢獻。」這也是瑞典文學院認為聶魯達之所以能獲獎的理由。在20世紀的詩壇上,有多少詩作,能稱得上對「人類的幸福作出貢獻」?
主要作品
《黃昏》、《二十首情詩和一支絕望的歌》、《地球上的居所》、《西班牙在我心中》、《詩歌總集》、《馬楚?比楚高峰》、《伐木者,醒來吧》(、《元素之歌》、《葡萄和風》、《新元素之歌》、《一百首愛情十四行詩》、《英雄事業的讚歌》等。
《黃昏》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顏色。
  當藍色的夜墜落在世界時,
  沒人看見我們手牽著手。
  從我的窗戶中我已經看見
  在遙遠的山頂上落日的祭典。
  有時候一片太陽
  在我的雙掌間如硬幣燃燒。
  在你熟知的我的哀傷中
  我憶及了你,靈魂肅斂。
  彼時,你在哪裡呢?
  那裡還有什麼人?
  說些什麼?
  為什麼當我愛上且感覺到你遠離時,
  全部的愛會突如其然地來臨呢?
  暮色中如常發生的,書本掉落了下來,
  我的披肩像受傷的小狗,蜷躺在腳邊。
  總是如此,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你總是借黃昏隱沒。
名人名言
巴勃羅·聶魯達在創作

  巴勃羅·聶魯達在創作

「我從大地與人的靈魂得到莫大資產。沒有不能克服的孤獨。所有的道路都通向一點,那就是把我們原有的形象傳達給別人。因此,要抵達可以跳原始之舞,唱嘆息之歌的聖城,就必須慢慢超越孤獨與嚴酷、孤立與沉默,在這舞蹈與歌唱中,滿含著遠古以來的儀式:相信人之為人的自覺與共同命運。 」
漢語譯介
聶魯達在中國
中國譯介聶魯達詩的第一人是袁水拍(從英語譯本轉譯),從西班牙語原文直譯聶魯達詩的第一人是王央樂,其他譯者還有王永年、張廣森(筆名林之木)、趙振江、陳用儀(筆名亦咸) 李宗榮 等人。林光從原文譯出聶魯達回憶錄《回首話滄桑》。
聶魯達在台灣
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台灣的陳黎(原名陳膺文)和張芬齡(陳黎的愛人)兩位中學英語教師據西英對照本譯出許多聶魯達詩(二人大學時在英語專業以外,也學習了西班牙語),是台灣首度譯介聶魯達。
詩歌特點
聶魯達13歲開始發表詩作,1923年發表第一部詩集《黃昏》,1924年發表成名作《二十首情詩和一支絕望的歌》,自此登上智利詩壇。他的詩歌既繼承西班牙民族詩歌的傳統,又接受了波德萊爾等法國現代派詩歌的影響;既吸收了智利民族詩歌特點,又從惠特曼的創作中找到了自己最傾心的形式。 從表面上看,聶魯達的自我在詩中無所不在,使一些評論家感到壓抑——讓·佛朗哥說,他的無所不在的出場「在某種程度上,使讀者只起一個觀察者的作用」——甚至使詩人自己也感到厭煩:
從任何方面來說,聶魯達在實際生活中都是一位利己主義者,第一人稱的詩歌常常威脅性地出現,並且在他的作品中占很大的比重,但同樣真實的是,整部書(《大地的居所》前兩卷)和很多具體的詩採用了地地道道的現代派手法,將文學的主觀性呈現出來。
相關新聞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智利詩人巴勃羅·聶魯達的棺木8日開啟,法醫研究組準備驗屍,以查清聶魯達究竟如此前官方所言死於前列腺癌引發的心臟病,還是遭到了皮諾切特政權的毒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