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上逢久別者又別

標籤: 暫無標籤

21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嶺上逢久別者又別》,創作於中唐,作者權德輿,文學體裁,五言絕句。這首小詩,用樸素的語言寫一次久別重逢后的離別。通篇淡淡著筆,不事雕飾,而平淡中蘊含深永的情味,樸素中自有天然的風韻。

 

嶺上逢久別者又別 -概述

嶺上逢久別者又別
  權德輿
  十年曾一別, 征路此相逢。
  馬首向何處? 夕陽千萬峰。

 

嶺上逢久別者又別 -詳述


  這首小詩,用樸素的語言寫一次久別重逢后的離別。通篇淡淡著筆,不事雕飾,而平淡中蘊含深永的情味,樸素中自有天然的風韻。
  前兩句淡淡道出雙方「十年」前的「一別」和今日的「相逢」。從詩題泛稱對方為「久別者」看來,雙方也許並非摯友。這種泛泛之交間的「別」與「逢」,按說「別」既留不下深刻印象,「逢」也掀不起感情波瀾。然而,由於一別一逢之間,隔著十年的漫長歲月,自然會引發雙方的人事滄桑之感和對彼此今昔情景的聯想。所以這彷彿是平淡而客觀的敘述就顯得頗有情致了。
  這首詩的重點,不是抒寫久別重逢的感觸,而是重逢后又一次匆匆別離的情味。他們在萬山攢聚的嶺上和夕陽斜照的黃昏偶然重逢,又匆匆作別,詩人撇開「相逢」時的一切細節,直接從「逢」跳到「別」,用平淡而富於含蘊的語言輕輕托出雙方欲別未別、將發未發的瞬間情景──「馬首向何處?夕陽千萬峰。」征路偶然重逢,又即將驅馬作別。馬首所向,是莽莽的群山萬壑,西斜的夕照正將一抹餘光投向峭立無語的山峰。這是一幅在深山夕照中悄然作別的素描。不施色彩,不加刻畫,沒有對作別雙方表情、語言、動作、心理作任何具體描繪,卻自有一種令人神遠的意境。千峰無語立斜陽,境界靜寂而略帶荒涼,使這場離別帶上了黯然神傷的意味。馬首所向,千峰聳立,萬山攢聚,正暗示著前路漫漫。在夕陽余照、暮色朦朧中,更給人一種四顧蒼茫之感。這一切,加上久別重逢旋即又別這樣一個特殊的背景,就使得這情景無形中帶有某種象徵意味。它使人聯想到,在人生征途上,離和合,別與逢,總是那樣偶然,又那樣匆匆,一切都難以預期。詩人固然未必要借這場離別來表現人生道路的哲理,但在面對「馬首向何處?夕陽千萬峰」的情景時,心中悵然若有所思則是完全可以體味到的。第三句不用通常的敘述語,而是充滿詠嘆情調的輕輕一問,第四句則宕開寫景,以景結情,正透露出詩人內心深處的無窮感慨,加強了世路茫茫的情味。可以說,三、四兩句正是詩人眼中所見與心中所感的交會,是一種「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境界。
  值得玩味的是,詩人還寫過一首內容與此極為相似的七絕《余干贈別張十二侍御》:「蕪城陌上春風別,干越亭邊歲暮逢。驅車又愴南北路,返照寒江千萬峰。」兩相比較,七絕刻畫渲染的成分顯著增加了(如「蕪城陌」、「春風別」、「歲暮逢」、「寒江」),渾成含蘊、自然真切的優點就很難體現。特別是后幅,五絕以詠嘆發問,以不施刻畫的景語黯然收束,渾然一體,含蘊無窮;七絕則將第三句用一般的敘述語來表達,且直接點出「愴」字,不免有嫌於率直發露。末句又施刻畫,失去自然和諧的風調。兩句之間若即若離,構不成渾融完整的意境。從這裡,可以進一步體味到五絕平淡中蘊含深永情味、樸素中具有天然風韻的特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