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祿·克勞狄烏斯·愷撒

標籤: 暫無標籤

16

更新時間: 2013-08-26

廣告

尼祿·克勞狄烏斯·德魯蘇斯·日耳曼尼庫斯(Nero Claudius Drusus Germanicus,37年12月15日—68年6月9日),古羅馬帝國的皇帝,54年—68年在位。後世對他的史料與創作相當多,但普遍對他的形象描述不佳。世人稱之為「嗜血的尼祿」。他是古羅馬帝國朱里亞·克勞狄王朝的最後一任皇帝,是古羅馬乃至歐洲歷史上有名的殘酷暴君。

尼祿·克勞狄烏斯·愷撒 -人物介紹
    尼祿·克勞狄烏斯·愷撒(NeroClaudiusCeasar,公元37—68),羅馬帝國克勞狄烏斯王朝最後一個皇帝,羅馬史上出名的暴君。

尼祿·克勞狄烏斯·愷撒 -相關信息
尼祿出生於羅馬的貴族家庭。他的父親是格涅烏斯·多米提烏斯·阿蓋諾巴爾布斯。當尼祿3歲的時候,即公元40年,他的父親死去了。尼祿是由其母、奧古斯都的外孫女阿格里皮娜撫養大的。阿格里皮娜是個陰險多謀、貪極好勢的女人。阿格里皮娜毒死她的第二個丈夫之後,出於虛榮和野心,嫁給了她的舅父、羅馬皇帝克勞狄烏斯。阿格里皮娜成為帝后之後,為鞏固其專權的地位,一方面將其親信阿佛拉尼烏斯·布魯斯委任為近衛軍長官並以此為支柱殺掉其政敵與情敵;另一方面,從公元48年開始,不斷地施展各種陰謀詭計給尼祿以權力,她迫使克勞狄烏斯放棄讓他親生之子布里塔尼庫斯作為繼承者的合法要求,而給她與前夫所生之子尼祿以繼承者的恩寵。公元51年,克勞狄烏斯將尼祿收養為子,並將他與前妻麥薩林娜所生之女奧克塔維婭嫁給尼祿。公元54年,克勞狄烏斯被毒死了。對於克勞狄烏斯之死,儘管史家有不同的說法,但是很可能出於阿格里皮娜的毒手。克勞狄烏斯死後,阿格里皮娜繼續施展權術,她一面指使布魯斯統率的近衛軍控制揶馬局勢,並迅即殺死她在軍事方面的反對派,使軍事集團屈從她的勢力之下,同時,她又迫使早巳無多大實權的元老院,俯首聽命地把一切權力交給她的兒子。就這樣,尼祿登上皇帝的寶座,成為羅馬政治舞台的中心人物。尼祿既沒有赫赫戰功,又無治國之才,他所以能夠成為羅馬皇帝,只是由於宮廷政變的結果。這充分說明元首制已完全蛻化為公開的君主制。

尼祿·克勞狄烏斯·愷撒 -相關歷史
   尼祿從小生活在克勞狄烏斯王朝宮廷之中,在充滿了腐朽虛榮和陰謀傾軋的環境里長大。他所受到的不良教養和影響使他早就放蕩不題,完全腐化了。特別是稱帝之後,他奉行著「君主所為,盡皆合法」的原則,過著荒淫無恥的生活,不僅他的官殿而且連羅馬的街道也都變成狂歡作樂的地方。尼祿當政之初,由於他的放蕩和無知,不理政事,實際政治權力控制在他的母親及其同謀者的手裡。尼祿最初還敬畏阿格里皮娜的權勢,但也逐漸怨恨起她對他的控制,而這種矛盾隨著尼祿對阿格里皮娜不滿情緒的增長,越來越尖銳。阿格里皮娜為了專權執政,在她唆使奧克塔維婭控制尼祿的同時,又給尼祿施加政治上的壓力,她公開宣稱要以布里塔尼庫斯來代替尼祿。這一點使得殘暴成性的尼祿懷很在心,他於公元55年,害死了14歲的異父弟弟。這一作法,進一步加深了尼祿母子之間的裂痕。公元58年,尼祿結識了輕狂而毒辣的羅馬貴夫人波培婭·薩賓娜(元老院元老、後來的皇帝奧托之妻)。據塔西陀所說,薩賓姻「什麼都有:美麗、聰明、財富,祥樣俱全,可就是缺少一顆正直的心」。在薩賓娜的影響之下,尼祿要求與奧克塔維婭離婚,以擺脫阿格里皮娜的控制。而阿格里皮娜則極力反對尼祿這一行為,並對薩賓娜產生仇恨。這樣,尼祿與阿格里皮娜之間的矛盾已到達了不可調和的地步。公元59年尼祿組織了殺害其母的陰謀。他準備在阿格里皮娜乘船的時候將船沉沒。但這個陰謀未能得逞,於是他便下令派遣近衛軍結果了阿格里皮娜的生命。

    阿格里皮娜死後不久,當時能以軍事力量控制羅馬的布魯斯也死了;而受克勞狄烏斯委派擔任尼祿教師的塞涅卡,也因恐懼尼祿的殘暴,退出政界而隱居起來;那些在克勞狄烏斯統治時期富有政治經驗,並且任各種重要職務的解放奴隸也被排斥在政界之外。這樣,尼祿上台初期,能給尼祿以影響的人物及其代表的政治勢力都已經不存在了。相繼而來的便是一些投其所好、百依百順、並為尼祿所寵信的人。這些人阿諛奉承,助紂為虐,有意放縱尼祿的一切罪惡行為。尼祿肆無忌憚地行其所好,大肆揮霍,終日沉緬於聲色犬馬宴慶游賞之中,在羅馬政治舞台上演出了一幕幕醜劇。

    自詡為多才多藝的尼祿從公元59年起開始做公開的演出。他在宮廷中舉辦極其豪華的賽會,自己則作為朗誦者、歌手、演奏師乃至角鬥士登台表演。當他發現羅馬人對他的表演技巧和藝術才華不夠重視的時候,還在大隊的隨從的保護與簇擁之下,於公元66年末,到希臘進行公開的演出。他在那裡度過了一個整年的演出生活。他參加奧林匹克和科林斯賽會,扮演各種角色。由於希臘人對他的藝術才能和精彩的表演給予了足夠的熱情和讚賞,所以他宣稱,希臘人是唯一能欣賞音樂的人,只有他們是尊重他的成就的。為此,他賜給希臘以自治權。

    在尼祿吟詩作賦,歌唱演奏、競技角斗的同時,經常伴以規模不同、形式各異的宴會。據塔西陀記載,這類宴會以尼祿的寵臣、近衛軍長官提格利努斯在阿格里巴湖上所舉行的宴會員為典型。塔西陀寫道:提格利努斯製作一個木筏,放在阿格里巴湖上,在筏上安排一個宴會。他準備一些小船當作拖船,拖動筏子在湖中心蕩漾。小船都是用黃金和象牙裝飾的,盪槳者是一色的孌童,按年齡和淫蕩的程度排列起來。他從山南海北搜羅各種珍禽異獸甚至從大海里捕來了海洋生物。在湖岸的一邊,沒置了冶遊的院舍,裡面有的是貴族婦女。在對岸.則是一群裸體的娼妓,搔首弄姿,跳各種猥褻的舞蹈。當暮色漸深的時候,從湖濱所有的叢林和房屋裡開始傳出一陣互相應和的歌聲,到處都亮起閃爍的燈光。尼祿沉緬於這種腐朽、放蕩生活之中。然而他並沒有因此而滿足,更有其者是「他按全部合法婚姻形式把自己嫁給一名叫畢達哥拉斯的孌童為妻。皇帝頭上蒙著面紗,旁邊站著證婚人。設奩、合歡床等都銷陳出來,婚禮的火炬高高燒起。一切都公開」。尼祿就這樣荒淫無恥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尼祿這種腐朽、沒落的行為,除其主觀原因外,也有其深刻的社會根源。昔日的羅馬統治階級,為尋求更大的物質利益,極盡侵略、掠奪之能事,對世界各地進行了長達幾個世紀的罪惡戰爭,建立橫跨歐亞非的大霸國。無數的土地囊括在他們的版圖之內,數不清的奴隸和財富聽任他們的奴役和揮霍。他們得到了他們想得到的一切。現在他們對政治活動巳失去興趣,而耽於生活享樂。對此,蘇維托尼烏斯曾過如下的記載:「兩個上等階層的許多成員,有男的,也有女的,部在賽會見擔任演出角色。400個元老和600個騎士在半圓形劇場中參加白刃戰……。他們也出場與野獸搏鬥,並擔任競技場中各種別的角色」。這說明,羅馬社會的上層分子已經完全腐化了。尼祿作為統治階級的代表人物,成為羅馬上層社會享樂的活標本是合乎邏輯的。尼祿甚至想放棄王位,他重視自己參加競技和演戲所得的榮譽勝過自己作為君主的榮光,也是不難理解的。因此,可以認為尼祿的無恥行為正是羅馬統治階級腐化墮落惡性發展的一個必然反映。

    公元64年夏天,羅馬發生火災。大火繼續了9天,全城14區只有4個區保存下來,3個區化為焦土,其他各區只剩了廢墟。大火對羅馬城的人民說來,無疑是一場空前的災難,無數的生命、財產被火舌所吞噬。據傳說,正當羅馬城變成一片火海的時候尼祿「曾登上自己的舞台,高歌有關特洛伊毀滅的詩篇」,安然自在地現看烈火燃燒的場面。雖然尼祿也採取某些措施,解救難民,但只不過是為了敷衍群眾,作作應景文章而已。大火之後,尼祿利用自己祖國災難的機會,搶先修建了自己的「金屋」。據塔西陀記載「這座王宮的出奇之處,並不在於那些司空見慣的和已經顯得庸俗的金堆玉砌,而是在於野趣湖光,林木幽深,間或闊境別開,風物明朗」。尼祿修建的新官以其校廊、浴場、水池、動物因佔據了從帕拉丁努姆山崗至埃斯奎林努斯山崗間羅馬最中心的地區。整個宮殿內部用黃金、寶石和珍珠來裝飾。餐廳有象牙鑲邊的天花板,天花板是轉動的,為的是可以從上面撒花,而香水則從管中噴出。在浴池裡既有海水也有泉水。當尼祿看到這座富麗堂皇、豪華別緻的偉大建築物時,他讚歎地論「這才象個人住的地方」。

    由於尼祿胡作非為,人們傳說著,64年的大火,是因為尼祿厭棄簡陋的舊城,或者是為了欣賞火光衝天、別開生面的景緻而將羅馬城縱火焚之。雖然這些說法與事實不符卻不脛而走,流傳很廣。尼祿為了消除在人民群眾中產生的不滿情緒,便逮捕一切縱火嫌疑犯。據塔西陀所記,這些人是「當時負有惡名,為人所厭惡的一群被稱為基督教徒的人」。對於這些「罪犯」,尼祿施以最殘酷的手段,「有些被用獸皮蒙起來,讓群犬撕裂而死,有些則被縛在十字架上,黃昏以後點火燃燒,當作火把,照明黑夜」。尼祿此番暴行,原意是想藉此轉移人們視線,引起人們對「縱火犯」的憎恨,但事與願違,反而進—步暴露了這個暴君的兇惡。

    尼祿無恥的放蕩行為,無止境的揮霍與浪費,使羅馬帝國很快地出現了財政枯竭、危機四伏的嚴重局面。國庫的積存花光了,士兵的薪響和退伍老兵的獎賞停發了,貨幣貶值了。為了扭轉這種局面,尼祿實行了兩項主要措施。其一是增加賦稅,極盡搜刮之能事。象塔西陀指出的那樣「當時義大利已經因捐稅的壓榨而變成一片荒涼了。行省也都破了產。甚至諸神自己也成了受掠奪的一個方面……羅馬國家當昌盛或危難期間因戰爭凱旋或向神許願而歷代奉獻的黃金,都已搜刮無遺了。在亞細亞和阿凱亞,不僅呈奉的獻品,即連神象本身也都被劫走」。其二是以「侮辱尊敬法」以及種種莫須有的罪名沒收有錢人的財產。尼祿對所有死人的財產,只要死者在遺囑中「表示忘恩」而沒有將大部財產獻出來,其財產就要全部沒收。對反對他的羅馬貴族、行省總督和統帥,尼祿可以再任何時候將他們變成恐怖政策的犧牲品。

    尼祿的例行逆施,引起各地和各階層普遍的不滿,反抗的情緒日益激烈。早在尼祿執政之初,即公元60年,在不列顆就爆發了以伊塞尼部落女王鮑狄卡為領袖的反對羅馬無限苛索和迫害的起義。起義者擊潰了羅馬的軍團,佔領了羅馬在不列顛的首府卡穆洛敦和倫丁尼亞,殺死80,000羅馬的移民和商人。但後來被鎮壓下去。

    公元65年羅馬貴族階層組成了以富有聲望的蓋烏斯·卡爾普爾尼烏斯·皮索為首的刺殺尼祿的集團。參加這個集團的有元老院元老、騎士、軍官、詩人和哲學家等40餘人,其中包括近衛軍第二長官費尼烏斯·盧福斯、詩人安奈烏斯·盧庫魯斯,哲學家塞涅卡等。他們準備趁尼祿出席競技場時把他殺死。但是,由於皮索等人的優柔寡斷和事機不密,計劃被揭露。尼祿對此當然不能善罷甘休,隨之而來的便是逮捕、拷打與屠殺。這個集團中有18人被處死,皮索、盧庫魯斯、塞涅卡被尼祿勒令自殺。尼祿的老師塞涅卡因為積累大量家資,早就引起尼祿對其財富垂涎欲滴,得此機會是不會放過的。

    公元66年巴勒斯坦爆發了大規模的武裝起義。巴勒斯坦人民一方面蒙受羅馬統治者的剝削與壓迫,同時還受到當地高級僧侶與大奴隸主盤剝與搜刮。處在雙重壓迫下的人民群眾,憤然舉起義旗。在耶路撒冷,羅馬的總督弗洛魯斯被起義者所打敗,羅馬駐軍和一部分親羅馬派的貴族被殺光。敘利亞總督率軍前往耶路撒冷鎮壓,又被起義軍所粉碎。與此同時,在加利利城.也爆發了以約翰和西門為領袖的起義,農民。手工業者及解放奴隸參加了起義隊伍。起義迅速遍及猶太、撒馬利亞等地。尼祿派出韋斯伯西安努斯【後來的皇帝,國內一般譯作韋巴薌】鎮壓起義。公元67年,他率領50,000大軍在巴勒斯坦開始軍事行動。但是,翌年,當他聽到了羅馬貶黜尼祿的稍息之後使停止了軍事行動。

    公元68年,更大規模的起義在高盧爆發了。領導這次起義的是尼祿派往南盧的副將蓋烏斯·尤利烏斯·文德克斯。他在討伐尼祿的檄文中公開宣布,起義的唯一目的就是從暴君手中把羅馬解放出來,推翻「丑角元首」的統治。文德克斯的號召,得到了帝國西部行省總督及軍隊統帥普遍響應,在他的周圍迅速集結了十萬之眾。西班牙和阿非利加行省的總督也都效仿文德克斯,集結軍隊,討伐尼祿。雖然日爾曼軍團擊敗了高盧起義軍,但不久以後日爾曼的各個軍團也起來反對尼祿,並宣布他們的指揮官維爾吉尼烏斯·魯福斯為皇帝。這樣,至68年夏天,羅馬帝國歷史上驕橫一時的尼祿已經處在四面楚歌之中了。

    面對如此嚴重的局勢,尼祿拿不出什麼好辦法來挽救其即將滅亡的命運。於是,他想出一個極其荒謬的主張,他打算作為一個歌手和朗誦者,到起義者中間去,妄想用他那「動人的歌喉」戰勝與他誓不兩立的反對者。他說:「我僅用表演和歌唱在高盧就能再一次獲得和乎」。然而,事態的發展並不能象尼祿所想象的那樣。此時,一向是元首的心腹一一近衛軍也開始背叛尼祿。近衛軍長官薩賓努斯看到尼祿大勢已去,為了自己的生命和財產,他投到反對尼祿的加爾巴那裡去。唯元首之命是從的元老院,面對既成的事實,也宣告尼祿為人民公敵。要對他處以死刑。至此,尼祿已經走頭無路。逃出羅馬之後,在城郊他的解放奴隸的住宅里自殺了。在自殺之際他還不忘他那「高超」的藝術才能,嘆息論「多麼偉大的藝術家要死了!」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