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谷風

標籤: 暫無標籤

135

更新時間: 2013-09-22

廣告

這首詩的主題,舊說大體相同,《毛詩序》說:「《谷風》,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絕焉。」朱熹《詩集傳》也說:「此朋友相怨之詩,故言『習習谷風』,則『維風及雨』矣,『將恐將懼』之時,則『維予與女』矣,奈何『將安將樂』而『女轉棄予』哉,」「習習谷風,維山崔嵬』,則風之所被者廣矣,然猶無不死之草,無不萎之木,況於朋友,豈可以忘大德而思小怨乎?」但他沒有將傷友道之絕與刺周幽王硬拉到一起。方玉潤《詩經原始》認同朱熹的觀點,并力駁《毛詩序》「刺幽王」之說穿鑿空泛。從此詩的內容考察,這該是一首被遺棄的婦女所作的詩歌。今人高亨的《詩經今注》、程俊英的《詩經譯註》等均取此說。陳子展《詩經直解》雖仍取舊說,但又說:「此詩風格絕類《國風》,蓋以合樂入於《小雅》。《邶風·谷風》,棄婦之詞。或疑《小雅·谷風》亦為棄婦之詞。母題同,內容往往同,此歌謠常例。《後漢·陰皇后紀》,光武詔書云:『吾微賤之時,娶於陰氏。因將兵征伐,遂各別離。幸得安全,俱脫虎口。……(《小雅》曰:)「將恐將懼,維予與女。將安將樂,女轉棄予。」風人之戒,可不慎乎!』此可證此詩早在後漢之初,已有人視為棄婦之詞矣。」

小雅·谷風 -作品信息

【名稱】《小雅·谷風》
【年代】先秦
【作者】無名氏
【體裁】四言詩
【出處】《詩經》
小雅·谷風 -作品原文

谷風
習習谷風⑴,維風及雨⑵。將恐將懼⑶,維予與女⑷。將安將樂,女轉棄予⑸。
習習谷風,維風及頹⑹。將恐將懼,寞予於懷⑺。將安將樂,棄予如遺⑻。
習習谷風,維山崔嵬⑼。無草不死,無木不萎。忘我大德,思我小怨。[1]
小雅·谷風 -註釋譯文
  【註釋】
⑴習習:大風聲。
⑵維:是。
⑶將:方,正當。
⑷與:助。女:同「汝」,你。
⑸轉:反而。
⑹頹:自上而下的旋風。
⑺寞:同「置」。
⑻遺:遺忘。
⑼崔嵬(wéi):山高峻的樣子。
 
小雅·谷風 - 【譯文】
谷口呼呼刮大風,大風夾帶陣陣雨。當年擔驚受怕時,唯我幫你分憂慮。如今富裕又安樂,你卻棄我掉頭去。
谷口呼呼刮大風,大風旋轉不停息。當年擔驚受怕時,你摟我在懷抱里。如今富裕又安樂,將我拋開全忘記。
谷口呼呼風不停,刮過巍巍高山嶺。颳得百草全枯死,颳得樹木都凋零。我的好處你全忘。專門記我小毛病。[1]
小雅·谷風 -作品鑒賞

這首詩的主題,舊說大體相同,《毛詩序》說:「《谷風》,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絕焉。」朱熹《詩集傳》也說:「此朋友相怨之詩,故言『習習谷風』,則『維風及雨』矣,『將恐將懼』之時,則『維予與女』矣,奈何『將安將樂』而『女轉棄予』哉,」「習習谷風,維山崔嵬』,則風之所被者廣矣,然猶無不死之草,無不萎之木,況於朋友,豈可以忘大德而思小怨乎?」但他沒有將傷友道之絕與刺周幽王硬拉到一起。方玉潤《詩經原始》認同朱熹的觀點,并力駁《毛詩序》「刺幽王」之說穿鑿空泛。從此詩的內容考察,這該是一首被遺棄的婦女所作的詩歌。今人高亨的《詩經今注》、程俊英的《詩經譯註》等均取此說。陳子展《詩經直解》雖仍取舊說,但又說:「此詩風格絕類《國風》,蓋以合樂入於《小雅》。《邶風·谷風》,棄婦之詞。或疑《小雅·谷風》亦為棄婦之詞。母題同,內容往往同,此歌謠常例。《後漢·陰皇后紀》,光武詔書云:『吾微賤之時,娶於陰氏。因將兵征伐,遂各別離。幸得安全,俱脫虎口。……(《小雅》曰:)「將恐將懼,維予與女。將安將樂,女轉棄予。」風人之戒,可不慎乎!』此可證此詩早在後漢之初,已有人視為棄婦之詞矣。」
詩中的女主人公被丈夫遺棄,她滿腔幽怨地回憶舊日家境貧困時,她辛勤操勞,幫助丈夫克服困難,丈夫對她也體貼疼愛;但後來生活安定富裕了,丈夫就變了心,忘恩負義地將她一腳踢開。因此她唱出這首詩譴責那隻可共患難,不能同安樂的負心丈夫。
詩歌用風雨起興,這手法同《邶風》中的那篇《谷風》如出一轍,兩詩的主題也完全相同,這大概是在風雨交加的時候最容易觸發人們的凄苦之情。被丈夫遺棄的婦女,面對凄風苦雨,更會增添無窮的傷懷愁緒,發出「秋風秋雨愁煞人」的哀嘆。
此詩語言凄惻而又委宛,只是娓娓地敘述被遺棄前後的事實,不加譴責罵詈的詞句,而責備的意思已充分表露,所謂「怨而不怒」,說明主人公是一位性格善良懦弱的勞動婦女。這也反映了幾千年以前,婦女就處在被壓迫的屈辱境地,沒有獨立的人格和地位。
前人評此詩說:「道情事實切,以淺境妙。末兩句道出受病根由,正是詩骨。」(陳子展《詩經直解》引孫緘語)[2] 


小雅·谷風 -參考資料

1. 《先秦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年12月版,第427頁
2. 《先秦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年12月版,第427-428頁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