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務員之死

標籤: 暫無標籤

55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小公務員之死》寫的是一個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務官伊凡·德米特里·切爾維亞科夫,在劇院里的一個小「不慎」將唾沫濺到了坐在前排的將軍級文官身上,小文官惟恐大官人會將自己的不慎視為自己的精野冒犯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弄得那位大官人由哭笑不得到真的大發雷霆;而執著地申訴自己毫無冒犯之心實屬清白無過的小文官,在遭遇大官人的不耐煩與呵斥后竟一命嗚呼。一個人竟喪命於自己的噴嚏?其實,這小文官喪命於他自己對達官貴人的恐懼。他一心想以道歉申訴去排遣內心恐懼,儘管那大官是「別的部門」。

作者簡介
安東·巴甫洛維奇·契訶夫( Аnton chekhov.Антон Павлович Чехов.1860~1904) ,俄國小說家、戲劇家、十九世紀末期俄國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短篇小說藝術大師。1860年1月29日生於羅斯托夫省塔甘羅格市。但契訶夫隻身留在塔甘羅格,靠擔任家庭教師以維持生計和繼續求學。1879年進莫斯科大學醫學系。1884年畢業后在茲威尼哥羅德等地行醫,廣泛接觸平民和了解生活,這對他的文學創作有良好影響。1904年6月,契訶夫因肺炎病情惡化,前往德國的溫泉療養地黑森林的巴登維勒治療,7月15日逝世。他和法國的莫泊桑,美國的歐·亨利並稱為「世界三大短篇小說巨匠」。
1904年7月15日卒於德國巴登維勒。祖輩是農奴,祖父時一家贖身為自由民,父親以開雜貨鋪為業,1876年破產遷居莫斯科。契訶夫於1879年入莫斯科大學醫學系就讀。1884年畢業后開始行醫,廣泛接觸社會,對他後來從事文學創作有良好影響。1904年6月契訶夫病重后前往德國治療,後去世,遺體運回莫斯科安葬。
寫作方式
嚴格來說,契訶夫不是在「寫」小說,或者像我們通常意義上的作家在編小說,他是在「吐」小說。他無需編故事,他甚至也不要構思,他的故事在空中四處蕩漾。他能從任何角度開篇,又能從任何章節斷流,但都是天衣無縫,都是自然膠合。他的人物不請自來,他的情節信手拈來。他彷彿只要拿起筆,就像擰開了自來水龍頭,小說便如水源源流出……
敘述方式
契訶夫之所以能隨意地「流」小說,在於它獨特的敘述方法。這種敘述方法是按照生活的本來面目去處理,用眼睛和耳朵去追尋,文字像畫筆的音符那樣流動。快節奏,簡捷,自然,質樸構成了清純的文風,單刀直入,不拖泥帶水,高度濃縮與深入淺出的表現,更增加了作品的韻味。
思想內容
小說通過對幽默可笑的人和事的描寫,反映了當時社會的極端恐怖所造成的人們的精神異化、性格扭曲及心理變態,表現了作家對黑暗社會的抗議及對思想庸俗、生活猥瑣的小市民的"哀其不幸"與"怒其不爭",表明了作家對罪惡制度的無淚控訴,具有深刻的社會意義。
作品原文
一個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務官伊凡·德米特里·切爾維亞科夫,坐在劇院第二排座椅上,正拿著望遠鏡觀看輕歌劇《科爾涅維利的鐘聲》。他看著演出,感到無比幸福。但突然間……小說里經常出現這個「但突然間」。作家們是對的:生活中確實充滿了種種意外事件。但突然間,他的臉皺起來,眼睛往上翻,呼吸停住了……他放下望遠鏡,低下頭,便……阿嚏一聲!!!他打了個噴嚏,你們瞧。無論何時何地,誰打噴嚏都是不能禁止的。莊稼漢打噴嚏,警長打噴嚏,有時連達官貴人也在所難免。人人都打噴嚏。切爾維亞科夫毫不慌張,掏出小手絹擦擦臉,而且像一位講禮貌的人那樣,舉目看看四周:他的噴嚏是否濺著什麼人了?但這時他不由得慌張起來。他看到,坐在他前面第一排座椅上的一個小老頭,正用手套使勁擦他的禿頭和脖子,嘴裡還嘟噥著什麼。切爾維亞科夫認出這人是三品文官布里扎洛夫將軍,他在交通部門任職。
「我的噴嚏濺著他了!」切爾維亞科夫心想,「他雖說不是我的上司,是別的部門的,不過這總不妥當。應當向他賠個不是才對。」
切爾維亞科夫咳嗽一聲,身子探向前去,湊著將軍的耳朵小聲說:
「務請大人原諒,我的唾沫星子濺著您了……我出於無心……」
「沒什麼,沒什麼……」
「看在上帝份上,請您原諒。要知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哎,請坐下吧!讓人聽嘛!」
切爾維亞科夫心慌意亂了,他傻笑一下,開始望著舞台。他看著演出,但已不再感到幸福。他開始惶惶不安起來。幕間休息時,他走到布里扎洛夫跟前,在他身邊走來走去,終於克制住膽怯心情,囁嚅道:
「我濺著您了,大人……務請寬恕……要知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哎,夠了!……我已經忘了,您怎麼老提它呢!」將軍說完,不耐煩地撇了撇下嘴唇。
「他說忘了,可是他那眼神多凶!」切爾維亞科夫暗想,不時懷疑地瞧他一眼。「連話都不想說了。應當向他解釋清楚,我完全是無意的……這是自然規律……否則他會認為我故意啐他。他現在不這麼想,過後肯定會這麼想的!……」
回家后,切爾維亞科夫把自己的失態告訴了妻子。他覺得妻子對發生的事過於輕率。她先是嚇著了,但後來聽說布里扎洛夫是「別的部門的」,也就放心了。
「不過你還是去一趟賠禮道歉的好,」她說,「他會認為你在公共場合舉止不當!」
「說得對呀!剛才我道歉過了,可是他有點古怪……一句中聽的話也沒說。再者也沒有時間細談。」
第二天,切爾維亞科夫穿上新制服,颳了臉,去找布里扎洛夫解釋……走進將軍的接待室,他看到裡面有許多請求接見的人。將軍也在其中,他已經開始接見了。詢問過幾人後,將軍抬眼劇場,倘若大人還記得的話,」庶務官開始報告,「我打了一個噴嚏,無意中濺了……務請您原……」
「什麼廢話!……天知道怎麼回事!」將軍扭過臉,對下一名來訪者說:「您有什麼事?」
「他不想說!」切爾維亞科夫臉色煞白,心裡想道,「看來他生氣了……不行,這事不能這樣放下……我要跟他解釋清楚……」
當將軍接見完最後一名來訪首,正要返回內室時,切爾維亞科夫一步跟上去,又開始囁嚅道:
「大人!倘若在下膽敢打攪大人的話,那麼可以說,只是出於一種悔過的心情……我不是有意的,務請您諒解,大人!」
將軍做出一副哭喪臉,揮一下手。
「您簡直開玩笑,先生!」將軍說完,進門不見了。
「這怎麼是開玩笑?」切爾維亞科夫想,「根本不是開玩笑!身為將軍,卻不明事理!既然這樣,我再也不向這個好擺架子的人賠不是了!去他的!我給他寫封信,再也不來了!真的,再也不來了!」
切爾維亞科夫這麼思量著回到家裡。可是給將軍的信卻沒有寫成。想來想去,怎麼也想不出這信該怎麼寫。只好次日又去向將軍本人解釋。
「我昨天來打攪了大人,」當將軍向他抬起疑問的目光,他開始囁嚅道,「我不是如您講的來開玩笑的。我來是向您賠禮道歉,因為我打噴嚏時濺著您了,大人……說到開玩笑,我可從來沒有想過。在下膽敢開玩笑嗎?倘若我們真開玩笑,那樣的話,就絲毫談不上對大人的敬重了……談不上……」
「滾出去!!」忽然間,臉色發青、渾身打顫的將軍大喝一聲。
「什麼,大人?」切爾維亞科夫小聲問道,他嚇呆了。
「滾出去!!」將軍頓著腳,又喊了一聲。
切爾維亞科夫感到肚子里什麼東西碎了。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著,他一步一步退到門口。他來到街上,步履艱難地走著……他懵懵懂懂地回到家裡,沒脫制服,就倒在長沙發上,後來就……死了。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