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錄阿部定

標籤: 暫無標籤

2141

更新時間: 2013-12-10

廣告

實錄阿部定 -基本信息

  

實錄阿部定

中文名:實錄阿部定

  外文名:A Woman Called Sada Abe

  導 演: 田中登Noboru Tanaka

  編 劇:井戶晶雄 Akio Ido

  主 演

  宮下順子 Junko Miyashita ....Abe Sada

  江角英明 Hideaki Esumi ....Ishida Kishizo (as Ezumi Hideaki)

  花柳幻舟 Genshu Hanayagi ....geisha

  類型: 劇情 / 犯罪

  上映: 1975年2月8日/日本

  類型: 劇情/犯罪

  片長:Germany:76 min / Japan:76 min / USA:85 min

  國家/地區:日本

  對白語言:日語

  級別:Finland:K-18 / France:-12

  發行公司: Phaedra Cinema
實錄阿部定 -劇情簡介

  《實錄阿部定》的所謂「實錄」,即真實記錄。一九三六年五月十八日,在東京荒川區一家色情酒館,一名叫石田吉藏的中年餐飲商,遭一起投宿於館內的情婦阿部定絞死。並把吉藏屍體之生殖器官切割下貼身密藏,須臾不離。阿部定、吉藏二人下榻在一個只有四疊半榻榻米大小的陰翳、骯髒旅館房間中門窗緊閉、與世隔絕,沒日沒夜地沉湎於性愛世界,糜爛的沉淪生活對比外界的積極向上,藉此傳達出一種個體抵制國家軍國主義風潮的消極情緒。

廣告

實錄阿部定 -創作背景

  1936年發生了轟動全日本的「阿部定事件」。「阿部定事件」指的是女傭阿部定於昭和十一年(1936年)5月18日在日本東京都荒川區尾久的茶室,將情人絞殺並切除其生殖器的事件。該事件的審判結果,被定為痴情所致。阿部定接受了服役6年的判決,於1941年刑滿出獄。之後,阿部定過著普通的市民生活,但在1971年突然行蹤消失,以後去向不明。由於事件的獵奇性,在事件發生及阿部定逮捕(1936年5月20日)后,日本新聞界號外連出,在當時,這是一起引起人們極大關心的事件。即使在現在,很多日本人只要一提起「阿部定」這個名字,就會聯想起該事件。由此可見其知名度之高。

  《實錄阿部定》的所謂「實錄」,即真實記錄,似乎這是深受同期東映深作欣二《無仁義之戰》等實錄黑幫片的「紀實」潮流影響;同時東映以石井輝男為首的「粉紅暴力片」(Toei's Pinky Violence)也是《實錄阿部定》的底色之一。主人公阿部定在片中甚至模仿了鈴木則文《豬鹿蝶》御姐池玲子那種口銜短刀、撩起和服下擺露出雪白大腿的亮相造型。1969年石井輝男包括「阿部定事件」在內的五個獵奇「惡女」犯罪故事《明治大正昭和獵奇女犯罪史》,對田中登《實錄阿部定》具有示範意義。

  田中登1975年拍攝的《實錄阿部定》,與後來大島渚《感官世界》取材自同一起事件。不能不說大島渚拍《感官世界》是受了田中登《實錄阿部定》的啟迪,並藉助法國的藝術觀念把其付諸「硬性」色情片(hard-core)。田中登的《實錄阿部定》雖不及《感官世界》享有的世界聲譽,雖並非「硬性」色情片,卻也是不折不扣的傑作。甚至有人認為它的藝術價值在《感官世界》之上。曾入選當年《電影旬報》年度十大佳片,是田中登三部「旬報」十佳羅曼情色片的第一部。

廣告

實錄阿部定 -電影評論

  不一定驢驢/《實錄阿部定》:去勢與殉情

  如果把田中登的羅曼情色片《秘記·女郎遭殃》《秘記·色情雌性市場》《江戶川亂步獵奇館 屋脊里的散步者》《好色五人女》分別比作筱田正浩《心中天網島》、今村昌平《日本昆蟲記》、實相寺昭雄《屋脊里的散步者》、增村保造《好色一代男》等正規電影的官能版、或者說不潔版的話,《實錄阿部定》與大島渚《感官世界》的關係則要顛倒過來——後者可謂前者的官能版,前者堪稱後者的純潔健康版。儘管《實錄阿部定》隸屬羅曼情色片,終究還是軟性情色片,相比硬性情色片的《感官世界》肯本不足掛齒。

  硬性、軟性情色片兩者的區別在於前者進行真實的性交表演,後者只是模仿,不拍或模糊掉生殖器。硬性情色片即便在今天的日本依然不被完全允許,更何況1970年代,桃色片也好,日活羅曼情色片也罷,都只是軟性情色片。

  據說大島渚是出於對尷尬地介於軟性情色類型片與正規電影之間的田中登《實錄阿部定》含蓄的官能描寫、對日活羅曼情色片「捉迷藏」攝影遊戲的大為不滿而拍攝了《感官世界》。以《實錄阿部定》為藍本,把性愛情節付諸現實主義表演,把生殖器官攝入鏡頭,採取由法國人擔任製片、在法國洗印、後期製作與發行的辦法將其改頭換面為一部硬性情色片。《實錄阿部定》與《感官世界》可謂相映成趣,趨於保守的前者似乎在儘可能地迴避、削弱官能誘惑性——當然田中登的羅曼情色片多數情況下皆如此,作為羅曼情色片甚至有些不合格;而號稱世界十大禁片之一的後者則最大程度地渲染性愛活動,逾越了羅曼情色片和映倫(日本映畫倫理管理委員會)的色情尺度道德底線。大島渚因此也被日本警視廳以公然猥褻物陳列的罪名指控,儘管《感官世界》還是一部「法國電影」。

  田中登拍攝於1975年的《實錄阿部定》雖然不像《感官世界》蜚聲遐邇,但也很有名。曾入選當年《電影旬報》年度十大佳片,是田中登三部「旬報」十佳羅曼情色片的第一部(后兩部為《江戶川亂步獵奇館 屋脊里的散步者》和《人妻集團暴行致死事件》)。影片根據1936年5月18日發生在東京的「阿部定事件」——一個名叫阿部定的女子殺死情夫石田吉藏並割下其生殖器潛逃的犯罪事件——改編。需要提及的一點是此事件正值1936年2月26日的「二二六兵變」和翌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之間。

  《實錄阿部定》的所謂「實錄」,即真實記錄,似乎這是深受同期東映深作欣二《無仁義之戰》等實錄黑幫片的「紀實」潮流影響;同時東映以石井輝男為首的粉紅暴力片(Toei's Pinky Violence)也是《實錄阿部定》的底色之一。主人公阿部定在片中甚至模仿了鈴木則文《豬鹿蝶》御姐池玲子那種口銜短刀、撩起和服下擺露出雪白大腿的亮相造型。1969年石井輝男包括「阿部定事件」在內的五個獵奇「惡女」犯罪故事《明治大正昭和 獵奇女犯罪史》,對田中登《實錄阿部定》具有示範意義。

  田中登把「阿部定事件」置於「二二六兵變」之後軍國主義風潮——日本舉國上下窮兵黷武,伺機侵略擴張的全民集體無意識狂熱時期的歷史背景下描寫。與《感官世界》眾目睽睽之下、白晝之下節日狂歡氣氛的、性交崇拜「豐年祭」般的淫亂縱慾截然不同,《實錄阿部定》阿部定、吉藏二人下榻在一個只有四疊半榻榻米大小的陰翳、骯髒旅館房間中門窗緊閉、與世隔絕,沒日沒夜地沉湎於性愛世界,糜爛的沉淪生活對比外界的積極向上,藉此傳達出一種個體抵制國家軍國主義風潮的消極情緒。實現對愛人永遠禁臠的、阿部定扼死情人,特別是切割男根這樣一個極端的性行為,實際上構成了對政治、國家的閹割和揶揄。與增村保造《清作之妻》(妻子刺瞎丈夫雙眼)、江戶川亂步《芋蟲》(截斷丈夫四肢)等電影和小說具有異曲同工之妙。

  相比《感官世界》,《實錄阿部定》更側重於描寫阿部定,江角英明飾演的吉藏就像日活羅曼情色片多數情況下的男性角色那樣處於輔助、被動的位置,不比《感官世界》男主角藤龍也。當然也不是說《感官世界》就是以吉藏為中心。《感官世界》與《實錄阿部定》導演角度傾向的微妙差異,通過同一事件分別發生在前者的男方身上與後者的女方身上——即兩部影片中的吉藏、阿部定分別因小便而獲得性愛休憩空隙的「苦笑」這樣一個小細節可見一斑。

  與《感官世界》稍有不同,《實錄阿部定》多出了一段阿部定為吉藏療傷的恩愛小插曲,繼而也出現阿部定決定殺死吉藏這樣一個明顯的心理轉折——也許這是接近「阿部定事件」的真相的。盤纏用盡、窮途末路的二人的私通面臨著結束,吉藏打算回家,對於十分嫉妒吉藏妻子的阿部定而言,只剩下殺死吉藏、或與之殉情這樣一條近松門左衛門「情死文樂」式的路可行。至於非「實錄」的《感官世界》,在這方面表現得比較曖昧,給人更多是一種「愛(性愛)的鬥牛」、性愛死的以身殉道意味。

  阿部定殺死吉藏,即相當於與之殉情,傳統意義上的心中。所謂「心中」,指的是男女之間為了表示對對方的真情而將身體的一部分(頭髮、指甲)贈送對方,或文身以示忠誠的行為。其極致則為殉情。阿部定割下吉藏的生殖器並隨身攜帶,穿上吉藏的內衣以保持其體味,以及在屍體上刺下「定」字的變態行為,田中登無疑將其視作「心中」的環節。與之呼應的是之前阿部定留給吉藏一縷長發,吉藏穿著阿部定的緋紅襯裙初次登場的情節。

實錄阿部定 -導演簡介

  田中登導演是日本羅曼情色電影的代表人物,他以情色為舞台,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別出心裁的表現手法創作出了一系列的傑作。

  田中登畢業於明治大學文學系。在學期間,他寫過散文和小說。在寫作過程中,田中發現有許多東西無法用語言表達清楚,他覺得影像比語言更富表現力,於是對電影產生了興趣。而他在第一份工作中就有幸碰到了大導演黑澤明——當時,田中在《用心棒》的美術道具部門打雜,有時還會為坐在攝像機旁的黑澤導演倒茶。此後,田中又陸續去了不少電影現場,學到了許多電影拍攝的相關知識。大學畢業后,田中順利通過導演助理考試進入了日活公司。

  1971年,日活瞄準成人市場,走上了羅曼情色路線。次年,田中執導的處女作《花弁水滴》出爐。此後,田中推出了二十多部高水準的情色作品,風格自成一流,受到了廣泛的好評,同時也引來了不少粉絲的追捧。1981年,日活回歸普通電影的製作,田中登隨之脫離公司,轉而主要從事電視片的導演工作。1979年,田中登曾憑藉影片《人妻集團暴行致死事件》獲得第二屆日本學院獎導演獎的提名。

  2006年10月4日上午9點50分,田中登在神奈川相模原市的醫院中病逝。享年69歲。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