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野由悠季

標籤: 暫無標籤

158

更新時間: 2013-10-02

廣告

富野由悠季(1941年11月5日-),為日本的動畫監督、作詞家、小說家。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小田原市,日本大學藝術學部映畫學科畢業。從參與日本最早的電視動畫《鐵臂阿童木》的製作開始至今(2008年現在),是日本動畫界資歷最長的人物之一,也是從動畫界草創期貫徹現役至今的其中一人。代表作有《機動戰士高達》系列、《傳說巨神伊甸王》、Byston Well系列等。

廣告

1 富野由悠季 -簡介

日本著名動畫監督,作詞家,小說家。出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日本大學藝術學部映畫學科畢業(相當於漢語的藝術學院電影系)。被公認為日本戰後電視動畫黎明期的重要人物。

富野由悠季富野由悠季

舊名(本名)富野喜幸(發音同由悠季)。並且使用多個筆名:例如作詞家身份的井荻麟(IOGILIN)、擔任分鏡、腳本、演出(副導演)身份時的斧谷稔(YOKI TANIMINORU),以及擔任原作,導演時所使用的富野由悠季等等。

跟富野有關的作品多具有「台詞不斷重複」的特徵,被一部份的觀眾稱為「富野節說教」。另外也以作品主角幾乎都以死亡作為結局的風格聞名,被稱為「殺人魔富野」。自稱女主角經常以過去的女同事的性格為原始發想(參見著書「だから僕は…」1981年)。

在動畫雜誌以及電視等媒體的曝光率不只相當高,而且經常口無遮攔,對於以謙遜禮讓為美德的人們來說也引起不少反感。挑戰精神旺盛,(曾經在簽名板上寫下座右銘「乾坤一擲」),新作品一定會引入某些新的嘗試,也因此常招致舊作愛好者的抗議。這種不顧一切前進的姿勢愛好者稱為「高潔」,反對者則稱為「不顧四周感想獨善其身的人物」。富野的愛好者即使被蔑稱為「信者」也不願離開,而根深蒂固的反對者也不在少數,甚至有直呼其為「老賊」者。

代表作有機動戰士高達系列、無敵超人Zanbot3、無敵鋼人Titan3、聖戰士Dunbine、重戰機L-Gaim等,只要提到機器人動畫的發展,富野的貢獻是不可抹滅的重要。

廣告

2 富野由悠季 -履歷

大學時就讀於日本大學藝術系電影科的富野,其志向原為電影業界,但當時電影公司不但招募人數極少,畢業生競爭也相當激烈,因此在畢業前夕便於1964年2月進入手塚治虫所創立的蟲pro,自此開始了其動畫生涯。

在蟲pro時的富野,最初的職務是擔任製作進行。可是,本人的意願是擔任演出,加上蟲pro以動畫師至上的風氣,一時使其對此狀況感到不滿。在擔任進行半年左右後,由於《鐵臂阿童木》的原作故事已經漸漸不敷使用,於是蟲pro便在社內募集劇本;藉此機會,富野第一本被採用的劇本是第96集「機器人未來」,他並同時擔任該集分鏡與導演(當時是以新田修介名義發表)。不久后,富野便在手塚治虫的推薦下進入演出部,由於當時蟲pro的其他作品也開始製作,因此《鐵臂阿童木》一片的重心便漸漸轉移到富野等新人身上,在第一期《鐵臂阿童木》結束時,富野是擔任執導最多集數的人員(全193集中共25集)。

廣告

富野由悠季 作品富野由悠季 作品

在《鐵臂阿童木》后,富野也經手了《寶馬王子》以及數部外包作品。但是另一方面,對蟲pro體制的不安,漸漸使得富野萌生退意,於是在1967年離開蟲pro,進入廣告製作公司筱pro,同時兼任東京設計師學院(現:専門學校東京デザイナー學院)講師。但是,由於廣告製作和講師的收入不如過去,同時富野也感受到廣告對創作的限制以及自己對廣告製作的不適任,因此也一邊接受外包的分鏡委託,並摸索著回歸動畫界的可能性。

在1968年離開筱pro后,富野同時也辭去了講師一職,再度投入動畫業。在十來年內,富野接了大量的外注分鏡,他以快速而便利的名聲著名於業界,其足跡幾乎遍布60年代後半到70年代多數主要動畫。

1972年,富野擔任《小飛龍》的監督,之後在新興工作室創映社(日升動畫的前身)的草創成員之一渋江靖夫的引薦下,接任1975年的勇者萊丁監督一職。可是由於贊助商和電視台對此片的諸多干擾,使得富野在兩季后被解任,但仍舊待在續任的長濱忠夫監督手下做事,並繼續與創映社合作。

之後,歷經創映社改組為新工作室「日本SUNRISE」的第一作,1977年的《無敵超人Zombot3》以及隔年的《無敵鋼人泰坦3》監督,富野身為監督之名逐漸在業界受到評價,隨後在1979年執導《機動戰士高達》一片。播映當時雖歷經多重波折,但在隔年受到革命性的支持;伴隨著模型爆發性的熱賣及電影化,富野一躍成為動畫界最知名的導演之一。

《高達》造成的迴響是無可估計的。除了影響許多後進、改變了業界的劇作形態外,在當時的轟動更被視為是超越《宇宙戰艦大和號》的社會現象:以年輕愛好者為主的新世紀動畫宣言等活動,動畫專門志OUT及隨後的NEWTYPE等諸多新興媒體的熱賣及創立;原本一直潛藏在水面下的動畫迷們的聲音,可以說藉著《高達》一口氣爆發出來。富野本人日後自述:「當時自己就像是幾乎當上教祖一般」;現在也留下許多當時的紀錄,可見到當時的受矚目度以及狂熱程度。

在《高達》隔年,富野又導演傳說巨神伊甸王。此片雖在播映時也被中途腰斬,但藉著《高達》熱潮也得以在電影中播出真正的完結篇;雖然沒有受到如《高達》般的巨大迴響,但也受到不少支持。而後,1982年的《戦闘メカザブングル》和隔年的劇場版、1983年的《聖戰士丹拜因》、1984年的《重戰機L-Gaim》,富野每年都有新作品。

1985年可說是富野個人的一大轉折點。在連續數年的新作都無法得到如《高達》一樣的迴響下,SUNRISE終於對富野做出拍攝《高達》續集的要求。在企畫壓力下,富野做出了《高達》(以下稱《初代高達》)的續作《機動戰士Z 高達》。

《Z 高達》的問世,可說樹立日本動畫中至今仍歷久不衰的系列;但對於監督富野本人來說,這絕不是值得欣喜的事。與前作風格的大相逕庭、劇情的難懂、陰暗,以及偏離觀眾期待的發展,使得作品並未受到如前作的迴響;但是與此相反,在商業上的成功,使得贊助商再度要求續作。對於一個導演來說,自身的作品不受到評價,只有周邊商品受到歡迎,絕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富野自身曾一度打破的鐵則:「機器人動畫就只是30分鐘的玩具廣告」,在《Z》后卻束縛富野比任何一個導演都還要深。

而後大約10年的時間,富野被允許製作的作品就只有「高達」系列。1986年的《機動戰士高達 ZZ》、1988年的《機動戰士高達 逆襲的夏亞》、1991年的《機動戰士高達 F91》;隨後是1993年的《機動戰士V 高達》。

歷經高達系列的連作,富野逐漸感到精神上的不適,然後終於在《V 高達》時爆發出來。由於BANDAI和SUNRISE不斷地要求《高達》的續作,甚至開啟了非富野所導演的新系列;整個《高達》系列已脫離自己的掌握,成為一個巨大的產業,使得富野產生了毀掉高達系列的念頭。除此之外,企畫方向和作品路線的差異、當時BANDAI和SUNRISE在合併時的秘密協約、贊助商的干預、製作陣的混亂等因素,使得《V 高達》這部作品在收視率和模型銷售雙雙遭到商業上的失敗。可是,贊助商依然要求隔年的新高達作品;萬念俱灰的富野,在身心狀況極為不佳的狀況下,將企畫原案交給自己所推薦的後任導演今川泰宏,然後黯然淡齣電視動畫。

在《V 高達》之後的幾年間,富野的狀況可說是非常不好;據本人自述,當時的富野時常暈眩,連家門也不敢出去,在病情稍微好轉后,也只敢走在泥土地上。在這段期間內富野一方面調養身心,一方面寫了數本小說、拍了幾部零碎的動畫作品,並為SUNRISE製作動畫進行非正式的諮詢及監修,但對一個原來以電視動畫作為分野的動畫監督來說,當時已是半退休狀態。

1998年對於富野來說,是動畫人生的第二個轉折點;藉著新興付費頻道WOWOW需要一個新的動畫企畫,以及做為《高達》20周年前的預備作品,富野得以創作出全新而且非《高達》系列的作品《機動神腦》。此作對於富野意義重大,既得以藉此摸索重新回到電視動畫界的機會,他在本作所揭示的主題和方向性也一直延續至後續作品,以「健康」、「正向」的理念做為作品主軸。在陰暗的時代與動畫群中,一貫維持明亮積極的精神,可說是富野之後的堅持; 「不創作會製造出病人的作品」表達了自身對於動畫的方向性。

1999年的《高達》20周年紀念《∀高達》雖然繼承了長年困擾富野本人的「高達」之名,但卻是延續了《機動神腦》之來,正面肯定人性的作風;其創作意念的「全否定、全肯定」同時總括了自身的心境、創作生涯以及整個《高達》系列,並展現了與過往風格的另一個對極。此兩作與2002年同樣展現明亮風格、並大膽起用多用年輕成員的《極限戰士》時常被並稱,並有別於過去沉重鬱抑的色彩。2005、2006年富野將舊作《Z 高達》改編為三部電影作,並賦予其新的詮釋及對新時代的期望之同時,也進行了網路配信動畫《麟光之翼》的製作。近年來也從事著書、海內外演講、對談、開啟諮詢專欄、擔任文化廳多媒體評審等多項活動,可看出其對栽培後進和對下一世代的期許。

廣告

3 富野由悠季 -詳細介紹

本名為富野喜幸(喜幸音同由悠季),富野由悠季是自1982年後,用在原作、監督、小說以及一般媒體上的名義,並延用至今。除此之外,還有作詞時使用的井荻 麟,擔任分鏡、腳本、演出的斧谷 稔以及早期使用的新田修介、阿佐南等筆名。其中,井荻麟是取自動畫製作公司日升動畫的事務所之所在地下井草和西武新宿線「井荻」站相「鄰」(麟)。

富野由悠季《靈魂力量》富野由悠季《靈魂力量》

血型AB型,興趣(根據其小說的作者介紹欄內文)為素描。

已婚育有兩女。在提到其家人時,皆使用假名來代稱:妻子為「亜阿子」、「阿々子」,長女為「依々子」、「依衣子」,次女則是「耶々子」。

在蟲pro時期,曾因為年紀比自己小卻擁有優越繪畫技術的動畫師們而受到衝擊,在苦惱「如何不輸給他們」后,得出的結論是「畫出比誰都快的分鏡」;而後在獨立初期,富野也曾被其他工作室的人揶揄毫不了解電影演出,在感到屈辱的同時也感到「過去的自己只不過是自我陶醉」,因而持續地學習和接工作。「為了提升自己的技術,不得不強迫自己去面對世間」;而這段期間累積的工作量,甚至使得富野被業界戲稱為「妄想切千本分鏡的富野」,其名稱遍布60年代後半到70年代多數動畫的演出、腳本欄。如同當時的綽號一般,富野工作的速度在業界被稱為「分鏡只要交給富野三天就可以完成」,雖然身為外部人員而未能參與作品製作核心,但在製作日程非常緊湊的動畫業界,也有如同富野的人材相當受到重視的一面。至2008年今日,富野本身挂名之分鏡製作,光是目前可確認者便超過600本,所經手分鏡更超過1200本以上,堪稱是業界之冠。

對聲優的選擇,在動畫界以獨到的眼光著稱。比起「配音」,富野更要求的是「演技」,因此早在擔任監督初期,便開始從舞台、演員中挑選聲優,例如池田秀一、鈴置洋孝、戶田惠子等人,都是於富野作品中出道的;近年來更挖掘了朴璐美、白鳥哲、小林愛、福山潤等多名現在正活躍在第一線的新一代人材。而既有形象強烈的專業聲優,也都在富野的指導下得以擴展表演領域,例如古谷徹、塩屋翼、子安武人等。另一方面,在聲優的演技指導上也是出了名的嚴厲;在錄音作業進行時幾乎都會濱臨現場進行指導的富野,對於表現好的聲優會不吝給予讚賞及掌聲的同時,對無法達到要求的人則予以痛斥。剛出道時的阪口大助、新井裡美、淺川悠等人,都談到在富野的嚴厲下,忍不住哭出來的經驗;渡邊久美子等也談到在錄音時的壓力之大,不是其他作品能比;曾擔當富野作品主角的平松廣和、飛田展男等人也曾提到若表現不理想,甚至會有在劇中讓角色死亡退場的可能性。

對於凡事都相當認真,在諸多場合中,面對少年及兒童讀者的投稿,也毫不敷衍地給予嚴厲批評;近年在ANIMAGE的專欄,對年齡小自己三、四輪的讀者們也盡自身最大誠意予以回應。除此之外,對於社會責任以及個人修養也大力提暢;在奧姆真理教沙林毒氣事件中,富野是日本動畫界之中唯一對此積極發言,並論及動畫業界責任的相關人士。

好勝心和上進心相當強的同時,對於有才能的人也絕不吝於稱讚。既將長濱忠夫、出崎統與高畑勛等人為自己演出面上的學習對象,對視為勁敵的宮崎駿也給予最大限度的讚賞。

近年於電影客串登場機會增多,在2005年的《魔女潛艦》、2006年的《日本沉沒》以及2008年的《少林少女》皆有演出(前兩者由樋口真嗣,後者則由本廣克行所執導,兩人皆為富野愛好者),角色分別為政變軍官、京都高僧以及女主角已逝的祖父。

 

廣告

4 富野由悠季 -軼聞

直到80年代初期,動畫工作室還不是很重視畫片的管理,甚至放置在完全開放的場所,因而不時會遭小偷光顧;聽到如此消息的富野,曾經拿著球棒睡在SUNRISE的浴室里一整晚等待對付小偷。

漫畫家富野由悠季漫畫 高達漫畫家富野由悠季漫畫 高達

在《高達》的動畫熱潮時,還是學生的岡田斗司夫為首的愛好者曾興沖沖與富野約在咖啡廳見面。在懷著輕鬆心情想要聽《高達》製作秘密的岡田等人面前,富野卻穿著整套的白西裝出現,對學生們大談身為社會人應有的姿態和責任。

在高橋良輔監督繼太陽之牙后,正苦於不知要提出手中哪一個企畫案時,富野建議高橋選出其中之一,那個案子就是日後高橋的代表作裝甲騎兵。

在1989年4月號的Newtype志中,接受訪問時,富野被問及「高達的假想敵是誰?」的時候,富野回答說由最初開始,他都是以電視台、動畫贊助商以及Sunrise等製作群全體作為高達的假想敵。[1]他認為製作時就是被敵人捉住了,所以不能夠自在的創作最真實的作品。如果不能夠假設成這樣,然後想出讓敵人沉默下來(讓自己自由製作)的方法,這樣的人製作出來的作品他並不想看。他同時認為0080的監督高山文彥正正就是能夠想出如何讓敵人沉默的方式去表現真實。

廣告

在《魔女潛艦》特別出演時,據導演樋口自陳,原本富野出場一幕應該更長,但因為富野的存在感太強,怕觀眾誤以為富野的鏡頭是劇情伏筆,因而不得已只好大幅減短,而改收錄於DVD特典之中。
在《日本沉沒》出外景到寺廟時,富野曾因身穿袈裟和其外貌,而被恰巧造訪的旅客誤認為真正的住持,而真正的僧侶們反而被認為是臨時演員。

在《SD 高達 FORCE》製作期間,富野曾對其3D技術相當有興趣,因此不時沒有事先告知工作人員便到現場參訪,嚇得工作人員們大為驚慌;而導演便以劇中敵方小卒看到大將來時大喊「T(omino)大人」而驚慌失措的模樣來調侃這種狀況。另外,富野本來也主動希望能夠切本作分鏡,但因時程問題而沒有實現。 

5 富野由悠季 -相關資料

6 富野由悠季 -作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