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標籤:   人物     歷史人物     名人     政治人物     聯合國秘書長  

169

更新時間: 2018-08-29

廣告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科菲·安南標準名是科菲·阿塔·安南(Kofi Atta Annan,1938年4月8日-),迦納庫馬西人,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1938年4月8日生於迦納的庫馬西市。曾在庫馬西理工大學接受高等教育。他生在非洲部落酋長之家,卻接受了良好的西式教育;他熱愛自己的祖國,卻很少提到自己是迦納人,而以一個非洲人來稱呼自己;他被人稱為世界總統,卻沒有任何實際的政治權力,沒有任何領土歸他管轄,沒有任何軍隊供他調遣;第51屆聯大任命安南為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是出身聯合國工作人員行列而當選的第一位秘書長,也是第一位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聯合國秘書長,於1997年1月1日就職。2001年6月26日,第56屆聯大批准安南連任,同年6月29日根據安理會的建議聯合國大會正式任命,安南先生連任下一屆秘書長任期至2006年12月31日。2001年科菲·安南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是位經驗豐富的外交家,能說流利的英語、法語和幾種非洲語言。他講話溫和,性格直率,待人坦誠,頭腦冷靜,富有幽默感。

中文名:科菲·安南(科菲·阿塔·安南)英文名:Kofi Atta Annan
性別:國籍:迦納
出生地:迦納的庫馬西畢業院校: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主要成就:2001年諾貝爾和平獎職位: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

廣告

1 人物簡介/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安南出席新聞發布會
前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KofiA·Annan)於2006年12月31日午夜,為自己人生最輝煌的一段時光畫上句號,十年甘苦都成為了歷史。十年秘書長生涯,他曾奮力將巨石推上山巔,也一度在重壓之下抑鬱失語。安南說:人可以離開聯合國,但無法讓聯合國脫離我心。回望安南十年路,功過任人評說。安南在1997年1月1日年至2006年12月31日兩個任期內,以他的睿智思想和不懈努力,鞏固了聯合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地位,促進了多邊主義的進一步發展。他倡導集體安全、全球團結、人權法治,維護聯合國的價值觀念和道德權威,他也是2001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

他是一對雙胞胎之一,孿生的姐姐在1991年去世。安南1972年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通曉英語、法語及非洲多種語言。
2012年2月23日,安南被任命為敘利亞危機聯合國與阿拉伯國家聯盟(阿盟)聯合特使[1]。他提出六點建議,包括立即停止在平民區使用重型武器並撤出部隊、敘政府與反對派在聯合國監督下停止一切形式的武裝暴力行為、實現每天兩小時的人道主義停火、加快釋放被任意羈押者、確保記者在敘全境的行動自由、尊重法律保障的結社自由與和平示威權利等。[2]
2012年8月2日安南宣布在8月底特使任期結束后,他將不再續任聯合國-阿盟敘利亞危機聯合特使一職。

2 人物生平/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安南訪華
科菲·安南1938年4月8日出生於迦納庫馬西市,早年就讀於迦納庫馬西理工大學,曾到美國和瑞士留學,先後獲美國明尼蘇達州麥卡萊斯特學院經濟學學士學位和麻省理工學院管理學碩士學位。安南1962年進入聯合國工作,先後在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聯合國總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聯合國難民署和世界衛生組織等部門工作。1974年中東「十月戰爭」后,他擔任駐開羅的聯合國緊急部隊民事長官。20世紀80年代初,安南調回聯合國總部,先後擔任人事和財政部門的領導工作。1986年升任聯合國助理秘書長,負責人事廳的工作。
1990年海灣戰爭爆發后,安南負責同伊拉克談判釋放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工作人員的人質問題。此後,他率聯合國小組同伊拉克進行了「石油換食品」的談判。安南1993年3月出任聯合國負責維持和平事務的副秘書長,主管聯合國在世界各地的維和行動。曾作為負責前南斯拉夫地區的聯合國秘書長特使和赴北約特使,協調有關國家的關係。
1996年12月17日,第51屆聯大任命安南為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1997年1月1日,他正式就職,任期5年。2001年6月,聯大通過安理會提名安南連任秘書長,任期至2006年12月31日。安南擔任秘書長期間,曾於1998年赴巴格達進行斡旋,化解了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機。2001年10月,安南與聯合國同獲當年諾貝爾和平獎。2005年3月,由美聯儲前主席沃爾克領導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發表報告指出,安南在伊拉克「石油換食品」計劃實施過程中沒有任何腐敗行為。
安南曾於1997年5月、1998年3月、1999年11月、2001年1月和2004年10月五次訪華。安南於2006年5月正式訪華。

3 成長之路/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4 就任秘書長/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安南
1997年1月2日,新任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上午10時乘專車來到聯合國總部,開始他新的工作。 
安南在秘書處大樓前受到聯合國儀仗隊簡短而隆重的迎接。許多聯合國工作人員聚集在大樓的門廳里,自發地歡迎他們十分熟悉的老同事、老上級正式就任聯合國秘書長這一新職務。 
安南向歡迎的人群發表了簡短的講話。他說,這是我就任聯合國秘書長的第一個工作日。就好像第一天上學一樣,每個人都對你抱有很大的希望,而你開始的時候不免有點緊張。 
安南說,各會員國已經表明,它們希望聯合國有所變化。我想,如果我們攜起手來,我們就能取得很多的成就,包括聯合國必要的改革。在我們邁向21世紀的時刻,如果我們希望聯合國適應新的形勢,我們就應在一起創造這種變化。 
安南同時也提醒各會員國應履行它們對聯合國的義務。這實際上是暗示各國,特別是美國等國交納它們所拖欠的20多億美元的會費。解決這個問題無疑是新秘書長做好他的工作的先決條件。 
發表講話后,安南乘電梯來到38樓的秘書長辦公室。這位新秘書長先與他的助手們一起照像,然後在寬大的辦公桌前坐下來,戴上眼鏡說:「好,現在就開始工作。」他隨即拿起桌上的報告,批閱起第一份文件。 
安南上任后,首先任命了他的行政辦公室的7名主要官員,其中,巴基斯坦人伊克巴爾·里扎出任行政辦公室主任,美國人弗雷德·埃克哈德擔任臨時發言人。 
埃克哈德說,安南計劃在1月底以前完成行政辦公室的組建,在2月底以前完成副秘書長和助理秘書長的任命。安南已要求所有原先在聯合國秘書處工作的副秘書長和助理秘書長辭職,以使他在人事安排方面有較大的迴旋餘地。

5 婚姻生活/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6 社會評價/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安南
安南是位經驗豐富的外交家,懂英語、法語和幾種非洲語言。他講話溫和,性格直率,待人坦誠,頭腦冷靜,富有幽默感。身高1米75的聯合國秘書長 安南,虔誠的天主教,站著的時候總是腰板挺直。無論身處何時、何地,即便是在勞累、憂傷或處在危險境地,安南總是非常注意自己的儀容儀錶。因此熟悉他的人常戲稱他為「世俗教皇」。美國著名男性雜誌《君子》曾經評選出「全世界最會穿衣服的男性」,名單中除了英國影星休-格蘭特和大帥哥裘德-洛以外,聯合國秘書長 安南也榜上有名。正如同服裝追求簡單之美,在為人處事中,安南也喜歡說自己是個簡單的人。 他生在非洲部落酋長之家,卻接受了良好的西式教育;他熱愛自己的祖國,卻很少提到自己是迦納人,而以一個非洲人來稱呼自己;他被人稱為「世界總統」,卻沒有任何實際的政治權力,沒有任何領土歸他管轄,沒有任何軍隊供他調遣;作為聯合國秘書長,他有太多的麻煩和困擾,但他始終保持樂觀;他是那麼引人注目,卻是個低調的人,讓人覺得他在儘力避免別人的目光;他既有著高貴的品質,也不乏普通人的生活原則;他永遠讓人感覺處於一種平和的狀態。
安南是公認的聯合國歷史上最富有改革精神的秘書長。在任職的八年中,安南一直在不懈地推動聯合國改革進程,致力於將這個聲望下降的龐大機構改革成為能夠應對新時期新挑戰的卓有成效的權威國際組織。安南曾經將自己的工作形容為「與時間賽跑」。就任后,為了和平使命,安南在世界各地不斷地穿梭訪問、調停斡旋,化解危機,遏制衝突,防止戰爭,到處呼籲和談、譴責暴力,足跡遍布五大洲。無論是在伊拉克危機、中東巴以衝突中,還是在南亞克什米爾爭端、阿富汗戰爭里,都可以見到安南的身影。因此,有人稱他為世界上最忙碌的和平使者。
安南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雙眼睛。他的眼睛,映射出的不僅有對這個既富饒又貧窮、既美好又痛苦的世界的憂患和悲憫,更多的是力量和希望。聖·馬修福音中有這樣一句話:上帝保佑和平使者,因為他們應該被稱之為上帝的孩子!這句話被刻在一個走在鋼絲上的木雕小熊上,在2003年2月8日的安理會午宴上,由俄羅斯外長伊萬諾夫送給了聯合國秘書長安南。

7 職業生涯/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安南
科菲·安南1959年,他首次離家出國,獲福特基金會的獎學金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聖保羅的麥卡萊斯特學院學習,並取得經濟學學士學位。還曾就讀於日內瓦高等教育大學。33歲時進入美國著名的麻省理工學院學習,獲得管理學碩士學位。1962年進入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工作,其後一直在聯合國總部、日內瓦辦事處、日內瓦難民專員辦事處、世界衛生組織等部門擔任行政工作。1974年,他回到迦納,擔任國家旅遊局局長。
1974年中東「十月戰爭」后,他擔任了駐開羅的聯合國緊急部隊民事長官。80年代初,安南調回聯合國總部,先後擔任人事和財政部門的領導工作。1986年,他升任聯合國助理秘書長,在人事廳負責人事工作。
1990年海灣戰爭爆發后,安南與伊拉克談判釋放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工作人員的人質問題。他被委派負責遣返900名聯合國工作人員、談判釋放西方人質和協助解決滯留在海灣地區的50萬亞洲人的問題。此後率領聯合國小組同伊拉克進行「石油換食品」的談判。
1993年3月1日起任負責維持和平事務的副秘書長。主管聯合國在世界各地的維和行動。1995年10月10日由聯合國秘書長 加利任命為臨時負責前南地區的秘書長特使和駐北約特使,協調有關國家的關係。
1996年12月13日被聯合國安理會提名為下屆聯合國秘書長候選人,17日聯大批准安南為聯合國第7任秘書長。
1997年1月1日正式就職,任期5年。2001年6月,安理會提名安南連任秘書長,6月29日,聯大通過了安理會的提名,安南將從2002年1月1日起連任秘書長,至2006年12月31日。
1997年4月13日,獲得1996年度「博尼諾世界和平獎」。2001年7月獲美國費城自由勳章。
1998年2月20日-23日,安南 秘書長親赴巴格達調解美國和伊拉克關於武器核查的危機,並與伊拉克達成了協議,為避免戰爭,和平解決這場危機帶來了希望。
2001年10月12日,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宣布,聯合國和聯合國秘書長 安南由於在促進世界和平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安南出任聯合國秘書長,改變了這一國際組織的權威性,他是為公認的和平使者 。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辦公室2012.3.23日說,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和阿拉伯國家聯盟(阿盟)秘書長阿拉比當天發表聯合聲明,宣布任命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為敘利亞危機聯合國與阿盟聯合特使。
聲明說,根據聯合國大會16日通過的有關敘利亞的決議,經過潘基文與阿拉比的密切磋商,決定任命安南為敘利亞危機聯合特使。
聲明說,安南將成為聯合國秘書長以及阿盟在敘利亞問題上的高級代表,他將就敘利亞問題進行斡旋,以「結束敘國內的暴力和侵犯人權的行為,推動敘利亞危機和平解決」。
聲明指出,聯合特使將在聯合國大會以及阿盟就敘利亞問題通過的有關決議的指導下開展工作,他將與敘利亞國內外的相關對話參與方進行廣泛磋商與接觸,以期結束敘利亞暴力和人道主義危機,並通過推動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開展全面的政治對話來促進由敘利亞人主導的、包容、和平的政治解決方式,滿足敘利亞人民的民主訴求。
聯合國大會16日投票通過了一份有關敘利亞問題的決議,決議呼籲聯合國任命一位特使,為和平解決敘利亞危機進行斡旋,並通過提供技術和物質援助的方式,為阿盟處理敘利亞危機的努力提供支持。

8 個人成就/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9 爭議之處/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改革理念引發爭議
綜觀安南任期內所提出的各種改革措施和理念,成功實施的有之,引起爭議的也不少。例如,在安理會擴大問題上,他表示要吸納那些在財政、軍事和外交方面對聯合國貢獻最大的國家,這同要求優先解決發展中國家在安理會代表性不足的眾多國家的願望不相一致,自然很難獲得贊同。
發展中國家被邊緣化
作為一個來自非洲的秘書長,最讓安南失望 的也許是,許多發展中國家的人民在全球化趨勢中日益被邊緣化。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的援助,遠遠沒有達到聯合國的要求。
對人權的踐踏隨處可見
在人權領域,安南也有很多遺憾。國際社會對人權和法治的踐踏依然隨處可見。安南認為安全和幸福取決於對人權和法治的尊重,必須通過法治保護人類尊嚴和權利,在維護人類社會的多樣化中相互學習,國家必須遵守國家間的規範。然而許多弱勢群體的尊嚴和權利不能得到保障,依然苦苦掙扎在痛苦的深淵裡。

10 人生低谷/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未能阻止伊拉克的戰爭
「可以說我為消除世界上的不平等和貧困奮鬥了一生,我的部分願望已經列入了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這是最好的事情。最糟的事情是,我沒能避免伊拉克戰爭,我不同意發 動伊拉克戰爭,但最後只能接受伊拉克戰後重建工作,而聯合國駐伊拉克代表卻被炸身亡,更令我痛苦萬分。」
石油換食品醜聞
2004年11月26日,美國《紐約太陽報》披露,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兒子科喬·安南捲入了「石油換食品」醜聞。該報稱,科喬·安南曾經在1999年2月開始,一直接受一家名為「克泰科納」的瑞士公司每月2500美元的酬金,而這家瑞士公司從聯合國對伊拉克的「石油換食品」計劃中得到了利潤豐厚的合同。從報道的字裡行間不難看出,人們懷疑科喬·安南利用父親的關係幫助這家瑞士公司獲得了合同。安南當天在聯合國紐約總部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他對於兒子沒有把與瑞士克泰科納公司的關係和盤向他托出感到「震驚和失望」。
聯合國駐伊總部被炸
伊拉克當地時間2003年8月19日下午5時許,設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聯合國大樓遭到炸彈攻擊,聯合國駐伊拉克最高官員、安南秘書長特別代表塞爾希奧·比埃拉·德梅洛在爆炸中不幸身亡。聯合國秘書長 安南為此發表聲明,指出德梅洛的身亡,對聯合國和對他個人都是一個痛苦的打擊。

11 人物評價/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懂得放權的管理者
科菲·安南 聯合國前首席發言人:安南是個懂得放權的管理者
「作為發言人,我需要掌握內部信息,他很理解這一點,讓我出席所有會議,確保讓我獲得一切信息,從不忘記我。每天早晨我都和他碰頭,他告訴我當天會發生的事情。他到哪裡都帶上我。是個懂得放權的好的管理者。」
中國領導人肯定其工作
王光亞向安南 秘書長轉達了胡錦濤主席、溫家寶總理的問候,並表示,安南在擔任聯合國秘書長10年裡,積極倡導多邊主義理念,推動加強聯合國作用,為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和深化全球合作做出了不懈努力和突出貢獻。
最活躍的聯合國秘書長
《華盛頓郵報》:有史以來最活躍的聯合國秘書長
《華盛頓郵報》日前刊發一篇署名文章,題為《安南留下的東西》稱,冷戰時期賦予聯合國秘書長一職以新的價值,而安南無疑是有史以來最活躍也是最有爭議的一位聯合國秘書長。
一個非常鎮靜的人
媒體對安南的描述:一個非常鎮靜的人
一個非常鎮靜的人,一個幾乎從不會提高嗓音的人,一個從來不會發怒或者失去耐心的人,人們最多能從他連續不斷的搓手和眼睛猛烈的顫動中,感覺到他內心的焦慮。」這是媒體對聯合國秘書長 安南性格的一種「典型性描述」,也是人們從頻繁出現的電視畫面中所得到的對於安南的印象。
他是迦納的英雄
迦納人眼中的安南:他是迦納的英雄
「他是迦納的英雄」「我為他感到自豪」「非洲人民感謝他」在西非國家迦納,一提起「科菲·安南」這個名字,從總統到百姓,人們最常說的就是這些話。

12 辭任特使/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安南
2012年8月2日,敘利亞危機聯合特使安南在日內瓦記者會上表示,雖然他已經請辭,但是他將工作到他任期的最後一天。他同時強調,有關的「安南六點計劃」和各國在日內瓦達成的敘利亞問題「行動小組聯合公報」並不會因他的離去而死亡。中國官方稱尊重安南決定,並讚賞其為推動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發揮了積極和建設性作用。
軍事衝突不斷升級
安南說,不斷升級的軍事衝突和明顯缺乏團結的安理會,已經根本改變了他能夠有效發揮作用的環境。流血衝突還在繼續,大部分由於敘利亞政府的不妥協以及拒不執行「安南六點計劃」,也因為反對派不斷升級的軍事行動,同時伴隨著國際社會的分裂。
安南說,沒有嚴肅的、有目的的、團結的包括該地區勢力在內國際社會壓力,「我,乃至任何人都不可能去迫使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採取必要步驟開啟政治進程。」
不過安南也強調,即便他決定離去,「安南六點計劃」是受安理會決議支持的,是安理會的決議內容,所以「依舊還留在安理會和國際社會的檯面上」。同樣,6月30日各國在日內瓦達成的敘利亞問題「行動小組聯合公報」也同樣將繼續有效。安南表示,任何進一步的安排必須依靠安理會和「行動小組」推動。
指安理會缺乏團結
安南說,對於這樣一個調解任務,國際社會的團結被視為最重要的因素,當他第一天接過這一任務的時候,他就強調國際社會團結,必須只有一個調解進程,各方必須通力合作。當時,「我們看上去的確是在這樣做,安理會聲明和兩個決議都是全體一致通過的」,但到了後來安理會出現分野。
安南表示,安理會的團結可以重建,他們可以和敘利亞危機區域各國的政府、反對派方面以及新的敘利亞危機聯合特使一起推進局勢向前發展。他並表示繼續為團結各方而努力。
中國回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就聯合國-阿盟 敘利亞危機聯合特使安南決定辭職事表示,中方對安南辭去聯合特使一職表示遺憾。中方一直以實際行動積極支持和配合安南斡旋努力。我們理解安南斡旋工作中的困難,尊重他的決定。自擔任聯合特使以來,安南先生為推動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發揮了積極和建設性作用,中方對此表示讚賞。安南向中方通報了他的決定,並感謝中方對其斡旋努力的積極支持。
洪磊表示,中方高度重視敘利亞局勢發展,致力於敘利亞問題的和平、公正和妥善解決。中方認為,從根本上解決敘利亞問題,國際社會還是要堅持政治解決的正確方向。中方對任何有助於推動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倡議都持開放態度。中方支持聯合國繼續為推動妥善解決敘利亞問題發揮重要作用。[3]

13 到訪北大/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 編輯

安南[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科菲·安南]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在北大發表演講
2015年4月21至22日,聯合國前任秘書長、2001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科菲·安南基金會主席科菲·安南(Kofi Annan)一行到訪北京大學,展開對北大的訪問和交流活動。安南先生高級顧問拉明·西塞(Lamin Sise),聯合國秘書長辦公室高級官員溫佐(Zaw Win)陪同到訪。
安南此次到訪,是應「北京大學『大學堂』頂尖學者講學計劃」和「北京論壇系列高端演講」的邀請,與師生座談並發表演講。北京大學「大學堂」頂尖學者講學計劃設立於2012年,旨在通過在全球範圍內邀請各領域學術大師來校舉辦講座、開設課程、合作研究等,增強北京大學創建世界一流大學的綜合競爭力。迄今為止,已有包括弗雷德里克·傑姆遜、弗朗西斯·福山、王賡武在內的近20位學者入選。同時,北京論壇系列高端演講圍繞 「文明的和諧與共同繁榮」的總主題,近年來已成功舉辦包括喬姆斯基、霍米·巴巴、邁克爾・桑德爾、傅高義等知名學者在內的演講會。
4月21日上午,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柯楊在臨湖軒會見了安南一行。柯楊對安南第三次訪問北大表示熱烈歡迎,她回顧了安南先生與北京大學之間的深厚淵源。早在1998年北大百年華誕之際,安南就曾發來賀信,並委派代表前來祝賀。2004年,首屆北京論壇召開之際,他又委派當時的聯合國副秘書長約瑟夫·里德(Joseph Reed)攜其賀辭親臨論壇。2006年,安南在他聯合國秘書長任期即將結束前,首次訪問北京大學,當時的演講就曾引起知識界和社會公眾的廣泛討論。2009年,安南又以聯合國基金會董事的身份訪問北大,與北大學者和學生進行了深入交流。柯楊感謝安南此次來訪與北大師生分享他數十年來參與全球治理的經驗和睿智觀察。她還將安南2006年訪問北大時的照片贈送給他作為紀念。
隨後,安南與北京大學學者和學生代表圍繞「世界秩序的幾個要點」(Some Key Points in the World Order)進行座談。座談會由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副院長袁明教授主持,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賈慶國、政府管理學院常務副院長傅軍、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王培玉、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李安山、自然保護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呂植以及歷史、法律等領域的學者代表和來自北京大學學生模擬聯合國協會、北京大學學生國際交流協會的學生代表參加了座談會。
座談會上,安南首先從個人經歷出發,談到近年來世界面臨的巨變以及聯合國為應對挑戰而所作的努力。與會教授隨後結合自己的研究領域和興趣,分享了他們對當前世界秩序的看法,同時與安南展開廣泛而深入的探討,涵蓋了全球治理機制的改善、中國在構建新秩序中的角色、非洲發展的前景、極端主義威脅的應對、青年領導力的培養等議題。安南結合自己在聯合國工作多年的豐富經驗,以及卸任后調解國際爭端的經歷,對這些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與建議,強調了各國政府提升自身能力、加強國際多維度合作的重要性與必要性。同時他也表示,目前解決這些問題還存在著諸多困難,有待國際社會更多的合作與努力。最後,作為未來世界秩序的塑造者,幾位學生代表也發出了自己的聲音,安南回答了學生代表的提問,並表達了對北大青年學子的勉勵和祝福。
4月22日上午,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朱善璐會見了安南一行。朱善璐歡迎安南再次來到北大,同時感謝聯合國對北京論壇的關心和支持,希望有機會邀請他出席今年北京論壇。安南表示,很榮幸受邀作為「大學堂」頂尖學者講學計劃和北京論壇系列高端演講的嘉賓,他對與北大師生的交流座談印象深刻,學生的提問體現出21世紀青年對於國際事務和人類文明進程的關注和思考。他表示,有機會一定常來北大,也希望北京論壇越辦越好。最後朱善璐代表北京大學向安南贈送聯合國郵政署、北京論壇和中國集郵總公司聯合發行的紀念郵封。
當天下午,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在英傑交流中心會見安南,並向其頒發「北京大學『大學堂』頂尖學者講學計劃」銅牌及證書。隨後,安南作為北京大學「大學堂」頂尖學者講學計劃學者,以及北京論壇系列高端演講嘉賓,在陽光大廳發表了題為「構建更加和諧的世界秩序」(Towards a More Harmonious World Order)的主題演講。演講會由袁明教授主持,300餘名北大師生到場參加。
在演講前的致辭環節,林建華表示,安南懷著對人類未來命運的關注,重視大學發展與青年成長,並在此過程中,他與北大師生結下了不解之緣。在擔任聯合國秘書長的10年中,安南為消除貧困、制止衝突和促進民主作出的重要的貢獻,值得國際社會感謝和銘記。
演講中,安南首先提到,中國與非洲在古代都有關於「和」的箴言,證明自古以來「和諧」對於社會發展的重要性,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常常被對財富和權力的追求迷失了雙眼。和諧社會的構建是一門藝術,在聯合國工作的幾十年中,安南對其中的艱辛有著深刻的體會。他認為,和諧的根基有三:和平與安全、可持續和兼容性的發展以及人權與法治。這三者共同為社會的和諧和繁榮發展奠定基礎。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與非洲之間合作與往來日益豐富,雙方都希望世界整體的格局是和平穩定的。最後,安南總結說,當今的世界處於不斷的變化中,財富和權力不再是特定地區的特權,無論是國家、地區和機構都應該適應這種變化。中國的改革開放使其在國際事務中重新處於中心的位置,堅持和諧社會構建的三個基礎,中國將會在世界秩序的重建中發揮重要的作用。在提問環節,北大的中外學生圍繞氣候變化與技術轉移、維和行動的得失等關心的問題,與安南進行了熱烈的交流。
據悉,在此次訪華行程中,安南還出席了他的兩本著作中譯本的新書發布會,分別是《安南回憶錄——干預:戰爭與和平中的一生》及《安南演講集:我們人民:面向21世紀的聯合國》,並接受了央視國際頻道「對話」欄目的專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