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想天開

標籤: 暫無標籤

82

更新時間: 2013-09-14

廣告

美國電影《妙想天開》是一部科幻片。故事的背景不是一望無垠的未來,而是20世紀的某一聖誕節。導演特瑞·吉列姆的高明之處就在於,可以在時間負半軸的一個點上創造出了諷喻雙關的未來世界。主演:喬納森·普雷斯、羅伯特·德尼羅、伊安·霍姆等。該片於1985年2月20日上映。

妙想天開妙想天開
 

妙想天開 -詞 目

 

妙想天開
發 音 miào xiǎng tiān kāi
釋 義 形容想法奇特、乖謬。


妙想天開 -電影


------------------------------
【譯  名】妙想天開 / 巴西
【原  名】Brazil
【出品年代】1985
【國  家】美國
【類  別】科幻 喜劇 奇幻
【語  言】英語
【字  幕】中文
【IMDB評分】8.0/10 (41,574 votes) top 250: #234
【IMDB鏈接】http://www.imdb.com/title/tt0088846/
【分 辨 率】800 X 432
【格  式】RMVB
【文件大小】425MB【導  演】特里·吉列姆 Terry Gilliam
【主  演】羅伯特·德尼羅 Robert De Niro .... Archibald 'Harry' Tuttle
      特里·吉列姆 Terry Gilliam .... Smoking man at Shang-ri La Towers (uncredited)
      伊恩·霍姆 Ian Holm .... Mr. M. Kurtzmann
      喬納森·普雷西 Jonathan Pryce .... Sam Lowry
      吉姆·布蘭德本特 Jim Broadbent .... Dr. Jaffe
      凱瑟琳·赫爾蒙德 Katherine Helmond .... Mrs. Ida Lowry
      羅伯·哈斯金斯 Bob Hoskins .... spoor
【簡  介】  人類的社會形態未來要向何處去,對於這個問題除了科幻童話故事裡面會有美滿結局以外,幾乎近代的每一個嚴肅的思想家都做出了悲觀的結論。也許是想象不夠大膽,也許是現代社會的許多弊病無法根除,未來總是在思想家大腦里最黑暗的部分。不知道是不是會有物質極大豐富,人民為所欲為的一天,但就仍舊無法擺脫物質束縛的未來來說,陰暗的恐怖滋味仍然是無法避免的。
  說了這麼多關於未來的事,其實《妙想天開》也不能算是關於未來的科幻影片,而是一種關於社會形態的"社幻"影片。這部黑色喜劇色彩的幻想作品,是特里·吉廉姆早期名作之一,影片如同名著《1984》一樣,營造出一個荒誕不經但又令人不寒而慄的未來世界。這個看似秩序無比的世界,看似無憂無慮的世界,其實是一個高度集權高度刻板高度扼殺人性的世界。說它是未來的世界,其實只是因為我們地球上沒有這樣一個國家、沒有這樣一種制度、沒有這樣一個社會。但這絕不表示我們與這個社會毫無關係,影片中的種種跡象表明,也許這就是我們的社會,也許這個社會和我們的社會不太一樣,但你會發現他們從本質上都是一種狀態——一個習慣於集權、習慣於官僚、習慣於毫無幻想的死板社會。
  社會只是人類集體生活環境的一個寬泛的名詞,它既廣泛地包含了我們慣常爭論的國家制度、意識形態、政府體制,又和這些名詞概念有著顯著的區別。在影片中的社會——也許就是我們的社會,人們生活在集權和秩序之中,軟弱的個體不敢與國家機器對抗。其實,影片中貌似強大的國家機器不堪輕輕一擊,影片開始就是一隻甲蟲飛進打字機,一宗冤案於是產生了;但女主人公吉爾在諮詢管理局輕輕一揮手,就把搜查儀器打得找不到北;飛俠一般的達脫只用一個小小的代用品就解決了中央服務社百般推諉的維修工作;勞伊只用一根皮管子就把諮詢總局的文件傳遞系統搞垮,整個國家機器其實脆弱到了難以維持的地步。
  雖然整個系統如此脆弱,但還是能調動國家機器的爪牙毫無阻擋地消滅一個又一個"安善良民"——越是良民越容易被消滅,炸彈橫飛的恐怖分子卻在影片中連面都不露,也許這些名義上的恐怖分子只是政府用來轉移注意力和加強國家統治的一個煙幕。
  主人公山姆,雖然是政府公務人員,又有上流社會背景,最終還是因為對愛情的追求和對制度的反叛而最終喪命。雖然沒有《1984》中的老大哥,但在影片中,這個殺人制度的代表,上有總局長官霍夫曼,中有總局官員傑克和華倫,下有中央服務社的兩個冷氣修理工,他們無不是這個殺人制度的幫凶。這個看似嚴密的制度,其實漏洞百出,一隻蟑螂足以讓一個無辜之人怨死獄中,足以毀掉一個普通家庭。雖然沒有明確指出,但影片中處處可見的官僚作風正是這個制度下必然的產物,也是這個制度必將坍塌的徵兆。
  同樣不言自明,資訊總局和資訊管理局,讓我們自然而然地聯想起臭名昭著的中央情報局和克格勃,以及眾多的情報機關。影片並沒有對社會形態有太多的指涉,但它對國家集權狀態的揭示和批判卻是具有普遍意義的。
  為了營造這個高度秩序的社會,導演安排了各種細節,既不失黑色幽默的趣味性,又強烈地暗示了這個社會的死板腐朽。在餐廳里,所有客人都是按照號碼來點餐的,而不管你點的是幾號,端上來的永遠是同一種東西,只不過是顏色的差別而已。而對中央服務社傲慢的維修工,盡可以用"B-6"表格讓他們渾身顫抖面無人色。一張支票無法投遞,竟然讓諮詢管理局的頭頭有末日來臨的感覺。在勞伊最後的夢境中,達脫為了解救他脫險,領著隊員與警察血戰,而四周的清潔工居然旁若無人地還在打掃大廳,實在是黑色幽默之極。
  山姆,一方面還能保持基本的獨立性,一方面又沉溺於飛翔和拯救的幻想。夢境於他,和真正的現實生活同樣重要,甚至還猶有過之。夢境里,至少他還有愛情,還有飛翔的快感,甚至還有惡魔和巨人可以為敵,現實生活的蒼白刻板在夢境的華麗豐富面前愈加凸顯。在勞伊最後的幻想里,夢境與現實直接相交,達脫從天而降,把他救出死亡。但現實是悲劇的,他和吉爾逃離社會的幻想是天真的,這個"政治恐怖"的社會不允許一個人脫離自己的位置。你可以死亡,但不能離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