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格芬

標籤: 暫無標籤

36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大衛·格芬曾是在好萊塢呼風喚雨的「夢工廠三巨頭」之一,是全世界娛樂工業內最富有的人。早早公開自己同性戀傾向的猶太裔紐約人,在好萊塢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傳奇。

大衛·格芬 -人物簡介
大衛·格芬 大衛·格芬

大衛·格芬,娛樂業大亨,夢工廠的股東之一,製片人。1943年2月21日出生,六十多歲,單身無子女。全美50大慈善家他排第三十一。「美國富豪榜」第40位,生在紐約布魯克林貧民窟里,沒有讀完大學就出來工作,靠創辦音樂公司起家。他是美國最成功的影視、唱片和娛樂業老闆之一,他創辦的公司旗下擁有或曾經擁有諸多大名鼎鼎的明星或作品,例如著名樂隊「The Eagles」、「Guns & Roses」、約翰-列農(John Lennon)、百老匯音樂劇《貓》(Cats)以及大量的電影,他與大導演斯皮爾伯格等共同創辦的聞名全球的好萊塢電影夢工廠(DreamWorks SKG)中的字母「G」,就代表大衛-格芬姓名的開頭字母。

廣告

他應該算好萊塢成績最高的同性戀,美國<<出櫃>>雜誌曾經評選50大最有權力的同志名人。大衛格芬毫無懸念的排名第一。

大衛·格芬 -身世背景

大衛-格芬:娛樂工業首富
除了曾是在好萊塢呼風喚雨的「夢工廠三巨頭」之一,大衛-格芬更擁有凈值65億美元的身家,是全世界娛樂工業內最富有的人。這個早早公開自己同性戀傾向的猶太裔紐約人,在好萊塢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傳奇。

大衛-格芬的爸爸是波蘭裔移民,母親有著烏克蘭血統。他學生時代讀書不用功,先後從聖莫妮卡大學和得克薩斯大學輟學。後來他在好萊塢五大娛樂經紀公司之一威廉-莫里斯經紀公司起步,進軍娛樂工業。1970年創立了獨立唱片廠牌「避難所」。1980年,他又創立了大名鼎鼎的格芬唱片公司,發行過埃爾頓-約翰,以及「音速青年」、「槍炮與玫瑰」、「涅槃」、「史密斯飛船」等樂隊的專輯。1990年代該公司併入MCA集團,之後隨MCA併入環球音樂集團。

1980年代起,格芬就以製片人身份參與電影製作,創立了格芬電影公司,出品過湯姆-克魯斯男主角處女作《乖仔也瘋狂》等賣座喜劇。

1994年,他與斯皮爾伯格、傑弗里-卡岑伯格創立了夢工廠電影公司。2008年,「三巨頭」分道揚鑣,斯皮爾伯格帶著夢工廠電影公司投入迪士尼懷抱,卡岑伯格執掌夢工廠動畫公司留在派拉蒙,格芬則宣布不再插手夢工廠相關事務。

2007年1月,格芬出價20億美元欲收購《洛杉磯時報》,但後者遲遲沒有接受要約,並與其他賣家商談收購事宜。這一收購計劃無疾而終。

廣告

大衛·格芬 -人物經歷

從收發室走出的娛樂教父

夢是沒有邊界限制的,大衛•格芬的軌跡也沒有邊界限制。身為最著名的電影公司「夢工廠」的創辦人之一,他並沒有把經營夢工廠當做畢生的事業,卻輕輕鬆鬆與另外兩位創辦人——斯皮爾伯格和卡岑伯格拆了伙,宣布不再管理夢工場的事務。別人以為60多歲的他擁著65億美元的身家,是時候考慮退休安享晚年了。半年以後卻又傳出他的新動向:打算收購《紐約時報》數量可觀的股份。

收購遇上波折,蘇茲伯格家族戀棧不願放手,躍躍欲試的買主排成行。他信心十足地說,願意做一名耐心的買家。把下金蛋的鵝拱手讓人,旁人可能覺得可惜,在格芬卻不是第一次了。他在娛樂界最初的成功是於1970年創建Asylum Record唱片公司,後來又建立了大名鼎鼎的格芬唱片公司,老鷹樂隊、鮑勃•迪倫、湯姆•韋茨和槍炮玫瑰等星光熠熠的名字,都與大衛•格芬密切相連。英雄辨時勢,慧眼識英雄。一眼觀時勢,一眼察英雄的大衛•格芬在娛樂界管理層升得比流星還快。無人相信他的職業生涯並非始於商學院,而是威廉•莫里斯公司的郵件收發室。

大衛•格芬沒有正式地上過大學,東混一個學期西混一個學期;換了17份工作,從領座員到收發室。收發室的工作還是靠說謊、偽造學歷和盜竊郵件得到的。他申請收發室工作的時候,謊稱自己有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學位。

公司雇了他,也去信給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核實學歷。洛杉磯分校「查無此生」的回信被格芬在收發室截留,用蒸汽熏開信口,替換了其中的內容。如果他在學歷和郵件上做的手腳被人抓住,這份工作肯定就沒有了。可是格芬並沒被抓住,或者是他很幸運,或者是他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無比小心。

許多年以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這說明格芬並不在乎自己在別人眼中的道德形象,他只在乎事情的本質。在收發室什麼都要做,包括換廁紙、加肥皂。可是他像一塊海綿一樣,拚命吸收著接觸到的一切信息。他是刻苦的職員和勤奮的學生。別人休假,他留在辦公室加班。很快他就像口袋裡的錐子一樣顯示了鋒芒,被聘為威廉•莫里斯公司最年輕的代理。

他離開威廉•莫里斯公司以後,接二連三幫好幾個極具實力的藝人成功與唱片公司簽約,不到30歲時他已經是人人矚目的百萬級富豪。此時他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大西洋唱片的總裁阿邁•恩特貢。他建議格芬創建自己的唱片公司, 進一步拓展事業。格芬也並非如別人想象那樣永遠幸運。上世紀70年代Asylum Record正蒸蒸日上時,他被診斷為患了絕症。為此,他離開了Asylum的管理工作和華納兄弟公司副總裁的職位,進入退休狀態,只在耶魯大學商學院教了一小段時間課。1980年,當年的診斷被確認為是錯誤的,他馬上全副精力投入全新的事業。

Asylum Records是大衛•格芬作為娛樂界大亨的第一個成功作品。在那之後,格芬又創建了更為著名的格芬唱片。一年之內,格芬唱片已成行業翹楚,接二連三地賣出百萬金曲。娛樂業是特殊的行業。觀眾們看到的是星光燦爛,是演員歌手的玉顏金聲。而這些都是管理層處心積慮包裝打造出來的商品。娛樂業的「原材料」存在於一個個有藝術天賦的人身上。在貴族社會,這些人尋找有錢有閑能欣賞他們的恩主,只為恩主服務。在商業時代,大公司發掘藝術天才,迎合市場的需要為他們造型,賺取利潤。

藝術人才不像石油和金礦那麼供應穩定,因此發掘合適的人,或者清楚什麼樣的藝人能打開什麼樣的市場,就是娛樂業經理人所需要的職業素養。大衛•格芬在這方面有金手指般的神奇能力,許多現在的巨星當年都從格芬唱片開始他們的真正事業。約翰•列儂最後的專輯《雙重狂想》由格芬唱片發行,據說格芬是唯一未聽歌曲就爽快達成協議的人。列儂不久以後遇刺身亡,這張專輯大賣,把新成立的格芬唱片推向更高的層次。

廣告

大衛·格芬 -私人生活

最有權勢的同性戀
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富豪儘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大衛•格芬也不例外。他與別人不同的是:格外敢說。這些重量級人物要麼練就了一身格林斯潘的本事,說了半天等於沒說,要麼只針對時勢泛泛而言,絕不明指目標。或者就象唐納德•特朗普,在電視上極盡尖刻之能事,卻全是針對無還嘴之力的弱小之輩。而大衛•格芬信奉的是我行我素。「如果你想要成功,就不要太在乎別人對你作為的看法。」這似乎是人人都能說的「名言」,但大衛•格芬身體力行地證明給了他的後輩看。

他早年曾經約會過女性,但後來他公開表明自己是同性戀。他可不管商界人物是否會因為他是同性戀而低估他的經營智慧。自從他公布了自己的性取向以後,關於他的流言層出不窮。有人說他有一名員工專門為他物色和接待「對象」——他們被稱為「格芬寶貝」,甚至有人說他和基努•李維斯已經秘密結婚⋯⋯身處風口浪尖的大衛•格芬當然最清楚媒體的遊戲規則:無力之人才又上鏡又聲明,名為討清白,實為搶鏡。大衛•格芬的原則是置之不理。他的力氣都用在商戰上。

大衛•格芬雖然對關於自己私生活的流言保持緘默,但是該說話的時候聲音也極響亮,而且旗幟鮮明,毫無顧忌。 他一直是堅定的自由派支持者,在政治活動中是民主黨的大捐獻者之一。柯林頓時代,他是柯林頓陣營的大金主之一,在希拉里與奧巴馬爭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時候,格芬則完全站在奧巴馬這邊。

從商界的手段來看,格芬是個愛憎分明,清楚爽利的人物。「如果你是他的敵人,你最好自殺。」如果他有個觀點要表達,大衛•格芬不在乎得罪多少「衣食父母」消費者。在美國著名同性戀雜誌《Out》(出櫃)評選的「50大同性戀名人權勢榜」上格芬毫無懸念地排名第一。

但他同時也是美國最著名的慈善事業經營者之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醫學院以他命名,因為他為艾滋病研究作出的巨額捐獻。當他開始夢工廠的事業時,他向媒體宣布從此賺的每一分錢都將用來幫助社會。

喜歡豪宅的藝術大鱷

大衛•格芬的精明商業頭腦也許來自於母親,而藝術鑒賞眼光來自父親。他的父母並沒有財力供他上私立大學和遊學歐洲,格芬出生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的一個移民家庭,父親是織物紋樣設計師,母親開著一間小小的成衣店。他童年的生活環境幾乎近似於法國小說家左拉的名作《小酒店》中的描寫,與之不同的是,他從父母處得到了很多生活教育。與格芬合作了35年的老朋友卡岑伯格說他常常引用媽媽的話,足見母親對他的人生影響之深。他出生的時候不像富家子弟那樣口銜銀匙和擁有富豪的人際關係網路,但是繼承了父母在艱難環境中練成的生活智慧。

善於經營的大衛•格芬也善於享受。加州最有名的瑪裡布海灘上有他的豪華房產。2007年加州山林大火時,格芬開放了他擁有的瑪裡布海灘酒店給失去家園的火災難民和消防員們居住,消防員輪班在豪華海景套房休息。他在比佛利山的大宅在上世紀90年代的購入價是4300萬美元,是當時美國最高的房產成交價,其配套的100個房間擁有足夠的空間來懸挂他收藏的傑克遜•波洛克、馬克•羅斯科等大師的作品——格芬是現代藝術的最大買主之一,他的藝術收藏價值估計達到20億美元,他曾一舉賣出賈斯珀•瓊斯和威廉•德•庫寧的兩件作品,總成交價超過了1億美元。曾有業內人士如此評價:「格芬收藏的98%都應該進美術館,他的收藏讓美術館垂涎三尺。」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