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登殿

標籤: 暫無標籤

41

更新時間: 2013-09-25

廣告

大登殿是京劇傳統劇目之一。描寫了薛平貴得代戰公主之助,攻破長安,拿下王允、魏虎, 自立為帝。分封寶釧、代戰及蘇龍;斬魏虎,欲殺王允,經寶釧求情,始赦免;又迎請王母,共慶團圓的故事。

廣告

 

1 大登殿 -京劇傳統劇目

劇情:薛平貴得代戰公主之助,攻破長安,拿下王允、魏虎, 自立為帝。分封寶釧、代戰及蘇龍;斬魏虎,欲殺王

大登殿大登殿
允,經寶釧求情,始赦免;又迎請王母,共慶團圓。

2 大登殿 -相關內容


逢年過節,《大登殿》是少不了的一齣戲。在描寫唐代民工薛平貴從盲流到皇帝的傳奇一生的長篇連續劇《紅鬃烈馬》中,《大登殿》扮演著大結局的重要角色。好人個個得道,壞人個個倒霉,「君民同樂億萬斯年」,端的是喜氣洋洋。王寶釧在寒窯中苦苦捱過的十八年,有了這麼一個安定祥和的結尾,也變得雲淡風輕,成了花開富貴圖中一筆無足輕重的點染。  
  讓我感興趣的是,《大登殿》中,人物性格較之前面幾折,似乎發生了不少變化。就拿王寶釧來說,起初在寒窯,

大登殿大登殿
「世人都想為官宦,誰是那耕田種地的人」,風格親民,稱得上視富貴如雲煙;但且看《大登殿》里她對母親的一段說辭:「先前道他是花郎漢,到如今端端正正、正正端端駕坐在金鑾。來來來,隨女兒我上金殿,不斬我父還要封官。」言辭中充滿了洋洋得意,彷彿多年持有的潛力股終於連遇漲停。平心而論,前後的差別判若兩人。又比如,當她見到第三者代戰公主,暗忖:「代戰女打扮似天仙。怪不得兒夫他不迴轉,被她纏住一十八年。寶釧若是男兒漢,我也到他國住幾年。」面對丈夫的背叛,王女士展示出空前的寬容大方,在紅顏禍水論的指引下,輕輕幾句話,便把梁子揭過,給老公一個無比舒坦的台階下來。至於那十八年,只當是一場夢了。這也與當年那個「貧困至死也不回相府門」的倔強女子大相徑庭——雖然識相是檢驗太太的唯一標準,這麼做也算得上與時俱進。但這還沒完,對薛平貴而言,有一個問題難以擺平,那就是後宮的地位問題。一邊是結髮妻子,為自己苦守寒窯,擁有無可比擬的道德優勢;另一邊是代戰公主,沒有她,就沒有這個槍杆子里打出的新政權,其實用價值絕對無法代替。誰主誰次,孰長孰幼,委實難以定奪。但感人的一幕出現了,這兩位自己主動解決了這個難題。代戰公主先道「你為正來咱為偏」,王寶釧立刻謙虛地說「說什麼為正與為偏,姐妹雙雙俱一般」,於是兩人齊唱「學一對鳳凰女伴君前」。虛懷的若谷,高風的亮節,醍醐灌頂,天花燦爛,我想坐在龍椅上的薛平貴,此刻一定是感動得「不由人一陣陣淚灑胸懷」罷。
  
  我時時在想,是什麼原因使王寶釧和代戰公主的性格發生了如此變化?如此端正平庸,平庸得面目模糊。原因很簡單,我們,沒有大團圓的經驗。我們熟知憎貧愛富的炎涼世態,爾虞我詐的險惡人心,傷別離的眼淚,乍相逢的驚疑。可是大團圓,對不起,那實在是個陌生玩藝。於是,武家坡前,面對陌生男人的調戲,王寶釧可以一串髒話脫口而出,詛咒對方的老娘早死;西涼城外,代戰公主可以戰不數合,把薛平貴先鋒官手到擒來。生動鮮活,如在眼前。但是,當需要用大團圓來點綴結尾、升華全劇的時候,匱乏的經驗使導致想象力徹底枯竭,唯靠這一幕幕牽強附會的意淫、強顏歡笑的自慰和虛情假意的喘息來勉強打理,連個偽裝的高潮都無力支撐。  
  所以,每次聽到《大登殿》皮黃腔響起,我都有說不出的如鯁在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