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坂夏之陣

標籤: 暫無標籤

272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大坂夏之陣 -簡介

大坂之戰(1614年-1615年)發生於江戶時代早期,是江戶幕府消滅豐臣家的戰爭,其中包括在1614年11月-12月的大坂冬之陣以及1615年5月大坂夏之陣(6月4日,農曆五月八日結束),最常用的稱呼為大坂之陣。

大坂夏之陣 -大坂

大坂即今日的大阪,在代表武士時代結束的明治維新時,忌於「坂」字可拆為「士反」,有「武士造反」之諱,所以於明治三年(1870年)更名為「大阪」。在繁體漢字地區,因為「坂」字未收錄於Big5編碼中,所以許多業者(例如光榮出品的戰國遊戲系列中文版)常以「阪」字代替,圖其方便,以致現時仍然有不少華人訛誤為「大阪之陣」。

大坂夏之陣 -事件經過
大坂冬之陣和談之後,德川家康立刻抽調人手,進行城壕的填埋工作,並背地裡偷偷下令,把所有的壕溝都填平了;最後等到大阪方發現時,大阪城只剩下光禿禿的本丸。「可惡的家康,擺明了耍我們啊!」大阪方終於意識到自己被家康騙了,但是為時以晚,家康看到大阪城變成了裸城一座,立刻下令備戰,大阪方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大阪夏之陣又近在眼前了。
大阪夏之陣:烈火般的終結

1615年4月,德川家康提議請大阪方的豐臣秀賴易地居住,並遣散浪人,讓大阪方穩定下來,言下之意很明確:我德川家康已經佔了上風,秀賴公子還是不要再做無畏的抵抗了;然而大阪方面對此置之不理,據說反而更加士氣高昂地備戰了。家康聽說后,大怒道:「事非得已,此役大阪必亡!」當月4日,德川家康出兵大阪,並於6日下達了進攻大阪的命令。此番進軍,人數在15萬左右,武將方面除了伊達政宗和藤堂高虎之外,都為舊部家臣。

廣告


4月29日,德川方面商議將進攻日期定為5月3日,歷史上有名的大阪夏之陣宣告開始。大阪方面,軍中出現了兩種完全不同的作戰方案,主將真田幸村提出直上京都,奪取二條城和伏見城,然後在琵琶湖畔迎擊敵人;而另一位主將后藤又兵衛提出,大阪之存亡,在於小松山一戰,由於他顧及到德川家康為野戰高手,僅憑藉大阪城內12萬浪人實在難以抵擋,主張調大軍於小松山,然後利用地形優勢擊敗進入河內平原的德川大軍。豐臣方面向來是文官當家,這些人十分瞧不起真田幸村和后藤又兵衛這樣的武將,對他們的提議嗤之以鼻,甚至不知道大阪城附近有這麼一座小松山存在,豐臣家文臣大野治長認為還是像往常那樣籠城作戰,他卻不知道,失去了護城壕的大阪城,根本不具備籠城作戰的條件,這樣無異於自尋死路,最後他提出了所謂的顧全大局的方案,由真田幸村和后藤又兵衛分兵出擊,后藤軍守小松山,真田軍守天王寺,雙方各5萬人。

真田幸村和后藤又兵衛面面相覷,如此為數不多的軍隊還要分兵禦敵,只會方便敵人各個擊破,這個提議實在愚蠢至極,但大阪方面根本不聽從他們的勸告,其餘四位武將雖然也贊成后藤的方案,但是對此局面,無可奈何。此時德川家康已經部署兵力,調遣3萬多人向國分嶺進發,形勢居然和后藤又兵衛所預測的一模一樣。5月5日夜,真田幸村、后藤又兵衛和毛利勝永三人初步制定了作戰方案:今夜第一軍出發,第二軍殿後;全軍會合於藤井寺,然後越過國分嶺,佔據小松山,以地形優勢迎擊敵人。此時,三人幾乎報定了必死的決心,然而他們萬萬沒有料到,這天晚上的大霧居然完全破壞了他們的計劃。

軍議結束之後,后藤又兵衛帶領2800人先行出發,途中起了大霧,又兵衛於早上四點到達了藤井寺,靜候真田軍的到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真田軍卻完全沒有到來的跡象,又兵衛只好下令部隊先行進入道明寺,可是真田軍還是沒有到來。又兵衛此時緊張起來,萬一天亮開戰,2800人將面對十倍於自己的敵軍,必定將全軍覆沒,隊伍中甚至有人懷疑真田幸村叛變投敵了。其實事情很簡單,5月6日這一天,因為濃霧,真田幸村的軍隊迷失了方向,1萬多名真田軍出發之後,行動非常遲緩,實在叫人萬般無奈。不多久,天亮了,此時,后藤軍面對敵軍,只得背水一戰,「將士們,光榮戰死沙場,就在今日!」后藤又兵衛率孤軍沖向小松山,不多時就摸上了空無一人的小松山,他們面對的是敵軍將領水野勝成,又兵衛搶先發動進攻,毫無準備的德川軍立刻大敗;緊接著又兵衛下令手下兩名前鋒,快速追殺敵人並向國分嶺突擊。

沒一會,又兵衛的前鋒軍隊便精疲力竭了,而水野勝成的生力軍不斷投入戰場,又兵衛下令輪流替換前鋒,但此時仍然不見真田軍的影子。「看來我的話應驗了!」又兵衛這樣想到,但是面對自己無兵可用的窘境,不由哀嘆:「豐臣家註定滅亡,我今日勢必戰死與此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又兵衛的士兵已成強弩之末,而德川軍第二軍和第三軍相繼到達戰場,總數超過2萬人,兵力占絕對優勢。又兵衛沒有了退路,於是踢倒了凳子,帶30名騎兵從小松山上衝下,迎擊敵軍,卻被敵軍火槍擊斃,戰死沙場!毛利勝永所帶的3000人隨後趕到,但是面對此情景,毫無辦法,只得退兵。午時11時左右,真田軍終於到達戰場,比預定時間晚了整整7個小時;伊達政宗軍聞聽幸村到來,意識到勁敵來了,伊達軍前鋒片倉小十郎率領騎馬鐵炮隊迎擊幸村,但被幸村識破,被擊退了數百米。戰後,幸村回到毛利勝永的營地,哭著說到:「因為我的原因,又兵衛大人戰死,實在是外分遺憾的事情啊!」

午後2時,真田軍和毛利軍先後撤退,德川軍竟然不敢追擊。這一日,在道明寺北部也發生了戰鬥,青年將領木村重成和長宗我部盛親遭遇了藤堂高虎隊,由於數量上占絕對下風,最終敗北,木村重成和長宗我部不幸戰死。

6日晚,大阪方面召開了最後的軍事會議,會議上每個人都心情沉重,真田幸村沒有放棄最後的希望,他針對大阪方兵力缺乏的現狀,提出全軍集中於四天王寺一帶,和德川軍做最後的一戰,通稱「玉碎計劃」,可是仍然沒有被大阪方面採納。大阪方最後命令真田軍集中在天王寺,其餘分隊繞到德川軍旗本部隊之後進行攻擊。會議之中,真田幸村懇請豐臣秀賴親自出戰,並在戰鬥中高舉豐臣家的金葫蘆馬印,希望以此感召那些曾經受過豐臣秀吉恩惠的大名。5月7日,大阪夏之陣最終之戰打響,雙方展開殊死搏鬥,真田幸村率軍直衝德川家康的旗本軍,希望一舉拿下德川首級,經過浴血奮戰,終於突入德川家康旗本;家康的旗本軍多為經驗缺乏的年輕武士,在老練的真田軍面前難以抵抗,但是德川家康經驗老到,放下了自己的旗印並退後了12公里,真田幸村在找不到德川家康的情況下,先後突入德川家康本陣多達7次,兵力幾乎損失殆盡,自己也身受重傷,最後退入附近的安居神社。敵軍將安居神社團團包圍,敵將西尾宗慶進入神社,討取了真田幸村的首級,一代名將最終戰死;而他所寄予厚望出戰的豐臣秀賴,到他死也沒有出現在戰場。戰後,真田幸村因其表現英勇,被島津家稱為「真田日本第一兵」。

真田幸村死亡的消息迅速傳遍戰場,大阪方面士氣低落,很多浪人丟盔棄甲,四散奔逃,大阪軍最終全線潰退,而德川家康的內應開始在大阪城內四處放火,整個大阪熊熊燃燒起來。攻到城門口的德川士兵,手攀岩石進入大阪城,秀吉時代傳下來的金葫蘆馬印居然被丟棄,「連這個也不要了,看來大阪方面無勇士啦!」德川軍氣勢更為高昂。大約半小時后,大阪城終於被攻破,整個城市化為一片火海,豐臣秀吉所建設的天守閣也被德川軍士兵燒毀(現在的大阪天守是後來日本政府用混凝土建造的)。豐臣秀賴和淀姬母子在一個倉庫被德川軍發現,大野治長曾經希望用自己一家的性命換取豐臣秀賴母子,被拒絕,秀賴母子被迫自殺。大阪方包括大野治長在內的二十餘名家臣和他們的家小悉數被殺死,連秀賴的幼子也未能倖免,被處死者多達萬人。元和元年,公元1615年5月8日,大阪城陷落,豐臣氏滅亡,天下最終一統。

廣告

大坂夏之陣 -影響

自1467年應仁之亂起,歷時148年的日本戰國時代終於結束,日本重新歸於統一,日本近代史上最波瀾壯闊的一段歷史劃上了一個充滿鮮血的句號,日本進入了長達300年的德川幕府時期。

這場戰爭使得戰國時代以來持續的大規模戰鬥完全告終,剛好朝廷更改年號為元和,被稱為元和偃武,意指再沒有戰爭,天下可享有太平,在事實上因為大名家內亂要動用軍隊作戰已經是二百多年之後的事情。

大坂城方面,取得了大坂的六十五萬石,除了重新築起大坂城外,幕府曾經成立大坂藩,由松平忠明擔任藩主,1619年幕府以天領(直轄領)的大坂城代所代替,大坂藩因此被廢除。此外,移封的大名還有內藤信正(攝津國高槻城2萬石)和水野勝成(大和國大和郡山六萬石)。 


另一方面,滅掉豐臣家的德川方自身也留下很大的疙瘩。最先到大坂城的忠直並不以大坂城做為新領地獎賞,而是得到知名茶器、輪迴的歷代主人為足利義政→織田信長→家康→秀吉→宇喜多秀家→家康的「初花肩沖」。但是忠直並不滿意這個獎品,加上因為有亂行而被流放(「初花肩沖」之後回到將軍家,成為柳營御物之一)。 


此外,戰後不久,幕府頒發了一國一城令和武家諸法度,每名大名只可以擁有一座城堡及限制築城,增築城堡必須得到幕府的批准,這代表了戰國時代為軍事所建設的產物將會大幅減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