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瓦戰役

標籤: 暫無標籤

136

更新時間: 2013-09-15

廣告

塔拉瓦戰役(Battle of Tarawa)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太平洋戰爭中的一場戰役,戰爭由1943年11月20日持續至11月23日美軍控制塔拉瓦環礁為止。這是美國於中太平洋區之第一次攻擊行動。這場戰役也是美軍在兩棲登陸作戰中第一次面臨日軍猛烈的攻擊。因之前美軍的登陸行動幾乎沒有遭遇到日本守軍的強大抵抗。4,500名日本守軍在戰前獲得充足的補給以及準備,在這場戰役中幾乎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給了美軍來沉重打擊。

塔拉瓦戰役 -背景
在取得索羅門群島、阿留申群島之後美軍需要建立一個橫越中太平洋的空軍基地,以支援往後前進菲律賓、日本的軍事行動,所以美國需要攻佔受日軍嚴密防衛的馬里亞納群島,而為了對該處作戰能取得優勢,使用陸上轟炸機進行軍事行動成為必要。而能提供支援的鄰近島嶼是馬紹爾群島,它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東北面。攻佔馬紹爾群島將可提供必要的支援以發動對馬里亞納群島的攻勢,但馬紹爾群島與夏威夷的直接連繫被比托島這個小島上的日本駐軍切斷,比托島在吉爾伯特群島中塔拉瓦環礁的西面。因此,為了最終發動對馬里亞納群島的入侵,進攻其東面塔拉瓦的戰役必須被發起。

日軍深知吉爾伯特群島的戰略重要性,已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強化島上的防衛。在指揮官菅井武雄的指揮下,第7佐世保海軍特別登陸部隊的2,619人是日本的海上精銳部隊。這支部隊擁有由大谷少尉領導的14輛95式輕型坦克。為了加強防禦,第111前鋒部隊(類似美國的海蜂突擊隊)的1,247人隨同為數970人的第4艦隊建設營被派駐該地;大約1,200名的韓國強迫勞動者被派來支援這2個單位。 島上有一系列共14門海岸防衛炮,包括一些在戰前從英國購入的8英寸口徑火炮,分別位於島上周圍,放在混凝土掩體內。總共有500座碉堡、由木材做成之「柵欄」和40門火炮散落在島上。一個機場沿島嶼的高點被叢林切斷。塹壕連接島嶼的各個據點,讓部隊在必要時可在掩護下調動。 海軍少將柴崎惠次,負責指揮駐軍,他曾誇口說,「他們要用100萬人,花100年時間」才能征服塔拉瓦。

貝蒂奧的形狀大致像一個細長的三角形,指向與東部和西部的基地。環礁的潟湖在北部和東部,島嶼的整個北部海岸是淺水區,而南部和西部是深水區域。攻擊將幾乎肯定由潟湖展開;南部較深水區域沒有合適的登陸區。為了防止這種情況,在深水區與潟湖之間有一道巨大的圍牆,後面有一系列機槍和碉堡可以向試圖越過牆的人開火。島嶼西端有一座長形的碼頭,讓通過珊瑚礁和淺水水域的貨輪卸下貨物,同時仍允許它們停泊在受保護的淺水潟湖內。

塔拉瓦戰役 -戰役
11月20日

參與此次作戰的美軍艦隊規模是單一軍事行動中最大的,包括17艘航空母艦(6艘航空母艦、5艘輕型航空母艦、6艘護航航空母艦),12艘戰艦、8艘重及4艘輕巡洋艦、66艘驅逐艦和36艘運輸艦。艦隊將運送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和部分陸軍第27步兵師,總共有約35,000名士兵和海軍陸戰隊員。

海軍艦隊於1943年11月20日開火,炮擊持續了超過一個半小時,期間只是短暫停頓讓俯衝轟炸機打擊鎖定目標。在此期間,大多數日軍重型火炮均保持靜默。該島大部份區域只有幾百米寬,炮轟把大部分地區炸成一片廢墟。一直到入侵時美軍方面還認為沒有人能留下來捍衛這座孤立的小島。

廣告

塔拉瓦戰役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塔拉瓦紅3海灘的防波堤後面尋找掩護

海軍陸戰隊於當日早上9點在潟湖展開攻擊,並停留在離海岸線500碼(457米)外的暗礁上。進攻計劃包括3個主要海灘,沿島嶼北部海岸的紅1至紅3海灘;紅1海灘在島上最西邊的「腳跟」及紅3海灘在東邊的碼頭。綠和黑海灘分別是西邊基地和南面海岸,但這兩處都不適合進行登陸行動。橫跨東西的簡易機場把該島分為南北兩區。海軍陸戰隊戰情計劃人員原本預計貝蒂奧的小型潮汐和預估的正常漲潮能提供高於暗礁至少有5英尺(2米)的水深,使更大型的登陸艇有足夠空間通過。但是當天及第二天,正如觀察所說,「海洋只是坐在那裡,」其平均水深只比珊瑚礁高3英尺(0.9 米)。 (小潮現象:當月球在上弦或下弦的位置,從地球看到的太陽和月球相距90度,太陽的力量抵銷了部分的月球力量,使兩者的合力效果最小。在月相周期的這種位置上,潮汐的潮差最小,稱之為小潮。)

當支援海軍陸戰隊的海軍艦艇炮擊停止后,日軍從防禦海軍炮擊的掩體撤出並迅速移動到所設的機槍陣地。被礁石困著的美軍船隻很快成為日軍火炮和迫擊炮的攻擊目標。而海軍陸戰隊則在日軍機槍掃射下跳下登陸艇並開始登陸。少數的Amtrac水陸兩用拖拉車雖遭遇一些困難但還可在珊瑚礁上行駛,但大部份的兩棲登陸車在越過珊瑚礁時被炮火封鎖,在第一天行動結束時約一半的兩棲登陸車退出戰場。在第一波攻擊下只有少數人登陸,但他們也被海灘上高大的木樁圍牆所阻擋。

廣告

塔拉瓦戰役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的陸戰隊員在通過曾經是茂密的叢林中使用火焰噴射器清除道路

而稍早幾輛原本欲進行突破圍牆的坦克在登陸艇上並嘗試接近陸地時,被日軍炮火擊中,這些船隻不是沉沒就是被困在水中進退兩難。雖然最後有2輛坦克最終在東面海灘上登陸,但很快被迫退出戰鬥。另有3輛坦克在西面登陸,並將防線從海岸邊向前推進300碼(274米) ,但其中1輛陷入彈坑中,另1輛被1枚磁性地雷炸毀。剩下的坦克則被當作移動機槍碉堡使用。第3排的4輛坦克在中午左右於紅3海灘登陸並加入作戰,但到當日作戰結束時只剩1輛坦克可以操作。

在20日中午時海軍陸戰隊已成功在海灘登陸及攻破日軍第一道防線。到下午3點30分個別地區防線已移入內陸地區,但其餘的戰鬥仍沿著第1道防線進行。坦克到達后戰鬥方向開始向紅3並最終轉向紅2海灘(右側,向該島南部行進),入夜後防線大約已移到島嶼中部,與機場主跑道只有很短的距離;在之後幾小時內,日本守軍繼續進行騷擾性射擊。在一次行動中,一隊日本海軍陸戰隊攻擊一輛失去動力的兩棲登陸車並奪走車上的0.5口徑(12.7毫米)M2機槍來攻擊後面的陸戰隊。等到美軍奪回車輛時,已有數名美軍受傷或死亡。

廣告

11月21日
在海軍陸戰隊於島上搶得據點后,第二天便將機場附近的戰線拉至南岸把日軍部屬切成南北兩半。

塔拉瓦戰役一名陸戰隊員向一個碉堡開火
 綠海灘的攻佔行動比預期容易。但由於通過該地區時遭到頑強抵抗,該地指揮官決定避免直接攻擊,在白天緩慢前進,使彈道觀測員能先行找出敵軍機關槍位置及剩下的防線。再指示海軍從海上炮擊,降低部隊損失並能夠在一小時內攻佔這些據點;另外沿著紅2和紅3海灘的攻勢則遭遇困難。日本守軍在夜間於兩個海灘最接近處建立新的機槍陣地,一時間切斷兩股美軍之間連繫。直到中午,美軍運來強大重型機槍的火力,迫使日軍放棄他們的機槍陣地。下午時分,美軍已可越過機場跑道,佔領南側被日軍遺棄的防禦工事。

大約12時30分左右傳出有部分日本守軍渡過沙洲到最東端的小島拜里基。部分第6陸戰團人員受指示前往拜里基並封鎖日軍撤退的道路。在集結坦克和火炮后,於下午4時55分登陸。行動一開始便遭受機槍掃射,先行派遣優勢空中火力摧毀岸上的機槍陣地及碉堡。部隊上岸后沒有再遭到進一步的攻擊,只發現一座擁有12支機槍的碉堡並內含一個小型的汽油槽,該汽油槽被炮彈擊中后引爆導致整支守軍被燒死。同時,第6陸戰團的其它單位前往綠海灘北部(近紅1海灘)。

當日傍晚,整個島嶼西邊已在美軍控制之下,且與紅2、紅3海灘和機場停機坪附近連成一線。其餘單獨的小隊則到機場及機場以南建立防線,該環礁的日軍指揮官,柴崎惠次少將,陣亡於指揮所內,使日軍的指揮出現混亂,此時美軍已在島上掌握全面優勢。 
11月22日

第三天的戰鬥主要包括鞏固現有防線以及將坦克和其他重型裝備移動到陸地。上午第6陸戰團數個營進行大規模登陸,到了下午第6陸戰團第1營已經有足夠時間和裝備組織攻勢。在12:30左右,美軍攻勢很快的將日軍追擊至整個島嶼的南部海岸。到了傍晚,陸戰團第1營到達了機場東邊,與2天前在紅3海灘登陸的部隊會師。晚上,日軍殘部所掌握的區域只剩簡易機場東部的狹窄區域,以及在紅1或紅2海灘附近的幾個陣地;為了扭轉頹勢,日軍於晚上7時30分及晚上11時,分別組織兩次反擊,但都被密集炮火攻擊而失敗。

11月23日

凌晨4時日軍發動最後一波反攻,戰鬥在一個小時后結束,300名進攻的日本守軍有200人死於美軍戰線之前,此時防衛環礁的日軍已幾近全軍覆沒。

塔拉瓦戰役 -總結
第6陸戰團第2營在接下來的幾天於拜里基登陸,對環礁的其它島嶼進行掃蕩,並在11月28日完成這項工作。部分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師不久后就開始撤離,並在1944年初完全撤離。

塔拉瓦戰役戰俘
 戰役結束后僅剩1名日軍軍官、16名士兵和129名韓國人存活。日軍與韓國勞動者總計約有4,713人死亡。美國海軍陸戰隊則有990人死亡,另有2,296人受傷,若再加上687名美國海軍人員在嘗試登陸時失去生命,美軍共有1677人喪生。雖然美軍兵力比守軍多出7倍以上,但日軍仍能對美軍造成重大損失。

這些重大的人員傷亡在美國本土引起廣大批評,人們無法理解在一個看似無關緊要及孤立的小島上需要付出巨大損失。在戰爭結束后,海軍陸戰隊上將霍蘭·史密斯寫道:

「在塔拉瓦付出的代價值得嗎?」「我的回答是不值得的;從一開始參謀長聯席會議上決定攻佔塔拉瓦就是一個錯誤,從最初的錯誤戲劇性地變成可怕的錯誤,這是疏忽的錯誤,而非過失造成這些不必要的傷亡。「史密斯認為,「[我們]應該讓塔拉瓦'慢慢消亡'。我們還可以將它與我們位於東方貝克島、東南方埃利斯及菲尼克斯群島基地保持中立化並且作為區隔。」

塔拉瓦戰役亞歷山大·邦尼曼
在戰役中陣亡的中尉亞歷山大·邦尼曼獲頒勳章榮譽以及追贈中校職銜。

美軍在塔拉瓦的損失可以解釋為:在嚴苛的軍事行動中協調兩棲聯合作戰是極其困難的。因為在當時,塔拉瓦是盟軍在太平洋攻勢中防守最為嚴密的環礁。但也因這次經驗與教訓,給了往後美軍在發動兩棲作戰上很大的幫助。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