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索爾蒂

標籤: 暫無標籤

1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喬治·索爾蒂(Georg Solti,1912-1997),英籍匈牙利指揮家。生於匈牙利布達佩斯。曾在李斯特音樂院從名師學習指揮、作曲與鋼琴。

喬治·索爾蒂 -人物簡介
喬治·索爾蒂喬治·索爾蒂

喬治·索爾蒂(Georg Solti,1912年10月21日生於布達佩斯─1997年9月5日),是匈牙利的世界級指揮大師。

索爾蒂幼年學習鋼琴,還於布達佩斯在貝拉·巴托克,杜南依和柯達伊門下學習過音樂。1930年他成為布達佩斯歌劇院的教練。1935-37年他到薩爾斯堡在瓦爾特和托斯卡尼尼旁邊當助手。索爾蒂1938年首度作為指揮演出。但當時在匈牙利的猶太人作公開場合演出,並不是很受歡迎。

索爾蒂在瑞士度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還到盧塞恩當過托斯卡尼尼的助手。1942年在日內瓦一個鋼琴比賽中勝出。戰後索爾第到百廢待興的德國去尋找工作。聯軍指派他到慕尼黑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接替被禁之演出的克萊門茲·克勞斯,擔任指揮一職。

廣告

從1947年起索爾蒂便與DECCA唱片公司合作,兩者的關係維持到索爾蒂逝世,長達50年。1952年索爾蒂調職到法蘭克福歌劇院,有越來越多的機會愈大樂團大歌劇院合作。 1961年起他開始了與皇家柯文特花園長達10年的合作。1972年他成為英國公民,並受封為爵士。

索爾蒂最偉大的成就是於1958年開始動工的浩大工程--與維也納愛樂樂團合作演奏的瓦格納的尼伯龍根的指環,時至今日,這套錄音被奉為錄音史上的里程碑。1969年起,索爾蒂事業的第二階段,就是與芝加哥交響樂團22年的合作,直至1991年。同時,1971-1975年他還是巴黎管弦樂團的音樂指導,1979年-1983年倫敦愛樂樂團的藝術指導。索爾蒂於1997年猝死,沒有任何先兆。

索爾蒂是20世紀後半葉重要的歌劇指揮家。他所錄製的瓦格納,理查·斯特勞斯,威爾第的歌劇至今被認為是珍品。他的交響樂錄音也很受歡迎。那裡有著托斯卡尼尼式的直率,準確,迅猛,客觀,流光溢彩且極具張力。在其漫長的錄音生涯造就了一批示範級錄音,首先是馬勒的交響曲全集。還有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

廣告

喬治·索爾蒂 -人物經歷
喬治·索爾蒂喬治·索爾蒂

1933-1939年任布達佩斯國立歌劇院專職指揮。1942年在日內瓦國際比賽中獲得鋼琴優勝。1946年被駐德美軍聘為慕尼黑國立歌劇院的音樂指導,由於指揮貝多芬歌劇《費德里奧》成功而任拜侖歌劇院的指揮。曾加入德國籍。1953年始,先後在舊金山歌劇院及交響樂團、芝加哥抒情歌劇院、倫敦修道院花園歌劇院(在布魯諾·瓦爾特的鼓勵下受聘,並委以延續歌劇演出傳統的重任)任指揮或音樂指導。他錄製的歌劇《尼伯龍根的指環》使其名聲大振。1971年獲得爵士稱號后入英國籍。從1969年始,他任美國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音樂指導兼常任指揮,還任過巴黎交響樂團與巴黎歌劇院、倫敦愛樂團的音樂指導及指揮。他早期的指揮雖給人以嚴謹拘束之感,但後期卻逐漸轉化為宏偉而具有魅力Sir Georg Solti 傲慢而且專橫,性情暴躁但堅強而毫不氣餒,他被認為是最後一個超越生命的領導者。他有力、激動的個性鑄就了音樂的神髓,並以自己高超的技藝駕御了所有演員和音樂人投入演出。Solti 出生於匈牙利,最後定居英格蘭。他一生工作於很多地方,無論在巴黎還是芝加哥,他都是一個精力充沛、充滿想象力的人。在他80年的藝術生涯中,所獲殊榮眾多。1962年,他50歲時獲得了葛萊美最佳歌劇獎,1992年80歲時再度獲此獎項,其餘的獎項均為歌劇和交響樂獎。

廣告

他是本世紀最有才氣的指揮家及歐美音樂文化領導人之一。這位偉大的藝術大師 1947 年在 Decca 唱片公司發行了自己的第一張唱片。50多年來,他為我們留下了250多張偉大的唱片--包括了45部完整的歌劇--主要是和維也納愛樂樂團、倫敦愛樂樂團、芝加哥和倫敦交響樂團合作的。他的唱片贏得了眾多的國際大獎,包括32個葛萊美獎--超過了任何其他的流行或古典音樂家。

Sir Georg 在布達佩斯的李斯特音樂學院學習鋼琴、作曲和指揮。儘管他在首場演出上彈奏的是鋼琴,但很快他就被布達佩斯歌劇院聘為指揮。1937年,他被托斯卡尼尼在 Salzburg 音樂節上選為助手。二戰爆發前,他作為難民來到了瑞士,為了生計,又開始練習鋼琴,1942年,他在日內瓦的國際大賽上首次獲獎。

廣告

1946年,他受美國政府邀請指揮了在慕尼黑舉行的貝多芬作品演奏會。演奏會非常成功, Sir Georg 本人也被指定為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的音樂主管,他在六年裡使得歌劇院的演出質量和名譽有了很大的提高。在他在慕尼黑的這段時間裡, saerzibao 音樂節又重新舉行了,Sir Georg 出席了音樂節。後來他還曾參加了在維也納、柏林、巴黎、羅馬、佛羅倫薩等地舉行的那幾屆。

1952年,這位藝術大師接受了法蘭克福歌劇院藝術及音樂主管的職務,並在那裡住了九年。61年到71年,他擔任了皇家歌劇院的音樂主管。這段時間裡,他成功的演出了 Die Frau ohne Schatten、Ring 等作品,聞名全球。他還和 Decca 合作,用七年時間錄製了 Ring 全劇。這也是第一個完整的錄音室版本。

廣告

Solti 大師和芝加哥交響樂團令人難忘的合作開始於1954年的 Ravinia 音樂節。1956年,他回到芝加哥,在歌劇團擔任職務。他在芝加哥管弦樂廳的首場演出是1965年12月9日,而作為音樂主管的首次音樂會則是在1969年9月。Solti 大師從1969年到1991年的22年裡,為擴大管弦樂團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而做出了重大的貢獻--樂團1971年的首次國外巡迴演出就是在他的指導下進行的。作為音樂主管,他有責任管理樂團從10月份開始的1000場演出。直到他去世的前一年,Sir Georg 的演出時間表還被安排到和只有他一半年紀大的人一樣緊密,而他的預約則一直被安排到了21世紀。

Decca 唱片最近重新錄製了 Sir Georg 的兩張古典唱片--97年重新發行了傳奇的 Ring,98年秋天,發行了歌劇 Strauss。

廣告

1998年十月,Sir Georg Solti 逝世一年多后,在倫敦皇家艾伯特音樂廳舉行了紀念音樂會,Mstislav Rostropovich, Angela Gheorghiu, Anne Sofie von Otter, Maxim Vengerov 和 Zubin Mehta 與倫敦愛樂樂團合作,在音樂會上為新成立的 Solti 基金會募集資金。該基金會是 Georg Solti 逝世前開始構思的,目的是為了促進音樂教育,並幫助全世界年輕的音樂天才們。

已經年逾八旬的喬治·索爾蒂是當代國際樂壇上年齡最大、威望最高、資歷最老的一位指揮大師。他的指揮生涯就是本世紀音樂會歷史的縮影和寫照。把他指揮過的那些王牌樂團羅列成串,你就會發現,索爾蒂手中的那根指揮棒是多麼地耀眼和不凡。

索爾蒂原籍是匈牙利,18歲從布達佩斯音樂學院畢業后,便成了當地歌劇院的指揮。由於才華出眾,受到指揮大師瓦爾特和托斯卡尼尼的賞識,多次應邀參加薩爾茨堡音樂節,並做了前二位大師的助理指揮。

二戰爆發后,索爾蒂流亡瑞士。其間,在日內瓦國際鋼琴比賽上,他又拿了個首獎,可見,索爾蒂的功夫不僅僅限於指揮。 戰後,索爾蒂應邀擔任德國慕尼黑歌劇院的客席指揮和音樂總監。他努力工作,排演了許多傳統和現代的歌劇,併兼任了柏林愛樂樂團和柏林國家歌劇院的客座指揮。

50年代始,索爾蒂的指揮勢頭突飛猛進,不僅揮棒於歐洲幾個最著名的音樂節,還身兼不下5個國家的一流樂團的客席指揮,如柏林交響樂力、倫敦交響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瑞士羅曼德交響樂團等。在美國,索爾蒂的身影亦每每閃現,舊金山歌劇院、舊金山交響樂團、芝加哥歌劇院均是常客。同時,也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紐約愛樂樂團和洛杉磯交響樂團的演出中擔綱。

1969年,他成為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正式常任指揮,並在位達22年,直至1991年,在芝加哥交響樂團建團100周年的音樂會後,才將該團的第一把交椅交給了丹尼爾·巴倫伯依姆。

作為一位學養深厚的指揮,索爾蒂的指揮風格嚴整而精密,他可以將整個樂隊的各個聲部盡情發揮,同時又能完美體現作品的內涵和意境,非常富於結構美。他訓練樂隊十分認真而嚴厲,但人緣卻很好。每到一國一地,他工作的地方都視他為自己人。在德奧兩地工作期間,德國政府力邀他加入了德國籍。70年代中,他又被英國政府封為爵士,並邀他做了英國公民。而美國人也多次誠邀他入籍。"我的祖國只有一個,護照卻有好幾本。其實,我真正的國籍是音樂。"索爾蒂對《時代周刊》如是說。索爾帝1912年10月21日生於匈牙利布達佩斯.

1935年他在薩爾茨堡音樂節曾協助瓦爾特的指揮演出工作,1937年也曾協助托斯卡尼尼指揮演出莫扎特《魔笛》和威爾第《安魂曲》的工作,並得到托斯卡尼尼的稱讚.

1938年3月11日在布達佩斯國家歌劇院首次指揮演出莫扎特《費加羅的婚禮》,這是他初露才華之作,也是他音樂一生的轉捩點,經過了8年的指揮學徒生活,從此開始了他光輝的指揮生涯.

1958年在維也納,索爾蒂展開了他事業上最光輝的一頁,他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灌錄了瓦格納巨作《尼伯龍根的指環》.

1969年,57歲的索爾蒂想當交響樂指揮的願望終於如願以償了,就任芝加哥交響樂團(CSO)音樂總監兼指揮,這是他一生事業中鼎盛時期.他還兼任巴黎管弦樂團指揮(1972-1975) 、倫敦愛樂樂團指揮(1979-1984).

1991年索爾蒂選擇《奧賽羅》(威爾蒂曲)作為告別CSO音樂總監的音樂會演出,這是他指揮現場演出實況錄音的第一部歌劇,還是他指揮CSO錄製的第100張唱片,也是CSO創建100周年,很有歷史意義.

DECCA資料顯示,索爾蒂是有史以來獲得最多格林美獎的指揮家,自1962年以來共得32個獎項,加上其他唱片公司的7個獎項總共有39個獎項,這在現代指揮家中是無與倫比的。

喬治·索爾蒂 -人物事迹
喬治·索爾蒂喬治·索爾蒂

「匈牙利雖小,卻是個偉大的國度。19 至20 世紀,這裡湧現出了很多傑出的音樂天才。」索爾蒂逝世10 周年之際,匈牙利著名鋼琴家、李斯特音樂學院教授巴拉斯?索科萊正在上海,擔任第8 屆弗蘭茲?李斯特國際鋼琴比賽亞太區選拔賽的評委。對記者提及索爾蒂時,他顯得非常自豪。他將索爾蒂的成就跟匈牙利音樂史上的巨匠巴托克、柯達伊等人相提並論:「他們的存在讓我覺得,身為匈牙利人,是一種極大的驕傲。」

猶太人中的倖存者

索爾蒂曾說自己的故鄉匈牙利是一個「人們生活和呼吸在音樂中」的國度。他的家族原姓「斯特恩」,直到父親這一輩,大部分人都是農民、麵包師和磨房工人。具有音樂細胞的母親,在索爾蒂6 歲時發現他「唱得很清楚而準確」,就此為培養他而奉獻全部精力。

1877 至1890 年間,是匈牙利音樂界「群星閃耀」的時期。巴托克、柯達伊、利奧?威納、艾爾儂?多納伊,這些現代音樂史上響亮的名字,正是索爾蒂12歲考入李斯特音樂學院時的各科老師。「直到今天,李斯特音樂學院仍延續著嚴謹傳統的校風,成百上千的學子進入這個殿堂,接受的都是最嚴格苛刻的訓練。」身為教授的巴拉斯?索科萊說。索爾蒂十多歲時,曾現場聆聽拉赫馬尼諾夫、霍洛維茨等人的音樂會,那時候,這些大師也不過二十齣頭。14 歲時,他被艾利希?克萊伯指揮的一場《貝多芬第五交響曲》所震撼,「就像被雷電擊中一樣」,這個夜晚,他感覺「自己的命運被決定了」。

19 歲從音樂學院畢業后,索爾蒂先是到布達佩斯歌劇院做排練指揮。直到晚年,他仍認為這8 年曆練是他走上職業指揮家生涯的最佳途徑。這段「打雜」經歷,讓他見識到什麼是好的音樂演繹。1932 年,索爾蒂剛轉到德國卡爾思魯厄的劇院即被解僱。他黝黑的皮膚和濃密的頭髮決定了他的命運——作為一名來自東歐的猶太人,德國反猶情緒的滋長使得他不可能站上指揮台。次年,希特勒的上台使大量猶太籍音樂家相繼失業,淪落至歐洲其他城市。

二戰陰雲將索爾蒂的未來推向深淵。德國吞併狂潮席捲歐洲,數十萬猶太人被關進集中營,索爾蒂流亡到了瑞士。因為飢餓,他顧不上飯店門口「猶太人禁止入內」告示的威懾,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解決午飯;坐火車穿越德國時,他因為擔心納粹上車查出他的猶太身份,「始終處於極度恐懼中」。

「如果我在戰爭初期回到匈牙利,我會像大多數匈牙利猶太人一樣,不到戰爭結束就死了。」二戰最後14 個月,他在匈牙利的家庭確實是一幅恐怖景象:父親病逝,母親常年藏於地下室導致精神失常,姐姐遠躲他鄉,被迫參軍的姐夫暴斃於戰場的嚴寒中。這段時間內,僅匈牙利就有60 萬猶太人被屠殺。「在那些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法西斯主義、希特勒以及隨之而來的大屠殺和成百萬上千萬各民族顛沛流離的無辜黎民百姓當中,我已經是為數不多的倖存者了。」在回憶錄的後記里,臨近生命終點的索爾蒂對60 年前的經歷依然心有餘悸。

無國籍者的流浪史

對於「如何取得指揮經驗」這種問題,索爾蒂給年輕人的答案總是「纏住他們,直到有人給你機會為止」。1942 年,索爾蒂靠這種方法取得了在日內瓦大劇院指揮的機會,但卻感覺糟糕——不懂法語,沒時間研究總譜,排練時間少,使得歌劇《維特》的演出成為他「一生都在試圖忘掉」的經歷。讓他聲名鵲起的反倒是1942 年日內瓦鋼琴大賽。雖然拿了冠軍,但這次經歷卻使他堅信自己無法當一名鋼琴家——比賽當天,他在上場前將貝多芬奏鳴曲中的一段賦格忘得精光,急得他想要退出比賽,卻被工作人員推上了舞台。他的記憶空白在台上奇迹般消失了,但直到捧起獎盃,他仍驚魂未定。

1945 年二戰結束,索爾蒂無法回匈牙利,那兒尚處於水深火熱中;他也無法去美國,那兒有太多的歐洲指揮家在「搶飯碗」。要當指揮,他只有去德國,處於戰爭廢墟中的德國人渴望恢復家園和他們的音樂生活。面對這個曾殘忍屠殺自己同胞的國家,晚年的索爾蒂說: 「我想我就像浮士德,為了能當指揮,與魔鬼簽訂協議,隨他下到地獄。」

他在慕尼黑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待了6 年,在法蘭克福歌劇院待了9 年,為戰後德國音樂生活的重建作出了巨大貢獻,甚至獲得了德國國籍,卻始終無法擺脫顛沛流離的異鄉客的感覺。1960 年,當倫敦皇家歌劇院向他發出邀請時,指揮家布魯諾?瓦爾特告訴他:「我們老一代的指揮,指揮不了歌劇了。你們年輕一代必須肩負起傳統並把它傳給下一代。你就是紐帶。」事實證明,索爾蒂這根「紐帶」不僅傳承了托斯卡尼尼、富特文格勒等老一代指揮家,也提攜起了當今世界上許多傑出的指揮家,如祖賓?梅塔(1960 年由其推薦至維也納愛樂樂團)和巴倫博伊姆(1973 年由其推薦至巴黎交響樂團)。

他以喘不過氣來的日程,規劃了皇家歌劇院未來3 年的演出季。83 歲的世界著名男高音卡洛?貝爾貢齊前不久來上海舉行大師班時,用「從未見過的精益求精」來形容索爾蒂。貝爾貢齊曾與這個「一生都充滿激情的人」多次合作,並曾「聯手」在皇家歌劇院鬧出一次著名「笑話」。當時,索爾蒂邀貝爾貢齊演出威爾的歌劇《命運之力》里的男主角,但不盡如人意的服裝和布景,使貝爾貢齊在演出中意外弄落了假髮,引得滿堂倒彩。貝爾貢齊說:「索爾蒂是一位容不得半點差錯的人。他對藝術的要求之高,在指揮家中也是罕見的。」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索爾蒂喜歡跑去台下坐著,像觀眾那樣聆聽,「而其他大多數指揮家都認為,只要站在樂隊前就夠了」。

世界主義者的激情與夢想

在索爾蒂鋪陳出一份宏大計劃時,關於他「傲慢、專橫」,「性情暴躁」的評價也同時湧來。國人可能一廂情願地認為那些世界知名的大歌劇院都很「藝術」,觀眾都很「高雅」。但就算是在皇家歌劇院,反對索爾蒂的拆白黨照樣坐在頂樓喝倒彩,向他扔白菜,在他的車位上寫「索爾蒂滾蛋」。

索爾蒂也不否認他跟樂團之間的糟糕關係。他用「非常不愉快」來形容自己跟紐約愛樂的相處;在維也納愛樂,他精力充沛的個性也跟漫不經心而又心高氣傲的演奏家們格格不入,甚至有小提琴手在排練中以離席來與他對抗。上個月訪華的匈牙利著名鋼琴家、指揮家佐爾坦?柯切什(Zoltan Kocsis)曾與索爾蒂交往多年,他告訴記者:「索爾蒂是個話少而精簡的人,很少流露自己的感情??像索爾蒂那樣能把任何一個樂團的水平發揮到極致,沒有強硬的手段,幾乎是做不到的。」巴拉斯?索科萊則指出:「做一名指揮,既要有音樂天才,又要懂得組織人才,處理各種人際關係。有時候這種心血比在音樂上付出的還要多。」他認為,索爾蒂的倔強脾氣實際上只針對藝術:「他以藝術的標準去衡量一切,而把人情放在第二位。」

索爾蒂把與維也納愛樂的合作視為「殘酷的傷害」,但他們卻共同為唱片工業史留下了一部巨作——世界上第一套歷時15 小時的完整版立體聲《尼伯龍根的指環》。直到今天,這套唱片仍被全球愛樂者奉為至寶。

索爾蒂曾說:「10 年的皇家歌劇院生涯,使我從一個中歐來的音樂家變為一個世界主義者。」1971 年,當他正式離開科文特花園前往芝加哥時,皇家歌劇院正如他就職時宣稱的那樣,以33部歌劇演出的輝煌數字成為世界歌劇院的翹楚。最初憎恨他的人們向他表示感激和敬意,英國授予他「大英帝國爵士」和英國公民身份。在此之前,索爾蒂保持了20 年德國公民身份。他對《時代周刊》說:「我的祖國只有一個,護照卻有好幾本。其實,我真正的國籍是音樂。」

索爾蒂接手時的芝加哥交響樂團負債50 萬美元,士氣低落,內部矛盾激烈。第一年,他就開始全力復甦廣播音樂會、尋找贊助、提高樂手薪資,把馬勒、布魯克納、斯特拉文斯基、巴托克的作品帶到美國人中間,開發美國唱片市場。他每天都在瘋狂工作,一周演出4 場音樂會,排練4 次新曲目,還要大量研究。他的到來,使樂團成為「一個馬戲團或古代的軍團」。18 個月之內,他們走遍歐洲10 個城市,並延伸及亞洲。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成功上演馬勒《第五交響曲》之後,「觀眾全部都站起來,發出震耳欲聾的狂熱呼喊,就像在搖滾音樂會上一樣」。索爾蒂說,那是他一生從未經歷過的眩暈場面。

芝加哥的歲月把索爾蒂的事業推向頂點。他走到哪裡,哪裡就是歡呼和爆棚。澳大利亞建國200 周年慶典時,悉尼人以「兩百年的企盼」橫幅來迎接索爾蒂。樂團成員在他75 歲時送他的禮物,是有每個人簽名的鏡框,裡面寫了一句讓索爾蒂感覺自豪的話:「你不僅是我們的大師,也是我們的朋友。」

1991 年,79 歲的索爾蒂發著高燒,舉行了告別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演出,跟他合作的是帕瓦羅蒂。退休后的索爾蒂生命力更加旺盛,不但繼續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還多年擔任薩爾斯堡音樂節總監,並持續與維也納、阿姆斯特丹、柏林、科文特花園等世界頂級樂團和歌劇院合作演出。70 歲之後,他總是把自己多年前的錄音拿出來,一邊聽,一邊對著放大複印的總譜,一句句研究。他說:「從這時起,對話在我們之間展開,僕人和主人。我感到自己對音樂的理解遠遠超過了以往任何時期。」

喬治·索爾蒂 -人物榮譽
喬治·索爾蒂索爾蒂

1972年,為了表彰 Georg Solti 對音樂作出的重大貢獻,伊麗莎白二世授予他騎士稱號。從79年到84年,他在倫敦愛樂樂團擔任首席指揮和音樂主管,並被英國的牛津大學、倫敦大學、達拉謨大學、利茲大學、薩里大學,美國的耶魯、哈佛、芝加哥 De Paul 大學等世界上眾多著名學府聘為名譽教授。

除了創下格萊美獲獎次數最多的記錄之外,Sir Georg 還獲得了很多其他的國際大獎。1989年,他獲皇家愛樂樂團金獎--英國的音樂最高獎(以前的獲獎人包括了 Johannes Brahms、Richard Strauss、Arturo Toscanini 和 Igor Stravinsky)。他還成為倫敦皇家音樂學院的名譽會員。1985年9月,他在德國被授予 Professor Honoris Causa 稱號,還被聯邦德國授予二級爵士十字章(Knight Commander』s Cross)和1987年的 Loyola-Mellon 人文學獎。那一年,在他75歲生日時,Solti 大師被授予芝加哥的最高獎--Medal of Merit,林肯公園裡也樹立起他的銅像。匈牙利共和國授予他 Order of the Flag,美國音樂協會則授予他"年度最佳音樂家(MUsician of the Year)"。

1988年,芝加哥的 Union League Cicic and Arts 基金會授予他 Edward Moss Martin 獎。1992年,他獲丹麥的 Leonie Sonning 音樂獎。1993年,獲匈牙利共和國 Middle Cross of the Order of Merit 和德國的最高獎--Grosses Verdienstskreuz mit Stern und Schulterband。同一年,維也納愛樂樂團為了慶祝他80歲生日及合作40年,贈予他 Hans Richter 獎章。1993年12月,他被授予肯尼迪中心榮譽獎及比利時 Commandeur de l』Ordre de Leopold 稱號。1994年,他被葡萄牙總統授予 Ordem Militar De Santiago De Espada --該國最高榮譽(上一個獲此榮譽的音樂家是1954年的 Stravinsky)。他還獲得了法國的 L間ion d』Honneur 及1995年的 Commandeur de l』Ordre des Arts et des Lettres。1996年,他在巴黎被授予 Knight Grand Cross of the Order of Merit of the Republic of Italy 榮譽稱號,同時還設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Solti 獎,每年用來獎勵表現突出的年輕歌手。這一獎項的首位獲得者是美國女高音 Ren閑 Fleming。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