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常州義興縣,有鰥夫吳堪,少孤無兄弟。

吳堪 -個人履歷

  吳堪
  【原文】
  為縣吏。性恭順。其家臨荊溪,常於門前,以物遮護溪水,不曾穢污。每縣歸,則臨水看玩,敬而愛之。積數年,忽於水濱得一白螺,遂拾歸,以水養。
吳堪 -人物生平

  自縣歸,見家中飲食已備,乃食之。如是十餘日。然堪為鄰母憐其寡獨,故為之執炊,乃卑謝鄰母。母曰:「何必辭?君近得佳麗修事,何謝老身?」堪曰:「無。」因問其母。母曰:「子每入縣后,便見一女子,可十七、八,容貌端麗,衣服輕艷;具饌訖,即卻入房。」堪意疑白螺所為,乃密言於母曰:「堪明日當稱入縣,請於母家自隙窺之,可乎?」母曰:「可。」
  明旦詐出,乃見女自堪房出,入廚理炊。堪自門而入,其女遂歸房不得。堪拜之。女曰:「天知君敬護泉源,力勤小職,哀君鰥獨,敕余以奉媲。幸君垂悉,無致疑阻。」堪敬而謝之,自此彌將敬洽。閭里傳之,頗增駭異。
吳堪 -成就及榮譽

廣告

  時縣宰豪士聞堪美妻,因欲圖之。堪為吏恭謹,不犯笞責。宰謂堪曰:「君熟於吏能久矣。今要蝦蟆毛及鬼臂二物,晚衙須納;不應此物,罪責非輕!」堪唯而走出。度人間無此物,求不可得。顏色慘沮,歸述於妻,乃曰:「吾今夕殞矣!」妻笑曰:「君憂余物,不敢聞命;二物之求,妾能致矣。」堪聞言,憂色稍解。妻曰:「辭出取之。」少頃而到。堪得以納令。令視二物,微笑曰:「且出。」然終欲害之。后一日,又召堪曰:「我要蝸斗一枚,君宜速覓此;若不致,禍在君矣!」堪承命奔歸,又以告妻。妻曰:「吾家有之,取不難也。」乃為取之。良久,牽一獸至,大如犬,狀亦類之。曰:「此蝸斗也。」堪曰:「何能?」妻曰:「能食火,奇獸也。君速送。」堪將此獸上宰。宰見之,怒曰:「吾索蝸斗,此乃犬也!」 又曰:「必何所能?」曰:「食火。其糞火。」宰遂索炭燒之,遣食;食訖,糞之於地,皆火也。宰怒曰:「用此物奚為?」令除火掃糞。方欲害堪,吏以物及糞,應手洞然,火飈暴起,焚爇牆宇,煙焰四合,彌亘城門,宰身及一家皆為煨燼。乃失吳堪及妻。其縣遂遷於西數步,今之城是也。
吳堪 -個人作品

廣告

  【譯文】
  常州義興縣有個鰥夫吳堪,少年喪父又無兄弟,在縣衙當小吏,為人性情恭順。他家前面是荊溪,他常常在門前用東西遮護著溪水,使這裡的溪水從不受污染。每當他從縣衙回來,就到溪水邊觀賞,對溪水敬而愛之。
  過了幾年,他忽然從水邊拾到一隻白螺,便帶回家裡用水養起來。他從縣裡回來,見家裡已經備好了飲食,於是坐下便吃,這樣十多天。吳堪以為是鄰居大媽可憐他是個單身漢,特意為他燒火做飯,便謙恭地感謝鄰居大媽。大媽說:「用不著說這些話,你近日得到一個好女子為你幹家務,為什麼來謝我?」
  吳堪說:「沒有的事。」
  又問大媽原由,大媽說:「你每天去縣衙后,便見一女子,有十七八歲,模樣兒端莊秀麗,衣服輕柔艷麗,飯菜都做好了就退到卧房裡去。」
  吳堪心裡懷疑是那隻白螺乾的,便小聲對大媽說:「我明天慌稱去縣裡,請讓我在大媽家裡從空隙中偷看可以嗎?」
  大媽說:「可以。」
吳堪 -個人其它信息

  第二天早上吳堪詐稱出門上班,便見一女子從他卧房裡出來,進廚房做飯。吳堪從門外闖入,女子想回房去已來不及。吳堪對她行禮,女子說,「上天知道你敬重愛護泉源、勤勉地對待小小的職務,可憐你鰥夫孤獨,命我來作你的伴侶侍奉你,希望你能理解,不要懷疑。」
  吳堪恭敬地表示感謝。從此,兩人更加尊敬融洽。
  鄉間將此事互相傳告,頗感驚異。這時縣令與豪強之人聽說吳堪有個漂亮妻子,便想弄到自己的手裡。吳堪做官謙恭勤謹,不犯法沒被拷打責罰過,縣令對吳堪說:「你早就熟悉自己的職務了,今天給我找蛤蟆毛和鬼的胳膊,限你晚上回衙交納。沒有此物,罪責不輕。」
  吳堪順從地出來,心想人間並無此物,根本找不到。他憂傷沮喪,回家告訴了妻子,說:「我今天晚上就要死了!」
  妻子笑著說:「你為別的東西而犯愁,我不敢聽你的命令。要這兩件東西,我能給你弄到。」
  吳堪聽了,憂鬱的神情有所緩解。妻子說:「我現在就與你告辭去取這兩件東西。」
  一會兒,她就取回來了。吳堪得到后就拿回去交給縣令,縣令看這兩件東西,微笑道:「你先出去吧。」
  縣令終歸要加害於他。一天後,又召吳堪說:「我要蝸斗一枚,你要速速找到,如果找不到,災禍就要臨頭了!」
吳堪 -社會評價

  吳堪秉承命令急忙跑回家,又告訴了妻子。妻子說:「這件東西我家裡有,取來不難。」
  說完就去給他取去。過了好久,牽一獸回來,大小像狗,形狀也與狗類似,妻子說:「這就是蝸斗。」
  吳堪說:「能做什麼?」
  妻子答道:「能吃火。這是只奇獸,你趕快送去。」
  吳堪把此獸奉送給縣令,縣令見到此獸憤怒地說:「我跟你要的是蝸斗,這是一隻狗!」
  又說:「它能幹什麼?」
  答道:「吃火。拉的糞便也是火。」
  縣令便要木炭點著火,讓那隻獸去吃,吃完之後拉在地上,都是火。縣令惱怒道:「用這東西做什麼?」並命令清除火堆打掃糞便,正要加害吳堪,差吏拿著器具走近糞堆,一動手就燃燒起來,火迅速竄起,燒毀了牆壁和房子,濃煙與火焰從四面合攏過來,綿延到城門,縣令及其全家都化為灰燼,吳堪及其妻子也走失了。這個縣城往西邊遷移了許多,就是現在的縣城。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