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塞拉行動

標籤: 暫無標籤

17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吉塞拉行動,1945年3月,戰爭已進入最後階段,德國陷入盟軍重圍無力回天。面對盟軍晝夜不停的猛烈轟炸,德國各地已是滿目瘡痍。此時德國夜間戰鬥機部隊孤注一擲,計劃發動一次大規模攻擊行動:跟蹤返航的皇家空軍轟炸機群,在它們降落時發起突襲,力圖一舉重創皇家空軍轟炸機部隊,使千瘡百孔的帝國能從盟軍夜間轟炸下喘口氣,這就是「吉塞拉」行動(Unternehmen Gisela)。「吉塞拉」也是德國夜間戰鬥機部隊乃至德國空軍最後一次大規模主動進攻行動。

  1945年3月,戰爭已進入最後階段,德國陷入盟軍重圍無力回天。面對盟軍晝夜不停的猛烈轟炸,德國各地已是滿目瘡痍。此時德國夜間戰鬥機部隊孤注一擲,計劃發動一次大規模攻擊行動:跟蹤返航的皇家空軍轟炸機群,在它們降落時發起突襲,力圖一舉重創皇家空軍轟炸機部隊,使千瘡百孔的帝國能從盟軍夜間轟炸下喘口氣,這就是「吉塞拉」行動(Unternehmen Gisela)。「吉塞拉」也是德國夜間戰鬥機部隊乃至德國空軍最後一次大規模主動進攻行動。



  1944年下半年時有夜間戰鬥機飛行員(據說是施瑙費爾)在追擊返航的皇家空軍轟炸機穿越戰線時發現英軍的電子干擾大幅下降, 因此建議夜間戰鬥機部隊跟蹤追擊返航的皇家空軍轟炸機,在它們飛越北海放鬆警惕時發起攻擊。1944年秋季,夜間戰鬥機部隊開始了追擊作戰計劃的制定,但由於作戰計劃不斷被修改及需要等待作戰所需的最佳天氣條件,實施時間不斷被推延。

  在高層的授意下,最終敲定的方案顯得極富攻擊性:跟蹤返航的皇家空軍轟炸機群,直到它們返回英國本土基地降落時再發起攻擊,以期達到戰果最大化。作戰方案被命名為「吉塞拉」。期間德國人著手進行各項準備工作。由於此次作戰航程漫長,德軍選擇當時夜戰部隊的一線主力機型――Ju88G系列作為參戰機型。(BF110G-4夜間戰鬥機的續航力無法支持如此遠距離的作戰)



  行動開始前數周,德軍一直派遣少量夜間戰鬥機跟蹤返航的皇家空軍轟炸機群,計算其返航時間並記錄各基地位置及轟炸機著陸程序。這些夜間戰鬥機上的機組乘員被嚴令禁止攻擊英軍轟炸機,只准偵察記錄所需情報,以防暴露作戰企圖。德國人的胃口很大,他們選擇了英格蘭東部地區27處軍用機場作為預定攻擊目標。這對當時的夜間戰鬥機部隊來說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根據部隊作戰準備情況及天氣預報結果,夜間戰鬥機部隊指揮部最終決定在1945年3月3/4日夜發動「吉塞拉」行動。

  3月3日夜10點,400多架皇家空軍轟炸機浩浩蕩蕩飛往德國:第4及第8大隊的234架轟炸機負責轟炸魯爾區的貝格卡門煉油廠(Bergkamen Oil refinery),第5大隊的222架轟炸機負責轟炸多特蒙德―埃姆運河(Dortmund Elms Canal)。另約有300架轟炸機執行其它轟炸、布雷及干擾任務等。轟炸行動很順利,損失輕微,只有7架轟炸機被擊落,另有一架蘭開斯特在執行布雷任務時墜毀。然而英國飛行員們並不知道大批德國夜間戰鬥機並沒有參加夜間攔截任務,他們隱藏在各出擊基地靜候英國人的返航。



  轟炸結束后,皇家空軍飛機先後踏上回家的路程。此時在各地隱蔽待命的德國夜間戰鬥機群接到了出擊命令。來自NJG2、3、4、5四個聯隊的142架(也有資料說200架)Ju88G-1與Ju88G-6夜間戰鬥機陸續起飛,悄悄尾隨在返航的英國轟炸機機后,飛往英國。

  戰爭進入到這個階段,面對盟軍的絕對優勢,德國夜間戰鬥機已很難像以前那樣給英國轟炸機造成嚴重威脅,因此轟炸機飛行員們普遍都放鬆了警惕。特別是當完成任務返航時英國飛行員們顯得過於託大。一些最早歸航的轟炸機甚至未到規定地點就提前打開了導航燈,他們的舉動引發了連鎖反應,後續返航的一些轟炸機也跟著紛紛打開了導航燈。此時英國人萬沒想到一大群不速之客正默默跟在他們機后,導航燈光給了德國夜間戰鬥機清晰的方向指示。

  曾有英國飛行員發現有德國夜間戰鬥機跟蹤,但規避后認為德國人已經放棄追擊返回基地,壓根沒想到德國人竟會直撲本土基地。

  綽號「維爾大叔」的Hay上尉當夜駕駛著編號PB504的蘭開斯特轟炸機,他的飛機是第49中隊當夜派出轟炸多特蒙德―埃姆運河的12架蘭開斯特之一。在返航途中他注意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從多特蒙德―埃姆回來時,我在荷蘭海岸線附近看到些航行燈光,那些燈光的運動軌跡很像是在引導下接近轟炸機群時的夜間戰鬥機飛行軌跡。通常航行燈光應該只有一兩個,但這次來的卻有很多,這對我來說只意味著一件事:德國夜間戰鬥機群跟上來了。我立刻向海平面俯衝(毫不理會當時投彈手抱怨突然俯衝導致他的鼓膜受到衝擊)並在返航途中一直把飛行高度保持在僅在浪尖頂部。」

  維爾大叔的直覺很準確,當時和第4及第5大隊返航的轟炸機群一起穿越北海的是德國空軍夜間戰鬥機部隊上百架Ju88G-1及G-6戰鬥機。進入北海后德軍飛機開始下降高度。和維爾大叔一樣,他們僅保持在浪尖高度,低空飛向英國,以規避英國雷達及防空觀察哨。這也使英國飛行員誤以為德軍已經放棄追擊,返回基地。

  德軍方面,10./NJG 3的王牌,Arnold Döring少尉回憶到:

  「對於夜間戰鬥機部隊來說飛往英格蘭的航程十分漫長,英國轟炸機正在回家的路上,而我們的夜間戰鬥機則保持低空飛行橫跨北海,準備在那些轟炸機降落時發起攻擊。當時飛越北海時我們的飛行高度僅比海平面高30-50m。」

  經過危險的低空飛行后,德軍夜間戰鬥機陸續到達英國海岸附近,開始散開撲向預定目標。針對英格蘭東部地區的大規模入侵進攻行動 「吉塞拉」即將拉開大幕。

  3月4日子夜剛過,「吉塞拉」正式打響。此時轟炸完卡門煉油廠的哈利法克斯中隊正在回它們位於約克郡基地的途中,第100特別任務大隊的飛機正準備在諾福克(Norfolk)的基地降落,而蘭開斯特轟炸機群也正返回它們位於林肯郡(Lincolnshire)與蘭德伯根(Ladbergan)間的各處基地――它們全都成為月光下潛行在英格蘭東部上空的德國夜間戰鬥機的獵物。子夜過後,第49中隊開始在Fulbeck基地降落。Les Hammond中尉駕駛著他的蘭開斯特(編號SW265)開始準備進場降落。領航員Norman Smith回憶了當時接下來發生的事:

  「返航的時候機上無線電設備無法工作了,因此我們無法收到控制塔台發出的信息。所以當飛機進場時我們先發射了一枚明亮的紅色信號彈,隨後把飛機筆直對準跑道開始降落。飛機接觸到跑道后,突然機場上所有的燈光全部被關閉。由於沒有無線電我們沒收到「Bograt」呼叫代碼:這個代碼含義是提醒我們敵機就在附近,馬上緊急撤離並等待進一步指示。

  當機長把飛機停下熄火、我們跳下飛機時,一架敵機朝跑道進行了掃射。我們趕緊都趴在地上盡量縮成一團……我抬頭想看看敵機時,一架Ju88夜間戰鬥機從我上方掠過,而此時Ju88拋出的20mm航炮彈殼滾落到跑道上到處都是。機長趕快「跑到」我們的蘭開斯特上關掉了上面的導航燈。原先我們打開導航燈是為了讓在我們後面降落的飛機注意以免相撞。不久后我們看到遠處有一道火光,我想可能是入侵的敵機被揍下來了。」(實際上Smith看到的火光是一架英國轟炸機被擊落時產生的火光)

  Les Hammond中尉補充說:

  「當時飛機剎車有點問題導致我們滑過整個跑道,最終在跑道外的草地上才停下。疲憊的機組乘員陸續爬出飛機, 而亮著導航燈停在草地上的「老姑娘」(Old Girl ,Hammond飛機的名字)就像是棵明亮的聖誕樹。這時頭頂上響起了引擎轟鳴聲,然後我們看到一架Ju88右急轉向我們飛來。我首先想到的是這裡停著一個亮閃閃的大目標(開著導航燈的蘭開斯特),接著那架Ju88機腹下出現連續閃光:它開火了。天知道那些炮彈會不會打中我們。Smith看到我跑向飛機關掉了導航燈。我敢打賭當時如果旁邊有人記時的話我的速度一定打破了奧林匹克記錄。我現在都不記得當時是怎麼穿過機門進入飛機里的,我想我大概是飛進去的。」

  Jack Winter上尉的蘭開斯特(編號PB484)成為當時最後安全在Fulbeck基地降落的飛機。2分鐘之後,夜空中的屠殺開始了:

  00:29時,Alford附近,離海岸線不遠處,7./NJG2的Walter Briegleb中尉剛駕駛著自己的Ju88G-6飛機飛越海岸。他和其機組乘員看到一架先於他到達作戰地域的NJG2的Ju88G-6正向一架4引擎飛機開火,那架飛機很快便著火墜落。這架4引擎飛機是來自第100特別任務大隊214中隊的B-17電子戰改型(編號HB815)。它很可能是皇家空軍在當夜「吉塞拉」行動中被擊落的第一架飛機。

  幾乎與此同時,第12中隊的一架蘭開斯特(編號PB476)也在Alford附近的Ulceby Cross被擊落,飛機墜毀爆炸,其發動機崩出10英尺遠。所有機組乘員均陣亡。

  00:30時,第158中隊的Rogers中尉準備降落時收到了「Bograt」代碼,飛行員緊急飛離機場規避敵機攻擊。然而已經太晚了,13./NJG3的指揮官Johan Dreher上尉咬住了這架哈利法克斯。轟炸機很快就被擊落墜毀在Sledmere Grange。機組乘員無一生還。

  00:40時,皇家空軍第466中隊的一架哈利法克斯轟炸機在林肯(Lincoln)南邊的Waddington上空被擊中,機組人員全部跳傘。然而無人駕駛的哈利法克斯繼續朝著海岸線飛行並最終在Friskney墜毀。它一頭撞進地面上的一間屋子裡導致地面上3人喪生。

  第169中隊的Fenwick中尉此前收到指令緊急轉降到Coltishall基地以規避德軍的突然攻擊。然而途中他的蚊式被NJG4的Hans Krause上尉發現並擊落,兩名機組乘員均陣亡。Fenwick中尉的蚊式也是此役中唯一被擊落的皇家空軍夜間戰鬥機。

  00:57時,一架第1654重型轟炸機換裝訓練部隊(1654 Heavy Conversion Unit,簡稱HCU)的蘭開斯特轟炸機(編號PB118)在曼斯菲爾德(Mansfield)附近被擊落,墜毀在Church Warsop。雖然機組乘員成功跳傘但機身中部炮手最終卻不幸陣亡。對照德軍記錄,擊落這架轟炸機的很可能便是Walter Briegleb中尉。Briegleb中尉在當夜宣稱擊落2架英國轟炸機,但有一架未能得到確認。

  00:59時,Johan Dreher上尉在諾福克(Norfolk)基地附近搜索,希望有所斬獲。很快他便發現了當夜第二個目標:192中隊的一架哈利法克斯(機體編號LV955)。Dreher上尉迅速降低高度接近目標,並在1200英尺高度上開火擊中了這架由E.D.Roberts中尉駕駛的轟炸機機翼油箱,隨即機身油箱也被引燃。熊熊燃燒的轟炸機隨後摔進Fulmodestone的一座農場內。機組乘員5人陣亡,2人受傷。

  01:00時,儘管皇家空軍第460中隊的一架蘭開斯特轟炸機飛行員已經收到了Binbrook基地的「Bograt」緊急呼叫代碼,但他的飛機還是沒能躲開德國夜間戰鬥機的攻擊。一架Ju88G-6擊中了這架蘭開斯特。轟炸機飛行員Warren中尉奇迹般駕駛著燃燒著的轟炸機迫降在Langworth附近的農田裡,離附近的鐵路道口不遠。機組乘員艱難的把受傷的機身中部炮手拖出燃燒的飛機。然而擊中他們的Ju88G-6並沒有離開,而是藉助轟炸機燃燒的火光照明朝他們反覆掃射。但幸運的是所有機組乘員都安全避開了德機的掃射,也許是不想再浪費彈藥,那架Ju88G-6最終飛離尋找其它目標,但卻在幾分鐘后因攻擊高度過低撞地墜毀。

  J.P. Kelway是林肯郡的「皇家防空偵察隊」(Royal Observer Corps)第11大隊的一名防空觀察員。當天凌晨,他開車前往Scampton機場值班。此時附近漆黑的空中,Heirich Conze技術軍士正在搜索可以攻擊的目標。他就是在幾分鐘前擊落並向Warren中尉機組掃射的那架Ju88G-6飛行員。儘管Kelway的汽車燈光已經按照規定進行遮蓋,但仍然被眼尖的Conze發現。他立刻降低高度,緊貼地面向目標飛去。然而由於Conze過於專註目標而忽視了觀察周圍環境,他的飛機刮到路邊的電話線上隨即摔落在地面上向前翻滾。不過Conze最終還是擊中了目標:翻滾的飛機連帶撞飛了Kelway的汽車。Kelway與Conze機上的4人全部當場死亡。Kelway也是唯一一名在執勤崗位上陣亡的ROC成員。

  01:02時,另一架第1654HCU的蘭開斯特轟炸機在Wigsley基地的機場附近遭到攻擊,由於過於驚慌,轟炸機後部炮手單獨跳傘。但沉著的飛行員駕機躲過了攻擊,成功降落在High Ercall機場。

  01:05時,在Fulbeck機場東面,一位勇敢的法國飛行員Lacou上尉和他的空中機械師Le Masson軍士長在其它乘員都跳傘的情況下仍想挽救被擊中燃燒著的哈利法克斯轟炸機,但最終轟炸機仍墜毀在Anwick Grange附近。機上油箱中的燃料引發了爆炸,兩名勇敢的機組乘員都不幸喪生。與此同時,1654HCU的另一架蘭開斯特被擊落墜毀在Fulbeck與Newark之間的Stapleford Wood,機組乘員全部陣亡。(Hammond機組所目擊到的墜機火光也許就是這兩次墜機其中之一)。而一架來自布萊頓(Blyton)1662HCU的蘭開斯特轟炸機在庚斯博羅(Gainsborough)附近的唐卡斯特地區(Doncaster)遭到襲擊,但飛行員成功擺脫襲擊,駕機著陸。

  01:10時,第12中隊由Thomas中尉駕駛的蘭開斯特轟炸機(機體編號ME323)在布萊頓基地附近被德機擊落,機組乘員全部陣亡。該機機組人員全部來自澳大利亞。

  01:15時,第44中隊的一架蘭開斯特轟炸機在收到「Bograt」緊急呼叫代碼后緊急朝北飛行以遠離他們的基地。然而這架轟炸機沒能飛多遠即被德國夜間戰鬥機趕上擊落。20mm航炮的急促射擊把飛機打成了篩子。燃燒著的飛機殘骸落到了Brigg附近的Brocklesby公園裡。機組乘員無一生還。戰後人們在飛機墜落處旁的樹上安放了一塊紀念牌,以緬懷喪生的轟炸機機組人員。根據記錄,這很可能是Arnold Döring少尉當夜的第二個戰果。

  01:18時,第189中隊的Reid中尉正駕駛著蘭開斯特轟炸機朝Fulbeck基地返航,一架德軍夜間戰鬥機尾隨在他的機后並開火將他擊落,轟炸機墜毀在East Rudham火車站內,機上7名機組乘員全部陣亡。

  01:36時,一架第76中隊的哈利法克斯轟炸機在返回約克郡的基地途中被德國夜間戰鬥機發現並擊落,飛機墜毀在Cadney。不過幸運的是機組乘員全部跳傘逃生。

  01:50時,已經擊落2架哈利法克斯的Johan Dreher上尉又盯上了新的目標:第347中隊由法國飛行員Notelle上尉駕駛的哈利法克斯。當時Notelle上尉正準備進場降落在Elvington機場。此時機場上的燈光突然熄滅,他收到緊急撤離的指令。Notelle上尉立刻拉起飛機朝北邊的croft飛去。此時Dreher並沒有急於追擊逃跑的獵物,而是開始掃射Elvington機場及附近路過的一輛汽車。然而當Dreher準備再在機場上盤旋一圈時,卻因飛行高度過低撞到一棵樹上並沖入機場外一間民房內,此前這間房子剛遭到Dreher的掃射。Ju88G-6上的4人全部陣亡,而民房內也有三名英國農民不幸喪生。Johan Dreher上尉的飛機也是戰爭期間最後一架墜毀在英國本土的德國空軍飛機。

  此前剛剛脫離險境的Notelle上尉再次落入虎口,機組人員驚恐的發現他們又被德軍夜間戰鬥機逮住了。這次可就沒那麼走運了。雖然Notelle全力規避,但Gunther Schmidt技術軍士依然連續開火擊中了這架哈利法克斯。受到重創的哈利法克斯燃起大火,經驗豐富的Notelle拼盡全力用機腹著陸強行在Darlington附近的Rockcliffe農場迫降。所有機組乘員均成功脫險,但飛機在迫降時卻不慎撞死兩名平民。

  當晚在林肯郡、約克郡及東英格利亞上空戰鬥比比皆是。整個攻擊持續了兩個半小時。20架皇家空軍轟炸機被擊落(也有說是24架):第4大隊損失了8架哈利法克斯;第5大隊損失了2架蘭開斯特;第100特別大隊損失了3架哈利法克斯,1架B-17及1架蚊式;HCU共損失了3架蘭開斯特及2架哈利法克斯。另外至少有20架轟炸機被擊傷。此外德軍還對地面上的任何移動目標進行掃射。這造成了17名平民死亡,12人重傷。德軍方面在戰鬥中損失輕微,在英國上空大約只損失了5架飛機,其中只有2架被蚊式擊落,其餘均因對地掃射時飛行高度過低撞樹或電話線等墜毀。

  然而對於德國夜間戰鬥機飛行員們來說,隨後的返航旅途不啻是一場地獄之旅。德軍氣象部門成功預測了行動開始時是一個晴朗的夜空,然而他們對返航時的天氣預報則錯得離譜。(這也難怪,直到今天天氣預報依然會出錯,而北海的天氣狀況更是多變。)返航的Ju88機群跨越北海時遇到了風暴,德軍飛機被迫頂著風暴掙扎的前行。暴風雨中有些地段的能見度甚至降到了0,不少飛機就這麼不辨方向最終墜入北海。風暴中德軍許多飛機失蹤或受損,更倒霉的是有的飛機在風暴中消耗了過多的燃料,剩下的燃料根本不夠他們飛回基地。在這風暴洗禮的歸途中,德國人損失了比戰鬥損失多數倍的飛機:8架飛機失蹤,3架墜毀;6架飛機由於耗光燃料,機組乘員被迫棄機跳傘;另至少有11架飛機在迫降中報廢或受損。

  從德軍角度看,在英國上空的突襲取得了戰術上的勝利。夜間戰鬥機部隊僅以損失5架的代價擊落了20架英國轟炸機,並另外擊傷了至少20架。但這遠遠沒有達到德軍力圖重創皇家空軍的目標。返航時的慘重損失(特別是機組人員的損失)又令德軍在戰術上的勝利成了一場慘勝。這一切使德軍夜間戰鬥機指揮部大失所望。而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德軍戰前制定的作戰目標過高,太想一口吃個胖子。德軍希望通過一次突襲就可以一舉重創皇家空軍夜間轟炸機部隊,最好能迫使其暫時放棄夜間轟炸。這完全不符合當時的實際情況,也超出了夜間戰鬥機部隊的能力範圍。同時德軍也犯了兵力分散的大忌:當夜出擊部隊只有100餘架,卻預定了20多處攻擊目標,兵力顯得過於分散,沒能聚成拳頭給予對手重重一擊。

  其次,雖然夜間戰鬥機部隊的飛行員訓練水平在當時德國空軍中來說是相對最好的,但顯然他們的能力還不足以滿足這次作戰的需要。夜戰部隊當夜出擊的數百名機組乘員中只有70-80人曾在英國上空多次執行過任務,相當部分的參戰飛行員是首次飛往英國參加作戰任務。他們嚴重缺乏遠距離作戰的飛行經驗。由於不熟悉環境,許多飛行員在英國上空迷航,即便拿著戰前配發的導航地圖也找不到目標機場在哪,只好在英國上空兜圈子,白白浪費寶貴的作戰時間及燃料。(這也是當夜為什麼有的德機連計程車都打,因為他們找不到敵方機場在哪,實在沒什麼目標好打。)

  再次,許多英國轟炸機並沒有在德軍原先計算的時間內返回基地,因種種原因它們在飛行中花費了更多的時間。這在平時也很正常,但這卻導致部分準確抵達目標機場的德軍夜間戰鬥機撲了空。那些英國轟炸機也因禍得福,它們尚在返航途中就收到警報,立刻四散規避前往備降機場,躲過了德軍攻擊。這也應了那句老話,計劃不如變化。

  最後,雖然英國人被打了蒙頭一棍,遲遲沒組織作出有效反擊,但他們的規避措施做得還算不錯。在襲擊開始后英國各地面指揮便迅速向還在返航途中的轟炸機群發出「Bograt」緊急代碼,令它們分散降落到各備降機場,避免了進一步的損失。同時皇家空軍的飛行員們大多也訓練有素,接到緊急命令后迅速轉場飛行,面對德機攻擊時全力規避,不少轟炸機在被德機襲擊甚至擊傷的情況下依然成功擺脫,安全降落。

  這一切都使德軍沒能在「吉塞拉」中達成作戰企圖。當然,如果德軍夜戰部隊能再組織一兩次如此規模的進攻,多積累經驗,也許能取得更好的戰果,同時也可使英軍在夜間轟炸時有所顧慮。但顯然已是強弓之末的夜戰部隊再沒有這時間、機會與力量了。

  對於英國人來說,「吉塞拉」從上到下震撼了全體皇家空軍官兵,使他們意識到直到現在德國空軍依然存在並戰鬥在歐洲的天空上。(實際上有資料稱皇家空軍情報部門曾經收到過關於「吉塞拉」行動的一些情報,但他們認為德國空軍實力虛弱不堪,根本無力主動進攻。)曾經戰果累累的英國防空體系面對德軍夜間戰鬥機大規模突襲時被徹底打了個措手不及。由於長期輕敵大意,皇家空軍指揮部在襲擊發生后反應遲緩,遲遲沒能組織起有效反擊,派出的夜間戰鬥機數量嚴重不足。地面防空力量的表現也不甚理想。在整個德軍攻擊期間,皇家空軍僅僅擊落2架德國夜間戰鬥機,還沒有德國人自己摔掉的飛機多。「吉塞拉」行動之後,皇家空軍重新反思了自己的防空體系並加以改進,皇家空軍指揮層及一線飛行員們的輕敵作風也獲得部分糾正。從這個角度看, 「吉塞拉」對皇家空軍也算是副及時的警醒劑。

  「吉塞拉」最終給皇家空軍造成的損失非常有限:連同在德國上空的損失,當夜出擊的785架皇家空軍飛機中只損失了28架,損失率只有3.6%。這對皇家空軍來說只是些皮毛傷。最重要的是「吉塞拉」的首要目的並沒有達到,皇家空軍並沒有被「吉塞拉」所嚇阻。就在3月4日當天晚上,皇家空軍第3大隊的100餘架蘭開斯特轟炸機照常出征,轟炸德國萬納艾克爾(Wanne-Eickel)。德國人妄圖以一次大規模夜間襲擊重創皇家空軍的幻想徹底破滅了,戰局無可改變。2個月以後,隨著德國的投降,德國夜間戰鬥機部隊迎來了其戰鬥生涯的終結。皇家空軍夜間轟炸機部隊最終贏得了這場在歐洲上空持續數年的漫長、殘酷夜間戰爭的勝利。為此,皇家空軍付出了數千架飛機及數萬名空勤人員的巨大代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