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革命戰爭

標籤: 暫無標籤

6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古巴革命戰爭發生於:1953年~1959年20世紀50年代,古巴爆發了反對親美獨裁統治的民族民主革命戰爭,古巴人民從1953年7月武裝起義開始,經過5年多的武裝鬥爭,於1959年1月取得勝利,在美洲大陸建立了第一個擺脫帝國主義統治的社會主義國家。

古巴革命戰爭 -起因
古巴革命戰爭古巴革命戰爭
古巴位於加勒比海西北部,是西印度群島中最大的島國,北距美國佛羅里達州僅90海里,1492年古巴被哥倫布所發現,此後,淪為西班牙的殖民地。古巴人民為反對殖民統治進行了長期的鬥爭。19世紀,古巴人民為爭取獨立和解放,進行了第1次獨立戰爭(1868年~1878年)和第2次獨立戰爭(1895年~1898年)。美國早有吞併古巴的企圖,一向把古巴看作是北美大陸的「天然附屬品」和一個遲早會落入美國懷抱的「熟果」。美國國務卿阿丹姆斯說:「古巴在墨西哥灣和安得列斯海所處的險要位置,當地居民的性格,它位於中國南海岸和聖多明各島的中間,寬廣的哈瓦那避風港與中國缺少良港的漫長海岸線遙遙相對,它的生產和消費的特點為雙方互利的貿易提供了基礎,所有這一切集中起來,就使古巴對我們民族利益具有如此重要的意義,任何其它外國領土都不能與它相比;而我們同它的關係,差不多與我聯邦各州之間的關係一樣。」美國曾想以1億美元的代價購買古巴,但被西班牙政府拒絕。
  
19世紀後期,美國資本主義迅速發展,逐步進入帝國主義階段,美國資本控制了古巴的製糖、煙草、造船等工業部門。為了維護在古巴的經濟利益,美國在古巴第2次獨立戰爭即將取得最後勝利的時刻,以「援助」古巴獨立為名,進行武裝干涉。
古巴革命戰爭 -經過
古巴革命戰爭古巴革命戰爭
1952年3月,巴蒂斯塔在美國政府支持下,再次奪取政權。巴蒂斯塔曾在1933年發動政變,以陸軍參謀長身分控制和操縱政府,1940年出任總統,后在1944年的大選中失敗下台。此次上台後,當年即解散議會,廢除1940年以來帶有資產階級進步性質的憲法,制定了「憲法條例」和反勞工法。次年,宣布古巴人民社會黨為「非法」。1954年,又宣布禁止罷工和群眾集會。在其上台後的短短几年內,古巴就有數萬人被殺或遭監禁、流放,10萬多人流亡他國,上百萬人失業。與此同時,美國資本近一步控制了古巴經濟,古美還簽署了《軍事互助條約》,據此,美國在關塔那摩海軍基地的軍警直接參与了鎮壓古巴人民革命的行動。

巴蒂斯塔的獨裁統治激化了古巴國內矛盾,引起了人民的強烈反抗。1953年7月26日,菲德爾·卡斯特羅率領一批革命者(165人)攻打聖地亞哥德古巴市郊蒙卡達兵營,以便奪取武器武裝人民,開展廣泛的解放運動。此舉未能成功,許多革命者犧牲。菲德爾·卡斯特羅等倖存者被捕入獄。同一時間發動的對巴亞莫城兵營的進攻也告失敗。攻打兵營成為反對獨裁,爭取恢復被巴蒂斯塔廢除的憲法武裝鬥爭的開端,鼓舞了古巴勞動人民進行反對帝國主義壟斷組織和地主、資本家的革命鬥爭。國內出現了名為「7·26運動」的新的有組織的政治運動,提出了進行武裝鬥爭反對暴政的問題。菲德爾·卡斯特羅被捕后,被判以15年徒刑。在聖地亞哥一個法院受審時,卡斯特羅以律師身分,獲准進行答辯。他在法庭上慷慨陳詞,發表了《歷史將宣判我無罪》的著名演說。該演說後來成為武裝鬥爭的政治綱領。
  

古巴革命戰爭古巴革命戰爭

鑒於全國爆發了要求特赦政治犯的人民運動,巴蒂斯塔於1954年11月總統選舉前夕釋放了攻打蒙卡達的參加者。菲德爾·卡斯特羅因大赦獲釋后,返回了哈瓦那。1955年,菲德爾·卡斯特羅與其弟勞爾·卡斯特羅遷居墨西哥,他們在那裡組織了一支革命部隊,伺機打回古巴。在墨西哥,菲德爾·卡斯特羅遇見了拉美游擊戰理論創始人之一格瓦拉。格瓦拉是阿根廷的一名青年醫生,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學醫,24歲輟學后,遊歷南美各地。1954年在瓜地馬拉的阿本斯民主政府中服務。阿本斯被軍人推翻后,他逃到墨西哥。1955年在墨西哥參加菲德爾·卡斯特羅領導的「7·26運動」,接受游擊訓練。
  
1956年11月25日晚,菲德爾·卡斯特羅率領有82名成員的古巴革命隊伍,乘坐「格拉瑪」號遊艇,離開墨西哥的圖斯潘河口,向古巴進發。他們計劃在11月30日抵達時,國內24歲的革命者派斯在聖地亞哥發動一連串游擊戰,予以配合。到了那一天,派斯依照計劃很快控制了聖地亞哥。但由於海上波濤洶湧,卡斯特羅的隊伍直到12月2日才到達古巴奧連特省。卡斯特羅的革命遠征隊伍一上岸,就遭到巴蒂斯塔軍隊的圍剿。經過3天血戰,只有12人突出重圍,進入馬埃斯特臘山區,其中包括菲德爾·卡斯特羅本人、他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和格瓦拉。他們在馬埃斯特臘山區建立革命根據地,開展游擊戰。1957年1月,起義軍夜襲普拉塔兵營,殲敵12人,首戰告捷。同年5月,菲德爾·卡斯特羅部隊進攻烏貝羅,殲敵53人。此後,起義軍明確宣布要推翻巴蒂斯塔反動統治,建立人民革命政權,並提出進行土地改革,釋放政治犯,恢復公民的政治權利等口號,贏得各階層人民的廣泛支持,隊伍不斷發展壯大。
  
馬埃斯特臘山區革命根據地的鬥爭對全國反抗巴蒂斯塔獨裁統治有著重大的影響。1957年3月13日,哈瓦那大學學生聯合會主席安東尼奧·埃切維里亞率領一部分愛國青年攻打巴蒂斯塔總統府。雖然這次要打倒獨裁統治的行動失敗了,但卻推動了群眾鬥爭的積極開展,大學生運動自此得名為「3·13革命指導委員會」,進行武裝鬥爭。4月9日,哈瓦那工人舉行了總罷工。1957年9月5日,爆發了西恩富戈斯市人民起義。革命者和起義水兵佔領卡約洛科海軍司令部,控制了全市,並把武器發給人民。巴蒂斯塔軍隊前去殘酷地鎮壓了西恩富戈斯起義。
  
在反對巴蒂斯塔暴政的鬥爭中,馬埃斯特臘山區成為聯合一切反政府力量的中心。古巴建立了以菲德爾·卡斯特羅總司令領導的「7·26運動」為中心的,包括人民社會黨、「3·13革命指導委員會」及其他政黨派別都積极參加的民族民主反帝陣線。菲德爾·卡斯特羅於1957年7月12日宣布的《土改宣言》和1958年10月10日宣布的《農民土地權》第三號法令,對於動員群眾革命起了極其重要的作用。根據這些文件,解放區沒收了地主的土地,分給農民。革命的社會基礎擴大了。農民、工人、大學生等紛紛參加起義隊伍。1957年底至1958年初,游擊隊發展到2000多人,菲德爾·卡斯特羅把游擊隊改編為起義軍。
  
為了解放全國,起義軍積極作戰。1958年初,勞爾·卡斯特羅帶領50名戰士通過敵占區,從馬埃斯特臘山區轉移到克里斯塔爾山區,在那裡開闢了「弗蘭克·派斯第二東方戰線」。不久,奧連特省北部馬亞里至巴臘誇一帶即為起義軍所控制。同時,在胡安·阿爾梅達指揮下開闢了「聖地亞哥德古巴第三戰線」。人民社會黨領導的游擊隊在拉斯維利亞斯省北部活動。「3·13革命指導委員會」的一個武裝小組於1958年2月在努埃維塔斯地區登陸,經過5天行軍到達埃斯坎布賴山區,在那裡開展游擊活動。到1958年上半年,起義軍活動在奧連特省的大部地區。其他幾個省區內也爆發了武裝起義。
  
1958年5月,巴蒂斯塔在鎮壓四月罷工和哈瓦那等城市的武裝起義后.開始大肆鼓吹對馬埃斯特臘山區的「總進攻」。此時,游擊隊主要基地僅有300餘人防守,只裝備有步槍和衝鋒槍。巴蒂斯塔政府出動1萬多人的軍隊,配備有飛機、坦克和大炮,圍剿馬埃斯特臘山區革命根據地。駐關塔那摩基地的美國軍隊也提供飛機對起義軍基地進行轟炸。起義軍面對優勢的敵軍,與之展開了艱苦的游擊戰。他們在山村基地實施巧妙機動,充分利用山區險峻的地理條件,疲憊和襲擊敵軍。政府軍官兵不願為巴蒂斯塔賣命,士氣低落。起義軍對俘虜的政府軍人員進行教育,然後遣送回去,這些被俘官兵回到巴蒂斯塔軍隊後進行鼓動,數星期之內官兵紛紛開小差。起義軍在當地群眾的支援下,給進攻的敵軍一系列打擊。7月底,在聖多明各的3天戰鬥中,得到增援的起義軍殲滅了政府軍最強大的一股敵軍后,轉入反攻。經過1個多月的戰鬥,起義軍殲滅政府軍隊1000多人,並肅清了馬埃斯特臘地區的政府軍,巴蒂斯塔發動的「總進攻」以失敗告終。  

古巴革命戰爭古巴革命戰爭
1958年下半年,古巴革命戰爭進入一個新的階段。8月底,起義軍的兩個縱隊在卡米洛·西恩富戈斯少校和少校指揮下開出馬埃斯特臘山區,穿越奧連特省和卡馬圭省南部沼澤地,在古巴西部地區展開進攻。在拉斯維利亞斯省,根據已達成的政治協議加入進攻的革命軍隊有「3·13革命指導委員會」、人民社會黨和其他反美反獨裁團體的武裝部隊。這就使該地區的力量聯合起來並加速了軍事行動的進程。從巴蒂斯塔軍隊佔領下解放了重要城鎮福緬托,這具有重大的政治和軍事意義,起義軍進而控制了大片領土。t958年12月29日,起義軍開始攻打省會聖克拉拉。守城的政府軍近3000人,裝備有自動武器和大量彈藥,並得到20餘輛坦克、1列裝甲列車和航空兵的支援。進攻該城的起義軍約400人,裝備自動和半自動步兵武器。儘管政府軍佔有優勢,起義指揮部仍決定攻打聖克拉拉。為防止政府軍從東部地區調兵增援,特別是機械化分隊的增援,格瓦拉在進攻前夕下令炸毀法爾孔城附近的橋樑。起義軍在居民的支援下,在攻打聖克拉拉的激烈戰鬥的第1天就獲得重大戰果。他們繳獲了滿載武器彈藥的政府軍裝甲列車。1959年1月1日,「列昂西奧·維達爾」兵營最後一批守軍繳械投降。同一天,菲德爾·卡斯特羅和勞爾·卡斯特羅指揮的起義軍佔領了東部省會聖地亞哥。在這前一天,獨裁者巴蒂斯塔慌忙逃往國外。地方反動勢力和美國大使館企圖將革命引向歧途,扶植其代理人取代巴蒂斯塔。但是,起義軍指揮部和人民社會黨號召總罷工,挫敗了這一陰謀。1月2日,卡米洛·西恩富戈斯和格瓦拉指揮的起義軍開進首都哈瓦那,政府軍投降,人民革命戰爭取得了勝利。
  
1959年1月3日,在聖地亞哥成立臨時革命政府,由自由資產階級的代表烏魯亞蒂任臨時總統,卡斯特羅任武裝部隊司令。這個政府不批准革命者擬制的法律。2月,革命力量迫使這個政府辭職,由菲德爾·卡斯特羅擔任革命政府總理,由多爾蒂科斯任總統。革命政府主要是以菲德爾·卡斯特羅為首的「7·26運動」所領導的革命力量為中心的政權,包括不同傾向的反對巴蒂斯塔的各黨派人物。新政權實現了社會和經濟的根本變革,實行土地改革和發展工業的政綱,宣布美國公司和當地大、中資產階級的財產收歸國有,執行反對帝國主義干涉、維護國家獨立的政策。1961年,菲德爾·卡斯特羅宣布古巴革命是社會主義性質的革命。同年,「7·26運動」與人民社會黨、「3·13革命指導委員會」合併為古巴革命統一組織。1965年,革命統一組織改名為古巴共產黨。古巴革命戰爭的勝利,使古巴的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
古巴革命戰爭 -評析
古巴革命戰爭古巴革命戰爭
古巴革命戰爭,是古巴人民反對親美獨裁政權的民族民主革命戰爭。這場戰爭,得到了古巴人民的廣泛支持,與人民的民族民主革命運動結合在一起,這是革命戰爭取得勝利的力量源泉。革命戰爭經歷了城市起義,失敗後轉入農村進行長期游擊戰爭,再發展到進攻城市奪取政權。革命武裝力量在游擊戰爭中逐步發展,反動政府軍隊雖然與革命武裝力量相比佔優勢,但戰鬥力不強。美國對領導古巴革命戰爭的「7·26運動」的性質沒有判斷清楚,認為只是要求恢復1940年資產階級性質憲法的運動,認為美國能控制古巴局勢,以及其他原因,沒有來得及出兵直接干涉,革命武裝力量奪取了政權。古巴革命戰爭的經驗教訓主要是;
  
第一,在革命形勢成熟后,為奪取政權,政治鬥爭要向武裝鬥爭發展。美帝國主義對古巴的長期控制和剝削,與古巴人民處於嚴重的對抗矛盾之中。古巴歷屆政府,勾結美帝國主義,出賣民族利益,古巴人民對此深惡痛絕。進行民族民主革命戰爭,具有深厚的社會政治基礎。但是在較長時期,革命黨派的鬥爭主要局限在政治鬥爭和經濟鬥爭上,因此,雖然古巴政府在一屆一屆的換,但革命政黨卻並不能取得政權。1953年以後,菲德爾·卡斯特羅看到了巴蒂斯塔獨裁統治在政治、經濟、內政和外交方面所造成的廣大人民同外國壟斷集團及其代理人之間的深刻矛盾,在革命條件已經成熟的情況下,勇敢地進行武裝鬥爭,這是武裝奪取政權的開端。
  
第二,進行革命戰爭,必須確定正確的路線。這是首先要解決的重大戰略問題。格瓦拉在其《古巴革命戰爭回憶錄》中說,古巴革命戰爭有兩條路線,一條是在山區建立革命根據地,從這裡出發向城市進攻的路線;另一條是在城市直接起義,直接奪取政權的路線。菲德爾·卡斯特羅開始亦在城市發動起義,但失敗后,他選擇了山區,在山區建立革命根據地后,逐步擴大解放區,最後向城市進攻。古巴革命戰爭實踐證明,這是一條成功的路線。當然,選擇這條路線並不一概排斥城市的起義,在必要時需要在城市發動一連串起義配合山區革命根據地的反「圍剿」鬥爭,特別是在戰略進攻階段,更需要發動城市起義,以佔領城市,最後奪取政權。
  
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
第三,進行革命戰爭必須建立一支堅強的革命軍隊。游擊戰爭的異常艱苦,要求革命戰士具有堅定的革命信念、頑強的革命精神,能吃苦耐勞,還要有鐵的紀律和善於做群眾工作。格瓦拉在其回憶錄中寫道:「就像世界上所有的軍隊一樣,我們軍隊中的成員也必須尊重上級。他們必須立即服從命令,不管派到哪裡,哪怕吃力也得服從。但是他們在工作中還必須把自己既看成是社會調查人員,又看成是司法工作人員。作為社會調查人員,他們應同人民接觸,以便搞清楚人民中的思潮和情緒,使他們可以向上級組織提出積極的建議;作為司法工作人員,他們有責任批判任何一種在軍隊內外發生的不良作風,儘力加以消滅……我們必須做到這一點:人民群眾——工人、農民、學生、各行各業的人,應當把拿起武器同穿著軍服的人在一定情況下並肩戰鬥看成是一種光榮。」
  
第四,要建立最廣泛的革命統一戰線,開展政治鬥爭、經濟鬥爭、文化鬥爭與武裝鬥爭相配合。古巴革命戰爭期間,菲德爾·卡斯特羅領導的「7·26運動」組織,同人民社會黨、「3·13革命指導委員會」、古巴革命黨、古巴人民黨、民族黨、「古巴工人運動」等反巴蒂斯塔獨裁統治的黨派組織結成了廣泛的革命統一戰線。古巴人民社會黨認為,「7·26運動」如果沒有「群眾直接行動和總罷工的支援,是不能獲得勝利的」。因此,它號召並組織工農群眾參加起義軍,動員人民在經濟上給起義軍以支援。人民社會黨的黨員和「3·13革命指導委員會」的成員不少人到馬埃斯特臘山區參加「7·26運動」領導的起義軍。同時,人民社會黨、「3·13革命指導委員會」等組織的游擊隊同「7·26運動」起義軍密切配合行動,給政府軍以沉重地打擊。古巴人民開展各種形式的政治鬥爭、經濟鬥爭和文化鬥爭,直接配合了武裝鬥爭,特別是最後的總罷工,配合起義軍推翻了獨裁統治。古巴革命戰爭,由於結成廣泛的反獨裁革命統一戰線,並開展政治、經濟、文化等多種形式的鬥爭,形成了力量巨大的古巴人民民族民主革命運動,因此能在不太長的時間裡取得對巴蒂斯塔獨裁統治鬥爭的最後勝利。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