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克萊伯

標籤: 暫無標籤

155

更新時間: 2013-09-21

廣告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1930—2004)奧地利指揮家。擅長指揮德國浪漫樂派的歌劇與德奧古典樂派的管弦樂曲。是一位出色的歌劇指揮家。在當今指揮家中,Co克萊伯指揮浪漫樂派的歌劇作品中有其獨到之處的,如韋伯的《自由射手》、瓦格納的《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比才的《卡門》、威爾第的《奧賽羅》、《茶花女》、施特勞斯的Ⅱ《蝙蝠》、理查o施特勞斯的《玫瑰騎士》等,一絲不苟,剛柔兼優評價很高。在音樂會演出方面,則根據自己的興趣而有所選擇,曲目較少,最擅長的還是施特勞斯家族的圓舞曲作品。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1930.7.3—2004.7.13)奧地利指揮家。擅長指揮德國浪漫樂派的歌劇 與德奧古典樂派的管弦樂曲。是一位出色的歌劇指揮家。在當今指揮家中,Co克萊伯指揮浪漫樂派的歌劇作品中有其獨到之處的,如韋伯的《自由射手》、瓦格納的《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比才的《卡門》、威爾第的《奧賽羅》、《茶花女》、施特勞斯的Ⅱ《蝙蝠》、理查o施特勞斯的《玫瑰騎士》等,一絲不苟,剛柔兼優評價很高。在音樂會演出方面,則根據自己的興趣而有所選擇,曲目較少,最擅長的還是施特勞斯家族的圓舞曲作品。
卡洛斯·克萊伯 -個人概述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卡洛斯·克萊伯於1930年出生在德國的柏林,父親是著名指揮家埃里希·克萊伯(ErichKleiber)。他小時很有音樂天賦,聽覺異常的敏銳,似乎大有繼承他父親事業的天才,然而他父親埃·克萊伯卻並不希望他以後成為音樂家,他的理想是想將兒子培養成為科學家,埃·克萊伯作為一個優秀的音樂家來說,他的眼光是極其敏銳的,兒子身上的特殊音樂才華早已被他明顯地察覺到了,但他仍不願意兒子將來以音樂為職業,在卡·克萊伯年近九歲時,他的父親曾對他的母親說過這樣的話:「這孩子的音樂感很強,實在是太遺憾了。」可見他對於兒子走音樂道路是多麼不情願了。   

小克萊伯20歲才開始學習指揮。1954年在波茨坦(Potsdam)首次登台指揮演出輕歌劇,1956年在杜塞爾多夫指揮德國歌劇。隨後的8年任職於蘇黎世歌劇院。1966年與斯圖加特沃坦伯格國家歌劇院簽約。1968年起擔任慕尼黑歌劇院客席指揮。1974年首次在拜羅伊特音樂節指揮《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獲得巨大成功,從此躋身世界一流指揮家的行列。

卡·克萊伯首先是一位出色的歌劇指揮家,他早期在歐洲的一系列歌劇院中擔任常任指揮時,曾經指揮上演過大量的歌劇作品,其中有些演出是被歷史所記載的重要演出,如1966年他在著名的愛丁堡音樂節上成功地指揮上演過貝爾格的現代歌劇《沃切克》,1974年在英國皇家科文特花園歌劇院指揮上演過理查·斯特勞斯的歌劇《玫瑰騎士》,1977年又在米蘭的斯卡拉歌劇院指揮上演了威爾弟的歌劇《奧塞羅》,此外,他還在1974年至1976年擔任拜羅伊特音樂節的音樂指導期間,指揮上演了大量瓦格納的歌劇作品。

廣告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許多人都認為,卡·克萊伯在指揮方面的出色才華大概是從他父親埃·克萊伯的身上受到全面的熏陶和影響的,而實際上卡·克萊伯成為指揮大師主要還是靠他自己的刻苦努力得來的,因為他的父親始終是不贊成他從事這項事業的,然而埃·克萊伯對於兒子的潛移默化的影響仍然是不容置否的,其中最主要的影響還要數他給兒子遺傳下來的巨大音樂天賦和靈感,這種巨大的音樂天賦和靈感,則成了卡·克萊伯登上著名指揮家殿堂的基本保障。埃·克萊伯早年也曾是一位知名的歌劇指揮大師,貝爾格的《沃切克》在英國的首演就是由他來指揮的,而理查·斯特勞斯的《玫瑰騎士》也是埃·克萊伯最為拿手的作品,有意思的是,數年之後他的兒子卡·克萊伯也成了著名的歌劇指揮家,而以上提到的這兩部歌劇,也十分巧合的成為卡·克萊伯指揮的拿手好戲了。

卡·克萊伯在指揮歌劇方面確實具有非凡的功力,但如果人們就此認為他僅僅是一位專門指揮歌劇的指揮家那就錯了。實際上,卡·克萊伯在指揮交響樂和室內樂等其它體裁形式的音樂作品時,也同樣具備著非凡的能力,對此,有的評論家認為卡·克萊伯是「給古老的交響樂煥發出新的生命的人物」。這種評論看起來是非常有根據的,卡·克萊伯在對莫扎特、貝多芬和勃拉姆斯這些古典作曲家的交響曲的演釋有著許多新穎、獨特而又富有成效的見解。有的評論家認為他在其中運用了幾何學的原理,使這些古老的作品顯現出清晰、整潔和明朗的效果。這種獨具匠心的鮮明風格,在他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所錄製的貝多芬《C小調第五交響曲》的唱片中表顯得極為充分,這張唱片曾是第一張給他帶來巨大讚譽和使他從此名揚天下的唱片。

廣告

卡洛斯·克萊伯 -摒棄父親光環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卡洛斯·克萊伯1930年7月3日出生在德國柏林,人稱小克萊伯。他是受人尊敬的偉大指揮家埃里克·克萊伯(ErichKleiber)的兒子,他有一個姐姐名叫維羅尼卡,現居義大利。老克萊伯在1934年為抗議納粹政府禁止上演保羅·欣德米特的《畫家馬蒂斯》,從柏林移居阿根廷,並加入了阿根廷國籍。

小克萊伯在南美洲上了寄宿學校,最早接受的是英語教育。儘管他非常喜歡音樂並且顯示了很高的才華,但父親勸他不要在音樂方面謀求發展,並在公開場合反對兒子的選擇。大學期間,小克萊伯在瑞士主攻化學,但他的音樂才能沒有受到壓制。20多歲的時候,他正式選擇指揮作為自己的事業。1954年小克萊伯第一次登台指揮,演出卡爾米洛克的輕歌劇「GASPARONE」,節目單上使用的是他的筆名,因為這樣會免去沾光父親之嫌。

廣告

小克萊伯的指揮才能在1956年老克萊伯去世后很快被人們認識。他先後在杜塞爾多夫的萊茵德意志劇院、斯圖加特的沃特堡國家劇院、慕尼黑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以及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工作。但是從1973年開始他就沒有擔任過常任的指揮職務,只擔任客座指揮。

1980年小克萊伯在倫敦科文特花園指揮《奧賽羅》,由多明戈扮演「摩爾人」。當時,劇院的經理BramGay這樣評價克萊伯:「我從沒見到過誰對作品有如此深的研究。我們這裡演出了很多次《奧賽羅》,但很少有指揮告訴我們要留意莎士比亞的台詞,因為這對於威爾第的創作非常重要。」小克萊伯對於歌詞的嚴格要求給多明戈以深刻印象,他告訴《衛報》(1987,1月13日)的記者:「小克萊伯是一個有魔力的指揮,他對樂譜的研究如此深刻,到了可以通過樂譜發現所有的戲劇和音樂的感覺的水平,所有作曲家的想象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中……音樂生活中沒有比與他一起排練更好的事情了,你可以學到那麼多的東西。」

廣告

卡洛斯·克萊伯 -巔峰在美國成就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小克萊伯在美國首次亮相是1978年10月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這是他惟一同意指揮的美國樂團。WALLSTREET雜誌在1983年小克萊伯再次來到芝加哥(1983年1月17日)說:「小克萊伯的演出使作品在清晰方面沒有特別的方式,而只是用陳述來製作每一個瞬間……他的指揮讓所有著名的音樂產生新鮮感覺,就像它們是新作品一樣。」他大多數的指揮活動是在歌劇院,但是世界各地的樂團都渴望與他簽約。儘管他拒絕了大多數這類請求,他還是同意在芝加哥指揮,因為樂團中的一位高級官員與他私交很好。

經過大都會管理層10年的努力,小克萊伯終於在1988年1月走上了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舞台指揮《波西米亞人》。他不像其他的指揮家要求新的製作,他的排練完全是針對音樂的。《鄉村之聲》(1988年2月9日)評價說:「他給予了《波西米亞人》一個清晰的、有力的和可愛的演繹,可與1945年托斯卡尼尼的廣播演出媲美。」他最後一次在大都會演出是1990年9月指揮《玫瑰騎士》。

廣告

作為一個有世界聲望的指揮家,小克萊伯實際的演出曲目並不多。他指揮的歌劇只有十多出,沒有莫扎特的作品,瓦格納的只有過《特里斯坦和伊索爾德》,威爾第的僅有《茶花女》和《奧賽羅》。指揮貝爾格的現代歌劇《沃采克》使得貝爾格的遺孀對小克萊伯的指揮非常滿意,她把貝爾格身前的大衣和結婚戒指都送給他作為紀念品。1975年錄製的貝多芬《第五交響曲》給小克萊伯帶來了世界範圍的聲望。對於這個錄音,米切爾·瓦爾士在《泰晤士報》上(1983年6月13日)說:「他的演出展示了歐基米德命題式的清晰,鎚子砸下的劇烈。人們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歡呼,更確切地說,是一個把作曲家譜寫在紙上的東西的再創造。好像荷馬轉世,再次為我們朗誦《伊里亞德》。」小克萊伯在1989年和1992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執棒並灌錄成唱片。此後,他的錄音計劃都沒有具體實施。

廣告

卡洛斯·克萊伯 -怪脾氣創造音樂魔術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小克萊伯永遠不宣布他將要指揮什麼,直到他到達排練現場前。樂團的日程表,只是簡單地寫明:節目正在安排中。在此之上,他要求音樂方面的絕對權力。他不僅會命令與他合作的所有人,而且如果事情不按照他的路數走,可能會馬上離開。1970年代,他曾計劃與義大利鋼琴家米開朗傑里錄製貝多芬的《第五鋼琴協奏曲》,兩人在音樂會上有很好的合作,但在錄音室出現了麻煩。蒙特卡羅歌劇院的指揮、EMI唱片公司的製作人JohnMordler回憶說:「錄音前,大提琴首席問米開郎傑里,你喜歡什麼速度?話音剛落,只見小克萊伯走了出去。等到這個突然事件結束的時候,他已經坐上了去慕尼黑的飛機。」

評論家一直在努力分析小克萊伯讓人難以捉摸的個性,但是都得不到確切結論。小克萊伯經常會寫一些註釋送給歌唱家和演奏家給予提示。他不像一個態度嚴肅的人那樣打拍子,一些樂隊演奏員發現他的揮棒技術含糊而且困難,但是效果有驚人的活力和自發性。哈維·薩赫在《亞特蘭大》雜誌上(1988年2月)說:「小克萊伯的音樂製作經常被描寫成狂想曲或者富有酒神意味,他真的把他的樂手帶到自我放縱的邊緣。努力去實現所有作品細節,然後再努力地刪除所有的約束痕迹。……有時,在演出的狂熱中,小克萊伯也失去了自我控制,達到了興奮之極的邊緣。」

小克萊伯只在他喜歡的時候指揮。他從來不接受採訪,並禁止與其合作的公司出版他的傳記信息。小克萊伯對新聞媒體的沉默和蔑視的原因在於,他對把自己與父親對比表示反感。與卡拉揚這樣的指揮不同,小克萊伯對於自己在公眾面前演出魅力的多寡並不太關心,他更喜歡在慕尼黑郊外的家中呆著,那裡有大量的書和唱片,他有一兒(Marko)一女(Lillian),都居住在慕尼黑。卡拉揚曾經告訴英國作家理查德·奧斯伯恩:「他是一個我認為最值得敬佩的人。」多明戈說道:「他最後的六年一直在重新研究歌劇,學習更多的交響樂。我打電話給他說,『CARLOS我們希望你出來,到華盛頓來。』可他說音樂會現在離他太遠了……」

小克萊伯不可思議的性格是他的藝術的一個重要元素。按照威爾·克魯切菲爾德的說法:「演奏者好像在與他的接觸中感覺到了直率和脆弱,我們可以在演奏中聽到它。」《觀察家》曾評論說:「當他走上舞台,看起來很笨拙,好像為來到這裡而道歉。但是一旦他舉起指揮棒,所有的懷疑都遠去了,接著音樂的魔術就開始了。」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卡洛斯·克萊伯。這位偉大的指揮家說,他並不喜歡指揮,只喜歡陽光、海灘以及和心愛的人兒做做愛。只有肚子餓了,迫不得已,他才偶爾指揮一下。這絕非是故作姿態。和其他指揮大師動輒灌錄大家全集不同,小克萊伯指揮的樂曲極少。留下的唱片也就是貝多芬4、5、6交響曲,舒伯特的《未完成交響曲》和一部瓦格納的歌劇,1989年和1992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DVD。還有就是這張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了。另外,他不擔任任何樂團的常任指揮,不公開家世,不允許被人研究他的生平和生活。喜歡深居簡出,晚年更是隱居在斯洛維尼亞的一個小鎮上,故意切斷了與外界的聯繫,脫離了古典音樂界。

正是這樣一位性情有些古怪的指揮家,受到樂界的極力推崇。卡拉揚說小克萊伯是他最崇敬的指揮家。他的每一張唱片,都堪稱精品中的精品,對樂曲的理解深刻得無以復加,每一個細節都表現得清晰。聽他的唱片,覺得貝多芬、勃拉姆斯好像和我們原先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樣了。這樣說絕非虛美,不信你去聽聽他的貝多芬,或者看看新年音樂會,同樣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作為一代指揮大師埃里克·克萊伯的兒子,他一生都在研究樂曲本身,晚年更是花了很多功夫研究歌劇,但他那不喜張揚的個性,使他對音樂的諸多深刻理解永遠隨大師的仙逝而消失了。2004年,他去世的消息隔了數天才被外界知曉,世界主要報刊都加以報道,就連上海的報紙也都刊登了新聞,篇幅還不小呢!
卡洛斯·克萊伯 -音樂「隱士」

克萊伯從1950年開始接受專業音樂訓練。

戰後,他在蘇黎世學習化學,不過一年後他還是轉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深造音樂,導師有托斯卡尼尼、弗列茨·布希和沃爾特。1954年他在波茨坦首次作為指揮亮相。克萊伯在「指壇」素以完美主義者著稱,他會僅僅因為對音樂找不到感覺而衝出機場,放棄演出。曾有一回,他首演貝爾格的歌劇《伍采克》一共排練了34次。他也是樂壇內外聞名遐邇的「隱士」,做了6年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的簽約指揮之後,他拒絕接受固定的指揮職位,寧願隨著性子到各樂團擔任客席指揮。

卡洛斯·克萊伯 -遺留作品少

不像其他許多大指揮家,克萊伯留下的錄音屈指可數:包括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交響曲,少部分的歌劇作品———像《玫瑰騎士》和《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但如果不計數量,只看質量,克萊伯遺下的唱片絕對是個豐富的寶藏。他與維也納愛樂錄製的貝多芬《第五交響曲》,幾乎在一夜之間便成為傳奇性的錄音,被英國的《留聲機》雜誌稱為「史上最有光彩的《貝五》」。克萊伯讓人津津樂道的還有他1974年到1976年在拜洛伊德音樂節上指揮的瓦格納音樂劇《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1989年克萊伯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他當時像飛翔般富於感染力的手勢,也成為新年音樂會中的經典。 

卡洛斯·克萊伯 -風格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卡·克萊伯的個人性格和藝術風格都是相當與眾不同的,首先,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完美主義者,他很少考慮個人威望的高低,而只管考慮藝術上是否滿足,是否合乎他的想象,無論是指揮歌劇還是交響樂的演出,他都要力爭做到盡善盡美,否則寧肯取消演出也決不湊合,例如他又一次在慕尼黑指揮排演貝爾格的歌劇《沃切克》時,為了達到他內心所要求的目的,竟然連演員帶樂隊一齊整整排練了34次,這種追求完善境界的舉動實在是一個了不起的奇迹。除此之外,卡·克萊伯還是一位對藝術極其認真和精力高度集中的藝術家,有幾個小例子非常能夠說明這個問題,有一次卡·克萊伯在義大利的斯卡拉歌劇院指揮理查·斯特勞斯的歌劇《玫瑰騎士》,由於精力高度集中,完全投入到了音樂的意境中,竟連當時發生了地震都絲毫沒有感覺到。還有一次他在斯圖加特指揮瓦格納的歌劇《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時,由於精神過渡的集中和緊張而對著總譜嘔吐了起來。他那種對待藝術一絲不苟的精神,實在是常人所很難具備的。  

卡·克萊伯的指揮風格和特點確實是值得大書一番的,總的來說,他是一位非常富有修養的指揮家,他在指揮時,思路清晰敏捷,動作瀟洒自如, 不但有著極高的準確性和深刻性,而且還帶有著一些輕鬆幽默的氣質和自然的意境,而且還帶有著一些輕鬆幽默的氣質和自然的意境,他在指揮時能夠很好地把握住理智與情感之間的關係,使之能夠得到十分恰到好處的結合。他指揮的音樂,人們能夠從中感覺到如同大海一般的寬大和宏大的氣勢以及強烈而輝煌的色彩。他特別注意音樂的線條進行和色彩變化,對於莫扎特以來的古典主義作曲家的作品,他非常強調抒情性的體現與處理,使之被表現的極為清晰、溫和、自然和流暢。而對於貝多芬和勃拉姆斯等人的作品,他則不放過每一細小的環節,使之得到極其精確和細膩的處理。有人曾經說過:「卡·克萊伯指揮的音樂每一個音符都充滿著活力,使聽眾能夠從音樂中感到一種堅實的力量。」 
卡洛斯·克萊伯 -與赫伯特·馮·卡拉揚的情誼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親愛的大師!

新年音樂會異常精彩出色,我不得不致以我由衷的感激,向這一不同尋常的音樂之旅致敬。您看上去氣宇軒昂。「古老的黑魔法」[譯註1](抑或是白魔法?)在施特勞斯身上又顯靈了!

請原諒這一紙信函可能帶來的攪擾。因為我自己為我和那些幸運的人一道感受到了您賦予每一個音符的人性美,並且將這一信息用音樂語彙完好且完美地傳達給每一個人。謹祝您1987年新年快樂。

您忠誠的

卡洛斯·克萊伯

卡洛斯·克萊伯 -晚年

晚年的克萊伯,取消了與所有音樂團體的正式關係。在生命的最後十年,他成為真正的隱者,幾乎所有公開場合露面的活動都一概取消。他的晚年與羅西尼和西貝柳斯很相似,他們都在去世前很長時間就停止了創作活動。

卡洛斯·克萊伯 -去世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2004年7月13日,古典音樂界著名的指揮大師,也是文明遐邇的隱士卡洛斯·克萊伯去世,終年74歲。克萊伯長期患病,他斯洛維尼亞裔的夫人已於去年12月去世,按照他的遺願,7月17日他和夫人合葬在斯洛維尼亞的Konjsica。克萊伯去世后,奧地利總統海因茨·菲舍爾發表聲明,稱克萊伯是20世紀最重要的指揮家,並對他卓越的藝術成就給予高度評價。

卡洛斯·克萊伯是著名的指揮大師艾里克·克萊伯的兒子,和卡拉揚、伯恩斯坦、索爾第一起,是20世紀下半葉最偉大的指揮家。晚年,他以追求藝術的完美而著稱,他拒絕錄音,甚至拒絕演出,每次的演出都追求最完美的藝術效果。因此,他每一次的演出都是非常轟動的事情。

卡洛斯·克萊伯 -人物影響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卡·克萊伯作為一名德奧指揮家,他對於德國古典及浪漫主義的歌劇及交響樂作品有著十分深刻的演釋能力,縱觀他的全部指揮曲目,總的來說,他對於莫扎特、貝多芬、勃拉姆斯、瓦格納、理查·斯特勞斯及貝爾格的作品,有著十分精確和突出的理解與解釋,除此之外,他對於威爾弟等義大利作曲家所創作的義大利歌劇及德沃夏克等斯拉夫民族作曲家的作品,也有著非常出色和令人信服的演釋。

卡·克萊伯是一位及富創新精神的指揮大師,然而他的這種創新是在傳統的基礎上,將古典音樂升華到一個新境界的創新,關於他的指揮,美國音樂評論家邁克爾·沃爾什的話說得很好,他說:「卡·克萊伯指揮的音樂既給人以歐幾里德命題一樣的清晰感,又給人以雷霆萬鈞般的緊張感,與其說被人盛讚為一個啟示錄,不如說是對作曲家寫在紙上的作品的不加誇張地再創造,這恰似復活的荷馬來背誦《伊利亞特》一樣」。卡·克萊伯正是這樣一個為古典音樂注入新鮮血液的人,同時,他也是一位畢生刻意追求的偉大藝術家,人們通過他指揮演奏出的音樂,不但體會出了一個傑出指揮家的深刻修養,同時也從他的身上感到了一種無窮無盡的音樂活力,就是卡·克萊伯所畢生追求的盡善盡美的藝術境界吧。
卡洛斯·克萊伯 -人物評價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 Kleiber  卡洛斯·克萊伯
克萊伯為人不事張揚,一向不接受長期聘任,演出活動和錄音也不多,他不像卡拉揚那樣廣泛,一生只鑽研少數曲目,但依然得到極高的評價。他擅長浪漫樂派歌劇,如韋伯的《自由射手》、瓦格納的《特里斯坦與伊索爾德》、比才的《卡門》、威爾第的《奧賽羅》、《茶花女》、約翰·施特勞斯的《蝙蝠》、理查·施特勞斯的《玫瑰騎士》等,以剛柔兼優的指揮風格得到很高評價。音樂會方面則往往根據的興趣而有所選擇,曲目較少,偏愛施特勞斯家族的圓舞曲作品。他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錄製的貝多芬第五交響曲,被認為是唱片史上不朽的經典之作。

卡洛斯·克萊伯(CarlosKleiber1930-2004)一旦宣布要指揮音樂會,總會在音樂愛好者中掀起波瀾,儘管他對於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指揮什麼都非常挑剔。他不僅要命令與他合作的所有的人,而且如果事情不按照他的路數走,他可能會馬上離開。即使是他最熱情的支持者也承認,他的演出範圍很小,也許沒有其他指揮家只如此指揮如此小範圍的作品。但他的演出總能讓觀眾激動,讓評論家大加褒獎。

帕瓦洛蒂:「卡洛斯·克萊伯是難以言喻的音樂天才」,「他作為獨一無二的指揮大師,也是卓絕的作品演繹者,這次樂壇遭受的是悲劇性的損失。」

多明戈:「克萊伯是完美的指揮!」當有人問同時也是指揮家的多明戈想從名指揮身上學到什麼時,他說:「列文的振奮人心,阿巴多處理『慢板』的出眾,祖賓·梅塔的超卓才華……但從克萊伯身上,我想要一切。」

伊奧安·赫蘭德(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總監):「在世的指揮家中最偉大的一位已經離開了我們!」

著名音樂評論人威爾·克魯切菲爾德在《歌劇新聞》(1990年12月22日)中這樣描述卡洛斯·克萊伯:「他對自己指揮的作品進行徹底細緻的研究,他躲避乘飛機旅行,他的錄音很少,間隔周期也很長……聽過他現場指揮的四部歌劇以及其他很少的錄音后,我毫不猶豫地把他稱作是目前健在的最令人滿意的指揮家。」

卡洛斯·克萊伯 -參考資料

1、http://musician.yuenet.cn/f/2007-12/26/151653.html
2、http://v7.wunderhorn.com/article/article.php@meta_id=3137.htm
3、http://bbs.muwen.com/topic417/416919.htm
4、http://ent.sina.com.cn/2004-07-23/1041452057.html
5、http://blog.tom.com/frankfxy769/article/1233.html
6、http://news.sina.com.cn/s/2004-08-03/18023916344.s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