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早雲

標籤: 暫無標籤

489

更新時間: 2013-10-08

廣告

經「應仁之亂」,日本進入了內戰頻仍的「戰國時代」。這一時代的社會特徵是「下克上」,即舊有秩序和舊的權威階層的傾覆。各地百姓和國人(地方的地主)紛紛展開反抗領主,爭取自由的鬥爭。其中規模最大的是1485年底在山城(今京都府東南部)爆發的「國人一揆」和1488年爆發的持續了百餘年之久的「一向一揆」(佛教一向宗信徒起義)。 在封建領主階級內部,舊有的等級秩序破壞殆盡。大名不把將軍放在眼裡;家臣又背叛大名,攻殺主家;同族相殘,子弒父,弟殺兄,到處是刀光劍影。在爭奪領地的生死搏鬥中,一些和中央幕府權力無關的地方領主和武士們,依靠實力逐漸成長起來,各自控制一方,取代了幕府任命的舊的守護大名。他們被稱為「戰國大名」。北條早雲是「戰國大名」的先驅。其勢力範圍在關東南部(今神奈川縣、靜岡縣)一帶。

北條早雲 -簡介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像
北條早雲原名長氏,身份不明。幼年寄食在今川義忠門下。今川義忠在文明八年,因境內發生叛亂,領軍出征,凱旋歸來時候遭農民「一揆」,被害,全境發生大亂。早雲挺身而出,輔佐義忠之子氏親平了叛亂,以功得到了一個小城「興國寺」。早雲就以此為基地。早雲在興國寺有作為,他修政令,輕賦稅,又將自己歷年的積蓄借貸給了百姓,取息還低。如果遇到十分窮困的人就免債了。因此,各地的人紛紛來到興國寺,興國寺成了一個人口密集的小都市。早雲將各戶壯丁召集起來,讓武士加以訓練,組成了七組能打仗的隊伍。早雲此時就等待機會發展了。

機會果然來了。在伊豆的「公方」足利政知被其子茶茶丸殺死,消息傳來,關東震撼,都不知所措。獨早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襲擊了茶茶丸,逼其自裁,並佔領了整個伊豆。他佔領伊豆之後,號令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並減稅五分之一,對上杉氏的舊屬恩威並用,贏得了人民的歡呼。早雲到伊豆后,住在韭山城,韭山有一戶姓北條的,沒男嗣,早雲母親的母親與北條家是遠親,所以北條氏就把早雲招

廣告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贅了。從此早雲就冠北條為姓,搖身一變就成皇族後裔了。

後來,早雲到三島神祠祭拜,晚上忽得一夢,夢見兩棵大杉樹下有一隻老鼠不斷的咬杉樹根,杉木轟隆一聲倒了,再看那隻老鼠,已變成了一隻大老虎。第二天,他請圓夢的人告訴他夢見的是凶是吉,卜人說:公是生歲次子,子為鼠神,是攻克上杉的吉兆。早雲確實屬鼠,他認定那隻老鼠就是自己。夢成真了,上杉氏果然分為了兩支,相互爭鬥。於是早雲就利用他們的矛盾,像老鼠一樣的蠶食他們的領地,最後迫近鎌倉,並擊潰守衛鎌倉的上杉義同,進入了嚮往已久的名城。整個相模洲也在他手中了。早雲八十八歲高齡去世,臨終前一直神智不衰,他自奉其薄而厚待部屬,一生沒有人背叛他。

北條早雲 -概述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原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浪人。關於他的出身與前半生的經歷,由於缺乏可靠的史料,而有多種說法,但出身於京都伊勢氏家庭則是比較一致的看法。

北條早雲(ほうじょう そううん)原名伊勢新九郎長氏,又名氏茂,他的姐姐是駿河(今靜岡縣東部)守護大名今川義忠的側室。因此,他早年曾依附今川義忠為食客。1476年,在他四十五歲時,今川義忠受幕府之命,向屬於斯波氏的領地遠江國擴展勢力。在歸途中,遭敵方餘黨襲擊身死。今川氏一族因繼承權問題發生內訌。今川氏的家臣們也都想乘機控制領國的統治權,於是紛紛介入今川氏同族之爭。駿河是室盯幕府通向關東地區的要害之地。因此,今川氏的內訌也引起幕府方面的關注。當時關東將軍(「崛越公方」)足利政知派上杉政憲,關東管領上杉定正派太田道灌相繼率兵鎮壓今川氏內亂。在這危機時刻,北條早雲通過談判,巧妙地制止了外部干涉,並說服了今川氏的兩派家臣,共同擁立他的外甥龍王(即以後的今川氏親)繼任駿河守護。由於這一功勞,他成了興國寺城的城主,領有富士下方十二鄉。這是他逐步擴張的起點。

當時,伊豆半島是室盯幕府將軍足利義政之弟足利政知的居住地。政知立茶茶丸的異母弟潤童子為後嗣。足利政知病死後,茶茶丸遂殺死潤童子及其母,當上關東將軍。以此為導火線,兩派家臣不斷混戰。鄰近的北條早雲密切注視著這場內爭,企圖奪取伊豆半島。不久,伊豆的領主們大都開往前線,關東將軍府所在地崛越防守空虛。北條早雲認為時機已到,便向今川氏親借兵三百人,合計五百人,趁黑夜渡過黃瀨川,急襲崛越。茶茶丸倉惶出逃。此後不到三十天,北條早雲就完全控制了伊豆半島。一個不為人知的城主,轉瞬間成了大片領地的主人,這件事震驚了日本。當時北條早雲已是六十歲的老人。

廣告

北條早雲北條家家紋
北條早雲控制伊豆后,便著力鞏固他對伊豆的統治。他認為,使農民生活安定,是穩定經濟的基礎,也是加強自己軍事力量的源泉。因而他努力限制武士對農民的剝削,以恢復遭到戰亂破壞的農業生產。他號召逃亡農民返回家鄉。歸鄉者「可免除以往一切債務」。他曾說:「君是父,民是子,安有父不愛其子者耶。」他指責武士「巧立名目,課百姓以重稅,自己則耽於奢侈生活。」他廣立告示,嚴禁部下搶驚和侵凌百姓。他推行租稅改革,把田租降為「四公六民」,即農民將收穫的四成交給領主,自己留下六成。宣布地頭不許任意追加,除年貢外,「不再加征公役,若有違背此法者,百姓可向上告發。地頭違法,當罷免其職」。他善於利用各種機會收買民心。例如,在他剛剛佔領伊豆的時候,當地恰好流行瘟疫,於是他命令部下向病人發放藥品和食物,制止了瘟疫的蔓延。許多逃往深山躲避的百姓,因而安心地返回了家園。他還把許多手工工匠組織起來,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從事土木工程和製造軍需品,並分給他們土地以保證他們的生活。在當時的日本,採取上述吸引民眾,恢復生產的措施,並不多見。他鞏固伊豆統治的第二項措施,便是把在興國寺城時代就追隨自己的武士和由百姓擢升的家臣,安排到伊豆的各險要地區。至於伊豆當地的武士,只要是不反抗他的,就讓他們保持原有領地。這使許多伊豆武士紛紛臣服,成了北條早雲對外擴張的得力助手。對於反抗他的伊豆武士,則毫不容赫,殘酷鎮壓。

北條早雲在佔領伊豆后,雖未立即向外擴張,但他念念不忘把自己的勢力伸展到整個關東地區。當時控制關東地區的是世代為關東管領的山內上杉氏和扇谷上杉氏。為製造戰勝上杉氏的輿論,以鼓舞部下的士氣,北條早雲偽稱自己曾作過這樣一個夢:「我夢見原野上長著兩棵大杉樹,看到有一隻大老鼠正在啃杉樹的根。讓人吃驚的是老鼠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老虎。」他解釋說:「這兩棵杉樹大概是指統治關東的上杉兩家。我是鼠年生的,所以啃那兩棵杉樹的是我。這個夢預示我不久就會打倒上杉兩家,我的子孫將成為關東的主人」。

地理形勢表明,阻擋北條早雲由伊豆進入關東的第一障礙,是扇谷上杉氏的名將大森氏賴防守的小田原城(今神奈川東部)。大森氏賴是一員文武雙全的名將,小田原城又十分堅固,北條早雲是難於得手的。因此,他與氏賴結為摯友,以等待時機。1494年,大森氏賴病,其子大森藤賴極其昏愚。北條早雲一面仍不斷地與藤賴友好往來,一面則暗中設計巧取小田原城。

1495年2月,早雲派使者向藤賴說:「近來狩獵時,野豬和鹿常常跑向箱根山,獵獲物殊少。因此,如有可能,請允許我方的獵人進入您的領地,把野豬和鹿趕到我的領地上來。」藤賴不知是計,便允諾了早雲的要求。於是,早雲選拔了幾百名年輕勇士,偽裝成獵人,潛入藤賴的領地,隱藏在小田原城附近。入夜,在海螺聲中,北條軍驅趕一千餘頭角上燃著松明的牛,吶喊著攻入小田原城。城主大森藤賴及部下毫無戒備,看到城內火光四起,殺聲不斷,錯以為大軍來襲,不戰自潰。就這樣,北條早雲輕取了小田原城,時年六十四歲。

佔領小田原城后,北條早雲依舊竭精殫思於掌握民心,他把這一帶的租稅也降為四公六民,並很快地制服了當地的武士。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像
1504年後,北條早雲不斷出擊關東,但戰局的進展並不順利。1510 年,他煽動扇谷上杉朝良的家臣上田政盛叛亂,並趁機出兵。但遭到扇谷上杉氏和山內上杉氏兩家的包圍,形勢對早雲十分不利。北條早雲不得不求和撤兵,以避免於己不利的決戰。

北條早雲經略關東進展不利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因為扇谷上杉氏的重臣、固守三浦半島岡崎城和新井城的三浦義同,義意父子從側面威脅他。於是,早雲便把進攻的主要矛頭指向了三浦氏父子。1512年8月,早雲一反往日用兵慣例,派兵強攻,終於攻陷三浦義同守衛的岡崎城,並打退了來援的敵軍。三浦義同父子不甘失敗,屢屢反擊。1516年,北條早雲從海陸兩方面猛攻三浦父子固守的新井城,終於徹底肅清了三浦父子的勢力。由1495年攻佔小田原城到消滅三浦父子,耗費了早雲二十年的歲月。

1518年,早雲八十七歲。他把家督的位置讓給嫡子氏綱,便隱退了。

1519年8月15日,北條早雲病死與韭山城,享年八十八歲。

北條早雲死後,子氏綱,孫氏康,繼承其遺志,穩步經營,終於先後五代雄踞關東。

北條早雲是當時少見的軍事家。他熟悉兵法,愛讀六韜三略,善於尋找時機,運用靈活的戰略和戰術,使他從一個無名的小城主成長為最早雄踞關東的戰國大名。

北條早雲能夠取勝的重要原因,是他懂得向民眾讓步和恢復經濟的重要性。尤其是實行了「四公六民」的新稅制,對恢復生產起了推動作用。早雲的主觀目的雖是為了確立軍事擴張的經濟基礎,但客觀上卻在他所控制的地區,穩定了人民的生活,發展了生產,在歷史上起了進步作用。
北條早雲 -出身經歷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像

北條早雲,原名伊勢新九郎長氏,桓武平氏伊勢流十一代當主備中高越山城城主伊勢貞藤之子。成為興國寺城城主時改名盛時。於京都參禪時取名宗瑞,自號為早雲庵主。後世統稱北條早雲庵宗瑞,簡稱北條早雲。生於永享四年(1432),卒於永正十八年(1521),享年八十八歲。一生都使用伊勢這個姓氏,改伊勢為北條是其子氏綱時代的事,後人為了尊重起見仍然稱早云為北條早雲而不稱伊勢早雲。

廣告

早雲二十餘歲時獲伊勢氏同族的舉薦上京擔任將軍足利義視的專用引見人(各大名拜見征夷大將軍前必須有引見人的同意核准),自身仍然繼承備中高越山城三千石的俸領。應仁之亂起,,早雲隨義視避居伊勢國,后義視回京時早雲不願同去便放棄領地與引見人身分隱居於伊勢山中。此時與荒木兵庫、山中才四郎、多目權兵衛、荒川又次郎、大導寺太郎與在竹兵衛等六人結義。

北條早雲 -今川內亂

應仁二年(1468)七人循東海道東進,到達駿河國今川館城(后之駿府城)投靠駿河守護今川義忠。早雲原先於京都擔任引見人時,曾把胞妹(北川殿)許配給上京拜見將軍的義忠為侍妾,北川殿深得義忠的寵愛,為他生下了獨子龍王丸(後來的今川氏親,即今川義元之父)。

文明八年(1476)義忠討伐在駿河靠遠江邊境一向一揆獲勝回今川館城時,遭到尾隨而來的殘餘一揆眾襲擊當場戰死,餘眾大潰而回。今川氏眾臣大為驚慌,在忙亂中分立成兩派,互相支持以義忠獨子龍王丸或義忠之弟小鹿新五郎范滿為新主。兩派最後爆發嚴重衝突險些以刀兵相見,最後掘越公方足利政知聯合山內上杉憲政出兵三百、扇谷上杉定正派遣家老太田道灌領兵五百同時前往駿河觀察動亂,都想預備趁亂并吞駿河今川氏。

廣告

早雲此時先行提出一個折衷案來調解兩派眾臣之衝突,在獲的兩派眾臣的承認此案與允許之下前往兩軍的陣地呈報。早雲所提出的折衷案為:「龍王丸是今川家的繼承者,但是目前先由范滿充任龍王丸的監護人。范滿可以在龍王丸尚未元服之前先暫時代理今川家的政事」。在太田道灌的同意與幫助下,堀越公方與山內上杉聯合軍也同意了這個折衷案,兩軍同時退回其領內。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成功歸來的早雲並沒有以此功勞而自居,反而在文明十一年(1479)離開了駿河回到殘破不堪的京都,再次的擔任幕府的「申次眾」一職。這段時間裡,早雲除了必要的公務會出門外,其他的時間大多待在他居住的禪寺內修心養性。在他待在京都的這段時間,先後住在建仁寺與大德寺。時至今日,兩寺所珍藏的文獻紀錄仍查得到早雲那時在寺里的證據。時間飛快的過去,到了長享元年(1487)時,又是因為今川家的繼承權的爭鬥,使得早雲不得不向幕府辭職前往駿河。

當初年幼的龍王丸在長享元年時已經十七歲了,並且準備要進行元服式好來正式繼承今川家家督。可是,原先以監護人代行家督的小鹿范滿與其黨羽不肯交出家督權,並提出許多無理的要求來延後龍王丸的元服時間。北川殿見情況不對便立即寫密函派遣使者快馬前往京都通知早雲。當早雲接到北川殿的密函以後,應該就已經了解此去將有可能喪命於駿河,或是終生無法再回到京都的可能了。

廣告

早雲與荒木等六人在接到密函時連夜離開京都前往駿河,當他們秘密抵達駿河時,正好是兩派人馬在爭吵到最激烈的時候。長享元年十一月九日抵達了駿河的早雲就立即與支持龍王丸的今川家臣聯絡並且秘密的聚集了眾人到北川殿的住所石脇城。當眾人到達了石脇城后,早雲立刻提出他的看法與意見:

「以龍王丸為家督來繼承今川家是當初兩方都同意的事,范滿殿在龍王丸尚未元服以前代行家督政務也是約定之一;但是現在范滿殿一黨諸人很明顯是想要違約!此事要是傳出去,鄰近的兩公方兩管領一定又會藉機來生事。我認為現在應該先下手為強,立即除去范滿殿一黨。事後我們都不需要擔心會受到外界任何的非議與責難,因為當初的條約是公開的,且有兩公方兩管領的人做證,是對方先違約,我們則是守護年幼的主君。所以我們這邊有著絕對的大義名份可以討伐叛徒。」

廣告

諸人立即同意了早雲的提議。早雲就在密會當晚組織突擊軍由他親自領隊前往小鹿一黨所盤據的今川館城進行襲擊。經過一場激戰後,小鹿范滿以下的家臣都全員戰死,而范滿本人也被當場誅殺。

北條早雲 -入主興國寺城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像
范滿一死,駿河國內的反龍王丸勢力不久就完全瓦解了。而早雲責繼續幫助龍王丸四處奔走,最後終於取得了兩公方的正式承認使侄兒龍王丸成為今川家之正統家督。同年龍王丸就元服改名為氏親。因累積以上數功,氏親便與其母北川殿還有諸重臣商議要對早雲進行賞賜。商議的結果是讓早雲自行選擇駿河國內最富庶的一個郡作為酬謝。但是早雲此時卻向是親提出了以今川館城東方駿河與伊豆交界的興國寺城與周邊十二個鄉為賞賜。此一要求讓氏親與所有人大吃一驚。因為興國寺城與周邊的十二鄉是駿河國內最貧瘠荒涼的土地。那裡靠近箱根山脈的南端,興國寺城則建築在箱根古道的出口愛鷹山南面的根古屋上面。這邊是最荒涼貧瘠的山野鄉下,也是今川家一樣不甚重視的一個地區。興國寺城與其說是城,不如說是一個臨時性的山寨還比較適合。早雲就在這個小小的興國寺城開始發展,除了處理自己領地的政務外還兼任輔佐氏親的工作。

早云為興國寺城主時體切被當地貧瘠地形所苦的農民,實施一連串的利民政策,不斷的開發新田重整水利,常親自帶頭進行各種軍事或民政的建築工事。為了真正能讓貧苦的農民得以休生養息,早雲改變租稅。將領地內的稅制改為大幅降低領民負擔的四公六民制。

為了增強力量,早雲不斷的招撫路經東海道的浪人,將他們給收編成軍。如此一來,他就以極快的速度發展出一支人數雖少但精悍的部隊。除此之外,他還開始接觸相模西境箱根山群中有後來「戰國三大忍眾」之稱的風魔忍眾。大幅度的強化了他的情報收集來源,得以了解許多關東地區的情勢。據說就是這個時候開始,早雲有了想要立足稱霸關東的願望。

北條早雲 -堀越公方討伐戰

延德三年(1491),堀越公方足利政知病死。因政知後妻圓滿院所讒言陷害關入監牢的前妻長子足利茶茶丸趁亂逃出,他一舉殺了政知後妻圓滿院與異母弟潤童子,自行繼位為二代堀越公方。此次事件史稱為「豆州騷亂」。

茶茶丸繼位后,常以小事為由殺戮家臣,致使多數家臣對其產生反感與排斥。眾家臣以政知的老臣外山豐前守與邱山藏人為首腦與茶茶丸對立,而伊豆各豪族也因此紛紛表示不承認新的堀越公方的統治權。至此,伊豆一國陷入了混亂狀態。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在距離堀越御所不遠的興國寺城的早雲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情。為了實地的探勘進軍路線與當地形勢和民心向背,早雲假扮成僧侶數次孤身前往伊豆旅行。最常逗留的地點就是堀越御所附近的善修寺,從那邊往來的商人與農民口中知道了伊豆幾個主要的豪族最近情況,還有足利茶茶丸施行的暴政。幾經考慮后,他決定利用此機會擴大自己的勢力。

明應二年(1493),下定決心的早雲煽動了扇谷上杉定正,讓定正興兵突擊山內上杉顯定,造成了兩上杉又一次的衝突。這一來使得茶茶丸派遣大部分的部隊前去支援顯定,讓堀越御所的駐守兵力大減。同時間他考慮到興國寺城僅僅只有兩百名的軍勢,為求計劃周全而遣使向駿河的侄子氏親調借了三百名的兵力使用。

早雲一切都準備妥當后親自指揮這五百名的部隊從駿河清水港出發,越過駿河灣抵達伊豆半島。為了要掩人耳目進行襲擊,早雲的部隊化整為零的分批出發,登陸伊豆后再行集合。這樣一來,竟然連當地的土豪也沒發覺早雲的行動。

突擊行動順利的早雲軍很快就殺至堀越御所。據「北條五代記」一書所載,早雲軍僅兩個時辰就順利的攻下了堀越御所,並且當場斬殺了足利茶茶丸。而「鎌倉九代記」中則是說茶茶丸趁亂脫逃,走海路到達了相模三崎城接受三浦義同的保護。直到三浦一族被早雲消滅時才死。另傳一說茶茶丸逃向甲斐接受武田氏保護,現日本史家已證實此為錯誤之說法。

北條早雲 -伊豆平定戰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像
攻下堀越御所后,早雲將茶茶丸的首級懸挂示眾,並且四處豎立告示牌宣告茶茶丸的暴虐罪行。當時堀越一帶正好熱病肆虐,早雲立刻命人從駿河購買大量治療熱病所用之藥品施捨給患病的領民。除此之外,他還將興國寺城的大部分積糧運來散發給貧農。沒過幾天,不但當地的領民效忠於他,連附近的一些土豪(梅原氏、佐藤氏、上村氏)也紛紛前來投靠。不過,還是有許多的堀越公方遺臣與土豪對早雲反感而進行反抗。

伊豆中央地帶的狩野城城主狩野道一與伊豆東海岸的伊東城城主伊東伊賀入道首先對早雲進行反抗。為了征服狩野與伊東這兩支土豪,早雲在堀越御所南方興建了柏久保城作為橋頭堡。很快的,早雲就降服了這伊豆田方郡的兩大土豪。

伊豆南面賀茂郡深根城城主關戶播磨守吉信是足利茶茶丸的舊臣。面對早雲的柔性勸降絲毫不為所動,還將領民與士兵共一千人集合入城內,向早雲發下了通戰書。此時的早雲一反之前寬大為懷的作風,領軍兩千猛攻深根城。四日激戰後,順利攻下深根城。關戶吉信一家全被被俘斬首示眾,城內殘兵與領民也全數遭到屠殺。據記載,城內領民只有女人、小孩、僧侶各一人被饒恕不殺。其他被殺的人不論軍民一律斬首,與吉信一家的首級一起在深根城外大道旁一字排開的插著。

早雲的這種嚴酷與懷柔互用的手法很快的就讓伊豆其餘未降服的土豪(村田氏、高橋氏、山本氏、蔭山氏)前來降服,伊豆一國於焉落入早雲手中。

早在攻下了堀越御所的時候,早雲就在御所旁的天岳山(天狗岳)上開始興建了韭山城,作為他統治伊豆的根據城。伊豆平定后不久,韭山城也興建完成。早雲就此韭山城為最大的據點,開始進行對西相模的侵攻作戰。

北條早雲 -小田原奪取戰
北條早雲北條氏勢力圖
順利取得伊豆統治權的早雲並未以此結果而滿足。相反的,他一方面加強在伊豆的統治權,一方面暗自謀畫著對於相模的入侵作戰計劃。當時相模一國是瓜分成東西兩部分。山內上杉統有西相模,扇谷上杉則是有岡崎城以東的東相模。在早雲的計劃之內,扇谷上杉是當前的暫時盟友,所以矛頭當然對準了山內上杉下手。而且,之前的堀越公方與伊豆一國都是受到山內上杉的控制。既然已經殺了堀越公方又奪取伊豆,山內上杉絕對不會這樣簡單就罷休。

要進攻西相模,首要的目標就是西相模的中心點-小田原城。小田原城當時是山內上杉顯定的重臣大森氏賴的居城。氏賴為人謹慎小心,在早雲奪取了伊豆之後就更加的強化武裝防備。為了減低氏賴的防備心,早雲多次派人帶上親筆信欲求通好,不過都遭到氏賴嚴厲的拒絕。「北條五代記」記載,氏賴曾向其子藤賴與家臣訓誡說:「伊勢新九郎者乃國之盜也。此賊專一盜他人之國,汝等不可不防」。早雲見氏賴毫無破綻,只得靜待新的時機到來。

氏賴不久后就患病死去,其子藤賴順利繼位。早雲藉此機會又向藤賴示好,命人送上大量的伊豆山林野味與從京內購來的珍玩。此舉果然獲得藤賴的好感,藤賴並且多次邀請早雲前來小田原拜訪作客。眼見藤賴對其完全沒有戒心,早雲就開始了計劃中下一步的軍事行動。

明應四年(1495)九月,早雲遣使向藤賴表示:「伊豆的山林內野鹿繁殖過多已經影響了農民的糧食種植,所以必須進行大規模的圍捕狩獵。在狩獵時若是有不慎越過國境誤入相模箱根山中,請勿罪責。獵后當奉送所獲之物作為補償。」信任早雲的藤賴當然不以為意,竟然派人回覆說:「任聽方便」。

收到回信的早雲立刻組織士兵五百名偽裝成要狩獵的樣子,前往箱根山內的蘆湖紮營等待了三天。另一方面,早雲命令手下的忍者驅趕著預先準備好的一千頭牛到小田原附近的石垣山內埋伏。第三天夜晚時,早雲命人在牛角上綁著火把、牛尾灑上燃油悄悄朝小田原城接近。他與五百人的部隊則尾隨於牛群后。當這一千頭牛接近小田原城時,牛角的火把與牛尾都引火點燃。被火灼燒的牛群發狂的朝小田原城猛衝,而趕來支援的風魔忍者則再小田原城四周與附近村落放火。整個小田原城與周邊地區都陷入了一片火海,早雲與五百兵士也進行突擊殺入城中。正在睡夢中的藤賴根本無法抵抗,只有在少數的家臣保護下逃離。只以少數部隊所發動的突擊,就成功的奪下了小田原城的早雲,時年六十八歲。

北條早雲 -相模中部侵攻戰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奪下小田原城的早雲並未直接將居城遷入小田原,反而撤回了伊豆韭山。小田原成則交給了親弟彌次郎駐守。明應五年(1496)山內上杉顯定率大軍反撲攻入西相模,小田原城的彌次郎率軍出戰當場戰死。早雲急忙來援才勉強將顯定給擊退。此後早雲了解了山內上杉仍舊擁有一定的實力,若非之前與扇谷上杉互相鬥爭使得其勢力出現空隙,他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取得伊豆與西相模。專心的鞏固西相模的防禦措施與強化統治權才是當前唯一的辦法。而且要擊敗兩上杉,還是得要從兩上杉之間的矛盾與衝突下手才可。

此時扇谷上杉定正早已死去,繼位者是他的養子朝良。早雲與朝良保持一定的友好關係,全部精力都放在領土與盟國關係的維持上。同時期,應仁之亂雖已大致結束,但東西兩軍之舊部勢力仍於京都與其周邊爭戰不休,且戰火更擴大到西國與九州。永正元年(1504)早雲應朝良的要求出兵援助,與上杉顯定、越后守護上杉房能(顯定之弟)聯軍大戰於武藏的立河原。之後趁著兩上杉暫時和談之際,早雲又在永正三年(1506)與永正五年(1508)先後應侄兒氏親的請求援助出兵三河。據今川家文書所記載,永正五年早雲協同今川家出兵以後氏親對於早雲的稱呼就開始改稱「屋形樣」(對大名守護的同等尊稱)。這就表示今川家承認了早雲不再是今川的一員客將而是個獨立的大名。

永正七年(1510)六月,早雲成功的策反了上杉朝良的家臣上田正盛,取得了武藏權現山城的控制。之前一直與早雲友好的朝良大怒,立即聯合了山內上杉顯定的養子上杉憲房。兩上杉聯軍猛攻權現山城,早雲也率兵前去救援。激戰後早雲大敗而還。同年九月,上杉朝良又率大軍襲擊早雲在西相模的防禦據點鴨澤。此戰以後,早雲完全的了解了如果以兩上杉同時為對手是絕對不可能有獲勝的機會。故而在永正八年(1511)年與上杉朝良進行和談,和談成功后又為早雲爭取到一些時間。此時的早雲知道和談只是一時的,而情勢早晚會有變動,要搶在局勢變動以前先行下手取下相模全境才是上策。

幾經分析后,早雲將目標定在相模中部與東部最大的豪族三浦氏。三浦氏的據點是相模中部的岡崎城,當時的城主是上杉朝良的重臣三浦義同。如果可以順利的消滅三浦一族,那麼扇谷上杉在相模的勢力就會完全瓦解。相模對武藏的幾個重要通道也能完全的落入早雲手中,徹底的鞏固相模與伊豆的控制權。除去三浦,就等於拔去扇古上杉唯一的獠牙。

永正九年(1512)八月九日,在毫無預警之下早雲發動軍勢突擊岡崎城。此次突擊讓號稱猛將的三浦義同也抵擋不了,很快的就敗退棄城而走,逃去了支城住吉城。當早雲還沒前來追趕時,義同又撤往相模東部的新井城防守。義同一走,整個相模中部各城全數落入早雲之手。此時的他順利的進駐古都鎌倉。早雲進入這前北條氏的根據地-鎌倉時,曾留有一首和歌來紀念:

「枯るる樹にまた花の木を植ゑそへて

もとの都になしてこそみめ」

鎌倉在關東的政治地位之重要性是不必再贅言。室町中期鎌倉府之關東公方被滅以後,後來的關東公方也都未能順利進駐鎌倉而分裂為古河與堀越兩公方。現在這座名城古都已經落入早雲之手,許多家臣都藉此機會向早雲進言,要求快速出兵一舉殲滅仍舊頑固盤據在三浦半島上新井城的義同與義意父子。

早雲短暫的考慮之後立刻興建了玉繩城作為鎌倉之護城與進軍三浦半島的基地,並且順利的遏止了扇谷上杉的反撲。永正十年(1513)一整年都在與三浦的軍勢作戰。四月中,順利攻下了三浦半島南端的三崎城。九月二十九日,三浦的名將太田資康戰死,三浦的勢力更加的消退。

北條早雲 -統一相模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誕生地

永正十二年(1515)早雲的長子氏綱生下了長子伊豆千代丸,早雲高興的將自己以前的名字「新九郎」給了這個新生的小孫子。這個伊豆千代丸,就是日後擊滅兩上杉,並且使得「越后之龍」上杉謙信與「甲斐之虎」武田信玄都無可奈何的名將,也是領國治理上的內政奇才-「相模獅子」北條氏康。

永正十三年(1516)七月,早雲發動旗下最精銳的部隊,分別從海、陸兩條不同路線同時間向新井城進攻。永正十年攻下三崎城時,就已經將新井城的糧運補給給狠狠切斷。經過將近四年的包圍,新井城此時已經是最後極限。然而新井城並非如此就能攻下的。新井城的北、西、南三方向都是海,沿岸都設有重重的圍柵來抵擋從海路前來的進攻。而唯一連結陸地的東邊則是更加的設下嚴密的防禦工事。若非三崎城陷落三浦水軍被消滅殆盡,新井城絕對是更加的難以攻擊。永正十三年六月底三浦義同派人向扇谷上杉朝良求援。朝良派遣精銳朝玉繩城進發,想以圍攻玉繩城來解救新井城之危。早雲收到情報立即識破朝糧的意圖。早雲果決的將新井城的包圍軍勢撤去五千餘人,僅留兩千餘人與長子氏綱坐鎮,自己則率領這五千之眾急行軍前往玉繩城北方截堵扇谷上杉軍。由於早雲的快速應變使得突擊玉繩城的扇谷上杉軍陷入慌亂,三日內立即被擊潰,餘眾逃往武藏江戶城。

擊退來犯的扇谷上杉軍之後,早雲突然下令全軍轉頭前往新井城展開了總攻勢。此舉讓還心存希望的三浦義同、義意父子陷入完全的絕望。七月十日當天早雲指揮全軍開始強行攻城,經過一日的激戰於十一日凌晨三點左右終於全軍攻下了新井城,三浦義同、義意父子自殺殉城。關東的豪族名門三浦一族完全滅亡,早雲也完全的平定了相模全境。

北條早雲 -早雲逝世

經過了二十餘年的奮鬥,不斷的運用自身優秀智謀來對抗勢力龐大的兩上杉的早雲,終於取下了伊豆與相模兩國,奠定了后北條一族稱霸關東百餘年的基礎。擁有了兩國領土的早雲功成身退,懷抱著「自己的責任一切都已經完成了」的心情於永正十五年(1518)將家督之位傳給其子氏綱,自己則回到伊豆韭山城隱居。就在同年,一直被早雲的計謀所玩弄的上杉朝良死去。朝良一死,扇谷上杉氏更加的衰敗沒落。

早雲隱居在韭山城時每日埋首於各種古籍與佛典中,他對學問孜孜不倦的態度絲毫不輸後來統一天下的德川家康。終於,在永正十六年(1519)八月十五日當天安然而逝。早雲死前神智不衰,還能一一的向諸子與眾家臣指示遺言,這在戰國時期是絕無僅有的。死後氏綱依其遺言以佛教方式火化遺體,安葬於箱根山湯本之地的早雲寺,法號早雲寺殿天岳宗瑞大禪定門,享年八十八歲。

北條早雲 -內政功績
北條早雲北條氏小田原城
早雲不但是一個稀代少有的智謀型領導者,也是個傑出的內政家。戰國時期第一個成文的家法就是早雲親自製定的「早雲寺殿二十一條」。此法雖然不含詳細的細項條文,而且也只有短短的二十一個條目。但其中卻包含了信仰、生活作息、學問學習、工作態度、倫常關係等等的指導內容。換句話說,這二十一條的宗旨是在於教育旗下之家臣成為一個文武兩道都能有所成的武士。未來北條家能夠逐漸的強大,家臣團的努力與北條一門眾的相互團結雖是主要原因,但是其根基都建立在此二十一條的訓誡之上。

永正三年時,早雲就已經開始於小田原城周圍施行檢地制度。徹底的清查領內錢糧物資與家臣石高,寫下了「小田原眾所領役帳」,成為戰國時代第一個施行領內大檢地的戰國大名。

另一方面,從興國寺城時代就實行的四公六民稅制持續的擴大到當時早雲的領地內,大幅度的讓因受戰爭破壞與領主剝削而苦的領民得以休養生息。以此為基礎延續到氏康、氏政時期,北條家的領內生產力一直高於同時期的日本其他地區。這一切都是當時早雲所奠定下的內政基礎。要論內政能力,早雲也絲毫不輸在內政方面享有盛名的孫子北條氏康。

北條早雲 -后論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北條早雲,活躍在應仁大亂到戰國初期這段時期,對於後人而言,他的前半生如同一個解不開的謎。當他到了當時一般人在家含飴弄孫的年紀時,卻精神抖擻的在關東與擁有龐大勢力的兩上杉氏對抗周旋。無怪昭和時期的歷史學家都稱他是「大器晚成的稀代梟雄」。長久以來,世間對於早雲的評價就一直在「亂世梟雄」與「創基英雄」兩邊徘徊。戰國時代與室町時代的分法之一種,就是以早雲攻滅堀越公方那一年開始,為的就是紀念這位史上第一個成功的下克上之戰國大名。

綜觀早雲的一生,佛教觀念對於他的影響極大,從他毅然放棄了故鄉的身分地位與幕府的官位投身到混亂的關東開創基業就印證了「世間無常」。他對於領民的寬仁作風則代表了「慈悲」。然而,他對於對手所使用的各種陰險計謀與殘酷鎮壓手段則又顯示了早雲的亂世冷酷面。但是這樣的矛盾卻更加的證明了他身處在亂世中的真實性。如果說早雲有遺留給後人學習的,那麼應該就是他那堅強的意志力。只要能夠堅強自己的意志,就算已是白髮皓首的老者,也可以創立出自己的一片天下。

早雲的故鄉備中國高越山城(岡山縣井原市)以及相模國小田原城(神奈川縣小田原市)都各建一座早雲之像以紀念這個戰國三梟雄之首;以一介浪人之身開創出后北條百年基業的傳奇英雄。而他埋骨的早雲寺,至今依然靜靜的座落在箱根山中留與後人憑弔。

北條早雲 -傳記

北條早雲傳一 http://wikibar.hudong.com/posts/oXFlBVUVHBQAIRFpWUUF,,VRQ
北條早雲傳二  http://wikibar.hudong.com/posts/WU,kYACAMERUdEXhVYTgAI,Ag
北條早雲傳三  http://wikibar.hudong.com/posts/eGgYDQlgaF,nBGUVUQ,DgNCWg
北條早雲傳四  http://wikibar.hudong.com/posts/pGVpWQV,lYd,glaYQkTUlZBWg

北條早雲 -研究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一、早雲出自之謎

為區別從早雲開始的北條家和鎌倉時代掌權的北條氏,一般稱之為後北條家。后北條家五代約一百年間,一直以小田原城為關東的政治、經濟中心。而打下這五代百年繁榮基礎的當然是第一代早雲,這些基業可以說是他在一代間完成的。他的前半生至今還是個謎,他的出身、家譜、在哪長大等等一直眾說紛紜,到現在為止,對他的出身至少有五種說法:

1山城宇治說;

2大和在原說

3伊勢窮浪人說

4京都伊勢氏說

5備中伊勢氏說

這其中,最流行的是伊勢窮浪人說,與早雲有關的小說也好,影視作品也好,都將他描寫成來歷不明的窮浪人,好像認定就是這樣的。但是,在研究者之間,普遍支持京都伊勢氏說。就是說根本不是一個窮浪人,而是作室町幕府政所執事的名門京都伊勢氏的一族之人。但是,在二戰後備中伊勢氏說也提了出來。江戶時代小瀨甫庵的《太閣記》中就有「早雲從備中到京城」的記載,同時這也出現在載有今川家譜的《別本今川記》中,所以也不算是全新的說法。

雖然被稱為北條早雲,早雲自己倒從來沒用過北條姓。一般通稱為伊勢新九郎,出家后號早雲庵宗瑞。作者自己認為備中伊勢氏說的可能性最大,早雲應該是備中高越山城主伊勢盛定之子新九郎盛時,後來到了京城作了京都伊勢一族的伊勢貞高的養子。

二、應仁之亂和早雲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寬正五年(1464年),上京的早雲作了足利義視的近侍,早雲生於永享四年(1432年),此時已經23歲,在當時算是出頭較晚了。

不過,他侍奉的不是將軍義政,而是其弟義視,這件事對早雲的將來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如果義政按慣例把將軍位讓給義視,早雲也就跟著順利的進入幕府的中樞,在裡面一展身手出人頭地。但是,因為義政和日野富子生了義尚,就產生了義視和義尚誰來繼承的問題,這間事不用多說,因為它引發了應仁之亂。

應仁元年(1467年)正月,應仁之亂爆發。義視由東軍的細川勝元擁戴,一時間沒地方可待,只好去了伊勢(三重縣),作為近侍的早雲也跟著去了伊勢。但是第二年,形勢好轉,義視又被迎回京城。而早雲卻留在了伊勢沒有再返回京都,這樣他就成為一名浪人,這就和窮浪人說合上了。此後,早雲作什麼就無從知曉了,最後他到了駿河(靜岡縣)。此前,應仁之亂開始時,駿河守護今川義忠領兵進京加入東軍,這期間見了早雲的妹妹北川殿並娶了她。北川殿知道哥哥作了浪人後,就捎信讓他來駿河,說是「希望你來輔佐我丈夫義忠」。到了駿河的早雲,一時間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可是因為妹夫今川義忠的早逝,使得早雲很快得到了一個表現的機會。

文明八年(1476年)四月,攻打遠江(靜岡縣)的義忠戰死。義忠和北川殿所生的龍王丸剛6歲,今川家由此發生了一場繼承權之爭。這時,早雲出面進行調停,達成了「龍王丸成人之前由小鹿新五郎范滿代為執政」的協議。此後,范滿違背協議不想交出權力,長享元年(1487年)十一月,早雲突襲了駿府今川館的小鹿新五郎范滿,使龍王丸繼承家督。龍王丸元服后取名氏親,對功勞最大的伯父早雲賜與興國寺城,這是不是早雲自己所求也不可知。此後,早運就擔當了今川家東面的防禦任務。三、早雲侵佔伊豆

興國寺城地處伊豆的咽喉要道。現在站在興國寺城址上,也還能清楚的俯視伊豆半島。當時,伊豆的情報少有這裡不知道的。

早雲因為年歲已高,常去修善寺的溫泉泡澡,自然也順便收集伊豆的情報。從這裡得到的情報中,早雲知道了掘越公方的內亂。

那時,伊豆最大的勢力就是掘越公方。所謂掘越公方,原是鎌倉府之主鎌倉公方,將軍義政之弟政知到關東就任,因入不了鎌倉,只好在伊豆掘越定居下來,這就是掘越公方的由來。

第一代掘越公方足利政知有三子。長男茶茶丸,二男潤童子,三男清晃。長男為前妻所生,其餘兩子為後妻圓滿院之子。圓滿院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潤童子能繼承家業,找借口將茶茶丸關入大牢。

北條早雲北條早雲
延德三年(1491)四月,足利政知病死之時,茶茶丸趁亂脫獄成功,殺死圓滿院和潤童子后,宣布自己是第二代掘越公方。但是,茶茶丸和政知時代的掘越公方重臣不和,這一情報流入了早雲的耳中。

一直以來,早雲侵入伊豆的時間被認為是延德三年。但這一年政知、圓滿院、潤童子相繼死去,所以,早雲的行動應該是兩年後才對。

早雲先在興國寺作攻城的演練,又從今川氏親及葛山氏處借來援軍,以總共五百多兵夜襲了掘越御所。茶茶丸逃到附近的守山後自殺,從此掘越公方滅亡。

《北條五代記》一書中,說是此時伊豆國中「風病」蔓延,早雲散葯以救之。又說將年貢從五公五民降為四公六民,還說伊豆一國只一個月就被平定等等。這些無非是想沖淡這次行動是「國盜」的印象。早雲在掘越御所附近建了新城並將此定為居城,這就是韭山城。

北條早雲 -參考資料

1、http://www.shineblog.com/user5/xiaogu/archives/2007/881000.shtml
2、http://www.newtenka.cn/bbs/dispbbs.asp?boardID=39&ID=7639
3、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0c57a301000bg2.html
4、http://www.daijob.cn/bbs/viewthread.php?tid=256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