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派

標籤: 暫無標籤

125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近來拜閱署名「青城老謀子」的《真有青城劍仙派?》(以下簡稱「《真》文」)一文後,心中產生以下三種想法,一是《真》文不是一篇真正學術交流的文章,而是在爭「青城」之名;二是劍仙功夫作為一門東方絕學,不應該、不可能、沒必要普傳,只宜保持一縷不絕的授受狀態可也,三是應從學術研究的層面和角度對劍仙功夫進行相關探索和適當的闡述,以防止有人利用劍仙功夫的神秘性進行騙術活動。 \n郭浩然先生自得劍仙功夫真訣后十年緘口,后也是為了促進劍術學術研究與交流才談之一二的,沒想到卻招來非議。然而真正受益的仍是那些好劍好道之土,郭先生功莫大焉!

 

劍仙派 -感想

 

劍仙派 -相關信息

筆者髫年好道,在隨各派前輩研習三元丹法過程中,復幸聞前輩口述劍仙功夫而略知斯道之皮毛,鑒於上述三個原因,願陳之一二,與同道共勉。

一、究竟有無劍仙派?

劍仙之說由來已久,《列子》一書曾稍露端倪,惜世上慧眼無多。《道藏》及各種道書汗牛充棟,但對劍仙一脈總是避而不談或一筆帶過,所謂理可明宣,術宜秘傳也。劍術之淵流,《呂祖全書》有載。有「法劍」和「道劍」二種作用。正史《宋史·陳摶傳》云:「關西逸人呂洞賓有劍術,百餘歲而童顏,步廈輕疾,頃刻數百里,世以為神仙,皆數來陳齋中,人咸異之。」這是見於正史的正式記載。  

前道協會長、道學大師陳櫻寧先生學豐識博,品格謹純,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他曾訪得劍仙派在內的各派真傳。他在《口訣勾玄錄》中談道:「劍術,也是極端秘密的一種。上等的名劍仙,次等的名劍客。他們的戒律,不許管國家大事。」現在常聽人議,彼等為何不替國家出力?這都是門外語,決不可拿看小說的限光去猜想。究竟他們要費二十年光陰,犧牲一切,專練此術,作什麼用處呢?

因為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這一派,乃地仙門中之旁支。他們修鍊,是要跑到懸崖絕壁,採取靈藥,服食辟穀,吐納呼吸,翕受日精月華。其各種功夫,與金丹法門隱居城市修鍊者不同。假使在深山中,遇到毒蛇猛獸,肉體無力抵抗時,就用劍氣去降伏。待到二三百年後,道成屍解。肉體既不要保存,劍術遂於無用。  

他們若有不甘於小成者,半途上再求進一步的功夫,參透造化陰陽之消息,拿出旋轉乾坤之手段,將後天金氣變為先天金氣。於是又走回金丹大道正路上來了。這種人性情甚為固執而冷僻。若是你的資格不合於他的條件,無論如何,他決不肯相傳。」

在這裡,陳櫻寧先生談到了「地」(丹道修鍊講究「法、財、侶、地」)練劍要辟穀服台,吸收日月精華以及劍術的境界和功果、劍術戒律等等問題,大致狀況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所我所知,劍仙派傳授原則為「古來百藝皆為來學,獨我劍術乃是往教」,「只許師尋弟子,不許弟子尋師」。若非緣份深厚,絕難一見,或相逢不相識。因此「青城老謀子」想見宗川道長及其弟子永華先生,絕非易事。

陳櫻寧先生深諳劍仙功夫而深藏不露。記得一位前輩曾對我談過當年陳先生與劍客梁海濱先生(其事迹見於《仙學解密》一書)的交往軼事。有一次,二人同乘火車,聊起劍仙的功夫,梁先生曾得異人真傳,入武當山實修,因此自視甚高,誰知陳先生卻不聲不響在紙上揮筆寫下了劍仙口訣,梁先生一見大驚,認為陳先生所得劍訣更見高明,要求抄錄下來,陳先生當時沒有答應,拿出火柴將一紙口訣化作灰燼。後來梁先生多次登門拜訪,與陳先生討教交流。據聞,陳先生隱修有成,卻從不以術駭世。感於這段道友之誼,纓寧先生曾作《贈劍客梁海濱》詩一首,曰:「廿載羈留自在身,緣承師旨闡靈文;微篇一卷勞三顧,曠代知音獨遇君。」從詩中可以看出,陳攖寧先生對梁海濱前輩的學術和水平亦頗嘉許。

陳攖寧先生在談到中條派劍術時說:「中條玄女派的劍術是由鍊氣入手的,與越處女之擊刺武術功夫,大不相同。」  

清代著名道家劉一明先生對劍術曾寫過這樣一段話:「屋上騰身走,暗中取人首,只說是法成駕鬥牛,誰知不能夠長久,勸學人把劍仙俠客一筆勾」。從中可以看出劉一明對劍術不以為然,視為末流,劉一明通曉各派,所遇高人甚眾,因此這種語氣和成見反而成了劍仙功夫確實存在的又一有力反證。


  
作者: 令狐二中  2005-6-1 11:41   回復此發言   

--------------------------------------------------------------------------------

2 神秘的劍仙派——也談劍仙派和青城劍仙派.(李康)  

二、關於青城劍仙派

丹道包括劍仙功夫,經過了漫長的發展,其間出現了一些優秀人才,這些人在一定的範圍(諸如研究方向、功法與自身條件的最佳結合、地城、理趣等等)內形成了大同小異的理論和實踐,後人為了研究上方便起見,將他們分成了南、北、東、西、武當、凈明、金蓋山、一陽等派,劍術則有華山、峨嵋、青城、嵩山、南宮諸派,近代則化合為南北二派。其實劍仙功夫的內核和本質丁點末變,否則便不是劍仙功夫了。因此,「派」是史學家的蓋棺定論,為的是便於研究,活人不必捨不得這頂帽子。

例如梁海濱先生當初曾在武當練劍,我們為了敘述方便完全可稱其為武當劍仙派。又如陳攖寧先生住過許多名山,又曾得受各派口訣,你又能說他是哪一派?古哲曾云:「生死大事,豈能以門派自拘」,誠哉斯言。

筆者觀《真》文,實際上認為青城劍仙派是存在的,只不過是「青城老謀子」所熟悉的另一個人群所繼承了其學術體系。並列舉了許多名單,其中方宗驊先生,筆者一直聞其大名,借關山阻隔,至今未能相晤。  

只是青城劍仙派並沒有一個嚴格的定義和界定,它也未必就被某個人或某些人買斷了其冠名權。我們要做的只能是檢驗一下其學術的真偽,廣大丹道愛好者所關心的也直指這一點。

當今丹道權威、社科院博導《道學通論》一書作者胡孚琛先生在閱畢郭浩然先生之珍本《劍仙宗譜——青城劍經內外篇》之後,曾作出「貨真價實」的鑒定結論。胡老曾得前輩劍仙功夫真訣,深諳劍仙丹法,他是一位視學術、信譽為生命的科學家,其結論不容置疑。

三、劍仙派及青城劍仙派的機理

無論是何派劍仙功夫,均為劍氣、日精、月華三合一方成其功。劍氣又稱殺氣、罡氣,劍仙派有一套奇巧絕妙的收、聚劍氣的功夫。日精月華為太陽太陰二氣,在丹道及劍術中均極重視。不知此,是肯定不知劍術為何物的門外漢,前述攖寧夫子在名篇《口訣勾玄錄》中有述,可資借鑒。郭潔然先生所承劍術曾受南宮劍仙派的影響,而南宮許家以武名顯世,因此育城劍術中遂有形劍(又名刺猿劍法)留存,與武術技擊頗有關係。而其氣劍、神劍二層功夫則純屬劍仙功夫。

練劍功夫尚淺時,對環境依賴性較強,要尋藏風閉氣之所作為練劍之「地」(丹道修鍊特別講究「法、財、侶、地」),陰天沒有太陽和月亮時可以收聚劍氣為主,月圓之夜和晴天時可以練習日月二劍。至功深時則鄞鄂養成,步步行行盡方便,豈區區烏雲所能遮掩?

關於「永華」先生的登壁功夫,筆者無緣親見,不敢妄加置緣,只是提及一段真實事例供諸君參考,全國政協常委、道協會長、著名高道閔智亭門下一弟子得師真傳,曾在幾秒鐘內飛身登上四五米高的宮牆取下宮燈,中央電視台進行了全程錄相,採訪並播出。試想,專業修鍊的永華先生是否可以練出更高技

藝? 四、劍仙派千古風流今何在?

劍仙一脈歷來「神龍見首不見尾」,昔有呂洞濱、張三丰、火龍真人,近有白雲生、梁海濱、王顯齋、陳攖寧等前輩,千載而下只留下一串閃亮的名字令後人神往。  

然而,有志有識有德的好劍好道之士亦無須停止您探索的腳步。據悉,目前劍仙功夫在世間仍有留傳,如陸錦川、郭潔然、方宗驊、梁先生(四川人,未經允許不露其名)等,均對劍術有一定研究;另外,民國著名劍客王顯齋、梁海濱,以及道學大師陳攖寧先生亦有傳人,好道諸君只要把德養好,打牢根基,自待緣份可矣!

五、警惕有人借「劍術」進行騙術活動

前數年有人製造一本《天緣劍法》大肆叫賣,現在又有人說黃元吉之《樂育堂語錄》中談到的「慧劍」亦為上乘劍術,並公開函授劍術,這一切均屬痴人說夢,貽笑大方,但受騙的卻大有人在。黃元吉乃道學大師,一生修天元丹法,功至上乘,但他哪裡懂得劍術真諦?慧劍乃指以元神去除雜念之意,古謂之「慧劍斬情絲」、「慧劍斬心魔」。與劍術風馬牛不相及也。先師張義尚先生曾對持此怪論者斥之曰:「若雲練劍即煉心,我看都是多餘的葛藤」。  

昔陳攖寧先生曾說過這樣一段話:「性功可以自悟,命功不能自悟,而且性功定要自悟,言語文字,都不相干,如何可以傳授?命功是有作有為的事,雖得傳授,尚未必能實行,況無傳授乎?請看世上一切學業,如工程師、電機師、化驗師、藥劑師、攝影師、汽車司機等等,若無人傳授,能自悟乎?」陳老當年這番言語乃是針對陰陽派功夫所發,但其對於劍術等有為功夫同樣適用,劍術奇妙,「不遇真師莫強猜」,想破腦袋也無用。因此那些藉以生財的「假大師」只能編造出「練劍即煉心」的拙劣言語,望諸君明鑒之。

需要指明的是,據先師道學大師張義尚先生言,藏密中亦有劍氣術流傳,可能是由道門中流傳借鑒過去的,有心人可留意察看。

予遵師戒,將終生對劍術守口如瓶。以上文字只是理論探討,學術研究而已,其目的只是為了使人知中國有這一派高超絕妙的制敵養性之絕學,深恐久而數典忘祖 !若能使好道好劍諸君增強一點鑒別能力,謹防上當受騙,誤入歧途,則予幸甚矣!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