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平傳

標籤: 暫無標籤

132

更新時間: 2013-08-27

廣告

劉平傳 -原文

  劉平,字公子,楚郡彭城人也。王莽時為郡吏,政教大行。其後每屬縣有劇賊,輒令平守之,所至皆理,由是一郡稱其能。

  更始時,天下亂,平弟仲為賊所殺。其後賊復忽然而至,平扶侍其母,奔走逃難。仲遺腹女始一歲,平抱仲女而棄其子。母欲還取之,平不聽,曰:「力不能兩活,仲不可以絕類。」遂去不顧,與母俱匿野澤中。平朝出求食,逢惡賊,將亨之,平叩頭曰:「今旦為老母求菜,老母待曠為命,願得先歸,食母畢,還就死。」因涕泣。賊見其至誠,哀而遣之。平還,既食母迄,因白曰:「屬與賊期,義不可欺。」遂還詣賊。眾皆大驚,相謂曰:「常聞烈士,乃今見之,子去矣,吾不忍食子。」於是得全。

  建武初,平狄將軍龐萌反於彭城,攻敗郡守孫萌。平時復為郡吏,冒白刃伏萌身上,被七創,困頓不知所為,號泣請曰:「願以身代府君。」賊乃斂兵止,曰:「此義士也,勿殺。」遂解去。萌傷甚氣絕,有頃蘇。渴求飲,平傾其創血以飲之。后數日,萌竟死,平乃裹創,扶送萌喪,至其本縣。

  后舉孝廉,拜濟陰郡丞,太守劉育甚重之,任以郡職,上書薦平。會平遭父喪去官,服闕,拜全椒長。政有恩惠,百姓懷感,人或增貲就賦,或減年從役。刺史、太守行部,獄無繫囚,人自以得所,不知所問,唯班詔書而去。后以病免。

  顯宗初,尚書僕射鍾離意上書薦平及琅邪王望、東萊王扶等,至皆拜議郎,並數引見。平再遷侍中,在位八年,以老病上書乞骸骨,卒於家。

劉平傳 -譯文

  劉平字公子,是楚郡彭城人。王莽時擔任郡吏,政績顯著。那以後,每當下屬的縣裡有強盜進犯,就讓劉平去守衛,他所到的地方都能平定,因此全郡的人都稱讚他的能力。

  更始年間,天下大亂,劉平的弟弟劉仲被賊人殺害。後來賊人又突然到來,劉平攙扶侍候著母親,奔走逃難。劉仲的遺腹女兒才一歲,劉平抱著劉仲的女兒而放棄了自己的兒子。劉平的母親想回去抱劉平的孩子,劉平不同意,說:「憑我們現有的力量不能同時使兩孩子活下來,劉仲不能因為這樣而沒有後代。」於是離開而不再顧惜自己的孩子,和母親一塊躲藏在野地中。劉平早晨出去尋找食物,遇到了飢餓的賊人,賊人將要烹殺他。劉平叩頭說:「今天早晨替老母親找點野菜充饑,老母親還在野地里等我的食物活命,希望能先放我回去,等到讓母親吃完飯,回來再受死。」於是流淚哭泣。賊人見他極為真誠,同情他就放走了他。劉平回去,等到讓母親吃完飯後,就告訴母親說:「我剛才已經跟賊人約定好了,根據道義不能欺騙他們。」於是就回去找到賊人。賊人都大驚,對他說:「經常聽說忠勇正直之人,今天才見到,你走吧,我們不忍心吃掉你。」於是,劉平得以保全性命。

  建武初年,平狄將軍龐萌在彭城造反,打敗了郡守孫萌。劉平當時又在擔任郡吏,頂著刀劍趴在孫萌身上(為他遮擋),身上遭受七處刀傷,身陷困境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大聲哭泣著請求說:「我願意用自身代督郡守。」賊兵於是收起兵器停止作惡,說:「這個人是義士,不要殺害他。」就散去了。孫萌傷勢太重一時斷了氣,過了一會兒蘇醒過來,渴了找水喝。劉平就傾盡自己的傷口的血讓他喝。過了幾天,孫萌終於死了,劉平才包紮好自己的傷口,為孫萌發喪,並護送孫萌的遺體回到他的家鄉。

  後來劉平被舉薦為孝廉,被授予濟陰郡丞的官職,太守劉育非常看重他。正趕上劉平遭父喪而棄官,守喪完畢,被授予全椒縣長官的職務。政績有恩惠,百姓對他心懷感激。刺史、太守下來巡視,見監獄里沒有關押的囚犯,人們都認為自己各得其所。刺史、太守不知道問什麼好,只好頒布詔書後就離去了。後來劉平因為有病被免官。

  顯宗初年,尚書僕射鍾離意上書推薦劉平及琅邪王望,東萊王扶。他們到朝廷后都被授予議郎的官職,並多次被皇帝召見。劉平兩次升遷,升為侍中。他在位八年,因年老多病而上書告老還鄉,死在家裡。

  【政教】政令規章等

  【理】治理的安定

  【始】才

  【顧】顧念,顧惜。

  【亨】通「烹」,煮殺

  【食】使……食

  【烈士】忠勇正直,堅忍不屈的人

  【乃】才,竟然

  【行部】下來視察

  【全椒】地命

  【輒】就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