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論

標籤: 暫無標籤

283

更新時間: 2013-12-06

廣告

創造論(Creationism)是一種理論,認為宇宙起源、生命起源、人類出現等都出於超自然的神所創造。世界各地不同創造論種族都有其形形色色不同的創造論。參見智能設計(intelligent design)論

創造論 -生命的起源
創造論創造論

在生命起源問題上,創造論和進化論的觀點截然不同。創造的模式認為從原始到高級的各種生物都是由大能的神各按

創造論生命

其類造出來的;生命只能源於生命,各種生命皆來自永生的神。但進化模式卻認為生命是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由無機物變成有機物,由有機物演化出氨基酸、蛋白質,最後演化為最簡單的單細胞生物,產生了生命。和宇宙的起源一樣,生命的起源已經完成,超出了科學研究的範疇,無法直接用科學方法闡明,我們從幾個方面來比較一下這兩種模式的合理性。

創造論 -米勒的實驗

1953年,生物學界發生了兩件大事。一是James Watson和Francis Crick發現了脫氧核醣核酸(DNA)的雙螺旋結構,

創造論脫氧核醣核酸

揭開了生物遺傳的秘密。另一件事是米勒(Stanley L. Miller)從無機物中製造了氨基酸等重要的生命所必須的物質,被認為是支持生命由無機物逐漸進化而來的「無生源論」的重要科學證據。米勒當時是芝加哥大學的研究生。他模擬人們認為的在生命出現以前的原始地面氣層的成份,在一個燒瓶中加入氫氣、甲烷和氨等還原性氣體和水蒸氣。將燒瓶密閉后插入兩支電極,通電后可以產生電火花。七天後,他從燒瓶中收集到一些有機物,其中竟有幾種氨基酸!他的實驗結果轟動了科學界。因為蛋白質是由氨基酸組成的;按恩格斯的說法,「蛋白質是生命存在的形式」,有了蛋白質,生命的產生就指日可待了。因此,米勒的實驗所揭示的也許就是生命從無機物起源過程中的重要一步,證明生命是進化論而來的。
四十年來,米勒和其他人用類似的實驗方法,利用不同的能源,如紫外光、高溫、震動波等,又從還原性氣體中獲得了更多種類的氨基酸、葡萄醣、核醣、核酸所含的幾種礆基等生物體內含有的重要有機物。然而米勒的實驗並不像當時許多人預想的那樣,拉開了創造生命的序幕。相反,對米勒的實驗的意義,人們提出愈來愈多的質疑。比如,關於反應物的濃度問題。米勒實驗中所加入的反應物(各種還原性氣體)的濃度遠遠高於原始氣層中這些氣體的實際濃度。反應物濃度低,則這種由無機物生成有機物的合成反應就難於進行,或者一旦合成后立即又會分解。有人指出,按米勒和他的同事們所假設的原始氣層環境計算,米勒實驗中製成最多的甘氨酸的分解速度比合成速度快,因此在原始大氣層中形成的甘氨酸的97%在抵達地面之前就分解了,剩下的少量甘氨酸要擴散到三十英尺深的深海中才不致被紫外光破壞。再則,有人推算,米勒實驗中的電火花在兩天內提供的能量相當於原始地球表面四千萬年所接受的能量的總合。也就是說,米勒在燒瓶中觀察到的化學反應,在實際原始氣層中是難於發生的。李志航在《科學對基督教的挑戰》一書中說,「怪不得連從事此項研究的Brooks與Shaw兩人都得承認:'這些實驗宣稱是無生物的合成結果,實際上卻是藉著有高度智慧與活生生的人精心設計而成功的。'」堅持進化論觀點的美國國家科學院在一本1984年出版的書內也坦承道:「我們能不能有一天研究出導致生命來源的化學進化過程?這個問題可能沒有答案。就算一個活細胞在實驗室里製造出來,仍不能證明自然界在數十億年前採用同樣的步驟。」

廣告

創造論 -嚴重挑戰

米勒實驗遇到的最嚴重挑戰卻是關於原始大氣層的性質問題。長期以來人們認為原始大氣是還原性的,沒有氧氣存

創造論創造論

在。由無機物合成氨基酸等的實驗也是在無氧狀態下進行的。如果有氧氣存在,這種合成作用或者不能發生,或者分解作用超過合成作用。近一、二十年來關於原始岩石及太空研究的資料指出,地球的大氣層中不一定含有大量的甲烷、氨氣等還原性氣體,而且有含氧的可能性。特別值得指出的是,無人駕駛的海盜號(Viking)太空船在火星登陸后發現,火星沒有生物存在,但火星卻有氧化性的氣層。因而地球的原始氣層中含氧的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雖然對於大氣中含多少氧氣才能完全阻止氨基酸等有機物的形成,尚無定論,若地球的原始大氣層中確實含有氧氣的話,米勒等人的實驗的意義就當完全重估了。

廣告

創造論 -DNA的形成

DNA的形成退一步說,即使米勒等人的實驗確實在原始大氣中實際發生過,也就是說,假定氨基酸等能在原始大氣中

創造論創造論

由無機物產生,這離生命的起源仍然還有遙遠的距離。生命有許多特點,最主要的是要有新陳代謝(Metabolism)和繁衍後代(Reproduction)的能力。
這兩種能力都來自於DNA的功能。生物的新陳代謝是由基因調控的,而基因則是DNA的片斷。除少數原核生物(主要是植物病毒)靠RNA繁殖外,絕大部分生物都由DNA的複製實現繁殖的。所以,要產生生命,首先要產生DNA(或RNA)。最簡單的生物噬菌體(專門吃細菌的病毒)就主要是由一個外殼和內含的DNA分子組成的。但DNA的自然形成面臨著兩大難關。
DNA本身並不複雜,是由四種不同的核酸相聯而形成的長鏈。複雜是DNA分子中這幾種核酸排列的順序(Sequence)。DNA正是藉著這四種核酸的不同排列順序產生了不同的基因並由此產生不同的生物及其他生命所必須的化合物。像我在第一章提到的那樣,這四種核酸在DNA分子中不同排列組合的可能性之巨大,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然而這些巨大的排列組合的可能性中,只有一種可能性是可以產生第一個生命的。自然產生這一正確組合的可能性之小就不難明了了。梁斐生在《真金不怕洪爐火》一書中引用過1967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愛根博士(Manfred Eigen)的演講中所說的話:「一個含有221個核酸的分子,其複雜程度的數學量等於這些核酸所能形成的不同排列的總和一共是4(4的221次方)或者是10(10的133次方)」,而「10個這樣的分子就足以充滿整個宇宙」!這10次隨機組合之中,只有一次組合是可以產生第一個生命的。這是什麼意思呢?如果讓這10個分子隨機組合,而組合的速率為每秒一萬次(10),假設宇宙的年齡為三百億年(10秒),那麼,從宇宙形成到現在,一共可以產生的組合方式是10次(10x10x10),還不足以產生一個有正確核酸排列組合序列的DNA分子!根據美國太空總署的資料,最簡單而「有生命」的蛋白質分子至少含有四百個氨基酸。也就是說,需要至少由一千二百個核酸組成的DNA分子使該蛋白質能夠產生。人們在最簡單的原核生物中看到的DNA分子,含有幾千個,而不是221核酸。可見,無論宇宙的年齡有多長,「進化」速率有多快,單靠隨機組合而產生第一個生命所必須的DNA分子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其次,DNA分子形成時,需要一種叫DNA聚合的蛋白質,把一個個的核酸連接起來成為DNA分子。
  

廣告

創造論 -論戰的實質

如果達爾文的進化論從一開始就面臨著生命起源、化石證據、中間環節、自然選擇……等許多的困難,為什麼進化論

創造論生命起源

卻能衝破西方有神論的強大思想體系,破土而出並能被廣泛接受呢?如果達爾文主義真像前面所分析的那樣四面楚歌,為什麼多數國家的教科書里仍教授進化論而不講授神創論呢?這是很多人的疑問,也曾使我頗為困惑。很多人以為,達爾文的進化論能如此迅速地風靡全世界,想必在學術上有獨到之處,有充分的科學依據。這種疑惑是源於一種誤解,以為進化論和創造論之爭是學術之爭,以為是科學上的新發現才使人們由創造論轉向進化論的。其實,進化論與創造論之爭不是學術之爭,而是哲學、信仰、世界觀之爭。為了說明這一點,我們需要簡略地回顧一下現代科學的發展歷程。
現代科學的發展可以追述到中古時代,亞里斯多德的理性主義雄踞西方科學界、思想界。至於亞里斯多德的宇宙觀,周功和牧師在《基督教科學觀》一書中是這樣描述的:「至於宇宙論,亞里斯多德的看法是宇宙乃由五十五個同心圓球所構成。最中心的圓球是地球,向外依次為水、氣、火以及天上星體的圓球。……每個圓球都有靈性,神在最外圈的圓球以外,而產生轉動。這樣的轉動是此圓球對神的吸引的一種反應,帶動整個宇宙各圓球的轉動。如此,神就是使圓球旋轉的終極因。」中古天主教會受亞里斯多德的影響,認為聖經中的神是宇宙的終極因與第一因,同時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
由於哥白尼、伽利略等人的努力,日心說被確立,而且揭開了以觀察、實驗為主要手段的現代科學的序幕。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與此同時,人們在拋棄亞里斯多德的地心說的同時,把神是宇宙的終極因與第一因的觀點也拋棄了。雖然在現代科學發展初期湧現出以牛頓為代表的一大批傑出的基督徒科學家,在現代科學發展的過程中,反對超然因素,只站在純粹自然的立場觀察,描述自然的自然主義(或人文主義)的世界觀逐漸在科學界佔據優勢。牛頓時代,人們都相信神是宇宙萬物和人的創造者。到達爾文時代,神的創造受到懷疑,生物的來源就變成空白。因此企圖用物理、化學的自然方法來解釋生命之源的各種假說就應運而生。
  達爾文並不是進化論的第一位倡導者。在他以前,進化的思想已經出現了。進化思想的產生是對神的信仰衰落的結果。池迪克博士(Donald E. Chittick)在他的新著《針鋒相對-創造?進化論戰的根源》(The Controversy:Rootsofthe Creation-Evolution Conflict)中指出:「達爾文曾經歷信仰崩潰。有人或以為達爾文是經過多年研究,才接受了進化論。其實,在對信仰的信心減退的時候,他對進化論的信心才建立起來。進化論被用以彌補否定」創造「后遺留下來的空缺。
  並不是進化論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能把科學事實解釋得更加合理。進化論只是人摒棄'創造'后,用作彌補空缺的代替品而已。」達爾文推出進化論的過程正是如此。
  

廣告

創造論 -基督徒的看法

基督徒對生物起源的看法大體說有三種。第一種叫做權威創造論,第二種叫神導進化論,第三叫做微進化論。三種看

創造論始祖

法持權威創造論觀點的基督徒完全按字面解釋聖經,認為宇宙萬物是神在六日內創造的,一日是二十四小時;全然反對任何進化的觀點。他們認為宇宙很年輕,地質的變動乃是挪亞時代的洪水所致。
美國莫瑞士博士(Henry M. Morris)所著的《科學創造論》(Scientific Creationism)可謂其代表著。在這本書中,從科學的角度論證進化論面對的困難,提出許多地球年輕的證據。比如說,有人測定地磁場正在衰減之中,其衰期為一千四百年。也就是說,地球的磁場在一千四百年前要比今天強兩倍,二千八百年前強四倍。以此類推,七千年前的強度就是現在的三十二倍。如果地球的歷史有一萬年,地磁場的強度就等於一個磁星,更不用說幾十萬年前了。科學家們對現代火山的研究也表明岩石的形成比預想的要快得多。
神導進化論相信神,又相信進化論,認為各類生物和人是神用進化的方式創造的,相信地球歷史遠久。
微進化論則介於上面兩種觀點之間,不像權威創造論那樣拘泥字義,又不全然接受神導進化論的合成進化論。他們相信神所創造的生物的祖先確經過某些有限、微小的進化過程才演變為今日的種類。他們用「一日千年說」來統一聖經的記載和關於地球年齡長久的說法。
  勿勉強用科學解釋聖經我本人認為,權威創造論和微進化論有很多相同之處,即相信聖經的記載是完全真實無誤的。而神導進化論的最大弱點正在於與聖經的記載不吻合。聖經中明明說神是「各從其類」造的各種生物,是按自己的形像、用塵土造的人類祖先亞當,用亞當的一根肋骨造的夏娃(《創世記》第一章)。如果人是神用進化方式造的,那創世記的記載就只能是一個故事或隱喻,這會引起信仰上一連串的問題。這正如潘柏滔在《進化論-科學與聖經衝突嗎?》所指出的那樣:「神導進化論者需要向一個不信的世代證實人是按神的形像造的,同時他們也相信人有原罪,但他們不接受創世記頭數章的歷史性,而同意進化論所言人仍是經天演過程進化而來的。
  他們把創世記當作隱喻和詩章,這種解釋法大大削弱了上述兩個基要真理的立場。他們既然否定第一個亞當的歷史性,那麼成為「末后亞當」的耶穌在十字架上釘死的歷史意義,不也就變得暗昧不明了嗎?」
  這幾種觀點中,關於地球的年齡和人類的年齡是一個基本分歧。按同位素測年法,地球有四十億年左右的歷史,而人、猿分手大約在七千萬年左右,文明人(以用火為標誌)也有一百萬年的歷史。
神導進化論和微進化論基本接受這一看法。但權威創造論相信地球年輕,人類的歷史也僅有一萬到幾萬年。我個人相信聖經的說法,生物是神各從其類造的,而不是進化來的。雖然微小的進化,如從野生到馴養所引起的變化,育種學家培育的動、植物新品種等,可能發生,但難以超過「種」的水平,因而不可能導致進化的發生。至於地球和人類的年齡,是年輕還是年老,我持開放的態度,因為聖經沒有明確記載。我等候更多的證據。我不主張用現有的科學結果勉強地去解釋聖經。因為科學的發現總是相對的和不斷變化的,而聖經所教導的是終極真理。我相信聖經和大自然是神用以啟示人類的兩本書,決不會彼此相悖。我們需要做的是,堅信聖經,耐心等候更多的科學發現,正像關於宇宙起源和生命起源的新發現一樣

創造論 -擴展閱讀

1.里程:《遊子吟》第六章
2.編註:本文此處所說的「權威創造論」,即該文的「新近創造論」;「微進化論」即該文的「漸近進化論」。
3.主要參考文獻
4.潘柏滔著,《進化論—科學與聖經衝突嗎?》,更新傳道會,台北,1987。
5.梁斐生著,《真金不怕洪爐火》,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1992。
6.李志航著,《科學對基督教的挑戰》,雅歌出版社,台北,1993。
7.PhillipE.Johnson,《DarwinonTrial》(錢錕等譯,《審判達爾文》)中信出版社,美國,1994。
8.DonaldE.Chittick,《TheControversy:RootsoftheCreation-EvolutionConflict》(曾文斌譯,《針鋒相對—創造·進化論戰的根源》,天道書樓,香港,1993。
9.HenryM.Morris,《ScientificCreationism》(韓偉等譯,《科學創造論》,更新傳道會,台北,1991。
10.周功和著,《基督教科學觀》,中華福音神學院,台北,1993。
11.IanT.Taylor,《IntheMindsofMen—DarwinandtheNewWorldOrder》,TEEPublishing,Toronto,1984。
12.Charles Darwin,《TheOriginofSpecies》,NewAmericanLibrary,NewYork,1958。
13.Charles Colson,《Kingdomsin Conflict》(陳詠譯,《當代基督教與政治》),校園書房,台北,1992
14.張郁嵐著,《到底有沒有神?》,台灣福音書房,台北,199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