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維坦

標籤: 暫無標籤

137

更新時間: 2013-12-06

廣告

伊薩克·列維坦(Isaac Ilyich Levitan,1860年8月30日 --- 1900年7月22日 ) ,列維坦生於立陶宛基巴爾塔,列維坦是俄國傑出的寫生畫家,現實主義風景畫大師,巡迴展覽畫派的成員之一。

列維坦 -簡介
謝羅夫畫的列維坦肖像謝羅夫畫的列維坦肖像
伊薩克·列維坦(Isaac Ilyich Levitan,1860年8月30日 --- 1900年7月22日 ) ,列維坦生於立陶宛基巴爾塔。1860年8月18日列維坦出生在靠近俄羅斯西部邊境立陶宛的基巴爾塔小鎮上一個猶太人知識分子家庭中,列維坦是俄國傑出的寫生畫家,現實主義風景畫大師,巡迴展覽畫派的成員之一。早年受業於莫斯科繪畫雕塑建築學校。擅長風景畫。1888年以前作品《伏爾加河組畫》、《雨後》、《白樺叢》等,顯示了他用抒情筆調再現大自然的才華。進入90年代,開始探索在風景畫中表現時代的氣息,代表作《弗拉基米爾路》、《墓地上空》、《晚鐘》等,均呈現一種悲愴和凄涼的氣氛,表達了當時壓抑的社會情緒。隨著革命運動興起,他又創作了《伏爾加河上的清風》、《三月》及《金色的秋天》等,流露出他喜悅和激動的心情。逝世前創作的《湖》運用明朗、輕快的色彩,對大自然的形象進行了高度概括,是他在藝術上不斷探索的總結。
列維坦 -寡歡的童年

列維坦1860年8月18日出生在靠近俄羅斯西部邊境立陶宛的基巴爾塔小鎮上一個猶太知識分子家庭中,父親是鐵路上的低級職員,家庭生活十分貧困。他出生才幾個月,父親就帶著全家移居莫斯科。
1873年,12歲的列維坦懷著成為畫家的願望進入了莫斯科繪畫雕刻學校半工半讀,被編入著名風景畫家、巡迴展覽協會發起人之一的A·K·薩符拉索夫的風景畫班學習。師從彼羅夫和瓦斯涅佐夫,這兩人都是非常優秀的畫家。列維坦求學的日子十分艱辛。由於窮困,他每天的生活費只有3戈比,夜晚時常在畫室里的凳子上過夜。十五歲那年,母親去世了,過了兩年,父親又離開了他。父母雙亡後生活也無著落,因為是猶太人,又受到民族壓迫和歧視,養成他悒鬱寡歡的內向性格。但這時候,他的繪畫天才在班級中很快大放光彩,曾經以《白嘴鴉飛來了》一畫而成為俄羅斯現實主義風景畫的奠基者的薩符拉索夫對他格外青睞,不但向他傳授技巧,而且,更重要的是,把俄羅斯繪畫的文學性傳統以及如何在風景畫中用深刻的抒情性手法加以體現的做法,教給了這位天性聰穎的學生。
一個藝術大師就這樣在生活的磨難之中成長起來了。他跑遍了莫斯科郊外,和俄羅斯的天空、森林、河流、土地深情對話。常年沿著伏爾加河寫生,曾經哺育過列賓和瓦西里耶夫的伏爾加,同樣給列維坦以無窮無盡的靈感和無限豐富的題材。 

《深潭》《深潭》


列維坦 -惆悵與凄涼
《墓地上空》《墓地上空》
1879年的秋天,列維坦完成了《索科爾尼克的秋日》這幅名畫。這是他的處女作。畫面上重現了灰暗的金色秋日,這秋景如同當時俄羅斯的生活、如同列維坦本人的生活那樣凄涼、慘淡,它從畫面上發出一股微微的餘溫,牽動著每個觀眾的愁腸: 一位身穿黑衣的年青女郎——正是那個陌生女子,踩著一堆堆落葉,走在索科爾尼克的小路上。她的歌聲列維坦終生難忘:「我的歌聲你聽起來情意綿綿,卻又使你痛苦不堪……」她獨自一人置身於這片秋林之中,而這種孤獨又使她的周圍充滿了沉思與惆悵。   《索科爾尼克的秋日》是列維坦的唯一一幅畫有人物的風景畫,這正是那張尼古拉·契訶夫所描寫過的作品。從此以後,在他的畫面上再也沒出現過任何人物,取而代之的只有樹林、牧場、霧靄中的春風和俄羅斯的破舊小木房。這些小屋都默默無聲、孤零凄涼,它們就象當時沉默無言、孤寂冷清的淪落人一樣。   1884年在繪畫雕刻學校的學習生活結束了。列維坦完成了最後一幅畫作為畢業創作——多雲的秋日、田野和剛收割完的麥垛。 薩符拉索夫匆匆地看了看這幅面,便用粉筆在背面批上:「授予銀質大獎章」。 學校里的教員都有點懼怕薩符拉索夫。他總是那樣醉醺醺的,專好吹毛求疵。對待學生就象對待平輩人似的。可是,一喝多了酒就否定一切,還大聲叫嚷:世人公認的大多數畫家都缺乏才能「。並要求大家在畫布上表現出空氣和開闊的大自然。   教員們把對薩弗拉索夫的敵意都轉移到他心愛的學生——列維坦身上。此外這個天資聰慧的猶太孩子也激怒了這些教員。照他們看來,猶太人本來就不應該描繪俄羅斯的風景——這本是俄羅斯畫家們的事。因而,列維坦的這幅畫被評為不予授獎的作品,所以他沒能得到畫家的稱號,只發給他一張習作教師的畢業證書。 一位當代最細膩的畫家——契訶夫未來的好友,俄羅斯大自然的第一個、但卻有些膽怯的歌手就這樣以優異成績、卻帶著這麼一張可憐的文憑跨進了沉
森林邊的草地森林邊的草地
列維坦 -短暫與輝煌
白樺林白樺林


列維坦只活了三十九歲,終身沒有結過婚,因而身邊十分凄涼,是一位早逝的天才。當列維坦的畢業創作在巡迴展覽畫派展覽會上展出時,巴維爾·米哈依洛維奇·特列恰科夫以重金購買了他的畢業創作。從此他以獨具風格的風景畫家登上俄國畫壇。1891年30歲的列維坦正式加入了巡迴展覽畫派,他的創作完成了巡迴展覽畫派風景畫家們的藝術探索。他的風景畫概括和開拓社會生活的各種題材,大膽探索人生的哲理。不但有時代氣息,而且還有生活的特徵。任何一位俄羅斯風景畫家都沒有象列維坦這樣深刻、這樣有個性的來表現人的心靈於大自然生命的聯繫。
列維坦的畫需要人們仔細去欣賞。它們不會令人驚愕,卻象契訶夫的短篇小說那樣質樸、昨確,越細細品嘗,就越能感受到沉浸在寂靜中的那些外省城郊、那些熟悉的河流和鄉間土路是多麼親切可愛。列維坦創造的作品總是有紀念碑式的構圖和樸實簡練的藝術語言。他對自然景物進行高度的概括,創造出俄羅斯大自然具有深刻思想的綜合形象。 
列維坦的風景畫一般以農村的平凡景色為題材,賦予大自然以特殊的涵意。在大自然面前,列維坦如此敏銳,而在列維坦的眼裡,大自然又是如此生動;似乎每一個普通的角落都充滿了詩情畫意。他的許多優秀的作品似乎都取材於十分平常的景色,但畫家就像點石成金的術土,一下子把它變成了美麗的畫面。在契訶夫的啟發下,列維坦更加接近具有民主思想的人物, 使自己的風景藝術更具時代意義。
列維坦1888年以前作品《伏爾加河組畫》、《雨後》、《白樺叢》等,顯示了他用抒情筆調再現大自然的才華。進入90年代,開始探索在風景畫中表現時代的氣息,代表作《弗拉基米爾卡》、《墓地上空》、《傍晚鐘聲》等,均呈現一種悲愴和凄涼的氣氛,表達了當時壓抑的社會情緒。隨著革命運動興起,他又創作了《伏爾加河上的清風》、《三月》及《金色的秋天》等,流露出他喜悅和激動的心情。逝世前創作的《湖》運用明朗、輕快的色彩,對大自然的形象進行了高度概括,是他在藝術上不斷探索的總結。 
  

小橋小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