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帶有無賴,狡猾,奸詐特徵的人被稱為刁民。

廣告

 

1 刁民 -刁民

帶有無賴,狡猾,奸詐特徵的人被稱為刁民。

2 刁民 -「刁民」的由來

 

翻開字典,「刁」,是狡猾的意思,從原始意義上講,「狡猾」應該是一個中性詞,不具有褒貶意義。「刁民」絕對不是愚民。它是民眾中的聰明人。

「刁民」,是與官員相對應的,是官員對一些難對付的民眾的專用稱呼。「刁民」就是對官員刁難,很難對付的一類百姓。「刁民」的稱呼是官員賜予的,「刁民」的貶義也應該是官員賦予的。自古以來,官員是不大喜歡「刁民」的。「刁民」多了,工作難做,官員難當。

產生「刁民」的兩個基本條件:

一是百姓享有一定的人權。中國之所以「刁民」歷史悠久,是與中國的「民本」思想佔主導地位有關係的。民眾享有基本的人權,才會有「刁民」出現! 在生存權力隨便可以被剝奪的社會中,是沒有「刁民」的,只有「順民」或者「暴民」!曾國潘在衡陽練兵時,對搶糧的饑民,一次性砍下二十多顆血淋淋的人頭。曾的解釋是亂世要用重典。在這種重典下,誰還敢作刁民呢?在日本統治的中國滿洲,是沒有人敢同「皇軍」使刁的,所以那時只有「良民」和抗聯戰士,而沒有「刁民」。

十多年前,有一個鄉幹部公開抱怨說,「如果象以前我當支部書記時候一樣,有兩個耳光的權力,工作也不會這麼難做了」。我當面反問他,如果給你兩個耳光的權力,誰應該接受被你打兩個耳光的義務呢?他無言可答。在幹部有「兩個耳光權力」的時代,也是沒有「刁民」的。

因此,「官府越惡,『刁民』越多」這個等式並不成立。

二是民主制度還不健全。 在健全的民主社會中,維護自身權益,發表不同意見是每一個人天經地義的權力,所謂「天授人權」。所以沒有官員敢於把民眾稱作「刁民」。

但是,中國的民主畢竟還不健全,「民本」同「民主」畢竟差了一大步!在當前以民為本的環境下,有「刁民」是很正常的,這恰恰說明中國人權的進步。

3 刁民 -「刁民」的特徵

 

「刁民」是充分運用現有法律法規爭取和保護自身利益的人。因此,法律法規對民權的許可和民生的保障範疇就是「刁民」的活動範疇。因之,這個範圍越廣,產生「刁民」的土壤也就越深厚。這就同關在籠子里的鳥一樣,如果籠子與鳥的大小差不多,鳥是不會掙扎的。籠子越大,鳥越會試圖飛出籠子。但當籠子足夠大的時候,鳥也不會再想著逃出去了。這就是真正的民主體制不會再有「刁民」的原因。

「刁民」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這種利益包括經濟利益也包括政治利益。「刁民」不同於孤注一擲的「暴民」。但有「刁民」利益的最大化,就沒有官員利益的最大化。因此,官府總要千方百計地整治「刁民」。封建時代,官員對「刁民」可以打板子,那時候「刁民」使刁的程度往往以不被打板子或者使刁的收益超過打板子為度。但是,官員對「刁民」打板子不能打出人命,「人命關天」,百姓的性命是天子的財產,是不能由地方官隨便剝奪的。這就為「刁民」被打板子之後進一步上訪告狀留下了本錢。這使官員不得不有所忌憚,因為官員的既得利益遠遠高於「刁民」,如果魚死網破,官員是得不償失的。從這個意義上講,官府不是沒有辦法對付「刁民」,而是因為對付「刁民」的風險太大。

正因為利害得失是「刁民」的優先算計,因此,對付「刁民」的最佳辦法是「以利動其心」。這就讓「刁民」往往可以得到較多的利益,並因此在民間獲得較高的社會地位。民間用一句形象的話形容,就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做「刁民」並不是一本萬利的買賣,「刁民」也是有風險的。因為他們是行走在合法與非法的界線上,有時難免越界,有時界線模糊。不看封建時代,單看新社會也可以說明這一點。毛澤東時代被打成右派的,有一部分就是「刁民」。鄧小平時代的「農民上訪代表」更是基本上屬於「刁民」,而這些人被打、被抓的不少。孫志剛也一定是一個不肯屈服的「刁民」,否則就不會在收容站里被活活打死。但也正因為有了孫志剛,才使得中國的收容遣送制度被廢除。

刁民同暴民也容易轉化.刁民無路可走時就會變成暴民,這是刁民大敗虧輸時的選擇。這種轉化,是刁民的失算,也是官府的失策.是雙輸的局面。

「刁民」不是一個道德範疇,而是一個利益群體,是一個客觀存在。「刁民」中有正直義勇之士,也有奸滑頑劣之徒。所以他們既非英雄,也非垃圾,對他們一味的崇拜或鄙視都是偏頗的。
「刁民」的價值

「刁民」是貪官庸吏的剋星。 「刁民」可以使官府行事更慎重,這是「刁民」的社會價值。它有利於維繫官與民之間的生態平衡,這是符合相生相剋的生物學原理的。如果說,民是草,官是羊,「刁民」則是毒草,它可以防止羊暴殄天物。如果說,民是羊,官是狼,「刁民」則是刺蝟,它可以使狼謹慎下口。

正因為「刁民」起的是維護生態平衡的作用,如果官對「刁民」失去了制約,「刁民」迅速繁殖,現有的生態平衡必將打破,它帶來的是物種的更新或滅絕。或者說,它帶來的短期效果是管理效率的降低,它帶來的長期效果是社會變革的到來。

因此,如果天下都是「刁民」,要麼更專制,讓「刁民」無權使刁,使天下「刁民」都成為「順民」。但是「刁民」和「順民」都可能在高壓下轉變成「暴民」,這時暴力革命就產生了。

如果天下都是「刁民」,要麼更民主,使天下刁民都成為主人。當「刁民」意見被充分尊重的時候,刁民會更多,刁民會成為群眾的代名詞,那時刁民也就不成其為刁民了。 如果天下都是刁民,群眾自己當家作主會是天真地義的事情,既不要地方官員為他們作主,也不要高官們為他們作主!這時候,民主的決策機機制、民主的管理體制、民主的官吏制度都將應運而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