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瑟琳·珍妮薇

標籤: 暫無標籤

31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凱瑟琳·珍妮薇艦長(Captain Kathryn Janeway)是《星際旅行:航海家號》中的一名主角,她是聯邦星艦航海家號 (NCC-74656)的艦長,由凱特·慕格凱瑟琳·珍妮薇(Kate Mulgrew)扮演。她是第一位成功地率領星艦橫越第四象限的星際聯邦艦長。

廣告

凱瑟琳·珍妮薇艦長(Captain Kathryn Janeway)是《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中的一名主角,她是聯邦星艦航海家號 (NCC-74656)的艦長,由凱特·慕格

凱瑟琳·珍妮薇凱瑟琳·珍妮薇

(Kate Mulgrew)扮演。她是第一位成功地率領星艦橫越第四象限的星際聯

邦艦長。在長達七年的重返地球旅途中,她和她的船遭遇了上百的未知星球

與未知文明。同時,她與她的船員們還深入過博格人的領空,並最終倖存了

下來。在《星際旅行X:復仇女神》電影中,她升任中將。她是星際旅行

系列中第一位擔任主角船艦長的女性。

1 凱瑟琳·珍妮薇 -早年生活

珍妮薇於5月20日出生於地球北美的印地安那州布盧明頓。在《殺戮遊戲》

凱瑟琳·珍妮薇凱瑟琳·珍妮薇

這一集中,從星艦上的互動面板(okudagram)上可以得知她出生於2344年

廣告

。但是,這意味著在她於2371年成為聯邦星艦航海家號的艦長時她才只有2

7歲。而實際上,慕格接手扮演珍妮薇的時候已經39歲了。 她的父親是一

名星際艦隊的將軍,她還有一個姊妹。在2377年她的母親還在世。在傑瑞·

泰勒的書《軌跡》中,珍妮薇的姊妹名叫菲比。在這部小說中,珍妮薇的中名叫做伊麗莎白。 凱瑟琳在她祖父位於印地安那州的農場長大。當她6歲時,她曾看見一道閃電劈開祖父家院子的一顆橡樹,她前幾個小時還爬過這顆橡樹。許多年後她仍能回憶起,沒有比發生在平原上的雷暴更能讓她驚恐萬分的事,尤其是當她還年輕的時候。在祖父家中時,她常常能吃到最喜歡的一樣食物威爾士乾酪。幼年的凱瑟琳·珍妮薇珍妮薇年幼時學過芭蕾舞。當她6歲時,她在起步班中學到了《天鵝之死》舞蹈。她於2373年在航海家號上的才藝表演中表演了這個舞蹈。9歲時,她與她的父親從北面爬上了大峽谷。她覺得這條被她父親叫做「地球上最大的壕溝」的東西還不及位於鄉村的農場有意思。當珍妮薇12歲時,她曾獨自在雷暴中走了7千米路程回到家中,只因為她剛輸了一場網球的比賽。直到19年後的2373年,珍妮薇才決定重拾高中時就放下的網球拍。。珍妮薇對撞球也很有造詣。珍妮薇曾在《37年人》(The 37's)這一集中,說過她崇拜阿梅莉亞·埃爾哈特。珍妮薇曾說她研究過石板語言(chromolinguistics)、美洲象形語言(American Sign Language)以及雷伊隆人(Leyron)的手勢土語

廣告

2 凱瑟琳·珍妮薇 -星艦學院

當珍妮薇還是星艦學院的學員時,她與校工布斯比的關係親密,布斯比每天早晨都會將新鮮的玫瑰花送到她的居室。她喜歡在貓頭鷹商業街的一所小咖啡吧打發時間。她對咖啡的熱愛和熬夜的習慣伴隨她通過許多課程,她常常不得不熬通宵。曾教導過她,並讓她記憶猶新的教授有帕特森、亨德里克斯和霍克。

3 凱瑟琳·珍妮薇 -事業

早年的事業
珍妮薇作為一名星際艦隊軍官的生涯從聯邦星艦阿爾·巴塔尼號上開始,她的長官是阿爾·巴塔尼號的艦長歐文·派里斯。在艦上她的職位是科學官,當時阿爾·巴塔尼號正在進行艾瑞斯考察任務當她成為上尉后,她曾參與一場與卡達西的邊界衝突中保衛聯邦前哨的外勤任務,整整三天內他們都在與卡達西人交火。一天夜裡,當戰火暫息時,她的長官曾命令她與另一名少尉爬出掩體去拯救一名受傷的卡達西士兵的生命。當時她認為她的長官瘋了,不過後來她覺得去挽回這個人的生命的時候是最令她自豪的時刻之一。最後,她的外勤隊成功保衛了前哨的安全,所有成員都被星際艦隊總部授勛。

廣告

這場戰鬥發生的時間與地點都暗示著它是卡達西戰爭的一部分。
2365年,在第一次任務后不久,珍妮薇第一次見到了杜沃克,當時杜沃克當著在三名星際艦隊將軍的面指責珍妮薇沒有在第一次任務中遵守正確的戰術程序。

當她擔任聯邦星艦比林斯號上一名高級官員的第一年,珍妮薇派遣了一隊外勤隊去調查一個火山活動強烈的衛星。外勤隊的穿梭機被突然爆發的岩漿損壞,三名外勤隊員受傷嚴重。第二天,她獨自前往了衛星,完成了調查。她想讓船員們知道他們的受傷不是沒有價值的,儘管當時她很有可能被岩漿燒死。


 

4 凱瑟琳·珍妮薇 -聯邦星艦航海家號

 成為艦長
 
航海家號,在守護者陣列前略顯渺小2371年,凱瑟琳·珍妮薇成為了一艘無畏級的聯邦星艦航海家號 (NCC-74656)的艦長。這艘船的第一個任務便是去調查在惡域(Badlands)失蹤的一艘馬奇艦船。惡域中肆行的風暴對星艦的航行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她建議帕特森上將恢復前馬奇隊員湯姆·派里斯的職位,以交換在尋找馬奇船的過程中湯姆提供的幫助。抵達惡域后,航海家號隨即被一股巨大的能量波捲入,並被從銀河系第一象限推到了相距7萬光年的銀河系第四象限,這與馬奇船的遭遇相同。珍妮薇不久便發現他們是被一個名為守護者的實體帶到這裡的,這個實體在尋找能讓他繼續繁衍的生物,因為他行將就木。他告訴了珍妮薇,他與他幾個世紀前離去的夥伴是怎麼在無意中破壞了奧康帕人的家園行星的。在實體死後,珍妮薇摧毀了守護者陣列以避免其落入卡松人的手中,這個種族想用陣列對付奧康帕人。然後她把聯邦軍官與馬奇隊員聚集在航海家號上,開始了回家的旅程——即使在最大巡航速度下,航海家號依然需要75年才能重返聯邦星域。[16]

廣告


 

5 凱瑟琳·珍妮薇 -第四象限

 2371年
在第四象限的頭幾天,珍妮薇認識了名叫尼利克斯的泰萊克斯人以及名叫凱絲的奧康帕人,在守護者死後他們均成為了航海家號的船員。

讓珍妮薇頭痛的一件事,是怎樣將馬奇隊員和聯邦軍官聯合至一起並形成一個具有凝聚力的集體。在早期,馬奇隊員朵芮絲曾與聯邦軍官凱里發生過衝突。查克泰推薦朵芮絲擔任總工程師。珍妮薇起初因為朵芮絲的性情暴躁而不是非常情願,但後來她還是同意了推薦並對這個結果表示滿意。

當發現了一顆被某種爆炸毀滅的行星時,珍妮薇和派里斯在地面調查時被一處亞空間的破裂帶到了行星毀滅之前。他們在一群抗議者與政府官員間的衝突間被抗議者抓走。抗議者要求停止一種能量源的使用,因為它具有潛在的危險,但政府官員則不認可。當抗議者們決定去關閉一處電廠時,珍妮薇也隨之前往,因為她認為這就是導致大爆炸的原因。但是此時航海家號的外勤隊正在嘗試打開一處亞空間裂縫來營救他們,她意識到這才是導致整場事件的真正原因。她封閉了裂縫,接著時間線也被改變了,這場大爆炸從未發生。

廣告

在旅途的第一年,珍妮薇與偷走尼利克斯肺部的維仃人發生了第一次接觸;維仃人被一種噬菌感染,這導致他們體內的器官損壞。珍妮薇曾將艦船開入一片「星雲」,而實際上那是一種有機生命形式。航海家號偶然發現一個針眼般大小的蟲洞,珍妮薇通過這個蟲洞與聯繫上了一艘位於第一象限的羅慕倫科學船。他們成功地將這艘船的船長特雷克·瑞曼(Telek R'Mor)傳送到了位於第四象限的航海家號上,卻發現瑞曼來自於2351年,也就是20年以前。珍妮薇很失望,但請求瑞曼在20年後將航海家號上船員們的信轉交給聯邦,接著就把他傳送回去了。此後,杜沃克發現瑞曼死於2367年。

後半年,她見到了斯卡瑞安人(Sikarian)。他們擁有空間摺疊的科技,這可以讓艦船在很短時間內航行上萬光年的距離。但是,斯卡瑞斯星(Sikaris)的政府不同意將這種技術交給航海家號。船員們嘗試從其他渠道獲得技術,但是最終發現它與聯邦技術不相容。

廣告


珍妮薇發現馬奇隊員瑟絲卡並非貝久人,而是一名卡達西間諜。她在暗地裡將聯邦技術轉移給了卡松人。


珍妮薇在英格蘭貴族伯利的城堡中。為了獲得休息,珍妮薇創建了一個哥特式的全息甲板程序。她是一座神秘城堡主人兒女的家庭教師。

第二年的旅程會帶來新的發現並接觸新的種族,但同時航海家號也被某個卡松派別的頭領卡拉(Maje Culluh)盯上了。


劇中的阿梅莉亞·埃爾哈特航海家號在一顆星球上發現了被冷凍保存的阿梅莉亞·埃爾哈特及其他的一些人類,他們都是被布瑞俄瑞人抓走並被當作奴隸的。這顆星球上的人都是在1937年間被抓走的人的後代,這些後代起義打倒了布瑞俄瑞人。後代認為被冷凍保存的8名祖先已經死亡,並為他們建立了一座神殿。阿梅莉亞邀請船員們留在星球上,不過船員最終決定繼續他們回家的旅程。

在一群生活在宇宙中的生物追隨上航海家號后,凱絲出現了性成熟的生理信號。因此珍妮薇必須得考慮在這麼長的一段旅途中,船員們之間發生性接觸並懷孕的可能性。最後這群生物被趕走,凱絲也恢復了正常;不過珍妮薇得知少尉薩曼莎·懷德曼(Samantha Wildman)懷孕了。


 2372年
在2372年的晚期,航海家號穿越了一片異常空域,這片空域可以扭曲艦船的結構,最後把所有的高級官員都逼到了全息甲板中,珍妮薇因曾暴露在扭曲的空間中而受傷。船員們意識到這個異常是有感知的,並且嘗試與航海家號建立聯繫。[29]一名波塔人讓船上除了醫生和凱絲的其他人都產生了幻覺——珍妮薇的幻覺中出現了她的未婚夫馬克。不過,醫生和凱絲最後趕走了外星人並讓航海家號恢復正常。


以人類形態出現的守護者同伴薩絲比芮婭珍妮薇也遇到了守護者的同伴薩絲比芮婭。莎絲比芮婭在照顧一處奧康帕殖民地。她襲擊了珍妮薇和她的船,因為她認為他們應該為她守護者同伴的死負責任。凱絲用她的心靈感應能力轉移了薩絲比芮婭的注意力,以使珍妮薇可以釋放一種讓薩絲比芮婭失去能力的毒素。

珍妮薇與湯姆·派里斯打破了曲速十級的屏障。但這導致了一種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她與派里斯的DNA因此發生了變異,並退化到了兩棲類。在兩棲類形態時她與派里斯交配併產下了後代,在他們獲救后這些後代被留在了一顆星球上。


克勒姆珍妮薇曾參與從獨裁者莫克拉·沃德的監獄中營救杜沃克與朵芮絲的行動。珍妮薇在杜沃克與朵芮絲被抓走的衝突中受傷,但她被一名叫做克勒姆的老人所救。克勒姆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女兒,在他的悉心照料下珍妮薇很快恢復了健康。珍妮薇後來發現,克勒姆的妻子和女兒都因為抵抗莫克拉·沃德而被害。在克勒姆快死的時候,珍妮薇告訴他自己就是他的女兒,而且他的妻子也很好。


Quinn告訴凱絲他是多麼地嫉妒她,因為她只有9年生命她也與Q建立了她的第一次接觸。在調查一顆小行星時,航海家號的船員意外地將一名被關到小行星核裡面的Q釋放了出來。過了一會兒,那位舉世知名的Q也出現了,告訴珍妮薇另外一位Q——也被叫做Quinn的傢伙,在三百年來不斷地嘗試自殺,而這就是他被囚禁的原因。Quinn要求人類給予他庇護,並最後成為了一名人類。他爭辯說作為Q雖然在最初是讓他感到愉悅與不可思議的,但這種驚奇很快變成了厭倦,能探索的都探索完了,沒有什麼東西還能向他展示這個宇宙。因為身處Q連續體這個無法忍受的理由,他希望結束自己的生命。珍妮薇在聽取了眾多證人——包括進取號的大副威廉·賴克——的證言后准許了他的要求,讓他加入了航海家號,並促使他開始一段嶄新的凡人生活。但無論如何,他最終還是自殺了。Q給他提供了毒藥,因為Q在最後變成了他的同情者。

航海家號被維仃人攻擊,進入了一片發散場空域,所有東西都被複製成了兩份,包括航海家號自己與其上的船員。維仃人嘗試登船,兩艘航海家號上的船員都面臨威脅。這時,兩個珍妮薇之一下令他們的航海家號自毀,殺死了所有的維仃人並拯救了另一艘航海家號。

珍妮薇面臨著道德的兩難選擇。由於一場傳送器錯誤,尼利克斯和杜沃克被融合成為一個個體「杜利斯」。將兩人帶回的唯一方法就是分離杜利斯。珍妮薇不得不殺死一個新的生命來挽救另外兩個必須被挽回的生命。

珍妮薇也曾與一個打扮如小丑一般,名叫「恐懼」的實體相對抗。這發生在她嘗試援救一群柯爾人,這群人處於深眠狀態,被他們出現故障的神經連接困住了。當她的一些船員的意識也被困在這裡面后,她連入了連接,並在醫生的幫助下最終戰勝了恐懼。

珍妮薇和查克泰被航海家號留在了一顆行星上,因為他們感染了某種不可治癒的疾病,而這顆行星上的大氣可以對這種疾病產生有效的抑制。他們開始向對方展示吸引力。最終他們被從維仃人那裡找到治癒方法的船員所救。

這一年剩下的時光都用在了與卡松人的對峙上。卡松人抓走了查克泰,並向他拷打逼問航海家號的防禦參數。珍妮薇與派里斯演了一出苦肉計,她將派里斯趕出航海家號,以找出船上在幫助卡松人的叛徒。珍妮薇嘗試與崔比人建立聯盟關係,共同對抗卡松人以達到讓他們出席和平會議的目的。會議不幸地失敗了,因為崔比人密謀在會上殺死卡松人。航海家號被佔領,船員們都被趕到了一顆史前行星上。駕駛穿梭機的派里斯和還留在船上的醫生與隆·薩德爾(隆·薩德爾少尉因先前犯謀殺罪而被禁閉,在飛船被佔領時未被發現)裡應外合成功地奪回了飛船,船員們因此得救。隆·薩德爾在奪船過程中犧牲,而先前叛變的瑟絲卡也被殺死,卡拉的權力夢也因此破碎。


 2373年
進入2373年。杜沃克被神經的突然崩潰所困擾,珍妮薇要求與他進行心靈融合。心靈融合將他們帶到聯邦星艦精進號上,這艘船由蘇魯所指揮。最後發現神經崩潰由一種外星病毒引發,這種外星病毒偽裝成痛苦記憶信息潛伏在杜沃克的大腦中。航海家號後來被一大群小型飛船攻擊,在擺脫這些小型飛船的同時,醫生的全息矩陣被替換以恢復他的記憶。

航海家號經過了一顆被兩名佛瑞吉人統治的星球,這兩個佛瑞吉人從一個不穩定的蟲洞的位於第一象限的穩定一端過來,就再也找不到這一端的入口回去了。珍妮薇和船員們想出一個計劃,來把兩名剝削這顆星球上的人的佛瑞吉人趕走。同時,船員們還將這一端的入口暫時穩定了下來,正當航海家號將要返回第一象限時,兩名被禁閉在船上的佛瑞吉人駕駛著一艘穿梭機逃離了航海家號,並被捲入蟲洞,蟲洞隨即關閉。在訪問一座納卡利神殿時,凱絲被某種生物能量場擊倒,並陷入昏迷。珍妮薇聽從納卡利人的建議,經受了一系列的儀式來治癒凱絲,但依然沒有救回凱絲。最後她再次聽從納卡利人的建議,抱著凱絲穿過了能量場,即便醫生認為這對她們倆都是致死的。最後能量場並沒有產生什麼傷害,凱絲也蘇醒了。

在與一艘來自未來的聯邦時空艦遭遇后,航海家號被傳送回了20世紀的地球。他們阻止了亨利·斯塔林為獲得更多金錢而企圖發射時間船的意圖,因為這次發射將改變歷史與未來。

這一年裡,Q再次出現在船上,並希望與珍妮薇生下一個小孩來停止連續體的內戰。他將珍妮薇帶到了連續體,來躲避另外一個看起來是女性的Q。Q將Q的內戰變成人類能夠理解的美國南北戰爭,珍妮薇和Q都被捉住了,但是女Q還獨自和航海家號的船員們在一起,計劃進入Q連續體並營救他們。當Q們達成停戰協議后,航海家號回到了正常的空間。隨後Q向珍妮薇介紹了他與女Q生的小孩,並請求她做小Q的教母,珍妮薇答應了。

一場意外導致珍妮薇陷入昏迷,一個外星能量生物潛入了她的大腦並偽造出了一場瀕死體驗。外星生物希望珍妮薇能放棄自己的靈魂,這樣這個能量實體便能從她身上攝取食物。它甚至以珍妮薇父親的模樣出現,但是她識破了這個詭計並拒絕離開自己的身體。當這個個體離開后,醫生喚醒了他。

這一年快結束的時候,航海家號被尼瑞安人佔領。尼瑞安人通過每隔幾分鐘通過傳送器交換一名船員的方式,偽裝成無辜的自然現象受害者登上航海家號。而被傳送走的船員都被關押在一艘生物圈船中。珍妮薇領導了一場逃跑行動,她與杜沃克合作控制了尼瑞安人的傳送器,並將尼瑞安人的頭領傳送到了冰天雪地中,逼迫他們歸還航海家號。


 2374年
在這一年裡,珍妮薇和她的航海家號將會第一次接觸到兩個危險的種族,他們分別是克瑞尼姆人與希羅吉恩人。


一個希羅吉恩獵手航海家號發現了一處通訊網路,這個網路能讓他們聯絡到星際艦隊,希羅吉恩人宣布擁有這個網路。希羅吉恩人是一個狩獵種族。當杜沃克與九之七去檢查並增強其中一個網點的時候,他們被希羅吉恩人抓住,並打算在將他們殺死後把他們的骨頭當作戰利品。珍妮薇發現這個網路實際上是由一個微型黑洞提供能量的,倘若提高能量傳遞,將可以癱瘓希羅吉恩船艦營救出他們,不過在最後黑洞將整艘希羅吉恩船艦都吞噬了,並引發了所有網點間的連鎖毀滅導致航海家號失去與聯邦的聯繫。不久后,另一個希羅吉恩人在獵捕一名8472種族個體時與航海家號遭遇,在他傳送上船接受醫學治療的同時,他依然不放棄對8472的追捕。這一年與希羅吉恩人的最後一次接觸發生在航海家號上。希羅吉恩人佔領了航海家號,通過洗腦科技將船員們變成獵物,並放進全息甲板大玩狩獵遊戲。珍妮薇扮演了一名被希羅吉恩人殺死的克林貢武士,然後又在全息模擬中扮演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某個抵抗組織的領導者。在最後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之後,船員們重新奪回了艦船,珍妮薇也殺死了阿爾法·希羅吉恩。在希羅吉恩人離開艦船時,她將全息技術送給了他們,寄以希望他們不再追捕真實的獵物而使用全息甲板代替。


航海家號與克瑞尼姆時空艦同歸於盡與克瑞尼姆人的遭遇開始於一艘克瑞尼姆時空艦企圖改變歷史,來恢復克瑞尼姆對星域的統治權。這讓珍妮薇和航海家號陷入一場持續一年之久的惡戰中。航海家號上的船員發展了一種可以抵禦時間武器的時間護盾;但也因為這樣,航海家號的存在打亂了克瑞尼姆時空艦的計算,將克瑞尼姆文明推回了遠古時代。因此克瑞尼姆時空艦必須將它從歷史上抹掉,才能恢復時空。航海家號遭遇了技術強大的克瑞尼姆人不計後果的一系列攻擊,失去了很多船員,船艦也遭到嚴重損壞。在最後,珍妮薇獨自駕駛航海家號撞擊時空艦,導致時空艦將自己從歷史中抹掉。最後,時間線得以恢復,航海家號平靜地穿越了克瑞尼姆人的星域。

在這一年裡,船員們被一群名為斯萊維尼人並使用隱型技術的外星人用以進行各種各樣的實驗,船員們因此出現了不少奇怪的癥狀。在船員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之際,醫生找出了一個可以看到斯萊維尼人的方法。但發現這群外星人無意離開,並仍將繼續他們的研究。最後珍妮薇以讓船隻攜斯萊維尼人自毀為恐嚇——可能還有一部分是因為斯萊維尼人意識到她血液中的多巴胺被以實驗的目的提高的緣故——但不管如何,恐嚇還是成功了,所有的斯萊維尼人都離開了艦船。

航海家號上的一些設備以及全息程序達·芬奇被一群海盜搶走了。珍妮薇發現這些設備被擺在一個星球的市場上出售,並找到了用著醫生的移動全息投影設備的達·芬奇。最後她和達·芬奇一道找到了航海家號的計算機主處理器,並將它傳送回艦。

珍妮薇曾摧毀了一種叫做歐米加的粒子。已知這種粒子十分危險,它非常不穩定,具有讓某個星域不能進行曲速飛行的能力。珍妮薇成功地摧毀了該粒子,但是九之七自使至終都在反對。


珍妮薇與阿特萊斯見面這一年即將結束時,珍妮薇見到了外星人阿特萊斯。在同時他們發現了一艘安裝有阿特萊斯提供的滑流技術的聯邦星艦,船員們相信這艘星艦是被派來帶他們回到第一象限的。然而這是一個詭計:這艘船的主人是阿特萊斯,而他企圖用這艘船來欺騙航海家號的船員,讓他們被博格人同化。當船員們識破這套詭計后,他劫持了珍妮薇和九之七,一同飛往博格星域,讓他們三人均被同化。原來他的種族曾與博格人對抗,唯一的希望便是8472種族能打敗博格人。可是當珍妮薇幫助了博格人後,他的種族全被博格人同化,因此他想找航海家號復仇。珍妮薇成功關閉了那艘船的力場,並與九之七一起傳送回航海家號,而此時阿特萊斯的船已經抵達博格星域。

 2375年
2375年,珍妮薇和她的航海家號第一次接觸到了馬龍人這個種族。當航海家號即將進入一大片沒有恆星和發光體的空曠星域時,珍妮薇發現並拯救了一名被有害輻射照射后垂死的個體。原來馬龍人——被認為是這個象限的清掃工人——把帶有放射性的垃圾倒進了這名外星人的星域。這個個體請求珍妮薇關閉一處渦流,因為馬龍人正是用這個渦流來倒垃圾的。珍妮薇決定關閉渦流;但因為關閉渦流必須在空曠這一側,她必須犧牲她自己。船員們拒絕接受她的命令,並勸說她將航海家號開入空曠以關閉渦流。關閉過程中出現了一場震波,但航海家號倖存了,渦流也被關閉了,這個夜視種族的星域得以保護。後來他們遭遇了一艘馬龍艦船,這艘船隨時都可能因為它破裂的燃料儲槽而爆炸,並污染空間。外勤隊發現了一名因在船上多年的工作而毀容的馬龍人,他為了復仇故意破壞了燃料儲槽。

珍妮薇發現8472種族模擬了星艦學院進行訓練以準備入侵地球,他們認為珍妮薇在他們與博格人的戰爭中幫助了博格人,因此人類是博格人的盟友。當珍妮薇向8472解釋說,她當時並不知道是博格人引發這場戰爭,以及她希望能更快地回到家鄉的願望后,兩群人達成了共識。


打扮成「阿萊克利婭」皇后的珍妮薇她因派里斯干涉了一個水行星文明的社會而將他降職。不久,凱瑟琳與一名要求航海家號給予庇護的德沃爾族的檢查官發展了一段浪漫關係;但關係很快就終結了,因為她發現這名檢查官的唯一意圖就是找出航海家號上有心靈感應能力的人。一次意外的事件讓兩名外星生物進入了派里斯的《質子船長》全息程序中,並與程序中的反派人物克混沌博士發生了衝突。在解釋無效后,珍妮薇進入全息程序,扮演「阿萊克利婭」——一群蜘蛛人的皇后。最後她幫助全息人物質子船長殺死了混沌博士,讓這群外星人不再認為這個程序具有危險。珍妮薇從智囊團那救出了九之七,並保全了航海家號:原來智囊團是由一群外星人組成,是個靠幫助別人解決問題來收費的小集團;他們招徠海拉瑞人攻擊航海家號,自己則「挺身而出」幫助航海家號——而它們的真正意圖是得到集所有博格知識於一身的九之七。

珍妮薇發現了另一艘迷失在第四象限的聯邦星艦——由魯道夫·蘭塞姆指揮的聯邦星艦兩分號(USS Equinox)。他解釋說他的船被一種核能基因生物攻擊,大量的船員因此喪生。倖存的船員被傳送上航海家號以進行醫療,航海家號的船員則嘗試修復兩分號。珍妮薇後來發現兩分號抓走了核能基因生物的同類,並把它們轉化為飛船的燃料,因此該生物才會攻擊兩分號。珍妮薇隨即質問蘭塞姆並將他與他的船員們逮捕。兩分號的緊急醫療全息程序偷走了醫生的移動全息發射器,將自己傳送上航海家號以幫助兩分號的船員逃跑。他們癱瘓了航海家號,綁架了九之七后迅速進入曲速逃跑。在此同時,核能基因生物攻擊了航海家號。

珍妮薇在尋找蘭塞姆的過程中變得偏執起來。每當抓住一名兩分號的船員,如果他不說出兩分號的具體位置,她就會殺了他。航海家號找到兩分號后,一場戰鬥隨即爆發。當兩分號被航海家號與核能基因生物前後攻擊后,蘭塞姆改變了想法。他解除了護盾並送回了九之七;作為交換,他請求航海家號收留他的船員們。由於兩分號的曲速核心泄露,蘭塞姆將兩分號開到了安全位置,接著在爆炸中喪生。


2376年
在2376年,杜沃克在一次外勤任務中被一群隱型的外星人襲擊,武器的開火損害了他的大腦。為了治癒他,醫生必須要檢查外星人所使用的武器。在一名克薩特人納洛魁的幫助下,珍妮薇追蹤到了這群名叫貝內人的外星人,並使用了一種光轉換器來讓這群外星人的隱型失效。珍妮薇威脅貝內人說她將把尋找他們的方法告訴其他種族,貝內人只好交出了武器,杜沃克也被治癒。

珍妮薇發現了一個冬眠了900年的種族,他們叫做華特沃人。特雷人摧毀了他們的行星,他們為了避免滅亡而進入冬眠狀態。九之七未經允許打開了一個冬眠艙,一個名叫格德林的華特沃人醒了過來。珍妮薇幫助他喚醒了剩下的人,用以交換使用屬於華特沃人的子空間走廊的允許;子空間走廊能大大縮短航海家號回家的時間。但珍妮薇不知道,華特沃人是一個好戰的種族;他們征服了這個星區的許多種族,包括特雷人。他們企圖佔領航海家號,但沒有得逞。格德林拒絕背叛珍妮薇,並幫助他們逃跑了。

珍妮薇和航海家號在謀求一名外星人塔什的幫助,他的彈射飛船能夠將一艘星艦彈射數千光年的位置,這可以減短航海家號的旅途。但是,九之七卻在破壞她的計劃。原來九之七往她的皮質節點下載了太多的信息,卻貪多嚼不爛,導致她產生了妄想錯覺。她告訴查克泰,航海家號是聯邦侵略第四象限計劃的一部分,這次彈射將把更多的聯邦星艦帶入這個象限。然後,她又去告訴珍妮薇,查克泰企圖利用這次彈射率領馬奇游擊隊叛變攻擊聯邦。後來九之七駕駛德耳塔飛艇離開航海家號,珍妮薇把自己傳送上飛艇,以讓九之七相信她自己病了並需要醫療照顧。最後,彈射飛船成功地將航海家號送出30個星區。

儘管航海家號曾經通過希羅吉恩人的通訊網路向星際艦隊發送過消息,但依然還沒有進行過視頻交流。星際艦隊的巴克利上尉在這幾年間找到了方法——通過人工形成的小型蟲洞讓視頻交流成為可能。


邁克爾·沙利文航海家號遇上了星際風暴,因此不得不在風暴中停留三天。珍妮薇於是有了充裕的時間。她下令將派里斯的新全息程序「Fair Haven」全天開放運行。在程序里,她被主角邁克爾·沙利文所吸引。沙利文已經結婚——但這並不重要——珍妮薇只用刪掉他的妻子就把他變成單身的了。她和沙利文享受了美好的三天。但後來程序出了問題,派里斯和金都被鎮民們當成邪靈抓起來了,不過珍妮薇最後還是救出了他們倆。

航海家號靠近一顆高速旋轉的行星觀察時,被它的重力拖進了行星軌道。這顆行星有一個由超光速粒子構成的內核,航海家號上的一秒便相當於星球上的一天。困在軌道上的航海家號目睹了這顆星球的進化。但是,航海家號依然無法飛出行星軌道,當行星上的文明發展出可以進行太空旅行后,航海家號被他們威脅並攻擊。一名太空人登上了航海家號並適應了上面的時間,珍妮薇向他解釋了事情的原委。最後這名飛行員返回了他的星球,從星球發射的飛船使用牽引光束將航海家號拖離了行星的軌道。

珍妮薇與船員們受到一種幻覺的困擾,這種幻覺讓他們相信自己參與了發生在塔卡瑞斯星上的大屠殺,但實際上這場屠殺在300年前就已經發生了。後來發現這是一個突觸發射器的影響:它將大屠殺的畫面傳送給了每個進入該星系的生物的大腦中,以紀念那些無辜死去的人民。


2377年的伊琪布航海家號遇上了一艘由博格小孩操縱的博格艦船,這群小孩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與集合體的聯繫。九之七說服了他們釋放被捕的船員,珍妮薇也同意把這群小孩傳送上航海家號並加入她的船員。後來,她將一名博格小孩伊琪布送還給了他居住在布魯納萊星的父母,隨後她卻發現布魯納萊星的人們竟然犧牲他們的孩子來抵抗博格人。他們讓孩子攜帶一種病原體,當這些孩子被同化后,病原體就在博格人中間傳播開來——這導致了上文所述的那次意外。他們最後將伊琪布救回了航海家號。

珍妮薇從九之七的一次效率分析中了解到有三名船員效率低落。她親自帶領這三個人一同執行一次外勤任務,以幫助他們提高自身效率。當德爾塔飛艇被一種未知力量攻擊后,三人正確地應對了當前的狀況,保住了飛艇並救下了珍妮薇。

珍妮薇也揭穿了一名騙徒的騙術。這名女騙子名叫達拉,她和她的同夥們假扮航海家號的船員四處行騙,並屢屢得手。

珍妮薇和航海家號遇到了年老的前船員凱絲。她用她的心靈感應能力攻擊了航海家號;並通過時間旅行回到了過去,以改變時間線並將航海家號出賣給維仃人:她責怪珍妮薇將她從她的人民中帶走,在她還未準備好前就發展了她的精神能力,毀掉了她的童年和青春。時間回到了五年前:當維仃人開始攻擊航海家號,珍妮薇發現原因后不得不用相位槍殺死了老凱絲;同時幸運的是查克泰擊敗了維仃人的進攻。珍妮薇向小凱絲解釋了事情的經過,小凱絲於是錄製了一段視頻,解釋她是多麼的快樂,她呆在航海家號是完全出於自願的。五年後,當老凱絲再次出現在正常的時間線時,她被五年前自己錄下的視頻說服,平靜地離開了航海家號。

在這一年的最後,珍妮薇將一個無意中侵入航海家號的電磁生物送回了它所屬的星雲中。


 2377年到2378年
在航海家號回家的最後兩年間,珍妮薇將面臨許多危險,遭遇到許多聯邦的老對頭。

航海家號遭遇的第一個威脅來自被聯邦討厭的佛瑞吉人。一個名叫朗克的佛瑞吉人企圖盜取九之七的納米探針。先前他讓一名賭場女孩假裝成為巴克利的女友,此後成功地偷取到了巴克利全息程序的代碼。在獲取代碼后,他改編了巴克利上尉——他曾通過人工蟲洞與航海家號取得視頻交流——的全息程序。偽造的巴克利全息程序讓航海家號陷入一場事故,這場事故可以摧毀航海家號。在最後幾分鐘他企圖將九之七帶走並交給佛瑞吉人。真正的巴克利和星際艦隊挫敗了這次陰謀。

前馬奇隊員發動了一次兵變,這場兵變是由杜沃克體內被一名貝久人蒂羅植入的洗腦裝置引起的;珍妮薇最後平息了這場兵變。航海家號被困在了一片死寂的空間中,這片空間沒有任何資源——只有願意搶劫其他船隻的星艦才能倖存下來。航海家號聯合了死寂空間中的其他船隻建立了一個臨時的聯盟,最後成功逃出這片空間。查克泰向過去的珍妮薇請求幫助,以修正在航海家號撞上一股扭曲波后發生的時間線。

珍妮薇處理了派里斯與朵芮絲的婚事,朵芮絲此時已然懷有身孕。航海家號遇到了一群克林貢人,他們世代生活在一艘星艦上,尋找著克林貢族的救世主。他們相信朵芮絲腹中的小孩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珍妮薇再次遇到了希羅吉恩人。他們已經使用了珍妮薇送給他們的全息技術,並將之改進使其有了情感。全息人物們在領袖艾登的領導下發動了叛變;他們殺死了希羅吉恩人及其他接觸到的人。珍妮薇幫助希羅吉恩人打敗了艾登並挫敗了他的屠殺意圖。同時她也保護了另一群希望生活在和平中的全息人物。

一群外星人綁架了航海家號的船員並對他們進行了洗腦,以讓他們相信自己是昆蘭星的工人。在被營救前珍妮薇與一名諾瓦利安人發展了浪漫關係。

Q請求珍妮薇幫助他的兒子:小搗蛋鬼「朱尼爾」。珍妮薇幫助小Q樹立了正確的觀念並協調了他們的父子關係。她也說服尼利克斯留在一顆小行星上的泰萊克斯人殖民地上,以幫助殖民地人民抵禦一群騷擾殖民地的礦工。

 回家
2378年,珍妮薇船長遇到了來自平行時間線中25世紀的凱瑟琳·珍妮薇上將,在她的幫助下,珍妮薇船長率領航海家號重返地球。珍妮薇上將帶來了未來先進的對付博格人的技術,包括超相位魚雷與燒蝕裝甲發生器。這些技術讓珍妮薇船長能夠進入密布著博格方塊的星雲中——掃描結果顯示這片星雲密布著上百個蟲洞。當航海家號在珍妮薇上將的指引下進入星雲后,上將命令船員將船隻開入博格人的超曲速通道中,但是珍妮薇船長執意放棄這次機會以摧毀超曲速通道。後來兩位珍妮薇找到了能兩全其美的方法:珍妮薇上將將電腦病毒帶入博格集合體,而珍妮薇船長則率領星艦穿過超曲速通道,並在通道內部以超相位魚雷摧毀它。計劃很成功,不過當航海家號試圖避開通道崩潰所造成的振波之時,一艘博格球體趕上了航海家號,並捕獲了它;最後博格球體退出了超曲速出現在第一象限。與此同時,派里斯上將下令所有可行動的聯邦星艦前往出現博格能量特徵的地點集合,以攔截博格飛船。當星際艦隊向博格球體全力開火之際,航海家號使用一顆超相位魚雷從內部摧毀了球體,艦隊向珍妮薇與她的船員們表示祝賀,祝賀他們完成了七年的旅行並最終返回聯邦。

 與博格人的交往
珍妮薇與博格人打交道的經歷是她的巨大成就之一。她第一次見到博格人是在2371年,那時航海家號還停靠在烏托邦太空船廠的碼頭。聯邦時艦相對號將九之七與一些未來船員送到了航海家號上。

另一次接觸是在她幫助薩卡瑞人改進了他們的偽裝技術。他們在碎石堆里發現了一名死去的博格個體。

在穿越內克瑞特星域時,航海家號發現了一艘漂浮在太空中的博格方塊。在艦上沒有發現能量信號,掃描顯示艦上總共有1,100個死亡的個體。珍妮薇派出了一隊外勤隊傳送到方塊上以調查並收集博格科技。外勤隊發現大約在5年前,這艘博格船的所有系統因一次電子器械放電而突然停止了運行。外勤隊帶回了一具博格個體的屍體以解剖研究。

與此同時,查克泰降落在了一顆星球上,被一群有著自我意識的博格人所救。他因受傷而被連入新的博格合作體以治癒傷勢;在其返回航海家號途中卻又被博格合作體強制接入,原來合作體希望他能幫助合作體將地面上有自我意識的博格人連接進合作體。隨後合作體激活了博格方塊的自毀模塊,並向航海家號表示感謝。

在2373年末,她與博格人談成了一筆大生意。回家的旅行差不多已經過了三年了,航海家號抵達了博格空域的邊界。珍妮薇加強了安全工作,並要求自己與船員對可能穿越博格空域作好準備。比掉頭更好的方法是,珍妮薇和她的船員們能夠找到一條沒有博格人活動的通道。幸運的是他們找到了這個通道,並命名為「西北走廊」。

不過他們很快發現,博格人沒有在那活動的原因是這個走廊布滿了大量的量子異常。在前往西北走廊的途中,航海家號的引擎突然停止運轉,哈里·金報告總共發現了15艘博格艦船從後方迅速接近中。14艘方塊超過航海家號並繼續前進,最後一艘極化掃描完航海家號后也匆匆趕上隊伍。不久,金報告博格船艦的能量信號消失。珍妮薇對這表示十分好奇,於是追蹤了博格船艦的路徑。當他們抵達時,發現所有的博格方塊都已被摧毀。

這意味著還有一個比博格人還強大的種族攻擊了博格。外勤隊從一艘損壞較輕的博格方塊中帶回的信息讓珍妮薇知道,這個種族來自於某個液態空間,博格人將他們排作8472種族。由於8472種族的DNA數量異常巨大,導致他們對博格人的同化免疫。在對這群不尋常的外星種族進行了解后,珍妮薇與博格人建立一個條約。醫生髮現可改進博格納米探針的電化學信號從而同化該免疫的種族。航海家號獨自基於納米探針的技術開發了一種新式生物武器,該生物武器可以從細胞級上消滅8472種族。珍妮薇以此為交換條件,要求博格人允許航海家號穿越博格星域。博格人同意了這個條約,但在擊退8472種族后,博格人的代表九之七企圖同化航海家號,不過被珍妮薇挫敗。九之七從此留在了航海家號上。


珍妮薇幫助九之七回憶過去以恢復她的人性九之七發現自己與博格集合體的連接已經中斷,她強烈要求重新返回到集合體中。凱瑟琳·珍妮薇嘗試向九之七介紹她的過去,並告訴應該怎樣面對正常的生活。珍妮薇最後說服了她,九之七也在後來逐漸地找回了人性。

在星曆50953.4到50984.3間,航海家號發射了一顆長程導航探測器。在星曆50984.3時,珍妮薇在運行一段新的全息小說時被大副打斷。他們最近發射的探測器停止了數據傳送,最後幾秒探索器探測到一艘博格方塊靠近,然後它就被傳送上了方塊以供一名博格個體進行檢查。這警示了珍妮薇他們已然靠近博格空域,她決定襲擊一艘博格方塊並盜走它的超曲速引擎,這將大大加速航海家號回家的路程。計劃順利地進行,直到九之七被博格女皇捕獲。珍妮薇率領一隊外勤隊駕駛德爾塔飛艇前去營救她,德爾塔飛艇可抵禦博格船艦的火力攻擊。最後博格方塊被摧毀了,九之七也被順利營救。

2376年,珍妮薇發現了一群發生基因突變的博格人,突變允許他們在再生的時候擁有自我意識。而他們再生時所處的地方叫做零號聯合矩陣。珍妮薇幫助他們抵抗博格女皇,同時醫生也開發出了一種納米病毒,這種病毒能將普及延伸至整個集合體,並讓個體回到現實后也能保留自我意識。珍妮薇、貝拉娜·朵芮絲與杜沃克將納米病毒導入了戰術方塊138號的中央管道區,將零號聯合矩陣的成員從集體意識中分離了出來。這讓整個集合體陷入了一場內戰。

 此後的事業
當航海家號重返第一象限后,珍妮薇被提拔為中將,並被任命為星際艦隊總部的一名指揮官。2379年,她命令由讓呂克·皮卡爾率領的聯邦星艦進取號前往羅穆盧斯,響應羅慕倫新執政官辛宗的和平建議。

 個人情感
當珍妮薇成為航海家號的艦長時,她是馬克·約翰遜的未婚妻。當航海家號在第四象限失蹤后,他在悲傷之餘最後於2374年與一名女性結婚。

當珍妮薇與查克泰因一種不可治癒的疾病而被迫留在一顆行星上時,他們對彼此產生了好感。但是在被治癒后這種感覺被抑止了——因為她是他的上級

在兩部全息程序中,她與裡面的全息人物發展了浪漫關係。在一部哥特式情景的程序里,她扮演一位伯利家族的一名女家庭教師,並與伯利男爵發展了關係。在「Fair Haven」中,她修改了其中一名主角邁克爾·沙利文的代碼——他本來是一名普通的已婚男性,她將他改變為一名有男子氣概的獨身者。

在德沃爾星的事件中,珍妮薇曾被德沃爾檢查官卡夏克吸引。但當珍妮薇了解到卡夏克其實只想找出對航海家號不利的證據后,她不再相信他。

珍妮薇曾被洗腦,然後在昆蘭星的一座主電力輸送中心工作。她與一名叫做傑芬的諾瓦利安人約會,並墜入愛河。三個月後,她搬去與他一起住。當她恢復了原有的記憶后,她想告訴傑芬她需要一名傑出的工程師,但在他們有了浪漫關係后提出是不適當的。珍妮薇說她永遠不會忘記他們在一起度過的時間。

6 凱瑟琳·珍妮薇 -與真實世界的相互影響

珍妮薇這個角色的名字最初是為了紀念美國著名的女作家伊麗莎白·珍妮薇的。凱瑟琳·珍妮薇這個人物從誕生之初便被賦予特殊的意義:她是《星際旅行》系列中第一位擔任一號主角的女性,也是第一位擔任主角艦艦長的女性。

女性在《星際旅行》系列中出現一直是該系列的一個特色以及傳統。第一部《初代》的試播集《牢籠》中,吉恩·羅登伯里曾讓一名女性擔任星艦進取號的大副——這在當時的美國被認為是驚世駭俗的:在20世紀60年代,馬丁·路德·金還在為黑人民眾不受歧視的權利作鬥爭。但是,在《初代》的正式電視劇中,擔任大副的並不是一名女性——吉恩·羅登伯里讓黑人女性尼切爾·尼科爾斯扮演的烏乎拉中校擔任了進取號的通訊官。此後,在《下一代》里女性主角的數量也被增多:如醫生貝弗莉·克洛夏、顧問迪安娜·特洛伊以及安全官塔莎·葉。《深空九號》中,擔任深空九號星站副站長的也是一名貝久女性奇拉·尼瑞斯。

但凱瑟琳·珍妮薇艦長的角色與以上出現的這些角色並不完全相同。在第四部電視劇《航海家號》中,珍妮薇同時兼有了男女兩性的一些優良品質:她有著作為女性的敏感與細心:當她的未婚夫與她結束關係時,當她的寵物狗生下小狗后,她都會像普通女性流露出傷心亦或高興。但她身為一艦之長,亦能平衡好個人情感與船員安危的關係:每當航海家號遭遇嚴重的威脅時,她的冷靜程度甚至能超越普通的男性;並且如果需要的話,她會毫不遲疑地下令還擊。總之,劇中所展示的凱瑟琳·珍妮薇,可以被認為是一名女強人或者女權主義的角色

7 凱瑟琳·珍妮薇 -參考來源

^ 1.0 1.1 星際旅行X:復仇女神.
^ 2.0 2.1 「黑暗一年」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3.0 3.1 「並非完美」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4.0 4.1 4.2 「瀕死體驗」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5.0 5.1 「殺戮遊戲」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一代文豪」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7.0 7.1 「巨型病毒」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時空碎片」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9.0 9.1 「賜我一死」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0.0 10.1 「絕處重生」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1.0 11.1 「回到過去」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2.0 12.1 12.2 「星雲」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3.0 13.1 「37年人」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4.0 14.1 「血肉之軀」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5.0 15.1 「用心良苦」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6.0 16.1 16.2 「守護者」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7.0 17.1 「真假難辨」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18.0 18.1 「獵物」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歧視」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20.0 20.1 「黑夜」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視差」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回到未來」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噬菌之謎」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針眼」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空歡喜」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內憂外患」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27.0 27.1 「全神貫注」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繁殖行為」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變形」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內心幻覺」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冷焰」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極限」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反抗」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杜利克斯」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惡夢初醒」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36.0 36.1 「抉擇」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陰謀」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調查」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聯盟」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大敵當前」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41.0 41.1 「往日時光」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蝗蟲」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不義之財」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聖靈之怒」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Q的由來」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消失的船員」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瓶中信」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48.0 48.1 48.2 「獵殺者」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所謂科學」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乘風翱翔」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希望與恐懼」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核心勞工」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三十天」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55.0 55.1 「虛實以對」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混沌新娘」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57.0 57.1 「智囊團」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分道揚鑣」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謎團」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惡龍之齒」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航海家號上的陰謀」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探尋計劃」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63.0 63.1 「避風港」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來世精靈」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轉眼之間」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紀念碑」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何處是我家」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陌生家園」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憤怒復仇者」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鬼影憧憧」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幕後主使」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潛意識」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死寂世界」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血統」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預言」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真實世界」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77.0 77.1 「上班女郎」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78.0 78.1 「Q2」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家園」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80.0 80.1 「星雲彼端」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相對時間」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血熱病」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聯合」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與蠍謀皮」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天賦」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86.0 86.1 「暗黑前線」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揭竿起義」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 「母女情深」 星際旅行:航海家號.

廣告